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李季秋
    一陣亂打 之後將我們拉到前門派出所 那裏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 下午我們被釋放 富拉爾基腰葫蘆公安農場的秘密黑窩點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 老伴兒被綁架後 住處一直有人蹲坑 我身著單薄的內衣內褲 躲在寒冷的樓道裡十多個小時 直到後半夜才輾轉走脫 流離在外兩個多月後 又回到齊市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夜裡十點多 齊市富拉爾基區所謂的法輪功專案組的警察 將我與另一學員住所的整棟樓包圍 又將門鎖砸掉 闖進七 八個人將我按倒 用皮鞋踩我的臉 我只穿內衣 將我扔到麵包車裡 拉到富區腰葫蘆公安農場秘密黑窩點迫害 富拉爾基腰葫蘆公安農場 是個無取暖設備的廢棄浴池 是惡黨警匪們殺豬宰羊偷雞摸狗後到這裡混吃脹喝鬼混的地方 也是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酷刑迫害的秘密窩點 十二月三日下午在審訊室裡 我只穿內衣內褲被逼坐鐵椅子上 手腳被銬上 齊市富拉爾基區刑警大隊副隊長李瑞新 綽號四輪子 雙手雙腳都掄起來打人的意思 他摸我衣兜 將一千一百元現金揣在自己兜裡 將我襪子脫掉 用一寸多寬五分厚的松木板打我腳底二百五十下 然後問 你們的錢藏哪裏了 司機也參與用木棍打 使我的手腳都腫的老高 呈紫黑色 警察姜臣最壞 弄來一盆雪 將我雙腳插到雪裡冰凍 雪在腳下融化 隨之結成冰 李瑞新又到戶外弄一盆雪 再將雪往我衣領和褲腰裡灌 我銬在鐵椅子裡動彈不得 又冷又痛直打冷顫 十二月四日一早 姜臣等五 六個人又開始對我實施迫害 陰毒的姜臣手裡拿著繩子總往房樑上看 想用繩子對我吊掛 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纔罷手 他們又用布兜子套在我的頭上 用鞋底子五人輪番劈頭蓋臉的一陣亂打 姜臣用腳踩 踹我戴銬子的雙手雙腳 最後用繩子將我戴著銬子的雙手吊起來 揚長而去 下午四點 我被劫持到富區看守所 我剛一進富區看守所監號的門 他們就現放自來水 用冰涼的涼水對我 洗澡 迫害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57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廖遠富
    又被關押了一個月 米易公安局政保科長向金髮對廖遠富的妻子說 只要你交一千元錢就把廖遠富放回家 廖遠富家中無錢 妻子為了丈夫早點回家 就到銀行貸款一千元交給向金髮 可是 向金髮收到錢後 並沒有將廖遠富放回家 而是與攀蓮鎮串通 廖遠富剛跨出看守所的門 又被攀蓮鎮的惡徒們挾持到攀蓮鎮洗腦班 遭到打手的毒打 體罰 暴力洗腦 十年鐵窗遭受酷刑 傷痕帶進棺木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 廖遠富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丙海壩一功友家學法交流 公安局的向金髮 楊梓華 周林 廖紅兵 柴發祥 李雪松和丙谷派出所的警察趕往丙海壩將參加學法的法輪功學員全部綁架 二十六個男女老少關在政保科二樓會議室 當天 白天比較熱 廖遠富身上只穿了一件襯衣 可晚上天氣特別冷 政保科惡警柴發祥還將會議室的門窗全部打開 讓冷風吹進屋冷凍他們 整整凍了一夜 第二天廖遠富被送到米易戒毒所關押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廖遠富掛真相橫幅 十二月十五日早上廖遠富在家被政保科警察和武警綁架 廖遠富被挾持政保科 被惡警拳打腳踢 武警用槍托打 廖遠富的臉被打腫 眼睛被打青腫 被反覆折磨了幾小時 政保科長向金髮提審時 將廖遠富的雙手用手銬銬起後吊起來 只有腳尖觸地 向金髮等惡警用警棍打他 被折磨了好幾天 關進看守所被劉啟朝 看守所指導員 用開看守所所有監號大門的一大串鑰匙打他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廖遠富被非法判刑十年 轉到德陽監獄 在監獄中 為了轉化廖遠富 惡警用盡了刑具對廖遠富進行酷刑折磨 惡警指使犯人對廖遠富晝夜監控 隨意打罵 體罰 致使廖遠富傷痕纍纍 十年鐵窗 廖遠富遭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精神和肉體的摧殘 除了經常戴腳鐐手銬 各種酷刑折磨外 獄警和包夾犯人還用鐵絲緊捆腳手 廖遠富雙手長時間被鐵絲捆綁陷進肉裡留下的傷痕清晰可見 一直帶進棺材 雙腿膝蓋以下呈黑色 肌肉萎縮 610持續騷擾 威脅株連家人 回家後 廖遠富經過一段時間學法 煉功 身體逐漸恢復 能夠幹一些輕微的農活 可是 惡黨沒有放鬆對廖遠富的迫害 六一零 及鄉村社經常對廖遠富進行騷擾 威脅 二零一二年一月 攀蓮鎮及水塘村的相關人員又把廖遠富叫到村上 談話 惡人不准廖遠富煉功 不准廖遠富與法輪功學員接觸 不准廖遠富揭露遭到的迫害 惡人揚言 廖遠富如果不配合 就不給其母親發養老補貼 年滿六十歲以上的老人每月有六十元的補貼 廖遠富的母親已八十歲 不給其兒子安排工作 其兒子正在某大學讀大二 也不准其子打工及搞個體 惡人要廖遠富寫保證 廖遠富不寫 鎮政府人員將廖遠富的手拉著在一張空白紙上按了一個手印帶回 事後惡人在空白紙上寫了些甚麼不得而知 二零一二年三月 廖遠富渾身疼痛 心裏憋得慌 很難受 從此以後症狀不斷加重 繼而癱在床上 生活不能自理 其間 為阻止法輪功學員看望 監控人員恐嚇廖遠富及其家人 九月 廖遠富被送往成都華西醫院診斷為肺癌等幾種癌症併發症 無任何醫療價值 回家後 廖遠富終日躺在床上被病魔折磨的像刀挖心一樣難受 身體更加消瘦 最後只剩下皮包骨頭 慘不忍睹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 廖遠富在極度痛苦中離開了這個世界 對弔唁者綁架關押 廖遠富的去世 同修 親戚朋友 鄰居無不痛惜 主動前往他家幫助料理後事 可是中共邪黨還不放過對廖遠富最後的迫害 米易國保派出便衣混入廖遠富家 對參加弔喪的人秘密監控 凡是法輪功學員都被列為綁架對象 本村法輪功學員張繼會 張繼平及張繼芳三姐妹剛剛從廖遠富家幫忙回家 當天下午就被攀蓮鎮和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城關派出所關押 三人均被抄家 第二天下午張繼芳被放回家 張繼會 張繼平被劫持到米易雙溝看守所非法關押 十一月三十日才放回家 當天 有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到惡人惡警的追蹤 多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遭到騷擾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勒索錢財 洗腦 送洗腦班 吹涼風 長時間吊拷 非法判刑 手銬 腳鐐 體罰 打罵 迫害親屬 毒打 毆打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攀枝花血淚 一 四川中共政法委黑惡勢力2012年罪行綜述 3 四川中共政法委黑惡勢力2012年罪行綜述 2 十年鐵窗摧殘 米易法輪功學員廖遠富離世 四川米易縣610和政法委惡人近期迫害行徑 四川德陽監獄利用惡犯充當打手 四川省米易縣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彙編 六 四川省米易縣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彙編 四 四川省米易縣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彙編 二 四川米易大法弟子廖遠富遭受的迫害 米易縣數十名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殘 三人遭迫害致死 被非法關押在四川德陽監獄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單 四川攀枝花市米易縣大法弟子不畏艱險講真相 攀枝花市米易縣攀蓮鎮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責任單位及惡人 米易攀蓮鎮洗腦班 德陽監獄 德陽市九五廠 米易戒毒所 德陽監獄 德陽市九五廠 米易縣公安局 李國宏 局長 8175009 13908149342張 雄 政委 8178638 3328359 13908146626謝英強 副局長 8179688 13508222110王 斌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567.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楊明華
    一般晚上十二點以後 才能睡覺 有時要延長到凌晨一點 每天除了吃飯睡覺 有十七個小時的時間受到這種強制性的迫害 同時她還被強迫參加勞 教所裡的奴工勞動 在樓下的車間裡折紙頁 貼檔案袋 裝月餅等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六日 孫善香在向世人講清真相時被光明派出所的惡警綁架 隨後被非法抄家 據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綁架與國保特務陷害和跟蹤有關 孫善香老人再次被非法勞教 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 楊明華這次被抓前身體健健康康 甚麼活兒都干 並無任何症狀 在順義看守所呆了一個月 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最後致死含冤離世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E5 8C 97 E4 BA AC E9 A1 BA E4 B9 89 E5 8C BA E6 B3 95 E8 BD AE E5 8A 9F E5 AD A6 E5 91 98 E6 9D A8 E6 98 8E E5 8D 8E E8 A2 AB E8 BF AB E5 AE B3 E7 A6 BB E4 B8 96 EF BC 88 E5 9B BE EF BC 89 二零一二年以來北京法輪功修煉者受迫害綜述 北京市順義區以奧運為名的迫害 相關單位及個人 相關單位與人員的電話 光明派出所電話 010 81491110 010 81492220所長 張國立 副所長 馬燕 女 地址 順義區光明地區大東路8號 郵編101300 光明街道辦事處辦公室 010 69442246 順義泥河看守所 電話 010 69404075 69401575 順義泥河看守所所長 王軍 看守所政委 楊海鷹 地址 北京市順義區馬坡地區泥河村 郵編 101300 順義區公安分局 010 69440212 局長 李國營 副局長 閻志剛 主管迫害 副局長孫士祥 政委 李耀光 紀委書記 毛占生 法制處 負責申報勞教 副科長 李樹名 科員 馬浩月 010 69424072 順義區防範和處理 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 電話 010 89476002 010 89476003 順義區綜合治理辦公室 010 69433131 張金生 順義區邪黨委政法委政治部副主任 姚建波 順義區邪黨綜治辦綜治督導室主任 孔晶晶 順義區綜治辦綜治督導室幹部 北京市公安局順義分局國保支隊 010 69424957 國保支隊大隊長 席雷 接替肖長駿 成員 姚雷 張巖 趙之武 張華芝 鄭敏 殷月清 大隊長 席雷 13601317696 副大隊 張 巖 宅010 69423678 手機 13801091687 督查 張督查 69448837 順義政法辦 張主任 81481090 地址 北京市順義區平西路8號 郵編 101300 相關責任人及電話 北京市司法局 010 58575683 010 58575641 北京市司法局信訪辦公室 010 58575736西城區西直門內大街後廣平胡同39號 北京市行政投訴中心舉報電話 010 83671199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56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余碧新
    也沒有錯 因此決定要向政府反映情況 這樣 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 余碧新就同溫江十幾位大法弟子一道 去北京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 當下錯火車站後 為撇開關卡的檢查 大家決定走路去北京天安門 一路上余碧新幫同修揹小孩 提隨身物品 互相鼓勵 天黑了又是冬天 不好找旅館 就在僻靜的田地間倆三人一組背靠背的坐著 互相取暖睡一會兒 天亮了為了安全倆三人一組 相隔一段距離各自行走 但相互關照 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 打坐煉功 被警察發現後 大聲喊 法輪大法好 還師父清白 後被成都溫江政法委六一零人員劫持回 在溫江拘留所非法關押迫害十五天 接著又在溫江縣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一個月 在拘留所 在看守所裡 余碧新始終堅持背法學法 煉功打坐 有時還在拘留所裡幫廚 以便講真相 後來 在二零零零年三月間 余碧新又同溫江其他同修第二次上京證實大法 被溫江六一零的人接回後非法關押迫害後才放回家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 余碧新與前豐村三組的法輪功學員李兵 饒桂香 尹其華 尹茂華 季明慧等交流去北京上訪體會後 李兵等五名法輪功學員又第三批去北京證實大法 在北京被警察綁架後非法關押六天 由四川接回後在成都戒毒所非法關押兩天 再送到溫江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後又在溫江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才放回家 期間 李兵等五名法輪功學員遭受到惡警的毆打 特別是尹其華 尹茂華被打得遍體鱗傷 回家後 又被前豐村邪黨書記羅成全夥同湧泉鎮武裝部李組成找湧泉高登村的黑打手李廖娃 陳永中進行毒打 強行抄家 搶走大法書和家裏值錢的東西 搬到警車上 還在經濟上罰款 李兵 饒桂香一家就被勒索罰款七千多元 尹其華等交不出錢又被毒打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 前豐村三組法輪功學員第四批去北京證實大法 她們是盧玉華 白慧英 曹麗 王菊芬 李國琴 徐道芬 徐紅英 廖秀芳 鼓學文 胡至成等 她們多是老年同修 到天安門被綁架後 被溫江六一零押回在溫江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 湧泉鎮邪黨書記馬小強 還有鎮長 女鄉長王秀華 別名王老三 與湧泉鎮武裝部的 六一零 李組成 他們執行溫江六一零指示 對溫江湧泉鎮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在湧泉成人教育學校辦洗腦班迫害 被非法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餘碧新 馮光茹 王秀瓊 張席光 尹茂華 季明慧 尹其華 夏慧茹 尹素清 楊秀雲 陳素華 李發英 李琴 楊元海 周學清 冉瓊芳等幾十人 邪黨人員對這些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 經濟上罰款勒索 最高達一人四千元 如楊秀雲被罰款四千元 開除黨籍 被勒索罰款三千元的有 李琴 周學清 冉瓊芳等 被勒索罰款一千五百元的有李發英 陳素華等 特別是楊元海 余碧新 馮光茹 張席光 尹茂華等大法學員堅決反對罰款 拒絕所謂 轉化 遭到惡黨人員毒打 施行殘酷的肉體迫害 黑打手就是湧泉高登村的李廖娃 陳永中等四人 用幾根電纜線扭成鞭子 把他 她 們拖到僻靜地方 審問毒打 還不讓說話 余碧新的丈夫去要人講情時 余碧新說 他們那樣的黑 打我們還說沒打 你看 我的屁股被打成甚麼樣 直接給大家看傷痕 屁股被打得駿黑 這樣當場揭露邪惡 在洗腦毒打迫害中 余碧新後來反覆用法衡量 就想 這樣的情況不能繼續下去 這不是大法弟子要呆的地方 不能這樣下去 要出走 要出去講真相救世人 於是 余碧新他們發出強大正念解體邪惡 在一天晚上 余碧新趁門崗昏睡之時走出門崗 翻過兩米多高的圍牆 出走了 從此 余碧新有家不能回 有時偶爾回家也是晚上 白天又走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以後 余碧新與溫江其他大法弟子黃天明 鄒靜波 鄒三妹 張留清 周醫生 鄒媽 鄒繼蓉 彭江 杜艷瓊 唐清秀 白瓊芳 劉小平 宋秀華 陳金華 陳華貴 易淑英等被逼流離失所 在成都周邊地區講真相 發真相資料 掛條幅救世人 堅持學法煉功 余碧新每天都是揹一背真相資料 在成都周邊鄉鎮上面對面的講真相 當面給資料 做完後就回住地 協助其他同修又做資料 做完後就幫助在生活上做事的同修做事 一天 余碧新與五位同修一組分別出去講真相 發資料 掛條幅 由於路途遠又是山路 做完後天已黑了 又迷失了方向 不知往回返的路途了 她們就在山路上莊稼地樹林裡尋找 看到不是路是坎就往下跳 在下山的路上 有的同修腳都被樹樁刺傷 不能行走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56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趙明芝
    行走不了 老人於十二月十六日晚含冤離世 趙明芝老人 家住仁懷市三合鎮盧榮壩村 曾經脾氣不好 不認識字 修煉法輪功之後 對人和善 又能識字了 內心平和精力十足 身體健康 媳婦逢人就誇婆婆煉法輪功脾氣好了 按照真善忍變成了一個最好的人 丈夫盧讓忠修煉法輪功之後 身心健康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多年的殘酷迫害中 趙明芝老人精神和肉體受到嚴重的傷害和摧殘 兩次被非法判刑 丈夫盧讓忠曾經被非法判刑七年 趙明芝老人二零零二年被仁懷市公安惡警綁架 非法判刑三年 送去貴陽羊艾七大隊迫害 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 趙明芝與丈夫盧讓忠再次被仁懷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 被非法判刑兩年 在貴陽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被非法關押看守所時 趙明芝老人就開始咳嗽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被送去監獄後 醫生都說年歲大了有點咳嗽沒甚麼 在去年十二月份被逼著去場部 帶去的惡警不知和醫生說了些甚麼 就開藥叫包夾人員壓著吃 還打了四十針 說的是青黴素 也不知道是甚麼藥 病症卻越來越嚴重 覺都睡不了 一個房間的人都被咳嗽聲吵得睡不著 就站到廁所裡去咳嗽 還吐了兩顆半寸長筷子粗的東西 趙明芝老人一天天的瘦下來 飯也吃不下 身體很不好了 惡警張厚先和祝隊長夥同李小林 田闖闖 王蘭逼著她寫四書 按手印 還謾罵師父 身邊的包夾犯人還逼問是誰給請的律師 還說要不然你這兩年還判不下來 惡警也不許她和法輪功學員說話打招呼 身心受到高度的壓力痛苦 身體就越來越不行了 到所謂的刑滿釋放回家時 趙明芝老人已經走路都很困難了 後來就起不來了 翻身都靠家人服侍 食水不進 一個原本身體健康人 由於不放棄信仰 就這樣被奪走了寶貴的生命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E8 B4 B5 E5 B7 9E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45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趙燁
    到勞教所後趙燁就被強迫談話放棄信仰 趙燁以親身體會證明大法的美好 斷然拒絕 也不配合她們的奴工勞動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 在勞教所三隊的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抗議非法的奴役勞動 趙燁也在其列 那天所有的人被集中在勞教所二樓大廳 幾乎三隊所有的警察凶神惡煞般衝出來 有的手裡拿著電棍 呂亞琴讓大家列隊站軍姿 中間夾雜著瘋狂地叫罵 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們 加期 都給我加期 加三個月 沒有參加勞動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她們叫出來 趙燁是第一個被她們拉進去的 後來知道是被拉到了她們的辦公室 那裏沒有監控錄像 用高壓電棍電她 電棍長20多公分 直徑約3公分 8月份那時穿短袖衫 她們撩開衣服電她胸骨窩下方處 電她的頸項脖子 趙燁勸她們住手 她們就電她的嘴 以致她的牙 嘴疼了好幾天 主要惡警是呂亞琴 劉子維動手 那天勞教所那個黑麵孔 板著臉的馮可莊在旁邊屋裡坐鎮 幾名男警察在外面吆喝助淫威 隔著鐵門可以聽見隱約的啪啪響聲 大約有半小時趙燁被拉了出來 第二天趙燁被罰站了一天 第三天上午趙燁仍沒有屈服 惡警劉子維再次把她拉 到後面的辦公室 氣急敗壞的劉子維用電警棍狠狠地打了趙燁多半個小時 趙燁出來後撩起衣服 大家看到她的右上臂已是青紫色 下午趙燁又遭到惡警師江霞威脅 強迫她背所謂的行為規定 師江霞的丈夫張寧 也是勞教所的警察 在旁邊耀武揚威的恐嚇 說著流氓話 不行咱們拉出去單獨談談 之後趙燁被逼在車間坐馬扎 白天坐一天 晚上在大廳睡地舖 女警派人看著 不允許別人和她說話 她們為了掩蓋她們打人行兇的真相 把趙燁和大家隔開 趙燁在大廳的地上睡了大約三個月 因疼痛和神經受損不能活動 趙燁的右臂肌肉開始萎縮 右手掌明顯比左手掌小 這給她生活帶來極大的不便 吃飯洗漱只能用左手 洗衣服只能用水涮涮 右手根本用不上力 一使勁兒就抖 右臂就像沒和身體連著一樣 她幾次找隊長要求到外面正規醫院檢查 勞教所醫務室醫生馬某 男 四十多歲 戴眼鏡 說不用看 骨頭沒折就沒事 從二零一一年底 趙燁已經消瘦得不像樣 聽力開始下降 一開始只是一隻耳朵不好使 後來是兩隻耳朵 和她說話必須大聲喊才能聽清 到二零一二年初 她的身體就更差了 吃飯只能吃一點點 並伴有腹瀉 咳出的痰呈灰黑色 行動遲緩 走路直打晃 漸漸意識不清醒 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 趙燁的狀況已像風中殘燭 勞教所這才讓趙燁住進醫務室天天打點滴 但由隊長守著 不讓任何人接觸 連普教也不行 怕走漏消息 後來才把她轉到外面正規的醫院 三月十四日 趙燁的家人得到消息 急忙趕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 此時的趙燁已經神志不清 生活不能自理 持續高燒達四十多度 骨瘦如柴體重五十斤左右 勞教所這才讓辦保外就醫手續 把病危的趙燁推給了她的家人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參與迫害趙燁的部份責任人 三隊大隊長王炘 隊長呂亞琴 師江霞 王衛偉 王維衛 劉子維 勞教所獄醫馬某 其他責任人待查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馮可莊等惡警的犯罪事實 唐山婦女趙燁被勞教迫害致死 趙燁被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 趙燁被迫害得骨瘦如柴 河北勞教所仍跟蹤 趙燁被河北女子勞教所迫害致命危 現情況不明 河北女子勞教所惡警的兇殘下流 2011年石家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統計分析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近期迫害事實 目睹河北省女子勞教所三大隊惡警暴行 河北女子勞教所呂亞琴等惡警近期惡行 罪惡纍纍的河北省女子勞教所 下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惡警近期暴行 五月以來唐山百餘名法輪功學員受迫害 相關單位及個人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 地址 河北省鹿泉市銅冶鎮 石銅路 郵編 050222 電話 0311 83939196 劉維真 0311 83939138 所長周占全0311 83939188 副所長馮克莊0311 8393 9177 0311 83939125 13933840195 副所長助理於衍0133 83939166 13582132059 邪惡 副所長安煥娥0311 83939168 辦公室科長郝某0311 83939199 83939109 83939111 83939150 管理科0311 83939125 83939124 83939133 科長尤傑 科員 張寧 張君 教育科 六一零 0311 83939129 83939130 83939162科長陳瑞 住所檢察院0311 83939157 三大隊 大隊長0311 8393 9168 0311 83939125 惡警師江霞0311 83939112 惡警呂亞琴13483688101 已調二隊 三大隊獄警還有 劉亞敏 郝明 師江霞 李哲 張晶晶 丁佳佳 梁倩 李鑫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45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趙則敏
    在天津看守所 趙則敏遭到惡警的毒打 被酷刑折磨 面對無理暴政 他絕食抗議 要求無條件釋放 惡人強暴灌食 因不配合 遭到惡警的毒打 真的往死裡打呀 肺被打爛 高燒不止 吐血吐膿 在奄奄一息的情況下 被杞縣公安局接回 直接非法關押當地看守所 在看守所裡 趙則敏吐血 吐膿 高燒不止一個月 被迫害的皮包骨頭 滿頭的黑髮掉光 整個人已脫相 人就這樣了 中共人員還不放人 又強行轉到行政拘留所非法關押 身體稍有好轉 非法勞教二年 送到開封勞教所繼續迫害 在開封勞教所 趙則敏因不放棄修煉 被分到最邪惡的四大隊 被逼長期超負荷奴役勞動 裝磷肥 每天干十六個小時以上的活 後來趙則敏不配合惡人 反對迫害 被惡警指使犯人用鐵鍬打斷兩根肋骨 打得肺部出血 發燒了一個多月 才能下床 在這樣的情況下 暴徒還逼迫他去幹重體力活 所謂的刑滿釋放回家時 骨瘦如柴 渾身長滿疥瘡 二年勞教釋放後 工作被開除 為了撫養兩個未成年孩子 趙則敏和妻子做小生意維持生活 期間經常遭到杞縣 610 和公安局國保大隊的騷擾 多次無辜被非法抓捕 關押 如 惡黨十六大前夕一天深夜 趙則敏正在熟睡 被 610 和公安局國保大隊及杞縣西關派出所一幫惡人 翻牆入宅 把趙則敏強行綁架關押兩個多月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黨以開奧運為名對法輪功學員大肆抓捕 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 趙則敏騎車去商店買東西 國保大隊幾個惡警蜂擁而上將他綁架 又一次被送往許昌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 在許昌勞教所 趙則敏因不放棄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452.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魏欣蓉
    匪警們同其他勞教惡者 喪盡人性 銬住八名法輪功學員的雙手 騎壓在身上 嘴裡塞上污布進行迫害 強迫灌食 之後又滅絕人性的將她們銬在床架子上不准上廁所 魏欣榮被折磨迫害了八天八夜 徐明霞被迫害折磨了九天九夜 魏欣蓉無論遭受多少迫害 她也沒放棄對 真善忍 的信仰 魏欣蓉因為拒不轉化 被延教迫害十五天後 終於帶著滿身的傷痕 離開了邪惡的勞教所 第二次勞教 飯裡下毒 長期不讓睡覺 精神病院注射毒針 二零零三年七月 勉縣 六一零 公安 國保大隊的惡警胡軍建 何中榮 蔣保生 高小波等在單位書記吳宗銀 辦公室主任張斌的配合下 將正在上班的魏欣蓉強行綁架 非法勞教二年 連夜關進陝西省女子勞教所再次迫害 勞教所按照 六一零 的旨意 將魏欣蓉關小號 利用劉雅 李華 朱紅梅等多名包夾 喪心病狂的折磨魏欣蓉 當時的惡警大隊長王力 為了工作業績 心狠手辣的強逼魏欣蓉 長時間蹲兵馬俑姿勢 稍不標準 這些包夾就蜂擁而來 張口就罵 伸手就打 惡警大隊長王力 指使年輕隊長警察張 給魏欣蓉飯裡下毒藥 被魏欣蓉發現 從此後 魏欣蓉只吃饃和米飯 不吃菜喝湯 惡警惱羞成怒 就令包夾給她灌湯 這些人渣甚麼壞事都能幹出來 她們揪著魏欣蓉的頭髮強灌 頭髮被揪落一綹一綹的 灌不進口裡 就往衣領裡倒 灌的滿身滿地都是湯 她們就用魏欣蓉的衣服擦地 擦髒一件 扔掉一件 冬天很冷 魏欣蓉最後只穿了一件毛衣 一件棉衣 她說 因為湯灌到毛衣裡就流下去了 粘到身上冰冰的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二日 勞教所把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轉移到南樓二樓單間封閉管理 強制轉化 當時司法部頒布了所謂的新規定 要求全所勞教人員都要從新抄寫一遍 通背 這些法輪功學員不寫 更不念 也不報數 惡警們氣的隨時惡毒咒罵 隨手就打 惡警馮靜一日大吼 從現在起 不准喝勞教所的水 不准睡勞教所的床 不准用勞教所的廁所 吃的飯就叫它們在你們肚子裡轉化 你們是修煉人嘛 哼 有本事也別站勞教所的地兒 當晚 就指使煙民把法輪功學員的被褥全部抱到樓道裡 床板也掀了 白天黑夜面壁站立 十幾天過去了 惡警們使盡了招也沒有動搖法輪功學員 於是惡警就把魏欣榮在樓下關了一個月禁閉 二零零四年三月底 勞教所通知她丈夫去見她 條件是配合勞教所轉化魏欣蓉 她丈夫一見她 大吃一驚 不敢相認 只見她身體消瘦 面容憔悴 毛衣粘結得硬邦邦 棉襖結成硬塊 渾身髒兮兮的 問她情況 才知道家裏送的衣服 被褥全部擦地扔了 一時控制不住 難過的失聲痛哭 趕快到街上給買來內衣內褲 棉衣棉褲棉鞋 買來很多食品 水果 被惡警馮 分給包夾吃了 勞教所看到沒有達到轉化的目的 從此不許家人再接見 同時 惡警書記趙曉陽 還多次在全所大會上公開威脅說 魏欣蓉不轉化 單位要開除她丈夫工作 要沒收她的住房 二零零四年三月 魏欣蓉和其他幾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 搬到南樓二樓 單間隔離 強制轉化 惡警馮靜邪惡至極 只要她一來上班 就罵罵咧咧 故意誣蔑和貶低法輪功學員 新年過後 司法部頒布新的 勞教所所規所紀 這些法輪功學員拒抄 勞教所就加劇迫害 惡警馮靜除不准出門 不准說話 不准上廁所外 晚上還不准睡覺 一到晚上 她就令包夾搬走床板 被褥 罰站 從二零零四年七月到二零零五年三月 魏欣蓉沒有上床睡過一次覺 由於沒有達到轉化魏欣蓉的目的 惡警張 給魏欣蓉強行戴上手銬 押到樓下禁閉室關押 勞教所指派兩名警察和惡警隊長張某將魏欣蓉拉到武功縣精神病院強行注射毒針 當時精神病院的醫生對魏欣蓉說 你別恨我 是她們叫我給你打的 拉回勞教所後魏欣蓉昏迷不醒 被惡警抬到小號地上的床板上 一連幾天 魏欣蓉一動不動 所長張卓青怕魏欣蓉死了 不停地去看 嘴裡還不乾不淨地說 不幹活 在這裡裝死 從此魏欣蓉停止了月經 小腹腫脹 吃不下飯 到了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 關押在南樓的九名法輪功學員 兩次集體在清晨高呼 法輪大法好 祝師父生日快樂 等口號 遭到大罵 穿約束衣的迫害 六月中旬 魏欣蓉等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反迫害 二十五天後的上午九時 忽然一聲巨響 勞教所圍牆垮塌一段 惡人們一片驚慌 幾天後便將這些人分散到各大隊 魏欣蓉的小腹腫得不能下蹲 指導員李珍罵魏欣蓉裝病不幹活 魏欣蓉說我肚子脹得不能彎腰 李珍手伸到魏欣蓉肚子上摸按了一會 啥也沒說 走了 指導員李珍帶魏欣蓉到監獄醫院檢查身體 從胸腔內一次抽了六百毫升積液化驗 診斷結果定為肺結核 醫院大夫說 你們不放她回家 就要給她當孝子 勞教所這才通知家屬辦理保外就醫 二零零五年七月下旬 魏欣蓉被放回家 此時魏欣蓉已被折磨得皮包骨頭 見到魏欣蓉的親朋好友 沒有一個不失聲痛哭的 回家後 由於魏欣蓉的身體非常虛弱 不能下床 無法行走 生活不能自理 丈夫有空就背著她下樓 抱她到院子裡曬太陽 在親人的關懷照顧下 魏欣蓉的身體漸漸有所恢復 在魏欣蓉要求下 單位局長同意她上班 當時單位惡黨書記吳宗銀在辦公室大叫 勞教沒到期 不准給發工資 不准上班 並安排三人監視跟蹤 直到糧食局解體 魏欣蓉被安排到溫泉鎮鎮政府林業站工作 吳宗銀追隨江羅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 手段惡劣卑鄙 已遭惡報 得癌症斃命 二零一一年冬天開始 魏欣蓉開始出現咳嗽症狀 由於勞教所長期野蠻灌食損壞食道 咽喉 吃飯喝水嚥不下去 一咽就咽到氣管和鼻腔 長期吃不下東西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病情加重 回家病休 十一月底身體已極度虛弱 導致昏迷 到醫院搶救 經醫院診斷 肺臟全部糜爛 搶救無效 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清晨不幸含冤離世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陝西省女子勞教所的罪惡 E6 9B BE E8 A2 AB E5 8A B3 E6 95 99 E6 89 80 E9 85 B7 E5 88 91 E5 92 8C E4 B8 8B E8 8D AF E8 BF AB E5 AE B3 E9 AD 8F E6 AC A3 E8 93 89 E7 A6 BB E4 B8 96 陝西女子勞教所光鮮外表後的罪惡 陝西省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紀實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745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