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郝玉枝
    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 石家莊 被迫害致死 據已瞭解的情況 二零一二年五月某日晚上 郝玉枝被河北省女子勞教所三大隊惡警吳玉娜用棍棒毒打胸部 之後郝玉枝胸口疼痛 並出現下身出血現象 大隊長臧志英帶郝玉枝去勞教所醫院看看 沒有治療 之後又強迫郝玉枝去地裡幹活 並派犯人趙娜娜做包夾監控郝玉枝 郝玉枝被迫害致死的更多詳情待查 郝玉枝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下 午被館陶縣公安局警察綁架 抄家 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 石家莊 部份惡徒 樊苗路 河北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惡警 警號 1356102 多次毆打 辱罵 體罰 侮辱法輪功學員 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殘酷迫害 背銬 吊銬 罰站 毒打等 打人時用高跟鞋擰 用腳踹 口吐狂言 我們這是輕的 勞教所活埋過人 你們告吧 我等著 話語之惡毒 行為之惡劣是人們難以想像的 但善惡有報 她的行惡不但禍及她本人 她全身毛細血管破裂 還殃及到她家人 她女兒經常發燒 卻查不出原因 王坤 河北永年國保大隊惡警 多次採用惡劣手段毆打 折磨法輪功學員 辱罵大法師父 口吐狂言 網上說的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酷刑我都用過 你們告吧 趙娜娜 二十左右 唐山遷安人 因打架被判刑六年 後轉為勞教 據說其叔叔是當地政法委書記 趙娜娜剛從唐山轉到石家莊時 經常罵惡警 說她們沒安好心 後來大隊長臧志英 侯俊梅以減期為由 多次找趙娜娜談話 要她做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6512.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徐承本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徐承本 簡介 3598 徐承本 男 年齡未知 煙台市法輪功學員賀秀玲 2004年3月被以 腦膜炎 送到醫院就醫 人尚有呼吸就被送入停屍房 後腰有繃帶纏繞 疑似被活摘腎臟 兩年後徐承本網上發文質疑妻子被活摘器官 第二天即被抓捕 2008 年初 徐承本突然死亡 親友懷疑 徐承本是遭610為封口施用藥物迫害 慢性中毒身亡 徐被劫持在洗腦班迫害 身體迅速消瘦 原本體重一百七十斤 數月後僅重一百零幾斤 像一副骷髏架子 意識常常模糊 兩年後離世時皮膚潰爛 懷疑是當局為封口對其施用藥物迫害 2008 年初 徐承本突然死亡 二月二十六日這天 徐忽然從德州給親屬打電話 聽起來還好 第二天 親屬接到徐的死訊 當親屬給他的遺體穿衣時 發現皮膚已經潰 爛 所穿的襯衣和皮膚粘在一起 親屬詫異 找來法醫做鑑定 鑑定結果為中毒身亡 雖然法醫含混說是煤氣中毒 但種種跡象使親友懷疑 徐承本是遭610為封口施用藥物迫害 慢性中毒身亡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E5 A6 BB E5 AD 90 E7 96 91 E8 A2 AB E6 B4 BB E6 91 98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6427.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蔣美蘭
    但是中共警察們不聽任何勸告 強行把蔣美蘭拖走 蔣美蘭一路喊著 法輪大法好 今年六十五歲法輪功學員蔣美蘭是永州市新田縣湘運公司退休女職工 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後 曾於二零零一年 零三年被非法關押於株洲白馬 勞教所 遭受了種種肉體與精神的折磨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在郴州資興再次被綁架 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送株洲白馬 勞教所迫害 蔣美蘭在勞教所絕食抗議 一百天 被釋放回家後至今身體健康 新田縣政法委副書記何昕二零一一年初任 610 頭目後 與副頭目廖婷妮 作惡不斷 夥同國保大隊惡警肆意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 恐嚇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 何新 廖婷妮等人兩次闖入法輪功學員蔣美蘭家裏企圖綁架她到洗腦班 由於蔣美蘭不在家 沒有得逞 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 新田縣610指使國保大隊大隊長唐崇盛 楊海波 李芳等5人強行綁架蔣美蘭 湖南長沙法制教育培訓中心 位於長沙市開福區撈刀河鎮中嶺村 原本是當地用作敬老院的地皮 二零零二年被湖南省 六一零 花巨資買下建立 專門用於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 近十年來 該中心肆意侵犯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與人身權利 非法監禁湖南各地法輪功學員數百人 新田國保大隊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從家中劫持了蔣美蘭後 國保 610 一直企圖隱瞞下落 由給家屬一個錯誤地址 到幾天後再給一個模糊加錯誤的地址 長沙中青路 原幹部培訓中心 當家人要聯繫電話和通信地址時 國保大隊的李芳講 晚上由別人帶路去的 我也不知道具體地址 國保大隊的一再強調 通信地址不能給 家人和親戚在長沙四處打聽 蔣美蘭的兒子從廣州到長沙尋找母親下落 找遍長沙中青路 根本沒有一個幹部培訓中心 經多方打聽 到9月17號才找到 原來就是臭名昭著的撈刀河洗腦班 家人去了 只能送衣服 不讓見面 也不准通電話 十月一日 蔣美蘭的兒子從廣州趕往長沙撈刀河洗腦班去接人時 蔣美蘭生命垂危 意識模糊 她不認識任何人 包括兒子 兒子為了救人 將母親接回湖南新田 迅速送往醫院 經過醫院檢查 蔣美蘭遍體鱗傷 都是用電棍打的 整個嘴全是爛的 五臟六腑也是爛的 下身流著血 當時醫院拒收 她的兒子通過關係 找人幫忙 醫院勉強接了人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夜零時五十分 蔣美蘭含冤離世 親友們看到蔣美蘭的遺體 慘不忍睹 這樣的詞都顯得蒼白和無力 蔣美蘭被迫害致死 親友深感震驚 蔣美蘭是個意志及其堅強的女性 當年在白馬 勞教所絕食抗議一百天後至今相安無事 這次在所謂 湖南長沙法制教育培訓中心 即 撈刀河洗腦班 才二十三天就出現生命垂危 最終含冤離世 洗腦班 究竟採用甚麼手段將一個活生生的生命迫害致死 迫害類型 摧殘性灌食 非法勞教 綁架 劫持 看管 蹲坑 其它酷刑 加期 延期 超期關押 逼迫放棄信仰 毒打 毆打 老虎凳 死人床 大字板 上大板 十字架 洗腦 送洗腦班 注射不明毒針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廣東惡警對女性法輪功學員的摧殘 長沙洗腦班注射毒藥 蔣美蘭老人淒慘離世 湖南省政法委 610近期迫害法輪功情況 湖南嶽陽市黃菊秀被長沙洗腦班劫持迫害 長沙法制教育中心 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 長沙洗腦班添罪惡 害死六旬老嫗 再殘七旬老翁 湖南新田縣蔣美蘭被迫害致死情況補充 蔣美蘭遭洗腦班電棍擊打 遺體遍體鱗傷 湖南永州市蔣美蘭被 法制教育中心 迫害致死 相關單位及個人 湖南省永州地區新田縣區號0746 郵政編碼425700 新田縣 六一零 辦 寄信地址 湖南新田縣委610辦公室 辦公室0746 4718610 何昕 頭目0746 4718610 18907466777 廖婷妮副頭目 蔣先菊副頭目科員0746 4718610 何建兵0746 4718610 新田縣國保大隊 寄信地址 湖南新田縣公安局國保大隊 唐崇盛18007466339 李芳18007466187 楊海波18007466181 肖紅星13517469222 鄭波0746 4752726 13174263521 湖南新田縣委政法委 0746 4712165 郵編425700 謝華明 0746 4783987 13787687376 鄭井元 0746 4723932 13874696088 楊石昆 0746 4720666 13907466328 何昕 18907466777 駱海兵 0746 4723932 13974693779 樊春河 0746 4723932 15907480333 黃賢明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6421.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方秋菊
    方秋菊老人於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被綁架到新疆總兵團洗腦班 十月因身體不適被提前送回家 其所在連隊強行帶她到衛生隊檢查身體 然後就說這病那病的 後來就送到伊犁軍區醫院住院 醫生就說要動剖腹手術才能治癒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早上一上班 便推入手術室 上午十一點半左右 在手術室門口等候的家人看到三個穿便衣的人從小門進入手術室 家人感覺不對 想跟進去 結果被護士攔在門口不讓進 十二點左右 六一零頭目也來了 隨即主治醫師兩手血淋淋的出來說內臟不行 沒辦法治了 到下午將近四點的時候把方秋菊老人推出手術室 晚上她就高燒到三十九度 打了一晚上退燒針 第二天早上七點又高燒到四十度 已處於昏迷狀態 又換藥打退燒針 中午高燒到四十一度 晚上高燒到四十二度 二零一一年十月六日半夜一點二十分 方秋菊老人去世 家人一直覺得方秋菊去世的很蹊蹺 但一年也沒有與外界接觸過 所以沒能及時曝光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E6 96 B0 E7 96 86 E7 94 9F E4 BA A7 E5 BB BA E8 AE BE E5 85 B5 E5 9B A2 E4 B8 83 E6 97 AC E8 80 81 E5 A6 87 E8 A2 AB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6419.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何遠蓮
    何遠蓮老人堅持 真善忍 信仰 堅持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 她還堅持勸人們退出中共邪黨組織 以免在天滅中共的過程中被淘汰 何遠蓮老人也因此長期遭萬州六一零 萬州公安人員跟蹤 監控 騷擾 並多次被劫持到洗腦班 派出所 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 何遠蓮老人被綁架到洗腦班 邪惡之徒指使很多人對她進行所謂的 轉化 街道辦事處書記 龍寶區政法委書記都親自出馬參加迫害 二零零七年 何遠蓮老人外出發 九評共產黨 真相資料時 遭惡人誣陷被關進了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 街道辦事處 居委會竟派人住進何遠蓮老人家 嚴密監控她的行動 把她軟禁在家裏 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 何遠蓮老人到一個鎮上去發真相資料 兩個彪形大漢上來就把她綁架到派出所 惡警十分兇狠 給老人上了手銬 一罵二吼三恐嚇 連推帶打 派出所警察喊來公安局的兩警察 這倆惡警一進屋抬手就打她 十分兇殘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 居委會 辦事處的中共人員把何遠蓮老人綁架到了萬州區周家壩的預備役高炮四團的八一賓館六樓 進行洗腦迫害 萬州區的惡人看無法 轉化 她 不知出於甚麼陰謀 到處散佈說何遠蓮要自殺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上午七點左右 何遠蓮老人在萬州區移民廣場發真相資料 又被移民廣場交警崗亭警察和公安局惡警綁架 當天被劫持到萬州區公安局 何遠蓮老人因長期遭受萬州區六一零 警察及中共人員的迫害 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於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不幸離世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E9 87 8D E5 BA 86 E4 B8 83 E6 97 AC E8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6417.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趙桂香
    後面湧入廣場的法輪功學員繼續拉開 法輪大法好 真 善 忍好 還我師父清白 兩位老太太坦然的走向這驚動天地的陣容 兩位老太太被廣場警察劫持到金昌駐京辦事處關了起來 中途有人問 你們這麼大年齡為何從西北跑到這遭這份罪 她們回答 我們師父教我們做最好的好人 師父不讓我們花一分錢而給我們調理好了多病的身體 現在電視上卻胡編亂湊 躲開事實說的那麼難聽 我們實在聽不下去 想到京城找個地方說說心裏話 到第五天 兩位老太太被永昌公安從北京劫持回當地直接關到永昌拘留所 李奶奶被非法拘押十六天 交了一百六十五元伙食費另加十元飯盆費 全天候監控 隨意抄家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之後的五 六年間 永昌縣邪黨 610 通過社區邪黨書記王若平指示居委會不明真相人員 對李奶奶家的監控從來沒有停止過 只要看到有他處來人 立即前來盤問 剛開始 在外工作的兒女回來看望老母親時 前腳進門後腳就有人窺探盤問 大約二零零二年永昌公安乾脆在李奶奶家 住平房 斜對面的車站樓房的最高位置架了監控裝置 全天候監控 中共邪黨人員這種勞民傷財的荒唐行為 盡干荒唐事 一個冬天的晚上約九點 天已經很黑 此處幾乎沒有行人 附近一家小飯館的老闆娘下班時拎個包路過此處時走的快了點 不知從甚麼地方冷不防竄出一個警察 一聲不吭的動手搶人家的包 當時這個人就被突發的攔路搶奪嚇得昏厥過去 十三年來 邪黨人員對李奶奶非法抄家 是家常便飯 永昌公安 610 國保惡警李國玉只要是他認為的 敏感 時段 或者永昌縣城出現大量的法輪功講真相資料 李國玉就會領幾個同夥前來騷擾 只要找到法輪功資料立即綁架老人 有幾次老人對李國玉說 我家有幾個老鼠洞 別人不知道 你李國玉最清楚 當時的李國玉厚著臉報之一笑 李奶奶家緊挨著西車站 二零零一年初 西車站附近的西環路出現許多真相粘貼和真相資料 永昌縣公安局政委彭維平和國保惡警李國玉等不法警察商定後 由李國玉帶一夥警察會同昌康苑社區邪黨書記王若平 女 等社區人員 非法抄了李奶奶家 隨後將其綁架後非法拘留十八天 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 永昌縣公安局國保惡警李國玉聲稱 有一名外地讀書的學生指稱永昌縣城一位白頭髮老奶奶給過他一份真相資料 由此 李國玉和永昌城關鎮派出所長段富祥等惡警綁架了老人 強行戴上了手銬 李國玉沒有找到 證據 信口開河的以 擾亂社會治安 對八十歲的李奶奶非法拘押十八天 多次綁架 非法關押 誣判三年 二零零一年初到二零零六年底的六年間 邪黨 610 操控社區 公安局長劉富海 政委彭維平 國保惡警李國玉等不法人員多次綁架李奶奶 其間又非法拘留三次 共計五十天 勒索錢款六百零五元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 惡警們再次突然闖入李奶奶家 將李玉文連騙帶綁的綁架到縣公安局 無緣無故拘留十五天 縣公安局惡警李國玉 王建國把李奶奶綁架到城關派出所 威脅說要起訴 她 八十二歲的老太太年幼時裹小腳 惡警王建國強制李奶奶站在院中不讓別人扶 還說 給我用鞭子抽 李奶奶正視惡人說 來 看你用鞭子抽 王建國立刻不敢言語了 此次 李奶奶被惡警非法罰款二百元 二零零六年七月 在邪黨 610 策動下 永昌縣發生公安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大範圍迫害 當時至少綁架十五名法輪功學員 綁架李奶奶之前 縣公安局政委彭維平和昌康苑社區邪黨書記王若平等隨同人員 到李奶奶家實地考察八十四歲的老太太能否經得起牢獄折磨 隨後 惡警李國玉立即帶領一撥人實施了綁架 經過體檢 對老太太非法拘留十四天後放回 此次綁架前非法抄家時 李奶奶的兒子李玉文維持生計的蒸饃饃週轉款一千五百元丟失了 當時是李國玉和他的另外一名同夥動手查抄的 此事家人雖然立即向公安局提出口頭申訴 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沒有任何答覆 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 由永昌公安局政委彭維平 國保大隊長李國玉等惡人的構陷 由永昌縣檢察院起訴 永昌縣法院對當時八十四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李奶奶非法開庭 誣判三年監外執行 對老人子女的迫害 多次綁架恐嚇不了李奶奶 中共邪黨人員把迫害範圍擴大到了兒子李玉文和兒媳肖玉年方面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六日晚 有一法輪功學員在散發真相資料資料時 被惡警跟蹤 非法抓捕後逼問出真相資料的來源 第二天凌晨一點國保警察共五人 由李國玉牽頭突然闖入李奶奶家 非法抄走了真相資料 惡警居然肆無忌憚的連鄰居的家也抄了 隨後把李奶奶 兒子李玉文 兒媳肖玉年綁架到縣公安局 刑訊逼供追問真相資料的情況 一連刑訊逼供幾天 李奶奶給他們講真相 最後警察暫時將李奶奶一家三口放回 相隔八天 五月二十五日 惡警們再次闖入李奶奶家 將李玉文綁架到縣公安局 無緣無故拘留十五天 在二零一零年下半年 因永昌縣城房屋拆遷 李奶奶家從原來住宅處搬到開發商提供的過渡房與兒女分開居住 此時兒子李玉文在過渡房失去了原來維持生計的小本生意條件 生活十分困難 根據他的實際狀況 五十八歲 身體殘疾 已失去勞動能力 理應得到社會低保生活費 此時永昌 610 通過社區邪黨書記王若平對其迫害 只要李玉文夫婦倆 管好 自己的言行 管好 家中老母親 社區即可發給他們居民低保金 低保金源於民用於民 行政部門只起管理作用 王若平的 管好 僅僅是指不能和法輪功學員來往 母子和婆媳間不能談論法輪功方面的事 這對於一個原來不識字的九十歲老太太是個致命打擊 中共邪黨 610 利用親情關係對老年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其傷害成度較綁架或無心理準備的恐嚇更可怕 老太太失去其他同修的幫助 不能通讀 轉法輪 變得少言寡語 但是手捧師父的 洪吟 尚能 讀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600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李洪奎
    她拖著病弱之體 艱難的和兒子多次去大慶監獄 大慶司法局 要求會見李洪奎 並處理打人事件 然而 大慶監獄以種種無賴藉口拒絕家屬探視李洪奎 李洪奎妻子擔心他們把李洪奎打殘 打死 不斷上訪 從大慶市各個部門 省級各個部門一直告到國家司法部 要求正常會見李洪奎 李妻一直沒有爭取到去大慶監獄正常的探視權 只允許李妻與李洪奎通了一次電話 電話裡證實了李洪奎在監獄被打的事實 大慶監獄 當地人俗稱大慶地獄 是使好人變壞 壞人變更壞的場所 共產邪黨把大慶監獄披上了省文明單位的外衣 使它肆無忌憚的製造著人間的種種罪惡 透過層層封鎖從民間途徑能夠傳出的 有名有姓能夠具體核實的 被大慶監獄殘酷虐殺的法輪功學員有十多人 四十一歲的許基善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被大隊長李鳳江 指導員張德志親自指揮犯人綁在舖板上抬入廁所迫害 送醫院搶救時已死亡 四十歲的袁清江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三日晚在大慶監獄惡警長期殘酷折磨下瘦的皮包骨 而腹大異常 含冤離世 大慶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廠法輪功學員朱洪兵 遭受七年的牢獄迫害 被大慶紅衛星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抬出監獄大門 於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離世 遺體火化時 頭蓋骨外面是白的 裡面卻是黑的 骨頭嚴重的疏鬆 不知是何種藥物所致 中共兩會期間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各級部門因懼怕李洪奎妻兒依法上訪 近日又採取跟蹤 蹲坑監視等卑劣手段騷擾 影響正常生活 家屬在討還公道的短暫時間裏 被來自省內多個部門的人員騷擾 其身有重病的妻子白群遭中共官員圍追堵截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 白群居住的哈爾濱市紅旗小區單元樓被數輛黑車包圍 十一月二日 有四輛轎車 麵包車公然擠在李洪奎居住樓的樓口 只剩一個人能進出的便道留給住戶居民 自那天起 大慶市司法局 哈爾濱610 公安派出所 國安局 道外區信訪辦 道裡區口腔病防治所 社區街道的人不斷的砸門 電話騷擾 誘騙白群去單位領錢 去火車站查票等手段 企圖剝奪家屬討還公道的權利 黑車裡晝夜坐著人死守樓口 電話恐嚇家屬 如果出門就拘捕你們 十五日以後 四輛車轉移至隱蔽處三輛 只留一輛車在樓口監視 使得白群及兒子多日無法出門 最基本的生活規律被打亂 白群這個口腔病防治所職工主治醫師患有嚴重冠心病 是多年的高血壓二級極高危險組病人 還有尿糖四個加號的糖尿病 並被鑑定為三級傷殘 部份護理依賴的職業病人 需要隨時去醫院接受治療 白群遭到近一個月的非法圍困 給她們母子精神帶來極大的壓力 白群整夜很少入眠 已經直接危及到了她的生命 十一月十七日 為了監視她們的行蹤 有人在樓道裡安裝了長明燈 白群單位的工會主席徐剛電話問白群之子李烜 白姨怎麼樣 心情好不好 想和白姨嘮一嘮 李烜說 不行 你們整天在樓下守著 我媽她能不生氣嗎 徐剛說 這一兩天就和白姨談談 十一月十九日白群在自家的屋子裡自語 我家的人被害死了 害人的人還有理了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 白群想起九月五號大慶監獄的朱任山找到正在醫院治療的白群時就嘟嘟囔囔的說 李洪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都整到那邊去了 國際社會 十一月二十日 白群該用藥點滴了 沒能出去 特別是晚上更不好過 躺著不行 坐著不行 渾身難受 她無法量力還能挺多久 十一月二十三日 白群到醫院看病 下電梯的時候發現一個年輕男子 瞪著眼睛瞅著白群 白群心裏覺得這個人怪怪的 白群看完病出來時看見這個人在走廊裡還在盯著自己 就在乘電梯的時候在三樓下了電梯 那人也跟著白群下來了 白群認定這個人是跟蹤自己的 她想不到卑鄙的行徑竟然一次次的發生 因低血糖和精神刺激看完病後白群想吃點東西 在樓梯上下樓到了底樓時那人也跟出來了 白群走到哪 那人就跟到哪 白群索性直面那個跟蹤者 小伙子 你跟著我幹啥 那人說 我跟著你 我也不影響你 白群 你不影響我 自由行走 這是我的權利啊 你們看著我這麼多天 我今天出來看病你們還跟著我 你是哪個單位的 那人說是區信訪辦讓我來的 白群 你叫甚麼名字 那人說 我不能告訴你 我是上指下派的 你要是生氣呢 你衝我發洩都可以 白群 我一個病人 這麼長時間我的問題不給解決 十八大期間不讓我出去 我把票都退了 去北京 沒出去 你們還想咋地吧 你們有完沒完啊 那人好一陣沒說話 後來他說 這個事我也不願意幹 沒辦法 我要是不上你這來 我坐在辦公室裡好不好啊 死冷寒天的 我工作沒有辦法 領導讓我這樣我就得這樣 你相信這個國家是法制的 白群 你別說這個法制 如果這個國家要有法律的話 你不可能站在我的面前 是不是 你這麼做是違法的你知道不 我心臟搭橋生命隨時都有危險 我現在要是出了事和你有絕對的關係 我 被逼 從這個樓跳下去 你能說你沒有責任嗎 那人說 我絕對不能讓你從這跳下去 白群 你說了算嗎 我讓你氣的在這站著都直突突 我走到哪你跟我到哪 你也有父母 那人說 我父母比你年齡都大 白群 你說我出來看病來了 看病犯哪條法律了 你們到底想幹甚麼 下一步還要做甚麼 到哪是一站 你要解決甚麼問題 你們誰都不想解決問題 這樣只能激化矛盾 我連人身自由都沒有了 白群情急之下頭暈腦脹 公交車坐過站忘記了下車 白群回家時那人就一直跟著 白群去超市買東西 在醫院時給兒子掛電話告知被人跟蹤 白群的手機沒電了 兒子再就沒有聯繫上媽媽 李烜給媽媽單位的徐剛掛電話問 我媽哪去了 我媽失蹤了 我媽要是有事的話肯定和你們有關係 徐剛給跟蹤者打電話告訴孩子說 你媽在紅旗大街街口呢 李烜跑回家 徐剛也到了 徐剛的情緒還挺大 有人給我打電話說我迫害你們了 說我和那個江 江澤民 是劃等號的 我怎麼能和他劃等號的呢 我怎麼迫害你們了 這 那的都給我掛電話 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 李洪奎妻子白群去醫院開藥時發現有三人跟蹤 其中一人就是邪黨十八大貼身跟蹤的那個人 問他說是區信訪辦的 白群打110報了警 醫院所在轄區兆麟派出所劉警官還有一個警察來了 向那人要身份證 那人說到外面談 看到那警察在外面打了一個電話 回來時態度徒然大變 跟白群說 他跟著你也不影響 也不妨礙你甚麼 白群說 我也不認識他 跟著我 誰知道他要幹甚麼 警察說 那我告訴他一聲 讓他遠點跟著你 三月九日 十日白群的住宅樓前又有幾輛小車圍守 從早七點到晚七點十二小時蹲坑 監視白群的活動 三月十二日下午 白群女士進京到國家司法部的信訪接待室 反應李洪奎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七年 遭到大慶監獄多次酷刑 身體多處新傷舊痕 離出獄還有二十三天被迫害致死的事實 接待人員說這個不歸他們管 應該找檢察院 白群說找了 省檢察院和大慶市檢察院來回踢皮球 問題始終沒有解決 接待人說 實在不歸他們管 白群 零九年 李洪奎被大慶監獄暴打 來找你們 你們就不管 要管了 哪至於出人命啊 最後司法部也沒有收上訪的材料 白群又到府右街的地方去投遞信件 過來一個巡邏警察問白群想幹甚麼 白群說和領導反映我丈夫的情況 那警察說 可以 我給你找個地方你去說 巡警把白群送到府右街派出所 那裏人給登記後又把白群送到馬家樓中轉站 一個黑龍江的人負責登記 聽說反應她丈夫李洪奎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的情況後 那人不給登記 白群說 我跟領導反映情況 你不給登記領導怎麼知道呢 那人說回哈爾濱解決 白群說哈爾濱不給解決 才來這裡的 十二日晚上九點半左右 在北京馬家樓中轉站 黑龍江各地來的一屋子上訪人都被陸續的送走 就剩下兩三個人了 從後面進來一幫黑保安 擰胳膊拽腿把白群拖拽到門口 當時也是一個上訪的人在旁邊看不過去眼 就說了一句 你們怎麼對一個老太太這樣啊 沒有這麼弄的 那些人把白群一下摔在地上 七 八個人一哄而上打那人 其餘人把白群繼續往外拖 在地上拖著走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600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李甲菊
    遭永興縣政法委頭目許永金綁架到看守所 使用重銬把三個人的手 腳連在一起 折磨了六個多月 並罰款八百元 回家不到十天身體還未恢復 二零零三年五月一天深夜 一夥人闖進家綁架李甲菊到看守所 李甲菊絕食反迫害半年之久 生命垂危 才放回家 回家不到兩個月 二零零四年一月 黃泥鄉政府又將李甲菊綁架到看守所 並送勞教十六個月 送往株洲白馬 勞教所迫害 李甲菊在勞教所堅持背法 發正念 後絕食反迫害 勞教所用小車把奄奄一息的她送到株洲火車站 買票要她回家 她拒絕勞教所的錢 身無分文在株洲火車站二天後搭上好心人的車 輾轉回到家 提前近十個月回到家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一日 李甲菊陪同同修到長沙女子監獄看望兩個女兒 法輪功學員 李甲菊在接待室向女子監獄的警察講真相 發資料 被惡警扣押後由永興縣 六一零 綁架到看守所 三個月後 二零零六年一月再次送往株洲白馬 勞教所十八個月 李甲菊堅持信仰 絕食反迫害 在身體極度虛弱 勞教所拒絕親人會見 在明慧網曝光勞教所的殘酷迫害後 李甲菊在勞教所反迫害十二個月回到家中 二零零八年四月 李甲菊與一同修到耒陽市天義鄉講真相救人 同修發資料發到一便衣警察手中 被綁架到派出所 李甲菊當即到派出所向警察講真相 要求放同修 派出所將李甲菊也扣押 二天後她正念闖出 同修十天後回家 二零零九年 李甲菊邀同修先後去永興縣塘門口鎮是偏遠山區 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 惡人綁架她到看守所 送往株洲白馬 勞教所 拒收後回家 二零一零年三月 她獨自一人到永興縣鯉魚塘鎮一個山村 因在車上講真相 有人告鎮政府 惡人跟蹤 一大群人將她綁架到鎮政府 三天她正念闖出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 郴州市 永興縣二級 六一零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600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