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高光崇
    一個小時才吃得完 此外還患有肺熱 心絞痛 坐骨神經通等多種疾病 一九九六年三月 高光崇修煉法輪功 不到半年多種疾病不治而癒 恢復健康後 老人經常不計名利為鄉親們做好事 一九九六年拿出自己多年的積蓄一萬二千多元錢 修了水泥路 他又義務投工四十多天 為大家修起了 攢水塘 解決了村民澆菜 用水的困難 天旱時他還無償的用抽水機幫助村民抽水 自迫害開始 高光崇十一次遭綁架 多次被非法勞教 酷刑折磨 抄家 被勒索近萬元 家中財物幾次被會理國保 武警等洗劫 二零零七年十月 高光崇再次被綁架 五個月後 會理檢察院公訴 法院開庭審判 那時老人已被迫害的全身浮腫 站立都困難 高光崇被非法判刑三年 送五馬坪監獄迫害 在監獄裡老人被打毒針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 四川會理檢察院 法院對已被綁架五個月 被迫害成全身浮腫 站立都困難的高光崇老人非法開庭審判 在老人義正辭嚴的陳述下 法院沒有宣佈結果就草草收場了 後來庭長邱雲等非法枉判他三年徒刑 強行送五馬坪監獄繼續迫害 高光崇被監獄打毒針 迫害的出現生命危險 送進了醫院 其子女到五馬坪監獄看見他的情況非常嚴重 要求五馬坪監獄放人 監獄卻要求家屬找會理國保大隊辦手續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六日 高光崇從五馬坪監獄保外就醫回家 原來紅光滿面 精明能幹的老人 已被迫害得瘦小癡呆 走路都摔跟頭 整天坐在椅子上 神智不清 反應遲鈍 說話結結巴巴 大小便失禁 生活不能自理 病痛折磨得他經常大叫不止 就這樣 會理縣國保大隊莊明清還指使鄉村幹部對他騷擾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高光崇含冤離世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勞教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3661.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徐光蘭
    年齡未知 徐光蘭 沂南縣雙堠鎮東梭莊村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法輪大法遭到了江氏集團的瘋狂迫害 當年黃曆十一月初 徐光蘭和兒子劉乃雁 劉乃明 女兒劉乃芝一起 到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 不幸被本村惡人劉申厚 黃傳利誣告 惡徒於厚平 時任雙堠鎮分管政法的副書記 惡警高洪斌 時任雙堠鎮派出所所長 慌忙來到了北京 對他一家四人毒打 讓他們坐在地上 兩腿伸直 直起腰一動不動的坐著 第三天 把他們戴上手銬和其他幾個大法弟子押回地方 當車行到泰安時 徐光蘭開始大口吐血 沂南縣六一零與鎮惡徒李洪江 張元金 解紅日 莊干德 李永保等惡徒們強行注射毒針害死了法輪功學員徐光蘭 女 雙堠鎮東所莊村 回到沂南 惡徒把徐光蘭送到醫院 強行給其注射不明藥物 徐光蘭回家後兩天就離開了人世 徐光蘭去世時 派出所惡警將劉乃芝兄妹三人強行關押在看守所 孩子們誰也沒能和母親見上最後一面 到年底時 兄妹三人提出抗議 家裏人又被勒索五千元 才將他們放回家 迫害類型 注射不明毒針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山東省沂南縣不法官吏其 名 其 事 上 山東蒙陰地區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 責任單位及惡人 沂南縣政府 沂南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3221128 3221962 秘書科 3221340外事僑務辦公室 3229045 信息科 3221736文書機要科 3229384 督查科 3221623沂南民族宗教局 3253033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沂南縣委辦公室 3616892 3221051 3251770 3251771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366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李新良
    主辦的 參與部門有東港市公安局 檢察院 法院 國安 司法局 各鄉鎮政府 派出所 村委會 東港市內各區委 社區街道等 還有一些不明真相被他們花錢收買的壞人也參與進來 全市各鄉 鎮的法輪功學員均遭非法關押和強制洗腦 洗腦班上 東港市六一零頭目王金凱 幫兇趙玉龍 政保科長王潤龍以及各鄉鎮政府 派出所 社區街道的人 都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 採取的手段是邪黨通用的流氓手段 就是強迫法輪功學員看邪黨偽造的栽贓誣蔑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 逼著法輪功學員罵大法師父 寫放棄修煉的 保證書 與大法決裂的 悔過書 侮辱批判法輪大法的 認識材料 邪黨稱 三書 等等 洗腦班吃 住在一起 由公安警察及主管的流氓政府安排的脅迫人員一同來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吃 住 行 包括上廁所 李新良被他們視為重點迫害對象 李新良被迫害半個月 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晚六點半鐘左右 東港市大東鎮法輪功學員李新良去他姐姐家時 被東港市國安特務跟蹤 監視多日 在李新良回到家中約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 周恆臣 王潤龍等幾十名惡警 將李新良家包圍起來 王潤龍帶領惡警瘋狂的砸門 鄰居出來抗議他們影響居民休息 王潤龍一夥反以 妨礙執行公務 來威脅居民 將鄰居們趕回房內 然後惡警繼續砸門 約三十分鐘左右 幾十名惡警像土匪一樣衝向屋裡 幾分鐘後 王潤龍等人將李新良用繩子給捆綁上 同時開始非法抄家 李新良靠賣衛生紙賺錢維持生活 王潤龍等人搶走存放衛生紙的廈子門鑰匙 將李新良家庫存的所有衛生紙 餐巾紙等東西全部搶走 周恆臣 王潤龍及下屬惡警將搶到的衛生紙 餐巾紙當即分贓 王潤龍等人從家裏綁架李新良 不讓穿鞋 他們將李新良拉到花園派出所後院的閣樓 關進立式鐵籠子裡 讓李新良光腳站在鐵板上 兩臂向斜上方約三十度角抻直後 銬在鐵籠子頂端兩側的鐵欄杆上 身體懸空 腳尖點地 一邊上刑 一邊逼供 二十四個小時不給飯吃 不給水喝 被人看見了 就誣陷說李新良要 自殺 第二天晚上 李新良被關進東港看守所 王潤龍指使監號管教惡警王德有 現是巡警大隊警察 不給李新良飯吃 不給他被子蓋 叫犯人把李新良扔進冷水盆裡 泡幾個小時後再拖出來暴力摧殘 這樣反覆折磨了一整夜 從四月四日晚上到六日早晨 王潤龍下令一直不給李新良飯吃 四月六日至十日期間 王潤龍及其幫兇集中非法審訊李新良 對李新良威脅 恐嚇 逼供 李新良無一回答 李新良被綁架後沒過幾天 東港市劉梅 張偉 朱長明 劉智雲 郭運蘭 王淑娥 連平 劉美榮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東港市六一零 公安局為得到更多的所謂 證據 進一步迫害 絞盡腦汁在李新良身上做文章 以各種卑鄙手段誘騙李新良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 酷刑折磨李新良 向李新良逼供 政保科長王潤龍首先向李新良提出 如果你答應供出其他法輪功學員 我們就給你放出去 給你放出去後 你去轉化你們的人 能轉化多少就轉化多少 把被你轉化的人名字記下來 你不能轉化的人有多少 名字也給記下來 我給你 轉法輪 書 你拿著這些書去問誰要這書 然後把要這書的人名字也記下來交給我 同時承諾 如果李新良答應他的這些條件 他給提供活動經費和生活費用 還說 你在本地區做完了 還可跨地區做 聯繫其他地區的人 叫李新良表態 李新良仍不說話 這時 王潤龍急不可耐 又說 你點頭算 不點頭不算 李新良既不講話 也不點頭 這時 王潤龍與其幫兇大怒 一起衝著李新良喊 你看你那個樣兒 快去死了算了 陰謀沒有得逞 王潤龍又開始威脅李新良說 中央給咱東港市五 六名法輪功槍斃名額 如果你按著我剛才講的去做 就不叫你死 否則你就死定了 李新良仍然一句話沒有 王潤龍當即將李新良塞到了提審室的櫃子後面 讓李新良光著腳面朝牆壁在冰涼的水泥地上站著 王潤龍又去提審其他被抓的法輪功學員 對其他法輪功學員說 是李新良把你們給供出來了 不然我們怎麼會來找你呢 逼著其他法輪功學員講出李新良的事 然後又欺騙李新良說 你怎麼還不供他們 他們可把你給出來了 你最傻 李新良知道他的伎倆 就是不理他 遭李新良拒絕以後 王潤龍指使看守所的惡警王德有殘酷迫害李新良 在王潤龍非法提審李新良過程中 惡警王德有先是扇耳光 而後用皮鞭子劈頭蓋臉的 狠命的抽打李新良 在押送李新良回監號的途中仍不停的抽打 一直打到監號裡 李新良被打的倒在廁所裡大口的吐血 在李新良大口大口吐血的過程中 人性全無的惡警王德有仍在不停抽打李新良 王德有安排犯人向李新良逼供 然後把李新良說的話記下來交給他 他再交給王潤龍 李新良不配合他們 他就叫犯人繼續毒打李新良 犯人打累了 惡警王德有再親自出馬 用腳上穿的皮鞋狠踹李新良的腿 直到打累了才停下來 而這一切都是王潤龍一手安排的 非法關押期間 王潤龍把他們偽造的事實材料提交東港檢察院 給李新良非法判刑 殺人滅口 李新良被東港市檢察院非法逮捕 檢察院惡人曲光偉提審李新良時 李新良不承認他們構陷的事實與罪名 而多次遭到他們的毒打 曲光偉給李新良連下兩次 起訴書 證明王潤龍兩次偽造事實起訴李新良 在這期間 李新良被迫害的得了肝炎 看守所的惡警既不通知家屬 也不給治 直到最後李新良被他們酷刑折磨的不能講話了 王潤龍為掩蓋自己的罪行 卻說李新良是裝的 二零零二年六月 東港市公 檢 法 六一零與丹東市委 市政府 政法委 六一零合謀給李新良非法判刑 同時被綁架判刑的還有劉梅 朱長明 連平等多名法輪功學員 東港市公安局 花園派出所與看守所的惡警將李新良 劉梅 朱長明 連平用繩子五花大綁 上背銬 驅車四十多分鐘押到丹東 在丹東市公安局門前舉行 公判會 主持公判會的是當時丹東市委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職頭目 宣判人是丹東市政法委書記王保治 李新良被非法判刑七年投進瀋陽大北監獄 李新良被劫持到瀋陽大北監獄後 惡警繼續用邪黨的各種欺世謊言與歪理邪說洗腦 逼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大法 李新良金剛不動 因為不 轉化 不順從邪惡 而被關進 嚴管號 上 抻床 等各種酷刑折磨 惡警劉振生還找來一位刑事犯人用針灸的方法在李新良兩手的合谷穴扎針 用這種殘忍的辦法來逼迫李新良講話與屈服 這位犯人是行醫多年的針灸大夫 他讓好幾個人一起按住李新良的兩隻手 在人最難承受的兩手合谷穴上同時扎針 在三陰三陽交結外下針長達二十多分鐘 這個犯人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李新良會堅持這麼久 還以為自己下針找錯位了 他們又把人體穴位模型拿來對照確定 李新良最後被扎的昏死過去長達一分多鐘 在各種非人的手段折磨下 李新良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 在二零零三年檢查 非典 流行病時 查出李新良得了嚴重的 空洞性肺結核 被送進監獄醫院 住院期間 惡醫惡警仍強迫李新良幫助醫護人員干體力活兒 使其病情加重 不能吃東西 而且嘔吐不止 最後吐血 吐苦膽水 時間長達一個月 直到昏死 不省人事 二零零三年底 李新良的病情被認定沒有幾天的活頭了 被保外就醫送回家 李新良在監獄住院期間 家屬被監獄強迫交醫療費一萬多元 從二零零四年底至二零零五年八月 在家的這一年半時間內 監獄每半年向李新良家屬索要各種交費三千五百元 合計一萬多元 李新良的妻子負擔不起 李新良只好輪流住在他的姐妹家 兒子上學全靠熟悉的法輪功學員資助 沉重的經濟負擔 強大的心理壓力導致李新良精神出現不好的狀態 家人將李新良強行送進本地精神病院 住院費 醫療費用又是上萬元 給家人造成巨大的經濟負擔 在住院期間 東港市公安局還不斷的騷擾李新良的家人 瀋陽第一監獄與其合謀 派張立新 何某等人來東港打探李新良的病情 三番五次的到東港長山精神病院去調查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365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傅新立
    迫害致死案例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失蹤名單 受迫害的孩子 更多迫害案例 惡人榜 嚴正聲明 海外迫害惡行 善惡因果 澄清事實 綜合報導 時事評論 活動報導 各界褒獎 社會支持 媒體報導 溫故明今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按迫害事實索引 首頁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傅新立 大法弟子傅新立 看管傅新立的610人員 傅新立 簡介 3524 傅新立 Fu Xinli 男 47歲 山東招遠大秦家村法輪功學員 傅新立 全家十餘口人都修煉法輪功 父親傅希彬曾身患絕症胃癌 修煉法輪大法後奇蹟般地痊癒 母親全身多種疾病都得到了康復 全家人按照 真 善 忍 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是全鎮出名的好人家 但中共當局十二年來長期對傅家人殘酷迫害 傅新立被迫流離失所達四年之久 二零零五年六月被警察綁架後遭酷刑折磨 被逼從招遠公安局的五樓跳下 造成生命垂危 在傅新立住院期間 六一零警察不讓家人探望 直至被折磨到無法醫治 才讓傅新立出院回家 但二零零八年再次被中共警察綁架 迫害 使他沒有復原的身體雪上加霜 終於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修法輪功喜獲新生 卻被中共迫害致死 2012年1 2月份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177841 html 0856003 山東省招遠市部份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 山東招遠市傅新立重傷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365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廖常瓊
    真 善 忍 要求自己 做事先想別人 孝敬父母 疼愛和教育好子女 家庭和鄰里之間和睦相處 1999年7月大法遭迫害後 她與當地法輪功學員於2000年12月底到北京就為說一句 法輪大法好 的真心話 被濛陽鎮中共政府 當時的邪黨書記鄭貴華 政法委書記及610頭目白美春 派人到北京非法劫持回鎮政府後 慘遭毒打 鄭貴華從社會上拉了一些地痞流氓充當打手 有個叫江發全的 人稱江老二 是這些地痞中打人特別兇狠的 他穿著皮鞋踢遍廖常瓊的全身 又在她的身上亂踩 把她踩得暈死過去好幾次 廖常瓊家人將她用三輪車拉回家後 發現人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樣 全身幾乎沒有一塊好肉 腹腔積水 肚子脹得很大 直腸被踩出體外三寸多長 二十多天才收回去 半年後才可勉強下床行走 臀部一直缺一塊肉 廖常瓊仍按 真 善 忍 嚴格要求自己 經過一段時間 身體不藥而癒 但是好景不長 中共 610 的人又經常去騷擾 2010年8月份左右 蒙陽鎮 610 的劉正芳等人把廖常瓊送到彭州市桂花鎮三聖寺洗腦班迫害 強迫轉化 就這樣 廖常瓊回家後思想處於高度高壓下 還被劉正芳和 610 的人監視 騷擾 也不知道洗腦班的飯食中下了啥藥 從洗腦班回家後 她就無勁 不舒服 一天不如一天 到醫院醫治也無效 於2012年2月29日離世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四川彭州市廖常瓊老人遭迫害離世 成都彭州市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的藥物迫害 四川彭州市濛陽鎮鄭貴華等惡徒的犯罪事實 圖 相關單位及個人 四川彭州市蒙陽鎮 中共惡黨書記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364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田世臣
    有人說他有能力 有的說田世臣只是運氣好 天上掉餡餅正好讓他撿到了 有的說這種活誰都能幹 說甚麼的都有 田世臣甚麼也不說 總是做好自己要做的事 想自己是不是哪地方沒做好 找自己的不足 駐非洲期間講法輪功真相 被中共調查 常駐非洲期間 他對接觸到的中國人講法輪大法真相 去中國城發真相資料光盤 並用海外郵箱給朋友同事發真相信 2011年11月期間同事約他去中國城打籃球 田世臣覺得是講真相的機會就去了 有兩個是海外長大的中國人 田世臣和他們聊天並講真相 問他們是否看片子 在網上下載的挺好的 就給了兩個人各一張光盤 後來田世臣的一個朋友再去中國城時 就有人說告訴他 你的朋友別再來了 大使館派了兩個人拿著衝鋒鎗來找他 沒找到 具體甚麼時候被人告密不詳 中共大使館已經把事情告訴了中共安全局 中共安全局又把事情交給了北京六一零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 又轉交給昌平區六一零 昌平區六一零又找到福田公司副書記孟凡義接手調查田世臣 12月尼日利亞時局不穩 到處發生爆炸 12月27日田世臣臨時決定回國 並把消息告訴了公司領導 這時孟凡義開始調查田世臣以前在國外的同事和一些朋友 詢問田世臣的事情並威脅說 不能讓他知道 還說 田世臣全家都煉法輪功 說明中共從上到下都參與調查了這件事 從機場被劫持到公司 被脅迫辭職 田世臣12月28號乘飛機從尼日利亞到迪拜 再從迪拜到北京 29號下午兩點半左右到北京 在田世臣上飛機之前有同事打電話說公司在調查他 在出機場前田世臣告訴他同事說 讓大家受累了 有人告訴大使館了 現在在調查我 並告訴同事不用擔心 與他們無關 當田世臣上了公司來接機的車時 就看見中共的兩個人在等他們 一個是劉偉華 工會主席 一個是趙勇強 邪黨工作部部長 並不允許他回家 直接把一起回來的三名同事接到公司 把三名同事分開來調查 他們把田世臣帶到孟凡義辦公室 並讓田世臣把電話拿出來不允許打電話發短信 對田世臣說要麼坦白 要麼搜家 還有保安隊長在下面等著 他們公司的保安隊長好像是公安局直接派人 田世臣說搜家是不行的 在公司詢問三名同事時劉偉華 趙勇強很是賣力 直接對田世臣的同事說都知道他煉法輪功 發資料了 中共人員鎖定田世臣了 田世臣剛開始沒承認 只是說在國外看到一些資料 很好奇就下載了自己看 別人要就給他們看看 並給他們講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當時孟辦公室除了孟還有一個副部長郭月龍負責記錄 期間 劉偉華 趙勇強一直進出孟凡義的辦公室 田世臣從一下飛機就被扣押了行李箱一直放在汽車上 後來司機要去送人就把他的箱子交給了一起回來的丁壘 彭志國 他們把行李拿到四樓讓一個同事看著 後來趙勇強找了田世臣的行李拿到孟凡義的辦公室 從中找到了未發完的資料 大法書 後來回家時發現一沓未動過的一萬美金被人打開了 少了3100美金 經過三個半小時到四個小時的長談 中共人員對田世臣說給你兩種選擇 一 放棄修煉 交出大法書 資料 護照 以後別的事不用干了 每天到中共部門匯報思想工作寫檢查 二 辭職離開公司以後與公司無關 公司想與田世臣劃清界限 並說只能保證他24小時內的安全 讓他儘快離開 田世臣在不願放棄信仰的情況下 被逼寫下了辭職書 並聲明退出邪黨 個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與公司理念不符自願辭職並聲明退出共產黨 孟凡義說沒聽說能退黨的 這樣寫不好交差 讓田再寫一個 個人因信仰與公司理念不符自願辭職 田世臣回到住處後簡單的收拾行李就往老家趕 回家後突然死亡 疑被下毒 12月30號中午到的家 剛到家頭兩天身體還好好的 2012年1月1日下午田說身體有點發軟 1月2號他還洗了一個澡 晚上就說渾身發熱 四肢無力 拉肚子 剛開始想肯定是剛回來累了 時差大 水土不服等問題造成的 他自己說休息幾天就好了 4 5號時還不見好轉 還有加重的趨勢 就加強調整 6 7號身體開始發黃 眼睛都是黃的 拉肚子 嘔吐 吃飯不如以前 尿液都是黃的 他是運動員身體非常強壯 從不用去醫院打針吃藥 16號早上突然離世 自始至終 家人也沒多想 直到後來親戚來看田世臣都說不對 像是中毒 火化後發現骨頭紅色 特別是上半身比下半身骨頭要紅的多 一個健康的人的骨頭怎麼能發紅呢 有經驗的人說只有中毒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這時家屬才知道被惡人暗算了 可是甚麼時候中的毒 中的甚麼毒 誰下的毒 怎麼中的毒 從回家到死亡只有16天的時間 吃住跟家人在一起 沒接觸外人 也就是說被下毒是在回家之前 就是在國外到回到家這之間中的毒 如果大使館在11月份就知道了 當時沒找到田世臣 事後是否找到他了 是否鎖定他了 當時福田公司是否就在調查他 當時在飛機上是否有人跟蹤呢 當他們臨時決定回國時 福田公司的書記是否與六一零已經預謀好了 談那麼長的時間有沒有喝水呢 為甚麼讓24小時離開呢 或者是公司在被利用的情況下在給田喝的水中下了東西 還有錢是誰動的 當時田世臣在世時說錢丟了就丟吧 別執著 就沒在意 家人赴京調查死因 帶著這些疑問2012年1月31日家屬上北京找福田公司的領導與同事瞭解情況 下午到了北京的房子 公司分配的臨時住處 門鎖已經換了 並在門上貼了兩張紙 說規定24小時內搬家沒搬 想拿東西去物業拿鑰匙 去找物業時物業的人臉色就不好看 問甚麼時候搬 甚麼時候能搬完 鑰匙用完要立馬歸還 田世臣突然辭職 一般員工不知道為甚麼 公司發了一張通知說田世臣因個人原因辭職 其它的沒說 只有公司上層領導知道一些 2月1號家屬直接找到孟凡義向其詢問當時的情況 孟說他理解家屬要瞭解事情經過的心情 說他有記錄可以給家屬看 說他對田世臣不錯 沒有把檔案交給領導 而是自己留的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3641.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雷立春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雷立春 簡介 3521 雷立春 Lei Lichun 男 年齡未知 據不完全統計 中共四川省的各地 六一零 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 政法委 國保 基層中共人員在二零一一年綁架四川省法輪功學員六百五十三人 其中迫害致死十一人 枉法冤判四十九人 非法勞教八人 其餘則絕大多數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廣安市雷立春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廣安居民雷立春 因信仰法輪大法 於2004年6月被惡警抓捕 後被非法判四年徒刑 非法關押期間 因遭精神及肉體迫害 雷立春出現病危狀態 家人多次要求放人 醫院已下病危通知書 監獄因其病危而拒收 看守所也多次通知廣安當地的所謂辦案單位來接人 但廣安方面一直不同意放人 不修煉的妻子被迫離家 剩下兩個一歲大的幼兒和四位體弱多病的老人 家裏的錢又全被警察拿走 雷立春 被非法勞教一次 非法勞改一次 並被非法關入華鎣洗腦班迫害 多次遭到惡警和不法人員的暴力毆打 酷刑折磨 曾經多次生命垂危 邪惡之徒都不放人 羅成在擔任廣安市國保大隊長的幾年時間裏 殘酷迫害廣安各地法輪功學員 是廣安市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和兇手之一 廣安市眾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遭受酷刑折磨 被非法判刑和勞教 皆與該惡人有很大關係 羅成因賣力參與迫害 深得廣安惡徒的賞識 被提拔為華鎣市公安局副局長 羅成本身得勢於迫害法輪功 所以得勢後更加亡命的迫害法輪功 在華鎣市大搞特務恐怖活動 法輪功學員雷立春被迫害致死 與羅成把雷立春毒打致重傷殘有直接關係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廣安市法院慾對七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 四川省廣安市政法委黑惡勢力惡行綜述 3 四川省廣安市政法委黑惡勢力惡行綜述 2 四川政法系統近兩年對法輪功學員血腥洗腦 四川省中共黑惡勢力2011年罪行錄 上 曝光四川廣安市惡人余儀和付清民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363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徐浪舟
    說他們這樣的做法是侵犯公民的肖像權 這些所謂警察卻騙徐母拿出攝像機說已經刪除了 因為徐母也不懂攝像機如何用 他們對徐母說些污蔑徐浪舟的話 徐母與他們講徐浪舟是怎樣一個人 這些警官們理屈詞窮 又叫囂說徐浪舟不忠不孝等污蔑之詞 後來檢察院的人回來了 徐母又到了樂山市檢察院駐五馬坪監獄辦公室 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對徐母說 要拿鑑定報告可以 但說鑑定結果徐浪舟屬正常死亡 要求徐母支付兩萬多元的鑑定費 徐母要求看鑑定報告也不行 只是念給她聽 徐母告訴他們 從重慶法正司法鑑定所獲知 鑑定時徐浪舟內臟器官已腐爛變質 而且鑑定時 完全沒有家屬參與 這樣的話 鑑定還有效 還公正嗎 徐母提出 她的兒子好好被誣判進到監獄去 給迫害死了 還讓家人出錢 太不講道理了 家人對死因提出嚴重質疑 監獄方不但不主動提供證據證明他們的清白 還拖延屍檢時間 致使過了最佳鑑定時間 如果有鑑定費用 這本應獄方來出 後來徐母提出複印病歷 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又欺騙老太太說 病歷在重慶市法正司法鑑定所 讓去重慶複印 老太太說 那行啊 那你們給出個證明 打個電話也可以啊 他們當然不會這樣做 因為病歷在醫院必須保存十年以上的 這是明顯在欺騙老太太不懂 後來獄政科的王科長也來了 要跟徐母商量火化徐浪舟遺體事宜 好些男女警察拉住老太太說要 商量 這些警察的目的就一個要求火化遺體 老太太給他們講 辦不到 沒有搞清楚我兒子的真正死因之前 不能火化 徐母看到無法得到病歷和屍檢報告 看那些警察只是想讓她儘快將遺體火化 再與他們交涉也不會有甚麼結果 就準備離開回家 可是 一大幫警察上來拉她 不讓她走 徐母又被拉進院子裡 這些警察們要求老太太住下來再商量 徐母見他們還是在火化遺體上打轉轉 只好再次離開 一大幫警察又上來拉她 徐母大聲呵斥他們 說監獄和檢察院合夥欺負老百姓 好不容易才掙脫他們離開了 獄政科王科長 放狠話說 無論如何七月二十一號將強行火化遺體 徐母急了 說 辦不到 沒有我的簽字 誰也不能這樣做 如果你們真要這樣做 那你們先把我這老太婆火化了 徐浪舟在監獄不明不白的給弄死了 獄方不給家人個說法 反而還要強行火化 這不是想消滅證據嗎 是甚麼支撐這些所謂警察這樣無法無天 攀枝花市六一零市國保支隊打手 段清 四十多歲 戴眼鏡 一米六五左右 偏瘦 黃湧津 三十多歲 牛眼睛 身高一米七左右 略胖 孫支文 三十多歲 小眼睛 身高一米七左右 偏胖 這三人專對法輪功學員酷刑逼供 手段殘酷 特別是對法輪功學員徐浪舟 已迫害致死 肖會再等等 徐浪舟的母親一直拒絕火化遺體 要求調查死因 卻遭到成都雙流警官醫院 樂山五馬坪監獄 樂山檢察院等一系列的阻攔 他們似乎急於掩蓋真實死因 目前 徐母向四川省高級法院提起刑事控告 要求調查監獄謀殺徐浪舟的罪行 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二日上午 四川省高級法院開庭審理此案 現等待法院判決 從專家的分析 可以看到四川省警官總醫院 在徐浪舟醫危入院做手術後 在醫院中有人故意用暴力毆擊徐浪舟於死地 而這種故意卻在警官醫院 樂山五馬坪監獄 樂山檢察院 重慶法正司法鑑定所整個過程的表現中 都有共同體現 連成都市新都區東林殯儀館都限制家屬照相 看屍體 只讓看頭部 這都是出於極力掩蓋真實的死因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二日上午九點三十 四川省高級法院內 優秀警察徐浪舟被迫害致死 家屬要求國家賠償案開始審理 賠償申請人 即受害人母親 以下簡稱 申請方 彭廣貞 代理律師王全璋 陳以軒出庭 五馬坪監獄 現為 嘉州監獄 四川省監獄管理局作為賠償義務機關 以下簡稱 賠償方 賠償申請人展示了徐浪舟去世後第三天拍攝的遺體照片 證人視頻 同時綜合監獄賠償回復等各類證據 提出的線索進行舉證 賠償方在庭上表現相當被動 甚至連該證明甚麼都沒搞清楚 本案開庭過程中有兩 三個不明身份者進入旁聽 其中一個可能是省監獄管理局的中層領導 十一點審判長宣佈休庭 本案現等待法院判決 被告方由省監獄局法規處張偉 五馬坪監獄獄政科王政強和法制科科長組成 這位法制科長坐在中間位置 開庭期間卻幾乎一言不發 如同在坐鎮觀察 監獄管理局本來聘請了一名律師 因委託手續不全上了庭後又下來了 並全程參與旁聽 賠償申請方展示了徐浪舟去世後第三天拍攝的遺體照片 見下圖 證人視頻 同時綜合監獄賠償回復等各類證據 證明徐浪舟在廣元監獄關押了五年半都沒有出問題 轉監前夕家人還去探望過 他身體很健康 廣元監獄獄警也說他身體很好 從沒有說他有對抗管理 絕食等問題 可轉到五馬坪監獄不到兩年就突然死亡了 五馬坪監獄也證明這期間徐浪舟存在多次絕食 反覆絕食 抗議酷刑轉化 的事實 賠償方在庭上表現相當被動 甚至連該證明甚麼都沒搞清楚 申請方提出質詢後 他們的回答散亂無章 既無針對性又無說服力 既在回復同時又提出質詢 以至於連審判長都不得不暗示他們怎樣舉證 以至於輪到他們質詢時他們已無話可說 完全陷於舉證不能的狀態 他們提交了監獄犯人和警察的證詞 造假的病歷以及明顯受操控制成的司法鑑定書 以此證明獄方無責任 重複聲明 人是病死的 監獄盡心治療了 監獄不存在酷刑虐待 沒有吊打行為 等等 但是 最終他們都沒能夠出示任何有利證據 立案後 申請方律師曾要求調取監控錄像 庭上又提醒對方可以用錄像等這一類確實證據洗脫嫌疑 不要光憑口頭說辭 但是監獄始終不予提交 徐浪舟的母親當即駁斥對方 你們提交的所謂證詞根本沒有可信度 監獄裡面的酷刑和違法行為 不要說犯人 就連裡面的警察都不敢說 說完就要遭你們報復 你監獄管理局去調查五馬坪監獄的管理情況 不就是老子調查兒子 兒子有違法犯罪行為 老子會不包庇 監獄方聲稱 盡力 可在徐浪舟病危後十多小時不轉院 不予救治 監獄醫院對這種不做為的變相殺人行為必須做出解釋 從心理角度進行分析 真的無辜者會主動出示關鍵證據 積極配合甚至主動要求進行能夠澄清事實的調查 但是監獄的表現卻恰恰相反 徐浪舟去世後 監獄便瞞著家人 擅自簽字拒絕屍檢 如圖 邱雲南為五馬坪監獄九監區副監區長 該監區為入監隊 樂山檢察院又當面向家屬撒謊 我們已經做了屍檢 是正常死亡 可當家人要求看報告時 檢察官頓時啞口無言並低下了頭 家人要求將遺體放在零下十八攝氏度下保存 監獄卻不照辦 故意造成遺體腐爛 同時監獄與檢察院聯合阻礙家屬從省外請人做司法鑑定 最終在家人一再堅持和控告下才妥協 家人聯繫的幾家重慶鑑定所本來都很積極 但一經樂山檢察院電話聯繫之後 都找理由推脫了 最後終於找到一家鑑定 也相當不合常理地對徐母處處防範 做屍檢時 徐母是現場唯一的家屬 可兩個女警卻將她強行拖離 屍檢取證後 鑑定所居然 勸 徐家火化遺體 最後連屍檢報告都不給徐母 卻只給了監獄 屍檢前 獄方以屍檢費要挾逼徐母簽了一份無效的 承諾書 屍檢報告出來後又以此威脅妄圖強行火化遺體 警察命令殯儀館不准徐家親友檢察遺體 不允許拍照 那裏工作人員還對徐家親友跟蹤 偷拍 徐母到五馬坪監獄索要病歷和屍檢報告 遭到幾個獄警的兇狠圍攻 並多次放言要強行火化遺體 獄警還把請來的北京律師拉到一邊威脅 並卑劣的通過北京司法局下令律師所立即召回律師 根據四川大學華西醫院 以下簡稱 華西醫院 出具的死亡通知單 徐浪舟的死因是 上消化道穿孔術後急性腎功能衰竭 代謝性酸中毒 高鉀血症 重度貧血 呼吸循環衰竭 徐浪舟身高一米八 死亡時體重只有九十斤 徐浪舟在監獄是否遭受了不人道的待遇 徐浪舟是在手術後恢復良好的情況下 突然 病危 的 獄方提供的病歷能否證明 對於在消化道修補手術恢復的很好的情況下 致徐浪舟死亡的急性腎衰竭及氣胸等症狀是 正常情況 兩者存在多大的因果關係 概率是多少 該病歷是否經過第三方權威機構的專業鑑定 能否讓專業人士認同信服 申請方陳律師經請專業醫生對病歷進行分析後 對監獄的治療提交了諸多疑點 如雙方結論相反 說明雙方所持病歷必有一份是假 可申請方所得的病歷是從華西醫院處得到的 華西醫院不可能造假 假的只能是監獄醫院 監獄及其醫院必須就以下非常關鍵的幾點做出解釋 一 從胃修補手術到氣胸 急性腎衰歇的原因是甚麼 胃修補手術只是普外科手術 成功率很高 無論監獄醫院在手術前後的檢查 醫治是否準確得力 但從術後第三天徐母見到徐浪舟時 人就能吃半流質食物 能坐起神志清醒的交談 每天排近兩千毫升的尿液 到後來的 已過危險期 恢復的很好 好的很 說明徐浪舟身體已沒甚麼問題了 是甚麼原因會在一天時間 突發 急性腎衰歇 氣胸等而 病死 如果獄方提供的病歷不能證明氣胸 急性腎衰竭及身上的大塊血瘀是由消化道手術引發的 那就只能有一種結論 那就是徐浪舟的突發病變是被外力擊打所致 那打人兇手是誰 人在醫院被打 最後致死 監獄醫院應負多大責任 是否有包庇兇手嫌疑 二 十多個小時不轉院 不予救治 徐浪舟妹妹是三月十七日晚十點接到徐浪舟病危要轉院的電話 而從雙流監獄醫院到成都華西醫院最多一個小時 可華西醫院的急診記錄上卻表明 人是三月十八日中午十二點十七分才轉入的 除去路途時間 可推斷徐浪舟應是十八日中午十一點後才被轉走的 轉院 需要用十三個小時嗎 在此十多個小時的黃金搶救時間裏 監獄醫院又做了甚麼呢 醫療記錄 從華西醫院處得到 表明 十七日晚十一點三十六及十一點三十八分 該醫院曾給徐浪舟輸入100ml的O型血漿 不是紅細胞 在十一點五十六又靜注入20mg的藥液 此後就再也沒有任何記錄了 在此 對於一個危重病人僅輸入這點藥物和這種常觀性的醫治是否合理暫且不提 但這是否意味著從那時開始監獄醫院就停止了對徐浪舟的一切醫療措施了呢 三月十八日早上九點左右 徐母趕到時看到的是 徐浪舟已處於昏迷狀態 呼吸很弱 可醫院不但沒有對他進行急救 居然連呼吸機 心電監測等基本醫療設施都沒有 沒有輸液 身邊也沒有一個醫護人員 只有一個犯人守著 徐母見狀 非常焦急的催促院方轉院 卻被趕走 徐母走後他們又拖到十一點 見人不行了才轉院 轉院後還不告知家人 監獄醫院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危在旦夕的徐浪舟用虛弱的身體硬撐著 一點點的消耗著生命 卻不予任何救治 直到沒有搶救意義了 才將徐浪舟轉走 既然在醫院裡都沒有任何救治 那轉院途中 還會有醫療措施嗎 三 誰在幕後指使 醫院既然能在三月十七日晚二十二點通知徐浪舟妹妹 說明當時他們的確是準備轉院的 可又是甚麼原因使他們突然改變了主意 中止了轉院 更停止了對一個危重病人的一切醫治措施 究竟是誰阻止的 是誰下的命令 這不是變相殺人嗎 誰給了這些人生殺予奪的權力 關於這一點 主治醫生劉天明是重要證人之一 有指證幕後黑手的義務 從徐浪舟去世後 五馬坪監獄和樂山檢察院的種種行為 都和監獄醫院一樣 存在包庇嫌疑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 徐浪舟突然慘死 在巨大的打擊和痛苦中 老母親再次踏上為愛子尋求公道的路 老母親先向四川五馬坪監獄 現嘉州監獄 提出國家賠償 收到不賠償決定後 又向四川省監獄管理局申請復議 卻依然未獲賠償 於是她向四川省高院提起訴訟 四川高院法官太沒有良心了 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沒得了 疑點那麼多 他們竟然只相信對方的話 維持不進行賠償 徐浪舟的老母親悲憤交加地說 兒子的遺體還凍在殯儀館裡 他的冤還沒有申 我要繼續告 這是二零一五年二月 距離徐浪舟被迫害致死已近三年 距離徐浪舟的母親向四川省高院遞交國家賠償申請材料 已十五個多月 迫害類型 非法拘留 無故開除 辭退或使下崗 抻刑 非法勞教 電刑 毒打 毆打 上繩 暴曬 高強度超負荷勞動 加期 延期 超期關押 騷擾 長時間吊拷 剝奪睡眠 敲詐 掠奪 破壞財物 非法判刑 關禁閉 剝奪大法弟子被探視的權利 死人床 大字板 上大板 十字架 謊稱死因 非法關押 非法關押 吊綁 關押期間 剝奪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條件 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 不給穿衣服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據病歷分析 優秀警察徐浪舟之死為外傷所致 一位堅忍的攀枝花母親 圖 中共的政府犯罪 暴力截訪和惡意回訪 中 攀枝花血淚 一 四川中共政法委黑惡勢力2012年罪行綜述 2 四川省五馬坪監獄迫害法輪功的罪行 遭十年冤獄酷刑 善良川警突然死亡 曝光成都女子監獄的罪惡 四川政法系統近兩年對法輪功學員血腥洗腦 四川政法委黑惡勢力七月以來惡行錄 優秀警察徐浪舟被迫害致死前後 優秀警察被迫害致死四月 家屬討說法遭威脅 四川樂山五馬坪監獄究竟在掩蓋甚麼 九歲的兒子再也見不到父親了 被四川五馬坪監獄折磨 鄧建剛生命垂危 四川攀枝花市優秀警察徐浪舟生前情況 四川中共黑惡勢力2012年一季度惡行錄 四川攀枝花市優秀警察徐浪舟被迫害致死 圖 為講真話一句 慘遭迫害十年 四川平昌縣呂春杉等人受迫害經歷 四川省廣元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 四川廣元監獄在地震危房中關押大法弟子 攀枝花市朱文輝自述被非法判刑前後 攀枝花市徐浪舟一家九年來的遭遇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3592.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