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鄭細弟
    取消一切福利待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 霞浦縣 610 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非法機構 凌駕於公 檢 法 司之上 公安局 松城分局及西關街道 凡是到了 敏感日 如 五一 十一 六四 或 兩會 這些惡警惡人就到他們家騷擾且隨意抄家 全天候監視並不許外出 連上街買菜都跟蹤 他們夫妻成為縣裡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重點對象 二零零一年七月 鄭細弟在向世人講真相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 鄭細弟被呂伏順等惡警騙到公安局談話 然後就把他帶到看守所關押起來 對他刑事拘留一個月 在看守所 鄭細弟吃的是無油的蘿蔔湯和白菜湯 不法人員還時不時的提審他 逼問他真相資料的來源 強迫他放棄大法修煉 由於鄭細弟不配合轉化 惡警就指使犯人對他拳打腳踢 在看守所不能學法煉功 他的身體每況愈下 舊病復發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迫害了十八天 由於鄭細弟身體出現高血壓症狀 高壓高達二百六十 看守所怕承擔責任 才讓家人把他取保回家 鄭細弟雖然取保回來了 但是他們依然過著不安寧的生活 610 頭子張祖文經常指使惡警高國生 何松全 高 何二人後來均遭報應死亡 年齡都不到六十歲 歐曉敏 阮詩憲及街道不法人員上門騷擾 二零零一年十月 政保科惡警及西關街道帶領一幫人馬強行把何映桃劫持到州洋鄉水磨坑水電站洗腦班實施強制洗腦 他們對外標榜是辦法制學習班 實際是幹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勾當 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屈從於中共的強權統治 他們利用上面撥的專款在這裡吃喝玩樂 吃飽喝足後還往家拿 還叫各單位贊助 有的小區送一只羊 有的一頭豬 工商局城管還派人每星期上街沒收一車違章擺攤商販的水果 他們吃不完就往家拿 而法輪功學員卻沒有吃到一粒水果 霞浦縣 610 還攤派公安局出三萬元 理由是公安局有法輪功人員 公安局不肯出錢 就逼鄭細弟去住院 洗腦班刻意營造與世隔絕的環境 在這裡何映桃完全沒有人身自由 連吃飯上廁所睡覺都有多人跟蹤 監視 不能和其它法輪功學員對視 說話 不能和家人聯絡 他們每天逼何映桃看污蔑 攻擊 栽贓法輪功及法輪功創始人的錄像 數據和中共制定的種種違憲的所謂 法規 還逼迫何映桃寫三書 悔過書 保證書 揭批書 訓斥何映桃 還叫武警來威脅她 說如果不轉化就要送去勞教 因為何映桃始終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拒不轉化 洗腦班班長林孝賢暴跳如雷 每天晚上坐在何映桃的床邊不讓睡覺 採用軟硬兼施的手段逼迫寫轉化材料 就這樣何映桃在這裡被迫害了三個多月 後來一天深夜林孝賢突發心肌梗塞急忙送去醫院搶救差點喪命 這些人害怕至極 洗腦班就這樣解散了 二零零二年黃曆新年過後 霞浦 610 惡人揚言還要繼續辦洗腦班 決定對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更為野蠻的迫害 為免遭再次被邪惡綁架 何映桃和一位老年學員一起被迫流離失所 在外面 他們風餐露宿 生活非常艱苦 這期間 中共不法份子經常到何映桃家騷擾 恐嚇鄭細弟和孩子 他們伺機抓何映桃 還經常到何映桃的兄弟姐妹那裏打聽何映桃的去處 那時鄭細弟已被迫害的舊病復發 由於何映桃流離失所在外半年多 鄭細弟的生活沒人照料 尤其他們夫妻倆長期遭到這樣無端的迫害 鄭細弟的精神壓力承受不住 終於誘發了腦血栓症狀 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晚 霞浦縣公安國保歐曉敏帶領一幫惡警突然闖入何映桃家強行非法抄家 同時惡警劉詩忠 侯光榮帶領另兩幫惡警分別闖入另外兩個學員家中非法強行抄家 將何映桃和鄭細弟強行綁架 開頭鄭細弟被關押在三沙鎮刑警分隊 惡警想用鐵籠關他 後看他接近昏迷 就沒有用鐵籠關他 他的雙手被銬在鐵門上 不讓睡覺 期間遭到寧德國保大隊四個人和霞浦公安惡警阮詩憲等不法人員三天三夜的刑訊逼供 後來鄭細弟被關押到霞浦看守所 何映桃當初是被關在拘留所 惡警來提審時騙說放她回家 原來是把何映桃騙到公安局做手模 何映桃拒絕 就被惡警阮詩憲抓住 用力狠抓何映桃的雙肩 把何映桃按在凳子上 阮詩憲的十個手指印在她肩上一個多月才退去 後來何映桃也被關到霞浦看守所 這時 鄭細弟的病已經惡化的很厲害 不能躺不能坐 二十四小時站著 忍受著身體各個部位的疼痛和犯人對他的打罵欺侮 他的手顫抖得厲害 不能端飯碗 往往一碗飯塞不到嘴裡幾粒 全掉在地上 犯人就用腳踢他 他無法洗衣服 有個別好心的犯人為他洗衣服 還遭到牢頭的打罵 僅幾個月時間 鄭細弟就瘦的皮包骨 二零零四年二月 霞浦 610 夥同公安局 法院 檢察院枉法操作 將何映桃非法判刑二年 鄭細弟被非法判刑三年 撤銷公職 何映桃二審上訴後改為判二緩三 那時已六十五歲的鄭細弟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 家裏人想為他保外就醫 可是那些惡人卻推來推去 延誤了最佳治療時間 這些人還不肯罷休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 霞浦 610 還指使看守所惡警明西把他送去龍巖監獄實施暴力 轉化 龍巖監獄看這老人已經病的不行了 不敢收他 明西等惡警卻不肯讓鄭細弟回霞浦 他們在龍巖某賓館住了一夜 第二天又去龍巖監獄要求收人 遭到龍巖監獄的再一次拒絕後才被帶回 在霞浦看守所又被繼續迫害了幾個月 惡人們看他實在不行了 怕出人命 就被迫給他辦理了監外執行放他回家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晚上十點多 霞浦 610 夥同公安惡警惡人在全縣展開大搜捕 造成當晚至少有十幾個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 造成十多人被拘留關押五人被送去勞教 看守所所長李阿斗帶領松城分局一幫惡警十幾個人由隔壁鄰家翻牆進入他們家 不出示任何證件 不履行任何手續 強行要將他們夫妻收監 何映桃表示抗議 跪在天井對著蒼天大喊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8188.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曲善林
    東陵監獄採取封閉式管理方式 嚴格封鎖法輪功學員與外界的聯繫 使被迫害的消息無法送出去 而且每個法輪功學員釋放當日 又會被 六一零 抓走 據被非法關押在內的法輪功學員目擊 年年都有被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 其親眼看到的就有近十人被迫害致死 尤其在中共 十八大 召開之前 東陵監獄對所有監內法輪功學員進行逐個強行 轉化 不讓睡覺 多人被打傷 打殘 其邪惡程度令人髮指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非法判刑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鳳凰山見證的血和淚 4 E9 81 AD E6 AE 8B E9 85 B7 E8 BF AB E5 AE B3 E8 BE BD E5 AE 81 E5 87 A4 E5 9F 8E E6 9B B2 E5 96 84 E6 9E 97 E5 90 AB E5 86 A4 E7 A6 BB E4 B8 96 遼寧鳳城市政法委頭目李洪全的罪惡 遼寧鳳城市惡警曹德軍惡行 遼寧丹東多名法輪功學員近期遭綁架騷擾 遼寧丹東 六一零 與公檢法近期犯罪事實 遼寧鳳城法院開庭 律師斥司法機關違法 遼寧鳳城市白旗鎮派出所曹德軍惡行 梁運成一目失明 鳳城 610 仍不放人 遼寧鳳城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 相關單位及個人 一 鳳城市政法委 丁文波 政法委書記 手機15841502111 李洪全 政法委副書記 辦電0415 6808612 宅電0415 8126046 手機13941595008 二 鳳城市公安局 王政金 現任副局長 2012年底任副局長主管迫害法輪功 前任國保大隊長 辦公 8133986 住宅 8129718 手機 13941532188 李鳳金 副局長 手機 13941502656 辦公 8130073 佟明德 副局長 手機 13941592989 辦公 8158589 住宅 3517101 朱崇明 副局長 手機 13940952777 辦公 8135815 住宅 8127777 陳 斌 現任國保大隊長 前任國保大隊指導員 手機 139 41595556 三 白旗鎮派出所 姜 軍 所 長 辦電 0415 8180088 宅電 0415 8120249 手機 13941512251 張玉海 副所長 0415 8855877 宅 138 42504399 手機 樊喜柱 副所長 曹德軍 警 察 辦電 0415 8180139 四 參與惡意舉報和非法舉證的村民 康慶東 0415 8185199 宅 溫成巖 0415 8185906 宅 溫貴富 0415 8185269 宅 康慶春 04158185188 宅 張春華 女 0415 8185703 宅 住址 遼寧省鳳城市白旗鎮民主村十六組 郵編 118124 五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8185.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張本芳
    不讓上廁所 木棒毆打 強噪音摧殘等等 南京市 六一零 惡棍柏正輝有恃無恐的施展淫威 迫害張女士 並叫囂 我就是要用法西斯手段來對付你們 不怕你們和你們的家屬來告我 你們想告是告不通的 這裡是共產黨的天下 張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功 本來身體非常健康 然而 在南京市洗腦班 在柏正輝之流十個多月的折磨和摧殘下 她兩腿浮腫過膝 腹水 嚴重貧血 長期頭痛 胸痛 牙齒幾乎全部掉光 背駝 瘦的皮包骨頭 只剩一個 骨架 剛五十歲的人被迫害的像個老太 更加邪惡無恥的是 柏正輝這個好色之徒不但在洗腦班對法輪功女學員耍流氓 還將黑手伸向法輪功學員的女性親屬 三 巨額敲詐 張女士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家人非常著急 為了讓她早日回家 不惜接受惡徒柏正輝的巨額敲詐 湊錢將她 贖 了回來 此後家人多次對張女士說 如果她再被關進洗腦班 他們將再也沒有能力湊足這筆巨資救她了 直說這個洗腦班黑窩的人胃口太大 而直到張女士離世 家人們都不敢告訴她究竟被敲詐了多少 唯恐她說出去再遭迫害 只說這筆錢張本芳一輩子都還不起 柏正輝曾對張女士叫囂 在勞教所到期了可以讓你回家 在這裡不 轉化 休想回家 除非你活不了幾天 在我手中不 轉化 的法輪功人員是甭想活著能出去 哪個不 轉化 的想出去 我叫他警車進來靈車出去 站著進來橫著出去 果然 預計張女士活不了多久 惡徒柏正輝敲詐到巨款後 才將她放回家 並無恥地對她家人說 出去後你們就為她準備後事吧 四 曝光迫害 二零零五年底 張女士從市洗腦班回到家 人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一直咳血 咯血 生命危在旦夕 同修也幾乎認不出她來了 然而 依靠堅持學法煉功 張女士不但活了過來 而且身體一天天恢復 這出乎邪惡的預料 為此 他們又多次上門騷擾 派人監視 對門的居委會專門設置攝像頭 全天二十四小時對張本芳女士的家中進行監控 作噁心虛的柏正輝威脅她 不許把洗腦班遭受的迫害說出去 否則 就要將她再次抓進南京市洗腦班迫害 身體逐漸恢復後 張女士將自己所遭受的迫害全部記錄了下來 希望等到合適的時機向世人講述迫害真相 制止中共黨徒對善良人的行惡 張女士生前曾說 她實際在南京市洗腦班遭受的迫害比她所記錄下來的還要殘酷的多 張女士平時一個人獨居 二零零九年過年前 她去鄉下照顧生病的母親 回來後發現家中房門被惡人用萬能鑰匙打開 家中物品被翻亂 床上被翻的亂七八糟 地上留有男人帶有泥土的許多腳印 家裏門窗卻依然關的好好的 原來是派出所惡警的侵擾和威脅 這一切令張女士感到壓力很大 感到住在家中很不安全 二零一零年她不在家時 家中再次被萬能鑰匙打開 家裏被翻得一塌糊塗 很多東西被劫走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 張女士以匿名方式揭示出來的南京市洗腦班的部份迫害真相在明慧網 南京市 六一零 柏正輝犯罪事實 一文中曝光 雖然是匿名 但邪惡很快將張女士定位 再次向她伸出黑手 五 疑遭滅口 自從二零一一年五月曝光迫害後 張女士數次遭柏正輝等惡人上門騷擾 恐嚇和威脅 就在這一年 張女士的電腦 打印機 刻錄機被掠走 二零一二年八月 柏正輝帶著南京市 六一零 兩人再次上門騷擾 在張女士家中亂翻 抄走打印機 刻錄機等物品 電腦因不在家中 惡人慾搶走電腦的企圖沒有得逞 臨走時 柏正輝威逼張本芳一定要把電腦交出來 沒過幾天 惡人又到張家去索要電腦 柏正輝再次威脅道 你要是對別人說我們是如何迫害法輪功的 就讓你再進去 休怪我們不客氣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 張女士將自己在勞教所 洗腦班以及這之後多年的遭遇再次整理記錄 對中共迫害進行血淚控訴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 張女士將做好的真相年曆送到同修家中 二零一三年元旦 卻被發現在家中倒地身亡 死期應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左右至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之間 不排除她被 六一零 惡人蓄意謀害 殺人滅口的可能 中共邪黨慾將她置之死地而後快的 轉化 迫害 使她瀕臨死亡 是法輪功再次給了她生的希望 不論張女士死於何種原因 她都是被邪惡迫害致死 張女士走了 還有許許多多活著的法輪功學員可以為她所受的迫害做證 還有許許多多活著的法輪功學員可以為自己所受的迫害做證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女護士遭迫害離世 南京惡人柏正輝罪責難逃 備受摧殘 南京張本芳女士在監控騷擾中去世 江蘇省各地洗腦班 精神病院迫害案例 責任單位及惡人 南京市洗腦班 南京市洗腦班地點 南京青島路33號華達賓館 電話號碼 025 83137888 傳真 83327994 郵編 210008地址 南京市雨花台區雨花西路90號 南京軍區聯勤部物資採購站的院內 郵編 210012電話 025 52414824 52405623 52412429 52414984訂房熱線 025 52407332訂餐熱線 025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818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梁金書
    就被迫害得半身癱瘓 大小便不能自理 出現類似於腦血栓症狀後 二零一二年十月中旬以保外就醫的名義被送回家中 在醫院治療半個月後出院 但經常身體無力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含冤離開人世 梁金書 原籍鶴崗市蘿北縣寶泉嶺 近年在賓縣賓西鎮開發區一家企業上班 梁金書因堅信法輪功信仰 多年來一直遭受中共邪黨的各種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 蘿北縣寶泉嶺管局共青農場 六一零 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 和公安分局在當地先後綁架了劉海濱 姜智慧等四位法輪功學員 並非法抄家後 又驅車千里到賓縣賓西鎮 企圖綁架樑金書 陰謀未遂後 他們又闖入梁金書的家非法查抄 二零一二年三月 蘿北縣寶泉嶺公安局共青分局警察再次竄到梁金書工作單位 妄圖綁架他 梁金書被迫離開家鄉到哈爾濱找工作 七月五日 梁金書在哈爾濱市香坊區聯草街臨時住處被進鄉派出所警察綁架 賓縣法輪功學員王曉菊也一同被綁架 王曉菊被劫持到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210號房間非法關押 梁金書被劫持到香坊區看守所非法關押 梁金書被劫持到香坊看守所僅三個多月 就被迫害得半身癱瘓 大小便不能自理 於十月中旬以保外就醫的名義被家人接回 同梁金書一起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王曉菊 被非法勞教兩年 劫持到哈爾濱前進勞教所迫害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E8 A2 AB E8 BF AB E5 AE B3 E8 87 B4 E7 98 AB E6 9C BA E6 A2 B0 E5 B7 A5 E7 A8 8B E5 B8 88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818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袁宏偉
    袁宏偉於2008年5月在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惡警綁架 非法關押 並於2009年被非法判刑 在鄭州新密監獄遭受迫害 袁宏偉這次被綁架迫害前身心健康 在監獄裡被迫害的出現嚴重病狀 後來還做了開顱手術 2011年是坐輪椅出的獄 在袁宏偉被迫害期間 他的母親因為擔驚受怕 後來不堪重負 在焦慮和悲痛中淒然離世 袁年邁的父親亦是重病纏身 鑒於這種情況 出獄時已癱瘓的袁宏偉被硬塞給了當地的居委會 居委會則把袁宏偉送到鄭州郊區的一個叫 田馨 的養老院 後來袁宏偉的病情加重 田馨養老院又把袁宏偉送到省直第三人民醫院 原鄭州地質醫院 救治 在搶救中袁宏偉的氣管被切開 住院四十多天的醫療費無人肯支付 2013年1月23日 省直三院說袁宏偉的病情已穩定 之後就將袁又送回田馨養老院 等第二天 袁宏偉的親友去養老院探望他時則被告知袁宏偉已經於1月23日的下午去世了 鄭州新密監獄是河南省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最邪惡的黑窩 獄警以 治病 為藉口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 以檢查身體為名 在身體上找 毛病 然後和醫生串通一氣 小病大作 甚至沒病安病 逼迫治療吃藥 不知道是甚麼藥 不吃藥就讓犯人打罵侮辱 監獄用這種方法把一些法輪功學員 治 得身體虛垮 甚至成了殘疾 或死亡 袁宏偉從一個身心健康的正常人到被中共惡黨迫害癱瘓 出獄後又被610隨意的推給基層社會 基層民眾敢怒不敢言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非法判刑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2013年中共迫害鄭州市法輪功學員綜述 E8 A2 AB E9 83 91 E5 B7 9E E6 96 B0 E5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8182.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曹洪奇
    搶劫大量大法書和資料 隨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大約2001年尾 曹洪奇被非法關押在新疆第五監獄二分監區 當時的二分監區種植800畝葡萄 奴役強度非常大 沒有休息日 因為不停的用鐵鍬 鎬頭挖地 而且是戈壁地 許多犯人甚至一雙球鞋穿不過一星期就損壞了 一般人都難以承受這種超負荷奴役 在這樣超負荷的奴役中 二分監區的分監區長郭俊鴻 指導員董鋒也不放鬆對60多歲的曹洪奇的迫害 主要的方法就是白天強制奴役 夜裡還強制不讓睡覺或少睡覺 利用群眾斗群眾的方式把曹洪奇孤立起來迫害 非法關押曹洪奇的組長和組員都是惡警挑選的 是那些一心跟惡警走的很近的人 他們給曹洪奇使用兩個 包夾 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並記錄他的一言一行 甚麼時候上廁所和睡覺都詳細寫明 晚上則全組近二十人輪流值班 燈通宵不熄 監視曹洪奇的一舉一動 而所有參與值班的犯人都允諾在 百分 上被優先照顧 百分 是對犯人獎懲的一種方式 百分 在前面的可以拿 記功 勞極 和 減刑 但實際上只要曹洪奇對法輪功的態度不變化 那些 包夾 和參與晚上值班的犯人的 百分 只虛掛在帳上 所以 記功 勞極 和 減刑 都受影響 因為監獄裡很苦 所有的犯人一天都不想多呆 所以都拚命表現自己 非常重視能拿到 記功 勞極 和 減刑 於是幾乎所有參與監視曹洪奇的犯人就都會對他動惡念 並把氣出在他身上 認為曹洪奇不 轉化 是擋了他們的路 惡警郭俊鴻和董鋒就是這樣挑動和強制著不明真相的犯人對曹洪奇行兇行惡 使他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生活在艱難的承受之中 有些尚存善念的犯人心裏知道 但也沒有辦法 只有暗自搖頭 有的麻木違心配合迫害 惡警郭俊鴻和董鋒指使犯人不讓曹洪奇睡覺 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犯人值班 曹洪奇曾經歷過一段完全不讓睡覺的日子 熬到快不行時 則允許他睡一覺 睡到醒來 如還不表示 轉化 就接著重複前面的方法繼續迫害 在昌吉勞教所受到非人的精神和肉體折磨 2004年12月3日 曹洪奇在外面講真相 發光盤等資料時 被當場抓捕 非法勞教一年 在新疆昌吉勞教所受到非人的精神和肉體折磨 當時被非法關押在此的法輪功學員不承認勞教 不認罪錯 惡警將他們關禁閉 背銬起來 站不能站 坐不能坐 每一次禁閉迫害至少在七天以上 在這期間 每天只准吃一個饅頭 喝一杯水 只准上一次廁所 不准睡覺也無法睡覺 雙腿站的浮腫 有的一銬就是15天 20天以上 曹洪奇年齡已經近70了 被迫害的身體狀況非常不好 由於上面要來所檢查 他們就不讓堅定的大法弟子在監室中 惡警王嵐 警號6538131 不顧曹洪奇已被折磨得毫無力氣 只能躺在床上 硬要拉他下床離開 拉扯中 王嵐就在大樓裡四處散佈被法輪功學員打了的謠言 隨後找了幫兇鬼鬼祟祟的將曹洪奇架出大樓到一個比較遠的地方躺下 非法判刑十年 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早晨十點 新疆比內地時間晚兩小時 左右 新疆烏魯木齊大法弟子曹洪奇 曹宏齊 男 七十一歲 從烏市友好路的新疆有色冶金局設計院家 到北園春市場附近的出租屋時 和法輪功學員鄒克文 周克文 男 五十多歲 被蹲坑及跟蹤的惡警綁架 不法警察當時非法抄走出租屋中存放的真相資料 一台打印機等物品 接著惡警又分別非法抄了曹洪奇和鄒克文的家 在曹洪奇家抄走大法書籍 戴爾筆記本電腦一台 台式電腦一台 含兩台刻錄機 大裁紙刀一台 佳能一體機一台 這次綁架行動是有預謀的 多位法輪功學員遭受綁架 抄家 不法警察去每個大法弟子家都有2 3輛汽車 十餘人之多 是在烏魯木齊市公安局610辦公室 反 教防範處 副處長於守斌操縱下 由市610辦公室的惡警任毅 程學禮 郭社城 李剛全 陳剛等人 沙衣巴克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及所在派出所等部門惡警共同參與下進行的 此前 不法人員長期監視曹洪奇 派其單位退休人員每天監視他出入及在院內活動情況 2008年七月份以來 又增加了兩個社區人員 嚴密監控 走哪兒跟哪兒 七月中旬 曹洪奇在石河子兵團團場的妹夫去世 他前去弔唁 結果監視人員發現他失蹤 整個沙衣巴克區公安分局 友好北路派出所及市610的惡警一片驚慌 找到曹洪奇的女兒逼問其父下落 其女兒不知親戚地址 不法人員想盡辦法 通過石河子市 團場 連隊 打聽到了地址 卻不敢直接去證實 打電話到其妹夫的親戚家 2008年12月 看守所內惡警在非法提審時 曹洪奇高喊 法輪大法好 天滅中共 七十多歲的老人為此遭到毆打 曹洪奇被非法判刑10年 由於在監獄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一切安排 610的邪惡頭目張勇軍為首的惡警更加瘋狂地迫害 不讓親人見 不讓睡覺 坐小板凳 冬天不准穿衣服 使用各種手段迫害 直至2012年11月迫害致死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新疆第五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 曝光新疆烏魯木齊水區公安分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 烏魯木齊曹洪奇 鄒克文等被綁架迫害情況 新疆第五監獄極盡各種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E6 96 B0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8181.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王光起
    靠單拐行走 兩腿能稍微分開一些 能換衣服了 若在平地上他走路也很快 雖身體還未完全恢復正常 但沒有病痛的折磨了 他還能伺候著全身癱瘓的大哥王光發 同時種好自家的地 還能幫幫他人幹點活 這對王光起來說 真是過去想都不敢想的極大幸運 當地的鄉里鄉親也見證了他得法受益的這一切 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 王光起重新燃起對生活希望 在大法修煉中幸福的過著每一天 講真相 受恐嚇 遭毒打 然而不幸的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大法慘無人寰的迫害 殘疾人王光起在這場迫害中也未能倖免 黃曆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九日 九泉峪村邪黨書記方國明派人騙王光起說到大隊開會 結果被拉到桃墟鎮關押起來 桃墟鎮政府邪黨人員勒索法輪功學員每人二百二十元 因王光起沒錢交 就被扣押在鎮財政所遭受迫害 黃曆二月初一晚上 鎮不法人員莫光利 包西堂 秦成志 來現錄等二 三十人把王光起這位殘疾人用鮮槐木枝子抽打得遍體鱗傷 到處青紫腫大 頭被這些惡徒用椅子腿砸開一個大口子 淌出的血沾滿衣服 回到家後 桃墟鎮政府邪黨人員經常上門騷擾 王光起的生活也不得安寧 被逼無奈 殘疾人王光起撇下全身癱瘓的大哥躲進了南山 在山上沒有吃的 靠鄰居本家這個給他捎包煎餅 那個給他捎包煎餅艱難度日 雖身在南山 但大法蒙難 師父蒙冤 作為身心受益的王光起想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 王光起依法進京上訪 在天安門廣場 他打開寫有 法輪大法好 的橫幅 高呼 法輪大法好 隨即他被綁架 後由桃墟鎮派出所副所長李長祥 鎮六一零頭目石運端 本村邪黨書記方國明到北京將其劫持回鎮派出所 途中石運端竟說 我們花五千元錢 僱黑社會的人把你殺了 就人不知鬼不覺的在人間消失了 也沒人知道是我們幹的 到桃墟鎮派出所後 刁傳軍把王光起面朝牆銬著 一人在他身後說 你們把坑挖好了嗎 另一人回答說挖了一米多深了 惡警是想把他活埋在蒙山上 可能怕走漏風聲 惡警又做了另外的安排 將他轉到鎮上關押七天放回家 被惡黨人員逼得淪為乞丐 二零零二年春天 九泉峪村邪黨書記方國明領著石運端 王兆洋 李向巖把王光起家僅有的財產 鍋 碗 瓢 盆 壺 刀全砸碎了 二斤煎餅撕的粉碎撒在山坡上 除了這些 他家再也沒有別的東西了 王光起二十幾年來由於殘疾生活不能掙錢 他大哥 未修煉法輪功 幼年癱瘓 大哥住的房子還不值鎮書記劉元德的煙錢 說是 房子 其實就是用石頭壘了個四方框 上面蓋了一塊塑料布 身下舖了兩把草 身上蓋了一床幾十年的破爛被 跟前放了一個吃飯的碗 這就是他們家所有的財產 這就是市裡有名的 文明村 的百姓生活 石運端 方國明指揮人把王光起的房門 窗戶用石頭堵起來 方國明還派人輪流看守著不讓王光起出來 甚至於不讓人給他送飯 送水 這時王光起已被折磨的不能站立了 方國明天天在村裡的大喇叭上喊 誰給王光起送吃送喝就處理誰 把他餓死在屋子裡 後來王光起說 也不知是哪個好心的鄉親偷偷給他放上幾個煎餅和水 才使他度過了這二十幾天的難關 方國明還自作主張把王光起的口糧田 菜園都沒收了 價值一萬五千元的栗子園沒收拍賣了 王光起失去了基本的生活保障 走投無路 只好撐著殘疾的身體到處要飯來保住他大哥的命 一個殘疾人因堅持對 真善忍 的信仰 被惡黨政府人員逼得淪為乞丐 方國明拍賣王光起的栗子園 沒收口糧田 菜園時 王光起尚未修煉的二哥揭露了中共黨徒的邪惡暴行 鎮六一零的李振國 王兆洋就對他拳打腳踢 兩人又抓著他的膀子 兩手猛勁掐著他的脖子 使他窒息了很長時間 造成身心極大痛苦 最後還勒索了他二千元錢 對九泉峪村邪黨書記方國明的惡行 對王光起的悲慘遭遇 村裡人都看不下去 說 方國明太狠毒了 不給口糧田 菜園太不對了 沒收人家栗子園太喪良心了 就是犯了死刑罪也得有碗飯吃啊 再說人家也沒犯法做壞事啊 這真是欺人太甚 這些年來 王光起得到了親朋好友的一些幫助 但在長期中共邪黨的迫害中 王光起經濟上一直未有收入 九泉峪村邪黨書記方國明未歸還王光起一寸土地 王光起連基本生活都無法保障 生活在貧困中 在中共邪黨高壓迫害中 王光起戰戰兢兢地生活著 時常怕遭邪黨綁架迫害 在貧困交加中 在恐怖驚嚇中 他的哥哥王光發於二零一一年過世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 王光起含冤離世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屢遭迫害 山東殘疾人王光起含冤離世 山東沂蒙 官匪 惡行面面觀 十二 山東沂蒙 官匪 惡行面面觀 續 山東省蒙陰縣桃墟鎮政府勒索大法學員錢財 蒙陰縣桃墟鎮惡黨暴徒對殘疾人王光起的迫害 相關單位及個人 馬英祥 蒙山管委會 蒙山旅遊局 邪黨書記 原桃墟鎮附近十五個村子被劃歸為蒙山管委會管轄 13805399562 孟慶琳蒙山管委會邪黨副書記 15969953003 13355008735 蒙山派出所辦公室0539 4818666 林巍 13355495777 張峻 13854946553 孟繁金 13954980244 孫西慶 13969964766 孫昌峰 15505390188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897.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陳敬儒
    後被當地公安局接回 二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 勞教所加期一年 陳敬儒北京回來後不久被伊通公安局非法抓捕 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被非法勞教一年 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期間 她丈夫在壓力下與她離婚 陳敬儒堅持信仰 不放棄修煉 惡警開始了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 每天被逼做十五 十七小時的苦役 隨時隨地遭到惡警管教和其它類勞教人員的侮辱 謾罵 拳打腳踢 多次被毒打 被電棍電擊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末 三大隊的惡警副大隊長席桂榮和惡警管教王麗華 把陳敬儒叫到管教室 她倆各持一個高壓電棍一邊用電棍往陳敬儒臉上打 一邊逼迫陳敬儒讓她放棄信仰 陳敬儒的臉 脖子都被電得紅腫 起了很多大泡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上旬一個下午 因陳敬儒拒絕放棄信仰真善忍 惡警她們先用一幫又一幫的邪悟者圍攻 惡警一看車輪戰也不起作用就改變了方式 第三天上午 陳敬儒被叫到管教室 管理科長岳君和六大隊長李紅在屋裡 辦公桌上擺著二個高壓電棍 岳君 李紅就發瘋似的電她 她被電得蹦起來 頭髮大多被電焦了 臉上紅腫並起了大泡 屋子裡頭發和皮肉燒焦的味嗆得陳敬儒嗓子直冒煙 岳君又用電棍猛電嘴唇 陳敬儒的嘴唇被電得腫得很高 上唇緊挨到鼻尖 嘴唇被電得不由自主的抖動著 後來李紅只是一個勁的電 陳敬儒的手臂 肩膀 臉 脖子多處都遭到了電擊 大約電了二個小時 岳君出去叫來六大隊四 五個女管教 除了一人用腳趟了陳敬儒一下 其餘的一齊對陳敬儒拳打腳踢 有的狠命抽陳敬儒的耳光 有的用腳使勁踢 岳君更是瘋狂 失控的抽耳光 用拳頭狠狠的擊陳敬儒的前胸 接著 她又抓住陳敬儒的衣服把陳敬儒的頭狠命的往牆上撞 對陳敬儒的電刑迫害後 惡警們又採取多方面的迫害 不讓陳敬儒家人接見 不准許陳敬儒洗澡 不讓陳敬儒訂生活用品 二零零零年九 十月間 席桂榮副大隊長和帶隊管教臧麗體罰陳敬儒 強迫陳敬儒每天蹲十四至十五小時 並授意其他勞教犯人監督 稍微一活動即遭謾罵 蹲一會兒就雙腿酸痛直冒熱汗 時間一長 更是難忍 起床上廁所時都不敢走路 也不能保持正常的走路姿勢 就這樣體罰陳敬儒四十多天 後來有幾天讓陳敬儒到院子裡幹活 中午回來 其他人可以上床休息一會兒 不讓陳敬儒上床 還逼陳敬儒蹲著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又對陳敬儒進行更為殘酷的再次電刑迫害 那天上午九點左右 王麗華管教把陳敬儒叫到管教室 王麗華和席桂榮上身穿黑色羊毛衫 下身穿藍警褲 席桂榮讓在管教室做縫紉活的朱立傑 一個所謂轉化的法輪功學員 出去 席桂榮讓陳敬儒背監規 陳敬儒背不配合 席桂榮與王麗華各持一個高壓電棍電陳敬儒 陳敬儒的臉 頭 脖子 肩和後背都遭到了瘋狂的電擊 陳敬儒被電棍電得彈起很高 拖鞋也甩很遠 陳敬儒用手本能的往外推電棍 她倆就把陳敬儒手反銬在身後 本來在門口電陳敬儒 不知怎的陳敬儒一下彈到裡邊的床跟前 席桂榮就往外拽陳敬儒 往外點 別噴出血了 弄髒咱們的床 電棍啪啪作響 毛髮與皮肉燒焦的混合味充斥著管教室 陳敬儒整個人被打得像扎猛的鯉魚一樣 曲曲彎彎 這場瘋狂的電擊持續二個多小時 陳敬儒的頭髮大部份被燒焦 頭皮電起了很多大泡 臉和脖子嚴重紅腫變形 臉和脖子後面都是大泡 脖子前邊電起了密密麻麻像黃米粒大小的膿點 後背被電黑 整個上身腫脹變形 由於她始終不放棄自己的信仰 被無理加期一年 電擊後頭皮上有多處因毛囊被電死 頭髮脫落了 以她不轉化為藉口加期一年 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回家和家人團聚 三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 勞教所加期四十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她去新興老房子一昔日功友趙淑芹家拜訪時 村支書趙臣以她散佈法輪功真相為藉口 向黨委書記齊俊誣告她 齊俊指使新興派出所所長李桂林綁架了陳敬儒 公安局法制科向四平法制處給她報勞教三年 後經家人奔走 打電話反映情況 批一年勞教 家人不服到四平市公安局申請復議 得到批准 可伊通縣公安局當時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張啟不予理會 馬上又把陳敬儒送到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 非法勞教期間 陳敬儒因始終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拒絕轉化 拒絕按惡警的要求違心說假話 勞教所在陳敬儒心臟病復發 無法承受勞教所超時間 超負荷的非法奴役時 曾多次遭到惡警岳軍 大隊長 席桂榮 副大隊長 李紅 教育部主任 惡警王麗華的毒打 電棍電擊使她身體和精神上受到極大的摧殘 惡警使用功率為十萬伏的高壓電棍電擊陳敬儒的背部 腰部等處 如果是一個普通人當場就會死亡 是因為信仰的力量使她意志堅強 非法關押一年後又加期四十天 最後於二零零三年二月四日 正月初四 將她放回 此時的陳敬儒身體狀況和精神狀態很差 四 再次遭綁架 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早晨 伊通縣公安局國保大隊 正陽街派出所警察強行闖入陳敬儒家 將她從家裏抬走 塞進警車 嚴刑拷打後強行將她送進看守所 她一直絕食抗議非法抓捕 在伊通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 陳敬儒遭受了嚴重的野蠻灌食 所長楊忠誠 孫春光指揮 呂力 王雪等人用婦女撐子宮的鐵器使勁插入她嘴裡 牙齒被撬壞了好幾顆 灌的流食裡摻雜著爐灰 頭髮絲和花生豆 呂力還故意把流食撒到她頭上 衣服上 說著下流話 每天灌食後陳敬儒胸腔疼痛呼吸困難 無論在勞教所還是看守所遭受甚麼折磨 陳敬儒依然能夠用修煉人的平和 慈善對待毒打他的人 並勸他們不要再打人 這樣做對他們將來不好 陳敬儒被伊通惡警折磨的已經奄奄一息了 被送到黑嘴子女子監獄時 監獄怕擔責任拒收 伊通惡警不死心 又把她拉到吉林省公安醫院檢查 被省公安醫院確診為嚴重的肺結核 伊通縣看守所所長楊忠誠又通過賄賂黑嘴子監獄相關人員 企圖走後門把陳敬儒收下未果 沒辦法拉回看守所 於二零零四年六月十日被所謂保外就醫 歷經一百八十七天的慘無人道的灌食 幾經出現生命危險 陳敬儒死裡逃生 最後離開看守所時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三十多斤降至五十斤左右 由家人背回家時已經生命垂危 五 被迫流離失所多年 含冤離世 經過六個月的調養 身體還沒能達到完全自理 有好心人傳話說 610 國保大隊以檢查身體為名 企圖再度實施綁架 送往黑嘴子女子監獄 陳敬儒被迫離開家 在她離家不到二個小時 警察就來抓人 由此開始陳敬儒開始走上流離失所的之路 整整八年之久一直到她離世 陳敬儒女士孤身一人在外漂泊 她既要維持生計 又要尋找穩妥住所 因被邪黨通緝 隱姓埋名 躲避隨時隨地的追捕 從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開始到離世 整整十三年陳敬儒沒在家過著一個年 就在流離失所期間 邪黨不法人員也沒有放棄對她的跟蹤迫害 為此年邁的父母和親人受牽連曾長期遭受騷擾 恐嚇與監控 每年中共邪黨人員都上她的父母家騷擾好幾次 明裡暗裡上她父母所在村屯不知去了多少次 據知情人透漏 凡是從她家鄉新興出去知道手機號的全給打過電話 企圖獲得陳敬儒的行蹤 用錢收買他們認為的知情人 自以為布下天羅地網 一邊在網上通緝 對她家人電話進行監控 也利用她家人思念親人心切的心理 給陳敬儒所謂 特赦 為名 欺騙她家人親友 企圖把她騙出來進行迫害 伊通公安局國保大隊於二零一一年冬天的一個晚上到她父母家騷擾 陳父拒絕開門 他們就在陳家房前房後亂照 據說放的是信號彈 把陳父母家的窗戶照的通紅 還好幾次到陳敬儒單位騷擾 跟蹤她的女兒 給孩子心理造成極大傷害 還脅迫欺騙她的兒子到陳敬儒父母家 還給陳敬儒的妹夫打電話 把他妹夫騙到公安局國保大隊 二零一一年臘月二十七 一夥不明身份的人到她妹妹家租住的樓梯口蹲坑 企圖迫害她妹妹 企圖通過她妹妹找到陳敬儒的下落 還找過陳敬儒的前夫 打探陳敬儒的落腳處 中共人員的種種手段嚴重地影響妨礙她親人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就在離世一兩個月前 她跟朋友說 她非常想她的親人 其實那時她已出現病狀 但一聽邪黨要開十八大 又要以維穩為名藉口迫害法輪功 身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折磨及為生活奔波勞累使她病情逐漸加重 又不能到醫院就診 因被非法通緝 精神上的壓力和痛苦更遠遠超過肉體上的病痛 由於長期的長時間的電擊和灌食使她的內臟受到極大損傷 造成器官衰竭 不能得到及時的救治 直到去世前 頭皮上仍留有多處因毛囊被電死而不長頭髮的地方 陳敬儒女士於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離世 死亡時嘴角流血 在殯儀館有內行人推斷說她的內臟壞了 對於陳敬儒的死亡 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她的管教人員和伊通參與迫害的警察負有推卸不了的責任 一個按照大法師父的要求以 真善忍 為原則 不斷修心向善 成為名符其實的好人 歷經十三年的殘酷迫害中 在肉體遭受了綁架 關押 灌食 電擊 冷凍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89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