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官棟良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按迫害事實索引 首頁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官棟良 簡介 3453 官棟良 Gu n Dong liang 男 72歲 家住四川省遂寧市東禪鎮 1996年4月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 以前多方醫冶無效的疾病很快就痊癒了 但是1999年後 官棟良遭到當地中共人員的迫害 於2009年1月含冤離世 家中現只剩下一個雙目失明 生活不能自理的獨子 2001年農曆臘月二十二由村邪黨書記唐光松帶領東禪派出所所長劉崇德 惡警譚化能 伍勝華將官棟良和同村的四名同修綁架到東禪派出所 在東禪派出所的當晚 所長劉祟德和他非警人員的兒子劉兵強行把官棟良的衣服扒光 因他們嫌官棟良穿的衣服太多了 打起來不過癮 後一邊拳打腳踢一邊將是六十多歲的官棟良的頭往牆上撞 當時官棟良被他們打得既有內傷也有外傷 只因祛病健身 信仰 真善忍 做一個返本歸真的好人 卻遭受東禪派出所惡劉崇德及它為虎作倀的兒子劉兵的毒打 第二天又將官棟良送往遂寧市吳家灣拘留所 並暗示拘留所的犯罪人員給官棟良 過招 打頭頂叫 吃天麻 打胸膛叫 吃杜仲 喝肥皂水 尿和口痰叫 喝三鮮湯 在拘留所拘留一個多月後又將官棟良轉送遂寧市靈泉看守所迫害二個多月 在此期間除被中共惡警刑訊逼供外 還要遭受來自他們隨心所慾的迫害和牢頭的打罵 最後由當地 610 國保大隊的廖永義勒索3500元錢才讓官棟良回家 使官棟良的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 回家後官棟良還經常遭到村鎮 派出所的干擾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不給穿衣服 毒打 毆打 死揣 撞牆 非法審訊 打罵 騷擾 勒索錢財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024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范振國
    劉淑蘭 女 任桂蘭 女 臧有 友 閆治福 范振國 高鳳山等人 在喀左縣平房子 桃花池發放大法真相資料 在半夜一點三十分正慾驅車返回時 被平房子鄉派出所三名惡警用車攔住 派出所所長王曉峰等持槍強行打開車門 發現真相資料後 威脅王占剛等四人下車 並逼迫他們上了警車綁架了幾位法輪功學員 范振國不停地給警察講真相 被惡警用力按住頭 不讓他說話 在平房子派出所 范振國跳牆走脫 惡警開車三次圍追他 但沒有得逞 七月二十九日 惡警李彬 李勤夥同平房子派出所惡警 在凌源市三家子鄉邪黨委書記和派出所所長王喜山的指使下 趁下雨之際 闖到范振國家綁架了范振國 惡警們將范振國按倒在地 用腳踩住他的腦袋 當時的情形慘不忍睹 在三家子派出所 范振國遭到惡警毒打 約四個月後 范振國被邪黨秘密判刑九年 一直被非法關押在盤錦監獄 他在獄中遭受折磨 曾經常休克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判刑 非法關押 毒打 毆打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盤錦監獄長宋萬忠驅使獄警害死多名法輪功學員 遼寧凌源市國保大隊王桂林 陳志罪責難逃 2011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綜述 九 十月份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家人為何如此擔憂 遼寧盤錦監獄長宋萬忠罪行錄 敬老院長被遼寧盤錦監獄迫害致死 圖 遼寧盤錦監獄將法輪功學員范振國迫害致死 遼寧省凌源市警察危害一方 請關注被盤錦監獄迫害的大法弟子 看凌源市中共當局的執法犯法 凌源市三家子鄉十名大法弟子遭迫害情況補充 凌源市十一名大法弟子被綁架情況 賠償 控訴相關報導 九 十月份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責任單位及惡人 凌源市三家子鄉政府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8014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龐麗娟
    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龐麗娟絕食抗議十四天 惡人用竹片撬開她的嘴 灌入一杯白色的流食 一種神經破壞藥物 龐麗娟明顯感覺異常 口乾難受 精神亢奮 後 六一零 操控檢 法兩院 以非法持有子彈罪 龐麗娟系軍人家庭 家中保留了一些子彈作為紀念 非法判處龐麗娟三年徒刑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 龐麗娟被關進武漢市寶豐路女子監獄二監區 監獄先後派人找龐麗娟談話 她們不談 非法持有子彈罪 卻要龐麗娟放棄法輪功信仰 龐麗娟以親身感受告之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她們走後讓 包夾 折磨龐麗娟 迫使逼迫龐麗娟站軍姿 每天長達十八小時 龐麗娟數次遞交申訴材料 結果都石沉大海 二零零八年十月 她們將龐麗娟單獨關押 夏香紅 高小婷等惡警指使犯人對龐麗娟施加各種酷刑 一種酷刑叫 挖牆 人離牆一米遠 頭頂牆壁支撐身體 身體其它部份不許觸牆 這是日後龐麗娟椎骨骨折的根本原因 監獄使用株連政策 導致 包夾 拚命折磨龐麗娟 每天對這位六十七歲的老人打幾十個耳光 直打得她流鼻血 其他折磨手段還有 揪耳朵 用皮鞋踢 龐麗娟的胸 肋 身上青紫斑斑 秋衣經常被撕破 後背被 包夾 瘋狂的揪掉皮膚 鮮血直流 有一次 包夾 竟用撮箕撮了一堆大糞 揪住龐麗娟的頭髮使勁往大糞裡按 揉 搓 還將她的牙齒打掉一顆 惡臭令人窒息 連一旁站著的 包夾 都要嘔吐 事後惡警高小婷還責罵龐麗娟怎麼把大便拉在這裡 並強迫龐麗娟把地拖乾淨 臉上的屎不准用熱水洗 當時天氣已冷 也沒有肥皂 任何人都不敢借給她肥皂 一次 包夾 胡容在拚命毆打龐麗娟時突然心臟病發作 臉色慘白 呼吸困難 身體不能動彈 顯然是遭報了 這時 龐麗娟以一個法輪功學員的慈悲之心 迅速實施搶救 使之及時脫離危險 同時告訴她法輪功沒有錯 你們打法輪功學員不對 迫害法輪功對你們不好 法輪功學員的慈悲正念震懾化解了邪惡 二零一零年新年 龐麗娟非法刑期快到期了 三月 龐麗娟感覺腰部疼痛 有 包夾 罵她是裝的 獄警見龐麗娟迅速消瘦 體力不支 將龐麗娟送到漢陽醫院檢查 發現腰部三個椎體已經骨折 當時獄警不讓進行任何處理 馬上將龐麗娟送回監獄 路上由於顛簸震動 龐麗娟又被折斷了三根椎體 監獄醫院在此情況下不施行任何治療 就這樣龐麗娟在極端痛苦的狀態下在監獄醫院的硬板床上躺了一個多月 直到六月二十二日被家人抬回家 離開監獄前 監區區長 監獄管理科的幹部找龐麗娟談話 問她回去還煉不煉法輪功 龐麗娟堅定的回答 法輪功絕對沒有錯 並把自己受折磨迫害的事情告訴她們 她們謊稱不知道 要知道一定會制止的 龐麗娟嚴肅的告訴她們 你們這種行為動搖不了我 只會給你們自己臉上抹黑 我愛我們的國家 愛我們的人民 希望你們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 三年非人折磨後 龐麗娟於二零一零年六月份被抬回家 回家時 人已是骨瘦如柴 奄奄一息 同事 親友 街坊紛紛上門看望 很多人看到醫生現在的樣子 都流下了眼淚 龐麗娟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上七時三十分含冤離世 迫害類型 洗腦 送洗腦班 綁架 劫持 敲詐 掠奪 破壞財物 強行施藥 非法判刑 軍訓 長時間保持痛苦姿勢 毒打 毆打 人身侮辱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模範 招牌下的罪惡 曝光武漢女子監獄 2011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綜述 E6 AD A6 E6 B1 89 E5 B8 82 E6 B1 89 E9 98 B3 E5 8C BA E6 B3 95 E8 BD AE E5 8A 9F E5 AD A6 E5 91 98 E8 A2 AB E8 BF AB E5 AE B3 E7 BA AA E5 AE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88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郭敏
    郭敏 Guo Min 女 38歲 二零一一年農曆七月初五 湖北省浠水縣被劫持在精神病院十一年之久的法輪功學員郭敏 孤獨的含冤離世 年僅三十八歲 在浠水紅十字會精神病院最後的日子裡 沒人給她倒一杯水 沒人進她的病房 飽受癌症折磨的她 從床上滾到地上 無力再上到床上 大小便失禁 無人問津 郭敏女士於二零零零年被中共人員關入黃岡市康泰精神病醫院 於二零零二年被轉押至浠水縣紅十字會精神病醫院 由於長期被強迫服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致使她閉經六年之久 肚子腫脹如十月懷胎 去年七月下身突然流血不止 送去浠水人民醫院檢查 已是宮頸癌晚期 如果這時郭敏能獲得自由 堅持學法煉功 相信她的身體會很快得到康復 可是家人和單位迫於中共610 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 淫威 不敢接郭敏出精神病院 郭敏原是浠水縣國稅局洗馬鎮分局職工 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身心受益 二零零零年三月 中共迫害法輪功加劇 郭敏不放棄法輪功修煉 受到來自家庭 單位 社會等各方面的壓力 於是決定去杭州親戚家暫住一段時間 到了杭州火車站受到警察的非法搜查 隨身攜帶的法輪功書籍被搜出 郭敏被杭州公安局方面非法扣押 二十多天後 浠水縣國稅局工會主席湯圓紅來杭州將郭敏接回湖北後直接送進黃岡市康泰精神病醫院 在那裏被當作精神病患者進行藥物 精神摧殘 兩年多後 於二零零二年湯圓紅又夥同時任局長的湯圓明 姐妹 將郭敏轉至浠水縣紅十字會精神病醫院繼續摧殘 這一關就又是八年多 這使得郭敏身心受到嚴酷傷害 由於受到濫用藥物的摧殘和精神的折磨 導致郭敏身患癌症 前後十多年的時間 一個風華正茂的女青年在中共淫威下 被關在精神病院裡度過了她人生中本應該最美好的青春年華 郭敏雖身患絕症 但神智清醒 只要與她接觸過的人沒人感覺她有精神病的跡象 郭敏的家人怕受牽連迫害 二來受中共邪黨的洗腦宣傳的毒害 多年來一直不願爭取接郭敏回家 一個晚期癌症病人與一群瘋子關在一起 不能得到適當的治療 只能飽受藥物的摧殘 直至生命終結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711.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慈海
    張兆華等五位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湊 黑材料 而被所謂 批捕 惡警們將法輪功學員慈海等十幾人吊掛在高約兩米的雙層床頭上 而且還變花樣地將手反銬 手不能動 使身體沒有活動空間 還用各種髒話污辱法輪功學員的人格 拿法輪功學員取笑 每天的吊掛時間多者長達十五小時 早六點至晚九點 少者十至十二小時 甚至大小便的時間也嚴加控制 除吃飯時外 每天都是吊掛站立 由於長時間的吊掛 站立 法輪功學員的腿 腳都腫得很粗 行動更加不便 三 皮帶抽打 在黑龍江省富裕縣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到期不釋放 不法管教對法輪功學員張口就罵 抬手就打 慈海二零零三年二月九日到期 勞教所非但不放人 還對慈海行惡 二月二十日 大隊長韓少坤 管教段連榮毫無人性的用皮帶抽打他的頭部 全身 使其渾身上下血肉模糊 腰帶都打折了 還作所謂的筆錄 又非法加期 無任何人權保證 四 不轉化就火化 慈海被非法劫持到泰來監獄 最初被非法關押於泰來監獄第四監區 四大隊 二零零七年一至四月份 泰來監獄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高壓迫害 司法部下發文件 對法輪功學員百分之百強行轉化 放棄修煉 否則 相關警察扣發工資 獎金 直接關係到陞遷 所有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參加大會 齊市 六一零 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 凌駕於公檢法之上 頭目到泰來監獄坐鎮 邪悟者陳濱做胡說八道的所謂演講 慈海因堅守信仰而被關在小號裡 由四個刑事犯包夾 只要慈海說一句講真相的話 包夾們就劈頭蓋臉的毒打他 小號每天每人只給兩頓飯 十幾個人只給一小盔兒稀苞米面粥 每人僅能平分到幾口粥 不給水喝 喝水和洗漱只能接大便器裡的水 歷經四年的身心摧殘 生死劫難 慈海於二零一一年重獲自由 可是歷經多年身心迫害 他沒有工作 沒有生活來源 精神極度抑鬱 出現肝腹水等症狀 身體消瘦 臉色發黃 全身多處腐爛流膿水 於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晚八時左右含冤離世 迫害類型 非法勞教 毒打 毆打 長時間吊拷 加期 延期 超期關押 綁架 劫持 非法判刑 關小號 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齊齊哈爾市富裕勞教所的罪惡 2011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綜述 七八月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齊齊哈爾法輪功學員慈海遭種種迫害離世 圖 齊齊哈爾惡警酷刑 生殖器通電折磨 齊齊哈爾市工程師遭受的酷刑折磨 電刑無人性 滿樓慘叫聲 齊市鐵鋒分局和泰來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摧殘 齊齊哈爾潘本余遭酷刑折磨 生命危急 圖 黑龍江省富裕縣勞教所暴行囂張 黑龍江富裕勞教所暴行 吊掛上百天致死 毒打休克繼續上刑 齊齊哈爾市富裕縣勞教所銬吊大法弟子長達14天 相關單位及個人 責任單位與個人 齊市政法委書記 馬占江 政法委副書記 王黨平 辦公室 0452 2791615 政法委副書記 李文傑 齊市政法委 六一零 主任 李佳明0452 2791608 0452 2791613 辦 郵信地址 齊市建華區新明大街27號 市政府1號樓16樓 齊市政法委書記鄧力 15245831111 工作地址 齊市建華區新明大街27號 市政府1號樓16樓13室 建華區六一零 齊齊哈爾610辦公室0452 2425788 0452 2787964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政法委610辦公室 2188661 2188663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公安分局局長劉剛 局長室電話 2126304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公安分局副局長電話 2124609 2125039 2126767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電話 2126456 鐵鋒分局指揮中心 0452 2148110 齊齊哈爾市鐵鋒分局 0452 2183708 鐵鋒區法院 泰來監獄獄長 張志誠 政委 杜英超 改造副獄長 於振海 獄政科科長 馬曉春13019093390 傳真 0452 8235443 獄政科副科長 梅繼明 獄偵科科長 楊立波 教政科科長 姜海濤 刑法執行科科長 張興軍 0452 8225543 監區輔導員 程 強 13351623798 集訓隊教導員 紀恆泰 0452 8225647 13079655898 駐泰來監獄檢察院監查科 主任蔣某 手機 13796333391 電話 0452 8221708 集訓隊隊長 梁福文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八監區改造副監區長 李偉明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八監區二分監區長 於洪濤 黑龍江省公安廳主管監獄人員 關玉德 手機 13089988067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電話 接見辦0452 8225443 監獄長電話 0452 8229203 紀委 監察辦電話 0452 8225504 紀委書記電話 0452 8229207 駐泰來監獄檢察院電話 0452 55120398 泰來監獄電話 0452 82345377 8237256 88229376 82255147 8237274 8237943 獄政科電話 0452 8225443 監獄辦公室 0452 8237949 獄長趙如濱電話 0452 8229203 紀委書記 0452 8239203 第八監區長楊秀紅 辦 0452 8238143 手機13514679200 二分區隊長李偉明 獄政科0452 8225443 監獄辦公室0452 8237949 八監隊惡警 楊洪秀 紀靖平 陳炳江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 郵政編碼 162401 泰來監獄長 於振海 獄政科 馬躍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電話 監獄長電話 0452 8229203 紀委 監察辦電話 0452 8225504 紀委書記電話 0452 8229207 主管監獄長 0452 8229203 紀委書記 0452 8229207 紀委 檢察辦 0452 8225504 九監區 曹某 13194529100 張維佳 王智玲 喬平 崔力 富裕縣勞教所 賈維軍 韓紹坤 汪泉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71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崔佩英
    向擦肩而過的過往行人講清真相 曾經多次被邪惡非法拘留 2002年8月31日被邪黨惡警綁架 抄家 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2年 關押在北京市大興女子勞教所 留下了年紀將近60歲半身不遂無人照顧的丈夫一個人在家中 非法關押期間 她不向邪惡妥協 惡警對她進行了殘酷的折磨 不許睡覺 從早上5點站到夜裡面10點 甚至時間更長 關押在不足2平米的小黑屋裡 半年不讓洗漱 坐小板凳 讓吸毒和賣淫女對她身心進行摧殘 她都按 真善忍 去做 用善念感化她們 告訴她們大法真相 使她們明白真相 做了好人 2004年8月31日出獄後 崔佩英委託人給3個明真相的販毒 賣淫女寄去了新買的衣服 對她們的生活給予幫助 在2004年8月31日崔佩英出獄時 密雲縣國保科 610頭子肖春明不通知家裏 也不通知單位 監獄早8點時放人無人接 監獄又打電話同家裏聯繫 半身不遂的丈夫接到電話後 拄著枴杖 扶樓梯下樓 打車去接崔佩英 幾百里路到監獄後 監獄不放人 說是沒有單位的人來接就不放人 監獄後又給單位打電話 單位去人時監獄才放人 晚上8點多才回到家 她從一個120多斤的健康人 到出勞教所時變成了不能行走 體重不足70斤的人 通過修煉法輪功 她很快恢復健康 並繼續講清真相 2009年1月9日 密雲縣國保科 610頭子肖春明夥同惡警蹲坑 又非法綁架崔佩英 並抄了她的家 搶走了電腦 打印機 刻錄機及各種耗材等 非法勞教她2年半 因崔佩英不放棄修煉 受盡惡警的殘酷的折磨 身體健康日漸惡化 兩腿腫脹 疼痛不已 後來用刀在小腿上割開一個口 腿裡面原來全是膿血 膿血流了出來以後腿才消腫 崔佩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2010年7月 勞教所怕承擔罪責 給辦理了保外就醫 崔佩英兩腿骨節嚴重增大 經當地醫院確診 是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 腋下多處淋巴癌 腋下長有膿包 脖子上長有一大膿包 膿包破了頭 長期流膿 行走困難 日常生活受到很大影響 就是這樣一個不放棄信仰 真善忍 的善良人 監獄 北京 密雲的國保科 610多次到家騷擾 對其家人 往來的親戚朋友進行電話 手機跟蹤 監控 騷擾 使其家人 親戚朋友無法正常生活 在中共當局的罪惡迫害下 崔佩英的丈夫無法忍受邪黨惡警惡徒們沒完沒了的騷擾 迫害不幸去世 崔佩英的女兒 女婿在北京上班 居住 是一對相親相愛的孝順父母 公婆的小夫妻 610 國保科在女兒 女婿上班所在單位 威脅其女兒 女婿 崔佩英如果不放棄修煉就不讓孩子們上班 不發工資 單位就辭退 離職 迫使一對恩愛小夫妻離了婚 2011年7月份 年僅59歲的崔佩英開始大小便失禁 生活不能自理 於2011年8月19日離世 中共邪黨給其家庭造成的不幸 這個好好的家庭只留下一個孤女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抄家 非法勞教 非法勞教 剝奪睡眠 罰站 關小號 坐小板凳 關押期間 剝奪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條件 迫害親屬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北京女子勞教所的藥物迫害 2012年北京法輪功學員繼續遭殘酷迫害 北京密雲縣部份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事實 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的罪惡 北京密雲縣國保大隊610近期綁架惡行 崔佩英生前在北京市女子勞教所遭受的折磨 七八月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北京市密雲縣崔佩英被迫害離世 圖 北京密雲縣大法弟子崔佩英被綁架 北京 難以揮別的二零零八 圖 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的親身經歷 責任單位及惡人 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 新安勞教所 天堂河勞教所 塑新學校 密雲縣國保大隊 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 新安勞教所 天堂河勞教所 塑新學校 北京女子勞教所 新安勞教所 責任人所長 朱曉莉副所長 陳麗 付某某總機電話 010 60278899 四大隊監控電話 總機轉5401 密雲縣公安局 密雲縣公安局國保科電話 010 69063629肖 男 專門負責非法審訊大法弟子 審訊過程中經常辱罵毆打大法弟子 肖春明 吉林省女子勞教所 參與迫害的相關責任人 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大隊長 閆立峰一大隊勞改隊長 李影一大隊的獄警 周占紅 吳玉岫 段亞娟 全稱 吉林省女子勞教所 1085信箱 郵編 130022總機 0431 85384312勞教所所長 馬莉廷 辦公室 0431 85384323宅電 0431 85924643 手機 13843020118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709.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鄒錦
    全身疾病不翼而飛 並時刻做個好人 九九年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後 鄒錦老人也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 鄒錦被雨花區井灣子派出所惡警雷震等人綁架 非法抄她家時搶走了三千元現金和五百元的存折 無辜的她被送進長沙市第一看守所關押 中共惡人捏造罪名開庭審訊 於同年十一月十八日對她判刑九年 在看守所裡 她受盡了折磨和摧殘 惡警迫害手段令人髮指 惡警經常提審她 用電棍棒電她 扯住頭往牆壁撞 晚上不讓睡覺 靠牆壁站一晚 經常不給飯吃 不給水喝 有一天晚上 兩惡警拿著電棍來到她牢房審問她 在得不到回答時 將她拖到床上 把她手腳綁成 大 字 剝掉她的褲子 獸性發作 無恥的兩個暴徒輪流姦污了這位老人 姦污了還不罷休 又將電棍使勁塞進她的陰道裡電擊 強迫她招供 老人決不配合 痛得大聲喊叫 直到昏迷過去 惡警才將電棍從陰道抽出 她的陰道鮮血直流 腫脹疼痛 惡警若無其事的走了 一個月來 她坐不下 走不動 只能躺在床上呻吟 鄒錦老人被看守所的惡警摧殘得奄奄一息 完全處於昏死狀態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送進長沙市第三醫院 確診數病復發 通知家屬準備後事 看守所的惡警怕擔責任 才匆匆忙忙辦了監外執行 親人把她接回家後 半個月後她可以下地走動 吃一點飯 可是 中共邪黨並沒放過這個老人 指派當地領導派人二十四小時監視她的行動 多次上門騷擾 恐嚇 跟蹤她 搞得她日夜不安寧 同時中共邪黨人員在經濟上切斷她的來源 她所在的單位工廠每月三百元的生活費不但被扣發 可恥的天心區一政法委 姓李的 還把她在遭非法關押期間 一年多 三千多元生活費領走 她幾次向有關領導反映 得到的就是一次次謾罵和恐嚇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529.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丁振芳
    賈玲 還有男警不分晝夜地折磨迫害 後丁振芳又被劫持到大連勞動教養院 勞教所為迫使丁振芳放棄修煉法輪功 獄警強迫老人站在鐵籠裡五天五夜 又押到抻床上迫害 獄警把丁振芳胳膊 手全銬在床的鐵架子上 胳膊手腿腳且用膠帶纏死 身下三個板 頭戴棉帽 鼻 嘴用膠帶封死 然後捅兩個洞眼往嘴裡灌濃糟 濃蒜水 尿 活蜘蛛也往嘴裡塞 身上放二十幾個活硬殼蟲在衣服內爬 這是王沖干的 打手王沖是詐騙犯 往腳上插大頭針 把變形的鋼碗插到口腔中 用筷子鍬著往裡灌 丁振芳口腔內 舌頭全部受傷 疼痛難忍 惡人還往身上潑髒水 一盆一盆的潑 丁振芳的身後 腰上全是傷 腿和腳全身上下沒一塊好地方 王沖走後 又換 了一個呂靜 張 呂二人往老人腳趾甲肉間插牙籤 大頭針 看到老人奄奄一息時 又把老人押到鐵籠內罰站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至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九日 丁振芳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 在那裏 她不配合一切迫害形式 被先後三次被關進小號共達三十五天 第一次戴手銬 同時腳被捆在鐵凳子上長達十六天 第二次十天 被折磨得吐血 獄醫還強行灌食 連老人衣袖都被踩破了 又拉到醫院檢查 醫院不讓灌 獄警不聽 堅持灌涼食 第三次一共九天 直到丁振芳被迫害得不能說話了 舌頭上長滿了小瘤 經獄醫確定為腦梗塞及尿結石等症狀 馬三家看丁振芳已經奄奄一息 才通知家屬連夜趕過去領人 家人當時都認不出來她了 丁振芳自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被中山區葵英街派出所 以田力副所長為首的 劫持後非法判八年 又被劫持到瀋陽遼寧省女子監獄九監區 迫害 一九九九年末丁振芳第一次被迫害也是在這個監區 獄方深知丁振芳對法輪大法的堅定正信 所以這次剛進去 九區專管迫害法輪功的獄警李鶴翹 此人今年三十四歲 二零零一年剛從警 就問丁 你配不配合我們 丁振芳說肯定不配合 指轉化 李鶴翹就開始對丁振芳實行一系列的酷刑迫害 獄內所有的刑具對丁振芳都過了一遍 也未能改變丁振芳對大法的堅信 二個月過後 丁振芳就已經被迫害成高血壓 心臟病 腦血栓等 二零零八年二月末 丁振芳的姐姐和妹妹去監獄要求探視時 惡警李鶴翹說現住院不能見 甚麼時候能見聽通知 並告知家人你們要有個心理準備 很顯然 他們把丁振芳迫害的不成樣子 不敢讓家人看到 丁振芳的妹妹說是你們迫害的吧 她在以前 未修煉 也沒得過這幾種病 李說 她以前沒有不等於現在不得 八月份 獄方來電話可以接見只允許丁振芳的丈夫一人見 此時其丈夫見到丁振芳時 很瘦弱 牙齒只剩下3 4顆 雙手背著好像有意不讓丈夫看見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 在押往遼寧女監的途中 她一路高喊 法輪大法好 還大法清白 還我師父清白 的口號 還時不時的用她那清脆的女高音唱大法歌曲 直到監獄大門 到監獄後 因為她心臟不好 醫院不想收 大連看守所送人的警察堅決不往回帶 不知用甚麼辦法 後來就收下了 接著她不穿獄服 被入監隊的隊長親自指揮五 六個刑事犯人 把她打倒在地 將衣服扒光 套上獄服押往九監區 這之後 獄方又開始對丁振芳實行了第二次迫害 找了幾個獄中最惡毒的犯人每天對丁振芳非打即罵 罰站 不讓睡覺 二零零八年底約十一 十二月份之間 惡警李鶴翹這次親自動手把丁振芳吊在靠窗的暖氣管上 然後狠狠抽打了丁振芳 吊了七天七夜 最後打的丁振芳已是奄奄一息才放下來 這之後 交待犯人 要嚴厲看管丁振芳 只給她留口氣就行 如果你們不嚴厲 就不給你們加分 不加分意味著甚麼你們知道嗎 就是不減刑 此時犯人聽了這樣的話 更是對丁振芳狠狠地打罵和責罵 丁振芳開始絕食抵制迫害 此事長達一年 這期間 監獄不允許家裏任何人接見 二零一零年三月份 家屬沒等獄方同意 其母親 丈夫和妹妹去了監獄 但是獄方就是不讓見 最後家人去省司法局說了此事 等了一下午 才勉強同意其丈夫見了一面 其丈夫看到丁振芳時 丁振芳已是在擔架上 丁振芳對丈夫說 看來我得死在這裡了 她們天天打我 其丈夫要求保釋 獄方說不夠條件 第一就是不放棄信仰 二零一零年的春天 在監獄醫院 她已經處於昏迷狀態 面無血色的躺在那裏 即使這樣 還遭到醫務犯人李麗等人的謾罵 說她 裝死 又過了一年 二零一一年五月份 家屬幾次要求接見 監獄方面才同意其姐姐見一面 並囑咐其姐姐此事不准告訴丁振芳的妹妹 如果其妹妹來了也不讓見 當丁振芳的姐姐見到丁振芳時 感覺精神很好 丁振芳也沒說她胃口不舒服 吃不下去飯等 此時李鶴翹已調走 換了一個吳姓科長管迫害法輪功 此人也是三十多歲 表面看就是一個笑面虎 對丁振芳不但不打罵 每天還和她嘮家常 親自買雞蛋 奶粉等給丁振芳吃 丁振芳的姐姐聽後很是感動 回來後告訴丁振芳的母親和家人 全家人都很高興 丁振芳再也不受折磨了 可是萬萬想不到 兩個月後七月十八日 獄方一個姓丁的年輕管教20幾歲來電話告訴其姐姐說丁振芳得了胃潰瘍 在獄內打吊瓶 其姐姐問咋回事 二月前不是挺好的嗎 吳姓 科長 說就在你走後約十天吧 她又開始不吃飯 吳聲稱這是她長年絕食造成的 其姐要求再見她一次時 吳說誰也不讓見 觀察一個階段再說 第二天七月十九日丁振芳的妹妹給吳科長打電話詢問丁振芳的病情 並要求她們放人 這個吳科長說 丁振芳還不夠保外的條件 吳還說按你們的說法她不是在消業嗎 說完立即把電話掛斷了 七月二十六日 獄方來電話直接找到丁振芳的丈夫去監獄一趟 丁振芳的丈夫此時看到丁振芳時 丁振芳又是躺著起不來 話已說不成句了 只說了一句 我要回家 人已瘦的皮包骨頭 丁振芳的丈夫又問你為甚麼不吃飯 丁指指胃意思是吃不進去了 其丈夫說你等著過兩天我就來接你回家 丁振芳擺動了一下手 就再也沒有反應了 此時獄方要求丁的丈夫簽字 一個藥費清單 她丈夫當晚坐車回來了 第二天早上剛到家 獄方又來電話同意保外 此時丁振芳已被送進了瀋陽739醫院 三十日星期六 獄方又來電話告訴丁的丈夫趕快來吧 獄方親自來人去幫辦保外 星期天等丁振芳的丈夫趕到醫院時 丁振芳已是死亡狀態 沒有氣了 只有心臟靠一種儀器還能跳動 按醫生講人死亡前首先是沒有氣了 心臟還可以跳動一時 大腦也已經死亡了 八月一日當丁振芳的家人 兒子 兒媳 姐姐 妹妹趕到時 獄方已聚滿了約有三十個警察 她們又錄像又錄音 造成一種丁振芳在醫院全力搶救的假相 所以當其家屬質問獄方為甚麼死亡了才搶救 她們毫不遮掩地說 是丁振芳自己選擇的路 我們已經盡力了 你們都看到了 現在是在醫院 我們又都有錄像 你們上哪兒告 我們都不怕 現在家屬回想一下就在今年五月十三日 丁振芳的姐姐見到丁振芳時也是又錄像又錄音 造成一種假相 丁振芳在監獄此時很快樂 而後僅僅兩個月時間 她們就開始對丁振芳不知實行了甚麼藥物 野蠻灌食是造成她胃部重大損傷的主要原因 又用了讓其死亡的藥物 故意害其致死 怕丁振芳回家時揭露獄方所做的一切惡事 揭露她們對其實行的一系列迫害 在監獄的三年中 她被多次大字型的固定在醫院的床上強行灌食 當我再次看到她 那時是二零一零年的春天 在監獄醫院 她已經處於昏迷狀態 面無血色的躺在那裏 即使這樣 還遭到醫務犯人李麗等人的謾罵 說她 裝死 後來聽說她大 小便失禁 大冷天躺在尿濕的褥子上 直到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被迫害致死 丁振芳的家人呼籲國內外正義善良人士與國際救援組織全力調查丁振芳被迫害致死的真正原因 給家人和丁振芳討回一個公道 善惡有報是天理 叫那些有意直接參與迫害丁振芳致死的那些惡人們均受到法律的制裁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鎖地環 毒打 毆打 非法判刑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22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