archive-org.com » ORG » C » CIPFG.ORG

Total: 986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九江第一人民醫院器官移植手術追蹤調查(圖/聲)
    有廣州來的 有武漢來的 調查員 去武漢找哪家醫院 醫護人員 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中心 他們的器官來得就很快 他們跟部隊和法院都有關係 現在用的很多都是從法院那邊出來的 調查員 從武漢那麼遠拿過來的器官還能用嗎 醫護 坐飛機呀 器官取出來到用是有時間限制的 一般六個小時 調查員 同濟醫院 他們給全國都提供器官嗎 醫護 全國 全國 東南亞的病人都去他們那兒做 調查員 不是有很多犯人嗎 醫護 不是那麼簡單的 要配型 配血型是第一步 還要做白細胞抗原 PRA 淋巴毒等相關檢測才行 調查員 現在不是有很多煉法輪功的那種 醫護人員 那是法院管的事 我們不清楚 我們可以提要求 有時有合適的 他們才 人還沒死就把器官取下來了 錄音3 錄音3 MP3 119KB 調查員 你們今年八月五號不是還做了一例肝移植嗎 醫護 那個病人患的是肝硬化 調查員 找來的器官是不是從活人身上拿來的 醫護 那也是從武漢器官移植中心來的 調查員 是不是從活人身上取的肝才容易移植成功 醫護 活人誰給你肝 活人沒有人要給你 都是從犯人身上拿的 你不槍斃犯人 哪個活人願把肝給你用 對不 人就只有這麼一對肝 調查員 死人的肝不能用哪 你們宣傳講的不是 活體肝移植 嗎 醫護人員 活體 犯人沒槍斃前是不是活的 剛剛槍斃以後就取 取下來的時候肯定是活體的 調查員 哦 就是人還沒死就從他身上把器官取下來了 是嗎 醫護 對對對對 你去找武漢器官移植中心諮詢 好吧 我這兒還有事 斷線 相關醫院背景 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器官移植中心 南 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是江西規模最大的集醫療 教學 科研為一體的省直綜合性三級甲等醫院 其前身是創建於一九三九年的中正醫學院附屬醫院 一九四九年由 解放軍接管 成為部隊衛生教學醫院 一九五四年更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七三醫院 二零零五年八月 更名為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該院承擔了研究生 本科 生和成人教育的臨床課堂教學和臨床帶教任務 以及省內各大中專醫學院校的實習任務 近年來 該院器官移植中心開展了心 肝 腎 胰 角膜 骨髓等組織與器 官移植 器官移植組織配型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 華 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是衛生部所屬的大型綜合性教學醫院 其器官移植學科被列為國家級重點學科 器官移植研究所是衛生部重點實驗室 擁有國內 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能開展肝 脾 胰 腎 甲狀旁腺 胸腺 骨髓及腦組織等十四種人體器官 組織移植 據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發布的首批追查通 告 僅二零零五年二月份該中心施行的腎移植手術就達一千例以上 二零零六年七月 首屆世界移植大會期間 與會的同濟醫學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 長陳忠華 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及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 在美國波士頓被起訴 他們被指控 對未經監獄受刑人同 意 從受刑人 包括法輪功學員 身上活體摘取器官販賣牟利的行為負有刑事責任 尤其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不僅犯下酷刑罪 更觸犯了國際刑事法上最嚴 重的 群體滅絕罪 從以下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提供的調查電話錄音 這些移植醫院的醫生已承認活體器官來源中有法輪功學員 附 追查國際提供的大陸醫院涉嫌提供活體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 電話錄音 電話錄音下載1 6 7MB 電話錄音下載2 1 5MB 調查時間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 問 請問是武漢同濟醫院嗎 答 哎 對 問 是泌尿外科嗎 要做腎移植 答 對對 腎移植 是的 問 你們大量做腎移植是甚麼時候開始的 答 我們是最早的 很早就開始了 問 一年能做幾例 答 我們醫院是數量做的最多的一個醫院 我們科在湖北地區做的是最多的 供體多就做的非常多 問 從患者來講 希望腎源活體 找犯人的活體移植 比如用煉法輪功犯人的活體 這個行不行 答 可以呀 問 你們這邊比如說監獄犯人 那個煉法輪功的這樣的犯人活體能夠有保證足夠嗎 答 對呀 可以呀 你到時候可以直接過來具體談 Nov

    Original URL path: http://cipfg.org/cn/news/1350.html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從活體摘取器官回憶在勞教所被迫體檢
    不許看 兩個警察抬我的腿 兩個警察搬我的胳膊 硬將我抬上了醫院的三層樓 經過兩道上鎖的鐵柵門 抬到公安局在醫院的一間密室 將我扔在了靠門左 邊的床上 立即有一個女護士推著小車進來 拿起針就要抽我的血 我不許她抽 拼命掙扎 並極力呼喊 你們強行抽我的血 是犯法 我要告你們 無論到哪我 都要告到底 我是法輪功 我沒病 不許抽我的血 我要讓密室外的人都能聽到 我當時不知哪兒來的力氣 聲音特別響亮 護士都愣住了 無法抽血 她只 好走了 邊遭酷刑邊被注射不明藥物 警察十分生氣 上來把我的胳膊扭到頭的上方用手銬銬在床頭的鐵架上 雙腳分 別銬在床下面的鐵架上 成大字形仰面抻開 我一動不能動 越動銬得越緊 直到銬子銬到肉裏卡住骨頭 警察強行給我打吊針 灌輸不明藥物 從早到晚約十個小 時 我全身冰冷麻木 雖在盛夏卻冷得發抖 這種強行灌輸不明藥物的違法犯罪行徑是中共邪靈虐殺和殘害法輪功學員的重要手段之一 我的質疑 一個年輕的男警察對我說 這些化驗單都交過錢了 很貴的 我都沒查過 你不化驗 我去化驗 要不挺可惜的 我當時覺得挺可笑 不可思議 警察不是定期由國家提供免費體檢嗎 怎麼還稀罕給我開的這些化驗單呢 現在我才覺得這件事十分值得質疑 1 他們給我化驗的目的絕不是關心我的健康 在非法關押期間 連最基本生活條件都給剝奪了 殘酷的折磨我 怎麼可能在我很健康的情況下 花大錢給我體檢化驗呢 2 給我開的化驗單裏有警察都沒化驗過的項目 說明給我化驗的不是常規體檢專案 他們化驗非常規專案的目的是幹什麼 現在才明白這是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行的 而且罪惡的指令來自高層 這個最基層的小警察未必知情 3 公安分局一級的拘留所經費都很有限 不可能由拘留所出 很貴 的錢 給我化驗 說明這是有上級的專項撥款 用於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幹的罪惡勾當 4 公安局拘留所在急救中心 醫院 設有專門密室 他們聯繫密切 共同犯罪 這是配套的系統 使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成為可能 大批外地上京學員下落不明 我 在北京市西城區拘留所被非法關押期間 不斷有來京上訪或去天安門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來 他們大都是京外學員 大都不報姓名住址 因中共大搞 株連 一人 煉法輪功 全家 親友 單位均受株連 遭下崗 失學等迫害 學員為他人著想 才不說真實姓名和住址 這完全是中共逼出來的 它們把法輪功學員編成 法輪 號 我所在監號的學員都是二百多號 一 二個星期就被轉走了 新來一批又被重新編號 而這些只有編號 無姓名和住址的學員 就更失去了家庭和社會的保護 中共也就更加肆無忌憚的進行犯罪活動 如與我同監號的一位二十多歲的女學員 臉很白淨 梳著長辮子 是畫畫的 她父母都是畫家 為不牽連家人 她始終沒說姓名住址 被警察又踢又打 一天 她被叫出監號 再沒回來 我希望她是被放回家了 但同號的 勞動號 可以在監號外幹雜務的被拘留者 說 不可能 都不知她的姓名住址 怎麼送回家 我看見警察把她與另一個法輪功學員用手銬銬在一起帶走了 被編號的法輪功學員一批批的被轉移 無人能知道他們的下落和死活 更無法查找 極大的可能是 都被運到了死亡集中營 成為中共活體摘取器官的受害者 現在我才意識到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抽血化驗和詳細體檢都是為實施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目的而行的 Oct 21 2006 Email給好友 相關新聞 中共電視錄像提供活摘器官證據 Aug 25 2008 追查國際 關於中共利用奧運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Apr 06 2008 追查國際 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新進展 Aug 12 2007 血淋淋的器官摘取 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修訂版 Mar 24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四 Mar 09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三 Mar 09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二 Mar 09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一 Mar 09 2007 調查報告揭黑幕 中共軍方廣泛參與活摘器官 圖 Feb 06 2007 中共移植的人體器官大部份來自法輪功學員 Dec 19 2006 按日瀏覽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Original URL path: http://cipfg.org/cn/news/1270.html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蘇家屯獄中見聞
    我們才知道是只小老鼠鑽在白菜裏 被人剁在菜湯裏了 看守所裏有個小賣部 裏面東西貴得很 一包外面賣兩毛錢的方便麵 那要賣十元 八毛的火腿腸也是十元 兩塊錢的香煙要買20塊 死人骨灰種出的菜沒人敢買 在看守所裏 我們互相之間不許說話 但誰是煉法輪功的 一眼能看出來 因為他們都很老實 一看他們的眼神表情就不同於那些打砸搶的刑事犯 有 個法輪功人是從本溪抓來的 大概40歲左右 人很老實 但管教說他不老實 要獄霸 改造改造 他 於是有人找來一根六分粗的大鐵棍和一本厚厚的雜誌 讓犯 人把雜誌貼在他的胸口上 把他架住了 另一個人抓起鐵棍就朝雜誌上猛打 這樣打人 表面上看不出傷痕 但裏面內臟卻被打壞了 當打了十幾下 那個法輪功人就不行了 大口吐血 倒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後來管教把他弄到別的寢室去了 我再也沒見過他 我後來聽一個刑事犯講 他享福去了 我猜他是被打死了 出 國後我聽我親戚講 2000年以後 蘇家屯火葬場沒人認領的死人骨灰太多了 他們就用塑料袋一包一包的扔在外面 有農民撿來撒在田地裏 種出的蔬菜長得特 別好 開始還能賣個好價錢 但後來去賣菜 人們在講價錢之前會先問 你是哪來的 是大陽安村或氈匠村的嗎 因為那裏就靠近蘇家屯火葬場 死人骨灰長出 來的菜 誰敢吃啊 這樣活著更難受 還有個法輪功人 也是40多歲 中等身材 看樣子是小城鎮的人 有次管教讓他罰站 把他雙手大姆指捆在高高的鐵門上 用鞋帶捆得很緊 一會兒就見他大拇指因缺血發黑了 5小時後就見他雙腿劇烈顫抖 後來他的整個大腿和雙腳都腫得很大 那天那個人被這樣從早上一直綁到第二天早上 大小便都不許下來 旁邊的人實在看不下去了 就主動彎下腰 讓他在人背上稍微坐十幾分鐘 歇一下 主要是其他法輪功人輪流給他墊背 我也去讓他坐在我身上歇了會 我 還記得有個哈爾濱來的法輪功小夥子 管教經常使眼色讓刑事犯打他 說是要好好教育幫助他 一天幾個人圍著他猛踢 把小夥子踢暈死過去了 當時我在場 警察 找了輛倒騎驢的人力三輪車 讓我們幾個人把他抬到三輪車上 我們一起去了附近的蘇家屯腦血栓醫院 醫生用注射器帶的塑料管劃了劃他的皮膚見沒反應 再看瞳 孔已放大 醫生就說沒救了 讓人把他扔到了另外一個房間 護送的警察說 死了也算解脫了 聽說後來小夥子的媽媽來認屍 死活不敢認躺著的那個人就是她27 28歲的親生兒子 人完全被折磨得脫相了 還 有個20多歲的年輕人 受不了非人折磨 吞食了衣服上的銅鈕扣和拉鏈要自殺 我看見他因為胃痙攣 疼得滿臉冒汗 滿地打滾 管教聽說後 不慌不忙地說 這種事我見多了 我是專門治這個病的 於是他叫我們四個人把人抬出來 綁在一個椅子上 他找來一個啤酒瓶 把瓶底敲掉後做成一個漏斗 往小夥子嘴裏灌 拌了鹽的生韭菜和半盒子苞米面 當時我們死勁摁著小夥子 幾乎要把他的耳朵拽下來了 小夥子滿口流血 等這些東西全灌下去後 小夥子被抬走了 也不知他是 否活下來了 還有幾種經常用來折磨法輪功人的酷刑 一個叫 坐噴氣式飛機 讓人把腰彎成90度 雙手朝後盡量舉起 再有就是 騎摩托 車 讓人蹲成騎摩托車的姿勢 嘴裏還得學摩托聲音嘟嘟的叫 一停下來就得挨打挨踢 還有種酷刑叫 跳迪斯科 把人的手掌按在鐵門上 用幾萬伏的高壓電 棒電全身 電得人不由自主地哆嗦亂跳 看守所裏幾乎時刻都在上演著這一幕幕酷刑悲劇 他們折磨法輪功人一弄就是好幾個小時 有時持續十幾個小時 動不動就有打手來打他們 要是打出人命了 警察就說是號裏內鬥 是法輪功學員自己打自己人弄出事的 外面的人誰也不知道真實情況 回 憶起這些我都很難受 中共的專政是人想像不到的殘酷 其實被槍斃被折磨死了 并不太可怕 最難受的是還活著 可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怖中 每天肉體都要承 受折磨 每天精神都要遭到虐殺 那種滋味啊 我想煉法輪功的也是人 他們也要吃要喝要睡覺 可他們被這樣折磨著 哎 天理不容啊 楊大志 笑面虎的陰險 回頭再說我自己 我被看守所關了4天之後 就被轉到蘇家屯林盛礦區收容審核所 收審所在林盛堡鎮火車站附近 裏面的管教都不穿警服 只有葛所長穿的是舊警服 但沒有領章和帽徽 也不知他們是什麼編制 葛所長長的一臉凶相 1米6不到的個頭 對人很凶狠 他養了幾條狼狗 每週還叫我們出錢給他的狗買豬骨頭 林盛收審所當時關了600多人 都是男的 大概70 都是煉法輪功的 在那 我們有的被分到紅陽煤礦去挖煤 有的到煤干石廠去粉碎石頭 都是又苦又累的重體力活 原來也是要派我去幹重活的 後來李興斌 他當時是蘇家屯區治安科科長 他到收審所再次找我談話 要我私了 從他身上我算是見識了中共官員那種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的欺騙手段 他說 你這樣折騰何苦呢 收審所的情況你也看到了 是人不敢想像的 你不為自己著想 也得為孩子為老人為全家著想啊 按他的邏輯 好像事情走到這一步 不是強姦犯的錯 反而是我受害者的錯了 他 還說 俗話說不是善惡有報嗎 他戴有川幹了虧心事 他是會遭報應的 用不著非得你去找他討公道 你看我現在多為難 上面要保戴有川這個市人大代表 你不 給我個面子 這事我怎麼交待啊 這樣吧 讓戴有川出那一萬多元的喪葬費 并把你女兒撫養到18歲成年 你要同意了 我馬上讓葛所長放你走人 於 是我在被看守所關了4天 收審所關了10天 總共14天之後重獲自由 我的頭部被打破 左下牙被警察打掉了好幾顆 身上到處是皮鞭抽打的傷痕 在看守所 管教和牢頭打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隨便找個藉口就可動手打人 在那我們從早上4點起床 要到半夜11 30才能回牢房歇息 那日子不是一個苦字就能說清楚 的 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治安科長的能耐 第二天下午 我和我父親一起來到李興斌的辦公室 等他具體落實他的承 諾 那天我在李興斌的辦公室等了半天 找他的人很多 首先來的是個中年男子 點頭哈腰的 據說是他媳婦煉法輪功 被關了很久了 家裏孩子沒人照料 現在為 了放人來交罰款 我就聽李興斌說 算了 看你態度好 就少罰點 罰4000吧 要不然就罰你兩萬 說著就見李興斌拿出一張白紙 隨手寫道 今收到某某繳納罰款四千元 李興斌叫那人簽字 簽完字後 李興斌把收條和錢一起裝在一個信封裏 隨手就鎖進他的保險櫃了 真不知這種留在他自己手裏的收據會起什麼作用 來的第二個人我認識 是早期修建瀋大高速公路的一個小包工頭 就聽他問 準備好了嗎 八個數 六個月後一定還回來 就見李興斌從保險櫃裏拿出一個信封交給了來者 一看就是裝的錢 看樣子是八萬塊吧 我後來才知道 李興斌把非法收繳來的罰款拿去放高利貸 這些年他們不光把罰款放進小金庫自己花了 有的還投到房地產中搞非法經營 這些年他們治安科一是靠亂抓人後把人當人質 家屬要想放人就得交錢 特別是煉法輪功的 還有就是拆遷戶 他 們先找些流氓打手 到拆遷釘子戶家裏 那些不願意搬家的人 動手把玻璃 門 窗砸了 這樣必然會引起雙方衝突 對方只要動手還擊 馬上就有人告到治安 科 於是治安科就以 人身傷害 罪名把釘子戶的人抓起來 判處一到兩年的勞教 家裏的主心骨抓走了 拆遷戶往往不得不遷走了 他全變卦了 等李興斌辦好這些事後 他突然換了副面孔對我們說

    Original URL path: http://cipfg.org/cn/news/1182.html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西安高新醫院有大量來源供做器官移植
    Sep 15 2006 Email給好友 相關新聞 中共電視錄像提供活摘器官證據 Aug 25 2008 追查國際 關於中共利用奧運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Apr 06 2008 追查國際 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新進展 Aug 12 2007 血淋淋的器官摘取 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修訂版 Mar 24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四 Mar 09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三 Mar 09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二 Mar 09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一 Mar 09 2007 調查報告揭黑幕 中共軍方廣泛參與活摘器官 圖 Feb 06 2007 中共移植的人體器官大部份來自法輪功學員 Dec 19 2006 按日瀏覽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Original URL path: http://cipfg.org/cn/news/1152.html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重慶西南醫院肝移植受者:肝供體是活的
    醫生也說要做肝移植 我在幫她籌錢 也得幫她諮詢一下情況 您做了手術以後 現在效果怎樣 侯力 你在哪裏啊 調查員 我有個親人要做手術 我心裏很著急 聽說有的人做完手術很好 有的做了不好 我們就問了醫生 醫生說你做了很好 可以問一下你 這樣也可以給我們增加些信心 侯力 西南醫院手術是沒有問題的 這點 你要相信 調查員 你是在今年 月做的手術嗎 侯力 對 我現在在醫院做複查 每個月要做一次複查 調查員 你多大歲數了 侯力 我五十多 調查員 你得的甚麼病 侯力 乙肝 肝硬化 調查員 醫院換肝手術做的多嗎 侯力 笑 多多多 多的時候每天都能做好幾個 這個第三軍醫大西南醫院大的很 西南醫院住院條件很好 外科大樓有空調 腰子 腎 心子 肝子都能換 我都是實事求是地說 不會說假話 不像搞大躍進 這個事情說不得假話 你自己來看 來考察就知道了 費用情況 調查員 要花多少錢 侯力 花錢不等 有的花了二十一 二萬 有的十八 九萬 有的十六 七萬 都有 就看你的病情 最少十六 七萬 如果病人身體素質好 少輸血和營養品 就要少花幾萬 調查員 那你花了多少錢 侯力 我連檢查在內花了二十來萬 現在效果很好 調查員 我們還需不需要給提供肝臟的供方付錢呢 侯力 不用 門診 手術 肝臟和住院都包括在內了 等待期及手術時間情況 調查員 你住進去後 要等幾天才能做手術 侯力 我進去後等了十幾天 調查員 你是檢查後在家等 還是直接住進去等了十幾天就手術 侯力 我是直接住進去等了十幾天就做的手術 調查員 你是甚麼血型 侯力 我是A型血 調查員 A型血等十幾天 我親人也是A型血 不知她要等多久 侯力 長的要等一個月 短的運氣好的 只等幾天就行 調查員 手術要做多長時間 侯力 快得很 幾個小時就行了 調查員 你是打開腹腔等肝臟 還是拿來肝臟再開的腹腔 侯力 不太清楚這具體的 好像肝子是先準備好了的 調查員 你是白天還是晚上做的手術 侯力 我是排在晚上做的 西南醫院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能做手術 不分白天晚上 調查員 當時和你一起換肝的有幾個人 侯力 有六 七個 調查員 是同一天做的還是不同天做的 侯力 不是同一天做的 隔了幾天的都有 手術醫生情況 調查員 你住院時找的哪個醫生 侯力 肝膽科的哪個醫生都行 都好 調查員 哪個醫生做得好 你是哪個醫生做的 侯力 西南醫院不管哪個肝臟科的醫生都可以 我是楊醫生 楊教授他們做的 調查員 楊教授叫甚麼名字 侯力 叫楊幹宇 音 調查員 聽說 肝膽科的 別平教授也做得不錯 有沒有個叫別平的 侯力 有有有 他的技術好 做得不錯 楊教授 劉教授 這的名專家 教授多喏 做一台手術要七 八個人 電話上說不清楚 你們自己來看 供體情況 調查員 你知不知道給你提供肝臟的那個人是不是很健康 聽說你的供體才二十幾歲 是男的還是女的 侯力 這個我不知道 我從來也不打聽這些 只要換給我好的就行 估計是年輕的 怎麼會用老的嘛 我就這麼大歲數了 西南醫院是那麼大的醫院 我們相信他們找的都是最好的供體 他們做的移植手術效果都很好 動手術的不論是男的女的 老的少的手術效果都很好 調查員 聽說有一個醫院一個月做了三個肝移植 有兩個就死了 我很擔心 侯力 西南醫院沒問題 全國都是有名的 你儘管來 調查員 提供肝臟的人是活的還是死的 侯力 笑 活的 肯定要活的嘛 心臟還在跳的才行 死的怎麼行呢 調查員 哦 你說 肝臟的供體 是活的 侯力 笑 對對對 調查員 我們自己能不能向醫院要求要年輕 健康的供體 侯力 可以 你自己去跟主管的醫生面談 你要相信肯定是年輕 健康的 怎麼會用老的喲 調查員 你做的是全肝移植還是部份肝移植 侯力 笑 全部肝移植 我整個肝全部都切除了 我家人都看了切下來的肝的 調查員 那 你做的是活的全部肝移植 侯力 笑 不講了 不講了 你自己去醫院考察 你要相信這個西南醫院 只要你把錢打到醫院賬戶 你100 放心 斷線 背景回顧 2006 年3月以來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被曝光 在蘇家屯集中營裏 包括男女老幼的數千名法輪功學員的內臟 眼角膜等器官被活體摘取販賣 然後 被扔進營內的焚屍爐焚化滅跡 而全國類似蘇家屯的集中營至少有36個 這慘絕人寰的罪惡從2000年底即開始 並在中共各地的勞教所 監獄 集中營及相關 醫院普遍發生並持續至今 2006年4月4日 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發起了 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 並隨即組成了 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 CIPFG 聯合國際社會正義力量 全面徹底地調查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 並終結這場持續近七年的殘酷迫害 經 過兩個多月的調查 取證 2006年7月6日 由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 資深國會議員大衛 喬高 David Kilgour 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 麥塔斯 David Matas 組成的獨立調查組 向加拿大媒體公開了 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 報告顯示 中共大規模系統實施 活體摘取 移植售賣法 輪功學員器官 從而既達到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的目地 又為中共迫害集團謀取暴利 而且將中國大陸醫療衛生界 商界 政界 軍界 司法界中難以計數 的人拖入了血腥犯罪的深淵 麥塔斯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稱為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Jul 27 2006 Email給好友 相關新聞

    Original URL path: http://cipfg.org/cn/news/862.html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前北京警察:流水作業 摘你器官沒商量
    同時醫院已做好病人的麻醉 膛都開好了 專等器官 孫立勇說 據他所知 凡被判死刑的 不管本人是否同意 共產黨都 摘你沒商量 共產黨認為摘人器官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共產黨真殘忍 我們家孩子都空了 孫立勇說 89年後 因創辦地下刊物 他以 反革命宣傳煽動罪 被處以七年徒刑 於1991年至1998年在北京秦城監獄 第一監獄 第二監獄等處坐牢 1996 年 與他同被關押的一名姓馬的犯人的一名朋友被槍斃了 朋友的父母在探視時告訴他 我們去醫院收屍時 覺得這個人特癟 一摸 整個肚子都是癟的 我們就 把他秋衣打開了 打開後一看 整個胸膛 從喉嚨到肚子 全開了膛了 也縫了 縫的針都很糙 共產黨真殘忍 我們家孩子都空了 根據移植需要確定執行死刑時間 孫立勇還說 他被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的時候 認識了一個朋友 這個朋友陪 死號 陪了半年多 死號 指已被判處死刑的人 這位朋友告訴孫立勇 在押犯被判死刑後 至少被全身體檢一次 要驗血 有的人還要反復驗 全身做系統檢查 有的人被判處死刑後很快就執行了 有的人則要等好幾個月 孫立勇說 從他做過八年警察的經歷 憑 公 檢 法 做事的方式 以及他對共產黨的瞭解 他推測 有的人之所以不馬上被槍斃 是因為 他們要留著這個人 他要等 等到有匹配的人了 他才斃他 你們為甚麼不說 中 共官方網站新華網曾載文批駁7月6日由前加拿大國會議員大衛 喬高和人權律師大衛 麥塔斯公佈的關於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 調查報告稱 鎮壓法輪 功後的六年中 有4萬多起器官移植的來源無法解釋 而 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回答了這個疑問 新華網的文章說 不可能有4萬人都消失了 而外 界卻從未聽說 對此問題 孫立勇說 4萬多人消失 而外界從未聽說這種事 在中國是完全有可能發生的 比如他曾找到一名六四死難者 姓林 這個人89年6月3號那天去天安門了 有人看見他幫著抬傷員 後來就沒了 連屍體都沒了 但他父母卻從不對外講自己的兒子沒了 孫立勇找到這人的父母後 曾問 人沒了 你們為甚麼不說 他們回答 我們是老革命 革命了一輩子 現在共產黨給我們退休金 這種事 我們要說了 還怎麼混 孫立勇說 這家人到現在也不願聲張這個事 他們雖然恨共產黨 但也沒辦法 反正兒子也沒了 不如息事寧人 忍了吧 把共產黨推向歷史審判台 願海外民運朋友多努力 孫立勇說 因為共產黨監獄的事情都是國家機密 誰敢披露情況就是死路一條 因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直接證據比較難獲取 但他願意加入調查 也希望海外民運朋友一起努力 盡早將共產黨推上歷史審判台 附孫立勇小傳 生 於1961年6月 1979年進入北京公安學校 後在北京市公安東城分局工作 87年離開公安系統 任北辰實業集團保衛科幹部 89年6月3日晚親眼目睹 天安門大屠殺 拍攝到許多死者照片 其中一處有57具屍體 1990年起創辦地下民運刊物 民主中國 1991年以 反革命宣傳煽動罪 被判處七年徒 刑 1998年4月刑滿釋放 2004年逃至澳洲申請政治避難 現任 中國政治受難者後援會 召集人 著有近30萬字的 走過冰山 尚未發表 記錄獄 中七年見聞 又 孫立勇現在澳洲以搬家為生 生活艱難 但堅持每月往中國寄錢 支援政治受難者 因深感政治犯的危難處境 他稱自己是中國政治受難者後援會的 著急人 而非 召集人 Jul 14 2006 Email給好友 相關新聞 中共電視錄像提供活摘器官證據 Aug 25 2008 追查國際 關於中共利用奧運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Apr 06 2008 追查國際 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新進展 Aug 12 2007 血淋淋的器官摘取 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修訂版 Mar 24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四 Mar 09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三 Mar 09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二 Mar 09 2007 專訪黃士維醫師之一 Mar

    Original URL path: http://cipfg.org/cn/news/759.html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三)
    他的電腦 並把他投入監獄 他的妻子和兩歲的孩子只能對著開走的警車叫喊 在監獄裏 在看守的命令下他被長期服刑的犯人打得失去知覺 看守的口頭語就是 毆打是對待 法輪功 的唯一方式 王后來被轉到當地的 洗腦班 釋放後他隻身逃到一個邊遠地區 找了一份工作 直到作為610辦公室 的 要犯 之一而再次被捕 他被關押在雲南第二勞教所 這個勞教所使用氧化鉻製造出口用的人工寶石和水晶製品 因拒絕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王被關押在那近 兩年 因長期暴露在化學藥品污染中 加上16小時的工作日 他的頭髮變白了 2002年1月 當地醫院對每一個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做了全面體 檢 包括心電圖 全身X光照 肝 血液和腎的檢查 在這之前 他被警察告知 共產黨對你太關心了 他們不計代價地想轉化法輪功 在對體檢真實目的不知 情的情況下 他合作了 2005年初他奇蹟般地離開中國並來到加拿大 他感謝加拿大移民官員這麼快速的使他和他的家人離開 中國 3 甘娜女士 多倫多 甘 女士在北京國際機場做了11年海關官員 直到1999年7月中旬 她和另五名法輪功學員試圖履行憲法賦予每一個公民的權利而在北京市中心的中共總部附近的 一個指定地點請願 警察打了他們並把他們全部拽上等在一邊的大巴 從那以後 她又先後五次因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監禁 在一家精神病醫院的醫生檢查並診 斷她精神正常的情 下 警察仍將她關押在一間上了鎖的房間裏達八天 和尖叫著的精神病患者在一起 後來當她在天安門廣場打開一幅寫著 真 善 忍 的橫幅 時 她被警察踢打 她又一次被關押 在當局的唆使下 她被其他犯人毆打並被強迫不穿大衣在雪中站立數小時 2000年3月 她因打橫幅被判 軟禁一年 開除出中共 停發工資 2000年底 她又被關進了擁擠的拘留所 裏面關押的多數都是法輪功學員 當她拒絕大聲朗讀一篇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時 一 個警察反復踢她的頭 之後她被送到北京女子勞教所 那裏的遭遇極其殘酷 她最後簽了放棄法輪功的保證書 2004年5月 她有機會離開中國 移民到加拿 大 逃離了進一步的迫害 但她的先生和女兒沒有同行 甘女士對有關摘取器官的觀察可能是非結論性的 在北京和她關押在一起的無數法輪功學員 有些牢房關了多達30名婦女 僅被4位數字作代號 一天夜裏 她被噪音吵醒 第二天早上才發現牢房裏一些被編了號的被關押者已被拖走而且再也沒有回 來 在不知詳情的情況下人們無法公正地斷定最壞可能性 在2001年中旬的五個月裏 她是一個主要由女法輪功學員犯人組成的約130人的勞教大隊中的一 員 只有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帶到附近的一個警察醫院驗血 驗尿 做X光和眼睛檢查 當時對她來說這種醫療上的關注和她在勞教所經歷的其它一切格格不入 到後 來她才得知在中國各地發生的器官摘取事件 15 普遍違反人權 在中國 法輪功不是唯一的人權侵犯受害者 毋庸置疑 死刑犯被行刑後器官被摘取 除 法輪功外 其他人權侵犯的主要對象是西藏人士 基督徒 維吾爾族人 民運人士和維權者 在中國 現行防止人權侵犯的法制制度 比如獨立的司法機構 在拘留 期間擁有辯護律師的權利 人身保護權和公開審判權等 是明顯的不存在的 根據中國自己的憲法 中國是由共產黨統治的 而不是依法律治理 這類整體上的人權侵犯 如同其它許多因素 本身並不能證實 器官摘取的 指控 但它排除了一個反駁因素 我們不可能說這些指控與中國尊重人權的總體局面是不一致的 儘管這些指控本身令人震驚 與許多其它國家相比 在中國這個有這樣的人權紀錄的國家就不那麼令人吃驚了 16 財務上的考慮 在 中國 器官移植是宗高利潤的生意 我們可以從做器官移植的人所支付的錢追蹤到一些做器官移植的具體醫院 但我們只能到此為止 我們不知道醫院收的錢最終落 入誰手 是否參與犯法的器官摘取的醫生和護士因他們的罪行而被付給極高的金額 這是一個我們無法回答的問題 因為我們無法得知那些錢去了哪裏 中國國際器官移植支援中心的網址 http en zoukiishoku com 瀋陽市 在2006年4月被有預告的從這個網站撤下之前 移植獲利的多少可從以下價格表中得到一些啟示 腎 62 000美元 肝 98 000 130 000美元 肝 腎 160 000 180 000美元 腎 胰腺 150 000美元 肺 150 000 170 000美元 心臟 130 000 160 000美元 眼角膜 30 000美元 調查任何涉及金錢轉手的罪案的一個標準方式就是追蹤這些金錢的流向 但是對於中國 它的封閉政策意味著追蹤這些金錢的去處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這些錢的去向就證明不了任何東西 但是也無法駁回甚麼 包括這些指控 17 腐敗 腐敗是遍及中國的一個很大問題 國家機構有時是為當權者而不是為人民謀利而運行 全國的軍隊醫院是獨立於衛生部而操作的 雖然它們器官移植的數據是機密 但我們清楚這些數據是巨大的 販賣法輪功 學員的 器官與中國軍隊的其它無數商業活動是一致的 特別是直到2004年前江 澤民 為軍委主席的那些年中 中 共官方機關中普遍存在的腐敗提出一個問題 如果摘取法輪功 學員 器官做移植確實存在的話 這是官方政策的結果還是各個醫院利用在它們地區被關押的法輪功 學員的無助而謀利帶來的結果 鎮壓法輪功的政策意味著學員在監獄裏沒有任何權利 任憑腐敗當局處置 鼓動對法輪功的仇恨和對他們的魔化意味著他們可以被那 些聽信了這些官方仇恨宣傳的人們毫無顧慮地宰割屠殺 如果摘取法輪功 學員 器官的確存在的話 到底它是官方政策導致的還是由非官方的腐敗 造成的 我們難以絕對確認 中國官員們 雖然理應管理國家 但他們自己有時也很難確定腐敗的存在 更別說如何制止它 如果器官摘取的指控是存在的 與其決 定這一現象是因為政策還是腐敗造成的 對我們來講 作為外人 我們更容易就其結果下結論 18 立法 今年三月 中國推出一項立法 於7月1日起禁止人體器官買賣 並規定器官移植需要得到捐獻者的書面同意書 這項立法被題為 暫行條例 條例進一步限制只有某些機構才能做移植手術 這些機構必須確認器官來自合法的渠道 所有的移植必須事先得到醫院移植倫理委員會的同意 我們歡迎這項法令 但是 它的制定恰恰凸顯了目前沒有此類立法的事實及器官移植目前處於無法制的狀態 這種毫無法律的狀況本身雖然不能證實 器官摘取的 指控 但卻消除了一個反駁的可能因素 在中國 器官移植缺乏法律管束的狀況使得本報告所關注的指控更容易被接受 直 到7月1日 中國的法律仍然允許器官買賣 中國的法律並沒有要求器官移植必須得到捐獻者的書面同意 對那些能夠從事器官摘取或移植的機構也沒有任何限制 7月1日之前 從事器官移植的機構並沒有被要求確認被移植的器官來自合法的渠道 所有器官移植也不需要經過移植倫理委員會的事先同意 同時 如果這些問題確曾存在 法令於7月1日生效並不意味著問題從此便不存在 在中國 立法與執法之間存在著很大的距離 舉個顯而易見的例子 1982的中國憲法規定中國人民將把中國發展成一個高度民主的國家 今天 這個對民主的承諾的立法已經過去了24年 然而中國遠非民主 單單中國現已有器官移植法令這一事實的本身並不意味著立法會得到執行 事實上 鑑於中國執行新法律的總體記錄 器官移植的舊做法 不管它的現狀如何 至少在中國某些地方會繼續沿用相當一段時間 G 可信性 我們認為 調查員採訪記錄中的口頭坦白是可信的 我們對這些採訪的本身 採訪對象的身份 時間和地點確信無疑 我們也相信文字記錄準確的反映採訪內容 進一步說 採訪內容本身是可信的 原因之一是 權衡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臨近的時候國際社會對器官摘取事件作出的強烈反應 不同機構 對器官摘取 的供認與中國政府對面子的考慮相左 中國政府試圖要國際社會相信 大面積的殺害法輪功學員以摘取他們器官的事件是不存在的 被 指參與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外科醫生的太太提供的證詞在我們看來是可信的 其中一部份原因是因為證詞極其詳細 然而

    Original URL path: http://cipfg.org/cn/news/683.html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加活摘器官報告全文及摘要翻譯
    這些事情本身的特點決定了 非常難以證實或予以否定 最好的證據就是親眼目睹的證據 不過想此類的犯罪 不可能有親眼目睹的證據 如果這是真實存在的話 那麼出現在摘取法輪功學員器 官現場的 是罪犯和受害者 沒有其他閒雜人 因為這些受害者被殺害並且焚屍了 不可能發現屍體 也不可能進行驗屍 沒有受害者能活下來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 甚麼 罪犯則不會告知他們做了甚麼 如果他們的確作了違反人性的犯罪活動 不過 我們通過調查電話得到了讓人吃驚的直認不諱 我們曾要求訪問中國 不過我們的努力沒有任何結果 我們曾寫信要求與大使進行會面 討論進入中國的條件 見面的要求被答應了 不過與裘格會面的人只是否認這些指控 並沒有安排我們的訪問 E尋找證據的方法 略 F 證據和反證 我們考慮了所有能獲得的所有支持或反對的證據 不可辨認的和失蹤的法輪功學員 被拘捕法輪功的學員被認為是非常不幸的鎮壓目標 從全國各地來到天安門廣場上訪或和平抗議的學員被抓捕 有些法輪功學員怕連累家人 因此 即使他們被拘捕 他們也不說出自己的身份 結果是當局查不到大量的學員住址 工作單位 那麼這些法輪功學員是不是器官的供源體呢 很明顯 這群人的消失 就如同水蒸氣 蒸發了就沒了 就永遠的消失了 事實上 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已經不可記數 中共當局當為這些失蹤的人負法律責任 因為這違法了人權法案 人體器官供體 大部份器官供體沒有身份 我們知道一些器官來自死刑犯人 極少供體來自志願捐獻者 但是這些供體來源 遠遠大於犯和志願捐獻者 槍斃的死刑犯人數是不公佈於眾的 在中國 98 的器官不來自捐獻者 例如 在1971 2001年之間 中國一共作了 40393例腎臟器官移植手術 其中只有227個供體來自家庭自願捐獻者 只占總數的 0 6 根據國際特赦的記錄 中國在1000 2005年平均每年處死死刑犯的人數為1616名 現在的事實是 中國無法解釋自其迫害法輪功之後的器官 移植數量的劇增 據公開報告 我們知道1994 1999年中國共實施了18500例器官移植手術 但中國醫學器官移植協會副主席 石秉義 音譯 教授說 中國在2000 2005年不到6年的時間裏就實施了90000例器官移植手術 也就是自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以來 那麼 多出這麼多的器 官來自哪裏 血型檢驗 我們知道 法輪功學員一被送入勞教所 就要進行血型檢驗 這是為甚麼 給學員驗血時 並不告訴他們在驗血 在中國從沒有人關心過法輪功學員的健康問題 驗血是器官移植的第一個步驟 捐獻者必須要有與病人相匹配的血型 以免產生器官排斥 法輪功學員的屍體和失蹤的器官 許多在拘留所去世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 發現他們去世的親人屍體都被切開 其中的器官已經被割取 至今 中國政府沒有做出解釋 為甚麼屍體被破膛 屍體內的部件丟失了 供認 我們接觸到了一個證人 她的外科手術醫生的丈夫告訴她 在2003年10月前的兩年時間裏 他親自在手術台上給約2000名法輪功犯人作了角膜移植手 術 這位外科手術醫生說 這些角膜供體的捐獻者沒有一個能逃脫死亡 因為他們身上的其它器官也一併被其它手術醫生割取 之後 這些屍體就被扔進焚燒爐燒掉 了 這位女證人不是法輪功學員 醫院和拘留中心在電話中的供認 黑龍江省密山 音 拘留中心 的一位官員在2006年6月8日承認 該拘留中心至少有5 6名年齡在40歲以下的男性法輪功學院可以做為器官供體 這位李先生還講出了選擇法輪功學院作醫院器官供體的程序 1 拘留中心選擇供體 而非醫院 2拘留中心的主治醫師是挑選供體的主要任務3對被選中作為供體的犯人進行抽血 不過這些犯人不知道驗血的目的 4拘留中心有很多從不情願的 捐贈人 的血樣 上海中山醫院 今年3月中心 該醫院的一位醫生曾表示所有的器官都來自法輪功學員 山東千佛山醫院 今年3月 該醫院的一名醫生說 當時他們有法輪功的器官 並表示到4月會有更多 作者在附錄種類除了很多電話記錄 這裡僅舉了幾個例子 天津 東方器官移植中心 2006年3月15日 採訪人 是宋醫生嗎 宋 是的 請講 採訪人 她的醫生告訴她腎臟是非常好的 因為供體是修煉法輪功 宋 當然了 我們有很多那種依然呼吸 還有心跳的 到目前 今年來說 我們有超過10個腎臟 超過10個這樣的腎臟 採訪人 超過10個這種腎臟 你的意思是活體嗎 宋 是的 是這樣的 等候時間 中國的醫院網站上標榜 器官移植的等候時間短 死亡時間太長的捐贈者的器官是不能用於移植的 如果我們看看這些醫院的自我標榜 他們告訴了我們有一群活人幾乎可以隨時作為器官的供體 中國的器官移植等候時間看起來遠遠小於其他地區 中國國際器官移植中心的網站上稱 找到腎臟捐贈者大約要1個星期的時間 最長的時間為1個月 如果捐贈人的器官有問題 病人將還有機會在一個星期內得到另一個捐獻的器官併進行手術 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網站在4月初稱 找到合適肝臟的平均時間為2個星期 G 可信度 我們認為 調查員採訪中得到的口頭承認是可信的 我們對這些採訪的對象 時間和地點沒有疑問 採訪的文字記錄準確反映 採訪對像 所表達的內容 在我們的工作過程中 我們碰到一些人對指控表示懷疑 這種懷疑有幾個原因 其中的一些懷疑讓人想起1943年美國最高法院法官費利克斯 弗蘭克福特被簡 卡思基告知大屠殺的消息後對一個波蘭外交官的反應 弗蘭克福特說 我沒有說這個年輕人在說謊 我是說我無法相信他告訴我的話 這兩者有區別的 這些指控如此令人震驚 以至於人們幾乎不可能相信它是真的 儘管人類目睹了這種墮落 如果這些指控是真的 將代表一種對這個星球來說屬於新的詭異形式的邪惡 正是這種驚駭與恐怖 讓我們退往不相信的一邊 但這種不信並不意味這這些指控不真實 H 進一步的研究 顯然 這份報告並不是這一調查的最後終結 在完成這份報告之前 如果有機會我們還有很多想要做 那就意味著沿著多條渠道追查下去 但是這些渠道現在還沒有對我們開放 我們歡迎對報告內容所作的任何評論 以及任何個人或政府願意提供的任何補充信息 I 結論 根據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況 我們得出了非常令人遺憾的結論 即指控是真實的 我們相信 大規模的 違背意願的 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 而且現在仍然在繼續著 我們已經得出結論 中國政府及其分佈在全國許多地區的執行機構 尤其是醫院還有拘留所和 人民 法院 自從1999年以來 已把大量但具體數字不詳的法 輪功良心犯處死 他們的生存器官 包括心臟 腎臟 肝臟和眼角膜 幾乎同時都被掠摘 非自願的被摘取 然後被高價出售 有時被賣給外國人 這些外國人在他 們自己的國家裏通常需要等候很久才能得到自願的的器官捐贈 我們的結論並不是從任何單一的證據中獲得的 而是將所有我們考慮過的證據貫穿在一 起得出的 我們所考慮過的證據的每一部份本身都是可以查證的 而且大多數的案例都是無可辯駁的 這些案例綜合在一起 就描繪出一個令人詛咒的全景 正是這 些證據的組合使我們對指控的真實性深信不疑 J 建議 1 不言而喻 強迫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如果它發生 我們相信事實如此 應該停止 2 違背供給者的意願 系統或普遍地強迫摘取器官 是一種反人類罪 3 那些比我們具備更好的調查能力的政府 非政府和政府間的人權組織應該嚴重關注這些指控 並對這些指控的真實性做出自己的判斷 4 聯合國 關於防止 反對和懲罰交易人體公約 的條款3禁止 器官摘除 及其它行為 各國政府應該請求聯合國相關機構 我們建議由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及特別調查員 調查是否中共政權參與 或正在參與任何違反條款3的行為 如果確實 必須立刻尋求採取必要的措施 5 直到器官移植的相關法律在中國有效地被實施 外國政府不應該發簽證給中國醫生進行器官移植培訓 所有外國政府應該永久地禁止 任何介入交易囚犯器官的醫生入境 6 所有的國家都應該制定法律來反對走私器官的罪行 法律應該規定醫生必須向其國家的當局匯報任何的跡象表明一個病人獲得了從國外走私的器官 包括在國外被監禁的人 7 必須阻止 至少是不鼓勵他們的國家從中國獲得器官移植

    Original URL path: http://cipfg.org/cn/news/636.html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