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歐家發
    歐家發老人與十多位同修參加集體學法 被謝開基等不法惡徒綁架 歐家發被非法判刑三年 被劫持到常德津市監獄迫害 每天被迫做十多個小時的奴工 在充滿暴力 謊言的人間地獄度過三年 直到二零零五年才被釋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 中共不法惡徒多次恐嚇 騷擾歐家發 一次 辰陽鎮派出所惡警在晚上踢壞了歐家發老人的門 強行非法搜查 發現了幾本大法書和真相資料 就將歐家發綁架 關押 二零零七年九月 辰溪縣政法委 六一零 國安 辰陽鎮 六一零 的不法惡徒 將歐家發綁架到位於懷化市盈口鄉原印刷廠住宅樓的懷化洗腦班 進行暴力 謊言迫害 後醫生檢查身體發現歐家發有病 洗腦班惡徒們就把不明藥物逼迫歐家發老人吃 導致歐家發出現流口水 走路緩慢 說話口齒不清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 中共不法之徒時常還要騷擾他 他家中四壁空空 大法書籍多次被不法之徒抄走 MP3 MP4都遭不法之徒洗劫一空 連藏在米缸裡的經書都被不法惡徒搶走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八日 惡警再次綁架老人 非法關押於拘留所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 歐家發再次遭不法人員綁架 抄家 歐家發老人行動日益緩慢 耳朵也聽不清了 連煉功也很困難 經歷約三年的痛苦折磨後 於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左右離開人世 迫害類型 強行施藥 騷擾 敲詐 掠奪 破壞財物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毒打 毆打 抄家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218.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謝志英
    她仍然堅守著對真善忍的信仰 繼續修煉法輪大法 在各級專政機關的指使下 單位領導無理而非法把一個身心健康的她強行送進了新疆阿拉爾市精神病醫院 接受所謂的康復治療 把一個正常的她投入到精神病人的行列 在暴力下強制 治療 用電棒電擊威逼她服用大量的不知名藥物 長期被隔離捆綁 強制注射不知名的藥劑 對她的精神更是不擇手段的侮辱摧殘 斷絕與親人朋友的來往 美其名曰 封閉治療 強行灌輸各種所謂政治理念 美其名曰 心理治療 但這一切都未能動搖她的信念 摧垮她的意志 從精神病醫院回來之後 謝志英懷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念 走上了去北京的上訪之路 因為她堅信謊言掩蓋不了真相 真理和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她被惡警抓捕 邪惡製造的災難再次降臨到她瘦弱的身上 二零零一年 謝志英被新疆阿克蘇市國安局非法勞教三年 送往新疆烏拉泊勞教所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轉入新建的勞教所 新疆女子勞教所 謝志英於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在新疆烏拉泊勞教所和新疆女子勞教所期間遭受了非人的暴力 轉化 電棒電擊 不許睡覺 長期罰站 管教指使吸毒人員長期的辱罵和毒打 不許上廁所 餓飯等等邪惡迫害 與此同時 謝志英進行了不配合任何邪惡指令的反迫害 拒絕看任何邪惡對大法和師尊的誣陷文字 視頻 不報數 不戴胸牌 不唱邪歌 不看 不背勞教所所規所紀 拒絕勞動 絕食反抗體罰和毆打迫害 一次 在全勞教所召開邪惡大會時 整個勞教所人員目擊其被踢打 拖拽進入邪惡會場而未果的事實真相 或者絕食中被無人性的拖拽踢打在去勞教所飯廳的路上 在此期間 她的反迫害舉動極大的震懾了邪惡 同時鼓勵著同為非法勞教的由於怕心而說違心話的大法學員 謝志英從勞教所回到新疆阿克蘇市之後 邪惡不斷騷擾 不久 再次把她送往新疆阿拉爾精神病院 進行非人的摧殘數月之久 在這期間親人無法探視 在邪惡的迫害下 令人痛心的是離開精神病院時 她失去了語言功能 從此不能夠與人溝通交流 三 七年反鎖家中 失去人身自由 回到家中的她 在阿克蘇市地稅局的非法監管下 失去了人身自由 二零零四年以後 她的工資收入被非法控制 單位指使專人監視她的一舉一動 謝志英日常生活出入家門 均不能自我做主 非法反鎖在家中長達七年之久 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家變成了不是監獄的監獄 人變成了不是囚徒的囚徒 在這七年期間 謝志英的丈夫 因為環境壓力下與她分居 雖有看望她的願望 卻被來自政法委設置的阻力阻隔 不能如願 謝志英的丈夫曾在謝志英哥哥勞教回來後向哥哥訴說了謝志英被反鎖家中被控制的狀況 她的兒子也同樣因為環境的原因 不能母子相見 她的母親袁景雲由於煉法輪功長期不 轉化 到北京上訪被勞教而被遣送致新疆烏甚縣國稅局本單位被看管十年 不允許與女兒相見 他的哥哥謝志明也因為煉法輪功被二次勞教 一次囚禁單位不許出門達八個月之久 送洗腦班一次 在此期間 謝志明做過種種努力 並私下見到監管謝志英的人員 證實妹妹被控制反鎖在家是阿克蘇市地稅局根據阿克蘇市 六一零 及阿克蘇地區 六一零 的指使安排下而行使的 二零一一年五月底 母親袁景雲年老體弱不慎跌倒 不能正常行走 生活不能自理 經努力獲得允許謝志明將母親接回阿克蘇市自己家中照顧 母親袁景雲牽掛女兒心切 急於瞭解女兒生死狀況 六月二十三日 袁景雲和兒子謝志明向新任阿克蘇地區 六一零 主任包立群 地區政法委副書記 寫了申訴狀 強烈要求與親生女兒 妹妹自由相見 恢復各項被非法剝奪的基本權利 人身自由權 財產權 親情權 人格尊嚴權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 袁景雲 謝志明被通知允許與謝志英相見 在阿克蘇地區 六一零 市 六一零 地稅局 國保大隊 社區等十幾人的包圍下 母女兄妹見了面 不到半小時 即催母親 哥哥離開 母親堅持自己的權利 要和女兒吃飯和住在女兒家 此時 六一零 社區人員都來圍攻袁景雲 地區 六一零 楊靜說 你不是給包書記寫報告了嗎 那你就到烏甚縣解決問題去 現在就把你送到烏甚縣去 在母親和兒子強烈的抗爭下 母親堅持要求女兒給自己做飯吃 以此拖延時間 想抽空單獨和女兒在一起 還未走出勞教所的夢魘的謝志英和長達七年囚禁的恐懼 在邪惡人員聚集家中時 她一直不停地做著同樣的舉動 不斷地洗碗 緊張地看著母親和哥哥與那幫邪惡的對峙 在母親摟抱她時 她張嘴 卻發不出聲叫媽媽 母親一直抱著顫抖不已的女兒 安慰著女兒不要害怕 說著鼓勵女兒的話 聽到母親要吃自己做的飯 謝志英很快地給母親和哥哥做了簡單的飯菜 一同和母親並安靜的給母親和哥哥夾菜 看著母親和哥哥吃了自己做的飯菜 母親袁景雲要求住女兒家 地區政法委 六一零 楊靜惡狠狠地說 派五人看著你們 並威脅說 把袁景雲送回烏甚縣 最後 地區 六一零 楊靜當著眾人對謝志英單位地稅局領導宣佈說 以後他們一家見面 必須申請得到允許 才可以 且必須在多方監視之下 方可進行 邪惡 六一零 的人員曾說過 不能讓謝志英與她家人在一起 反鎖囚禁七年謝志英的理由是 她出門會跑 讓他們無法控制她 她會讓人知道她情況而被利用 謝志英一家都是煉法輪功的 甚至誣陷她精神不正常 誣陷她與家人在一起會殺家人 看到如此景況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13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余毅敏
    也觸動了二位老人來學煉法輪功了 從此以後 家庭和睦 藥費開支沒有了 為單位也節省了一筆不少的支出 減輕了單位負擔 余毅敏深知是大法給予了她第二次生命 給她的親人帶來健康 每到週六 週日余毅敏夫婦帶著幼兒參加集體學法 到處洪法 一家人沉浸在得法的喜悅中 五次綁架 幾度被關洗腦班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八日餘毅敏進京上訪 被北京警察劫持到前門公安分局內 用手銬將雙手在背後反銬 直到銬子卡入肉裡 後被武漢市江漢區萬松園派出所警察劫回武漢 被武漢市婦教所非法拘留半個月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六日 武漢市江漢區公安局 六一零 指使各派出所又一次大規模非法抓捕輪功學員 萬松園派出所所長周志衛 管轄民警羅勇 唐雙新等多名惡警闖入余毅敏家中強行將她帶走 關入江漢區洗腦班 江漢洗腦班先是設在武漢市公安局旁邊的福利院內 二零零零年五月遷入江漢區二道棚一個私營預制板廠內 二零零一年黃曆臘月二十八日 余毅敏與家人正在準備年貨 萬松園派出所所長周志衛帶一夥惡警氣勢洶洶闖進余毅敏家中 不由分說將她強行綁架到派出所 雙手戴銬子 余毅敏再次被關進江漢區洗腦班迫害 在洗腦班 余毅敏拒絕看謊言的新聞 配合同修撕毀攻擊 誣蔑大法的標語 在洗腦班 一次有法輪功學員智慧的把寫在牆上誣蔑法輪大法的標語抹掉 填寫上 江澤民是在搞邪教 惱羞成怒的 六一零 頭子 調來防暴隊抄房間 搜身 追查是誰寫的 要每個法輪功學員按要求寫字來對筆跡 結果遭到余毅敏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的堅決抵制 不寫一筆一劃 最後惡警也沒查到是誰寫的 二零零一年十月底 余毅敏被萬松園派出所惡警帶到所裡進行迫害 她智慧闖出派出所 被迫流離失所 有家不能歸 萬松園派出所所長帶領惡警到處搜查余毅敏 並重獎舉報者 從派出所正念闖出後 余毅敏於當月上北京打橫幅 被北京警察綁架 非法關在北京燕山看守所十七天 絕食後釋放 非法勞教 洗腦班藥物迫害 在一次發真相傳單時 余毅敏第六次遭綁架 被劫持到武漢何灣戒毒所非法勞教一年 剛到戒毒所 惡警不讓她睡覺 找來六隊幾個最邪惡的人 二十四小時輪番灌輸邪說歪理 轉化她 余毅敏根本不搭理他們 惡警就唆使吸毒犯打她 擰她 長時間不讓睡覺 罰她面壁軍蹲 稍一動彈就會遭到一頓毒打 無論怎麼折磨 她始終如一的堅信師父 堅定大法修煉不動搖 最後惡警只得放棄轉化她 就用長時間勞役折磨迫害她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某日 余毅敏非法勞教期滿 本應該回家與家人團聚 惡警卻將余毅敏從何灣戒毒所直接劫持到江漢區洗腦班 這也是余毅敏第三次遭洗腦班迫害了 洗腦班期間 余毅敏曾遭受藥物迫害 當時反應不大 之後慢慢失去記憶 雙腳出現疼痛 直到完全沒有知覺 無法行走 在洗腦班 惡徒還將她的頭猛力撞牆並野蠻毆打 江漢區政法委 江漢區 六一零 江漢區公安分局 萬松園派出所 萬松園街道辦事處相關人員 是迫害余毅敏的直接責任單位和責任人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家庭破裂 余毅敏從二道棚洗腦班出來是二零零三年大年三十那天 余毅敏拖著飽受精神折磨與肉體摧殘後虛弱不堪 浮腫的身子站在闊別已久的家門口 等了一晚上 用手輕輕的敲門 門緊閉無一絲聲息 只有那凜冽的寒風呼號不停的拍打她穿著單薄衣服的身子 黑夜中 她背靠門上 任憑開閘似的淚水在消瘦的臉上流著 天亮前悄悄離去 幾天後 其丈夫汪四清拿著一份離婚書叫她簽字 只給了一個月的生活費後 就撒手不管了 幾年來 余毅敏從看守所到婦教所 從洗腦班到何灣勞教所 戒毒所 幾經輾轉 遭受非人的折磨迫害 無情的高牆 使她一個完整的家庭隔絕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 夫妻不能團聚 年幼的兒子見不到生養哺育他的母親 骨肉分離 余毅敏遭迫害期間 被工作單位非法開除 從此長期無生活來源 而且 在中共殘酷打壓下 余毅敏本來很幸福的家庭破裂 以致無家可歸 曾被注射不明藥物 大約從二零零三年起 余毅敏精神開始失常 後又雙腿不能行走 生活不能自理 法輪功學員救援遭綁架 余毅敏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家庭破裂 沒有經濟來源這種慘境 社區中共書記曹新雲只字不提余毅敏遭迫害之事實 反誣蔑她是煉法輪功煉成這樣的 還經常騷擾 侮辱余毅敏 在這期間 法輪功學員找到余毅敏 在生活上照顧她 經濟上資助她 盡力幫助她恢復健康 學員把她安排到福利院 余稍有清醒就渴望學法 有兩個學員主動為她能儘快恢復正常 同她一起學法 結果這兩位學員卻遭到中共綁架 余毅敏 一個按 真善忍 做好人的善良的會計師 就這樣在中共一步緊逼一步的迫害下 失去了生命 是誰製造了這人間的悲劇 是誰顛倒黑白 是誰縱容道德倫理淪喪 余毅敏的遭遇是中共惡黨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 踐踏人權的活生生的控訴 武漢市公安局原局長趙飛任期四年期間 二零一一年八月起至二零一四年七月 有十多名學員被迫害致死 余毅敏是其中之一 迫害類型 剝奪睡眠 罰蹲 綁架 劫持 手銬 腳鐐 非法拘留 非法勞教 毒打 毆打 強行施藥 無故開除 辭退或使下崗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武漢市公安局原局長趙飛任期四年的罪行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八年 余毅敏含冤離世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131.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馮琪
    社會支持 媒體報導 溫故明今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按迫害事實索引 首頁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馮琪 簡介 3441 馮琪 Feng Qi 男 48歲 安徽省合肥市長豐縣三十頭鎮法輪功學員 馮琪被安徽省第三監獄迫害致肝腹水 肝硬化 嚴重浮腫 家人要求保外就醫 監獄拒不放人 直至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出獄 馮琪於七月三十一日早晨六點五十分含冤離世 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晚 馮琪講真相遭綁架 隨後被非法抄家 抄走電腦 摩托車等物品 被非法關押在長豐縣看守所 馮琪被非法判三年勞改 被送往安徽省宿州市第三監獄迫害 馮琪出獄後 在被迫害得日常生活根本無法自理的情況下 鄉 鎮中共610人員還常來家騷擾 位於安徽宿州市內的安徽省第三監獄 是中共指定關押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入獄後 直接投入嚴管隊 普通刑事犯入監則在監捨 用惡警的話說 就是要給你心理上製造高壓態勢 期間法輪功學員稍有煉功盤腿等動作 輕則被戴上鐐銬 重則遭惡警電擊 毒打 伙食也減為每頓一個饅頭 正常伙食的三分之一 雖吃不飽 白天還要被惡警強迫跑步 軍訓 一個星期後 監獄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惡警頭子唐傳友 黃啟俊 將法輪功學員帶到基地 進行所謂的 轉化 天天強迫看攻擊和歪曲法輪大法的書籍及音像資料 如有抵制 惡警唐傳友 黃啟俊就指使惡徒辱罵 毆打 體罰法輪功學員 如上述手段還不奏效 惡警唐傳友 黃啟俊就夥同嚴管隊惡警進行所謂的 震撼教育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13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潘本余
    被邪惡之徒賈維軍弄出去毒打 用電棍電擊 法輪功學員王寶憲從窗口喊 不許迫害大法徒 潘本余從監捨出去制止 被犯人打翻在地 強行按住 一日賈維軍指使犯人將潘本余弄到豬舍 對其毒打三 四次 一次把潘打昏 賈說其裝的 竟邪惡至極的用開水往其身上澆 身上被燙起泡 還不給吃飽飯 不讓上廁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 馬勇 李齊 張曉春等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寫聲明要求無罪釋放 惡警賈維軍指使犯人打法輪功學員 連六旬老人楊立成也不放過 潘本余見此情況便高喊 法輪大法好 全體學員都喊 潘被打得鼻孔流血 大牙被打掉一顆 賈維軍叫囂 給我往死裡打 打死我負責 此後 張曉春 馬勇 王寶憲被富裕公安非法拘捕 送到富裕看守所 賈維軍開大會瘋狂叫囂 王寶憲就是我湊材料送進去的 並讓法輪功學員寫保證不與政府對著幹 王寶憲控告富裕勞教所的非法行徑 被看守所獄警 原塔哈鎮派出所所長 打耳光 還指使刑事犯林立國打他 使其臟器衰竭 活活被打死 當時駐看守所王檢察官還為刑事犯林立國做假證 說沒打王寶憲 張曉春在看守所絕食抗議迫害 犯人將其眼角打出一寸長的口子 被灌濃鹽水 因濃度太大 致使血液凝固導致死亡 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潘本余被非法拘捕 也被送到富裕看守所 惡警為掩蓋王寶憲 張曉春被迫害致死真相又給潘本余判四年 轉至北安監獄 北安監獄一心將潘本余弄死 殺人滅口 將其關小號迫害七十多天 被犯人打的頭破血流 在小號內背銬穿地環兒 不給被褥使其尿血 吐血 手腕和雙臂鎖爛 骨縫長肉芽 一日 省司法局人員來監獄檢查工作 潘本余高喊 我最冤哪 政府官員打死兩名大法徒 為封鎖消息把我關在監獄 我申訴他們就關我小號 酷刑折磨 想整死我 姓安的獄警對檢查人員謊說 他是精神病 半個月以後將戒具卸下時 他雙臂仍是被鎖的姿勢 已經不會動了 測血壓高六十 低壓三十 整日昏迷狀態 隨時能死去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獲釋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 警察到家砸門 潘本余被迫流離失所 靠給人送牛奶艱難維持生計 同年十二月八日 他在父母家被北局宅派出所兩個警察綁架 在派出所 被鐵鋒區 六一零 王隊長銬在暖氣管子上 對其毒打致昏迷 還用皮鞋踹其肚子 打的拉血 兩天後被送到齊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間 由於 六一零 王隊長打的心 肝 腎衰竭 出現生命危險 被送到齊市第二醫院搶救 潘本余被鐵鋒區法院枉判七年 下判決時 把空白刑訊筆錄讓他按手印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潘本余被劫持到泰來監獄繼續迫害 被迫害致死 潘本余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心臟病 肝腹水 心肌梗塞 吐血 頭部腫大 生活不能自理 在其幾度生死奄奄一息時 獄警程強竟威脅 你不寫三書就不放人 保外就醫不給你上報 直到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 獄方和齊市 六一零 等部門為推卸責任才通知家人將人接回家中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時左右 齊齊哈爾北局宅派出所兩名警察 其中一名姓邢 及泰來監獄三名獄警 一個姓祝 同時來到潘本余的住處 表示受泰來監獄指示 保外就醫人員每年體檢一次 讓家屬出醫藥費四千元 之後 獄警帶潘本余到齊市第一醫院體檢鑑定 又說到泰來監獄做體檢鑑定給報銷 到齊市第一醫院體檢不給報銷 家屬不知如何是好 就把人讓泰來監獄獄警給騙走了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潘本余第二次從泰來監獄保外就醫回家 身體一直狀況很差 渾身瘙癢 全身抽筋 身體大面積浮腫 每天都是不停呻吟 肚子很大 二零一一年二月北局宅派出所片警林震亞夥同二名警察闖進潘本余家中 把他學法煉功的書和MP4搶走 並恐嚇潘本余要帶他回監獄 潘本余離家出走 家人沒有潘的音訊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潘回到家中 後身體更加嚴重 六月二十八日身體狀況急劇惡化 已走不了路 排不了便 當天泰來監獄祝幹事和另外一個警察到潘家中要求潘作體檢 強行把潘背到醫院做體檢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晚八時 潘生命垂危 家屬把他送到齊齊哈爾市第三醫院搶救 當天來了幾個公安暗中調查潘本余的病情 住院期間潘本余的狀況鑑定被改寫 身體狀況越來越重 七月十六日晚見到家人後 說了幾句話 於七月十七日半夜一點多停止呼吸 迫害類型 不准上廁所 關小號 戴背銬 鎖地環 銬在某處上 非法判刑 誹謗 造謠 污蔑 栽贓 羅列罪名 冷凍 灌涼水 涼水澡 浸水 關押期間 剝奪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條件 剝奪睡眠 綁架 劫持 洗腦 送洗腦班 非法勞教 毒打 毆打 高強度超負荷勞動 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 拿滾燙的水燙 私闖民宅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我生命中暗無天日的十三年 一家人長期遭迫害 大興安嶺任萬傑含冤離世 歌唱演員身陷囹圄十五秋 冤獄七年守正信 齊齊哈爾610頭目李佳明猝死 證實 死亡職位 七八月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潘本余被迫害致死 警察拒絕辦理死亡證明 曾救六條人命的潘本余被中共迫害致死 圖 齊齊哈爾惡警酷刑 生殖器通電折磨 齊齊哈爾市工程師遭受的酷刑折磨 救六條人命的潘本余又被劫回監獄 圖 齊齊哈爾潘本余遭酷刑折磨 生命危急 圖 齊齊哈爾市曙光和光榮兩派出所惡警騷擾大法弟子 曝光齊齊哈爾富裕勞教所的罪惡 潘本餘生命垂危 泰來監獄仍不放人 潘本余獄中病危 六一零 拒不放人 齊齊哈爾市大法弟子潘本余遭迫害經過 潘本余控告富裕縣勞教所惡警陷害 虐殺大法弟子 黑龍江省富裕勞教所折磨依法申訴的大法弟子 黑龍江省富裕縣勞教所暴行囂張 齊齊哈爾市富裕縣勞教所銬吊大法弟子長達14天 相關單位及個人 責任單位與個人 鐵鋒區北局宅派出所 邢國南 音 0452 2112035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政法委610辦公室 2188661 2188663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公安分局局長劉剛 局長室電話 2126304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公安分局副局長電話 2124609 2125039 2126767 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電話 2126456 鐵鋒分局指揮中心 0452 2148110 齊齊哈爾市鐵鋒分局 0452 2183708 碾子山勞教所 富裕勞教所 北安監獄 泰來監獄獄長 張志誠 政委 杜英超 改造副獄長 於振海 獄政科科長 馬曉春13019093390 傳真 0452 8235443 獄政科副科長 梅繼明 獄偵科科長 楊立波 教政科科長 姜海濤 刑法執行科科長 張興軍 0452 8225543 監區輔導員 程 強 13351623798 集訓隊教導員 紀恆泰 0452 8225647 13079655898 駐泰來監獄檢察院監查科 主任蔣某 手機 13796333391 電話 0452 8221708 集訓隊隊長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129.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李希望
    家屬看到了錄像卻不清楚 據悉 這幾天家屬正在和獄方交涉 獄方稱他們想辦法早點把陳麗彥放出來 天津河北區法輪功學員李希望是一位個體業主 他心胸寬廣 誠懇 忠厚 樂於助人 心地善良 交友廣泛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多年的迫害中 李希望因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 曾被非法判刑八年 由於不放棄信仰 在天津港北監獄被殘酷的迫害了整整八年 九死一生 受盡了各種酷刑 惡警曾經把李希望的雙手用手銬銬在柱子上 人趴在地上 兩腳戴最重的腳鐐 一腳高一腳低的半空綁在兩個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 港北監獄在九零年前是男子勞教隊 九零年改為港北監獄 現改為濱海監獄 從那時起用這種刑法至今 人沒有活過五 六天的 給李希望解下來的那天 都沒想到他還活著 他還曾經被獨自一人關押在僅一平方米左右的禁閉室一年多 四面都是牆壁 僅留一個送飯的小鐵門 吃喝拉睡都在裡邊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半左右 李希望夫婦在海門路的住宅門口被國安和河西區大營門派出所的警察綁架至河西看守所半年多後 李希望被劫持到港北監獄 現更名為濱海監獄 從李希望住處和工廠搶劫到計算機一台 打印機一台 李希望夫婦身上大約帶有的五千元錢和三部手機 麵包車一輛 同時還在河西區三義大廈十五層入室搶劫李希望兒子 十五歲 現金五百多元 在河北區民權門李希望的工廠 搶走手機 電腦 打印機 工廠的膠帶若干箱等 在天津監獄 李希望受到非人的折磨 因為希望堅持對大法的正信 絕不放棄修煉 遭到惡警楊波的迫害 把李希望關獨居 戴手銬腳鐐 見李希望還不轉化就把希望的手反銬上 還給李希望掛上地錨 地錨就是把人的兩條腿劈開 把兩隻手銬在一隻腳踝下的地環上 另一隻腳也被地環銬住 當時楊波說 天津市最大的玩鬧也沒有挺過兩天的 看你們法輪功能堅持多久 還說其他大法弟子坐幾天小板凳就被迫違心的說不煉了 小板凳是一種刑具 寬一寸 高一寸 長三至四寸 人坐上去正卡在兩個屁股尖上 惡警用地錨在李希望身上持續三十九天 最後人暈倒了 用涼水澆 用銀針扎也不醒 才抬回監室 人一直處於癱瘓狀態 楊波還說 這回殘疾了 看他還怎麼煉法輪功 而且還不讓家人去探望 因為他們當時怕家人看到後會起訴他們 李希望身體剛剛恢復好一點時 第二輪迫害又來了 藉口是因為李希望沒有轉化 以提訊為理由 每天從一樓拖到四樓 再從四樓拖回一樓 並戴上四十八斤重的手銬腳鐐 當時李希望的手腳腕上已血肉模糊 鮮血淋漓 惡警楊波狠毒的說 他不轉化 在鐐子上再站上一個人 又一次把李希望折磨的死去活來 李希望的哥哥也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判刑十年 至今仍關押在天津港北監獄 現在李希望的家由於沒有經濟來源 生活十分困難 孩子上學無人管教 白髮蒼蒼的老母親無人照顧 個體業主李希望 心胸寬廣 誠懇 忠厚 樂於助人 被非法判刑八年 被劫持到港北監獄後 由於他不放棄信仰 被張仕林列為重點轉化者之一 進行地錨酷刑迫害 九死一生 在張的指使下李希望的雙手被手銬銬在柱子上 人趴在地上 兩腳戴最重的腳鐐 一腳高一腳低的半空綁在兩個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 據說承受這種酷刑人沒有活過五 六天的 把李希望解下來的那天 沒想到他還活著 張最常用的一種迫害方法是 獨居 李希望被獨自一人關押在僅一平方米左右的禁閉室一年多 四面都是牆壁 僅留一個送飯的小鐵門 吃喝拉睡都在裡邊 遭受八年迫害的李希望回家剛剛一年多 今年再一次被劫持到港北監獄 然而 僅僅十天 從七月十八日到二十九日 李希望就被 地錨 酷刑迫害致死 虐殺李希望 作為五監區監區長的張士林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為了抵制洗腦攻堅轉化 李希望絕食抗議 在慣用的一切招數都不靈了的時候 張仕林拋出一句話 我整不了他啦 你們看著辦吧 主動授意下屬夥同行惡 對李希望進行最殘忍的 Λ 型地錨迫害 這個強度的地錨 青壯年小伙承受的底線為2個小時 在張仕林的指使下 值班獄警卻延長到8個小時 當凌晨打開小號的時候 才發現李希望已經被酷刑致死 妻子陳麗彥被非法勞教一年 關押於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 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回家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抄家 敲詐 掠奪 破壞財物 非法判刑 關禁閉 銬在某處上 戴腳鐐 連體腳鐐 非法關押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天津監獄害死李希望後表演 搶救屍體 港北監獄 地錨 等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李希望被天津監獄害死 家人憂其兄生命 不要讓失去丈夫的悲劇在另一個家庭重演 周向陽絕食抗議港北監獄迫害 生命垂危 天津市港北監獄惡警張士林的罪惡 監獄管理局無視酷刑 受害人家屬繼續控告 天津港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七八月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中共酷刑 地環 地錨 李希望生前遭濱海監獄 地錨 酷刑 天津個體業主李希望被迫害致死 天津港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和虐待 天津個體業主李希望已被非法關押半年之久 天津個體業主李希望仍被關押在看守所 天津工廠業主李希望夫婦被劫持近四月 天津監獄長期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2001年11月9日大陸綜合消息 天津市江都路派出所 警察乎 強盜乎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9128.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劉仁閣
    身心健康 待人真誠和氣 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 劉仁閣因不願昧著良心說假話 堅持修煉大法 公安便不斷對他騷擾 向他施壓 見無果後 便密謀綁架他 劉仁閣因此被迫於二零零一年遠走他鄉 流離失所 當時他的兩個兒子尚未結婚 老伴無工作 家裏很困難 即使這樣 他的工資仍被單位截留 挪用 並且一用就是五年 二零零三年末之前的領導是王延貴 5230903 5228988 13843530903 二零零四年到二零零五年末的領導是紀曉東 二零零六年初 由於其母去世 家人找到縣裡的某個領導說情 希望不要再迫害劉仁閣了 結果劉仁閣被縣610騙回 被公安局扣押 被非法關押一個月 610逼迫他放棄信仰 劉仁閣老伴有腦血栓後遺症 生活難以自理 全靠劉仁閣照顧 中共不法警察綁架劉仁閣 給他家庭帶來沉重的打擊 迫害類型 騷擾 敲詐 掠奪 破壞財物 非法關押 綁架 劫持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七八月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王暖榮父子被非法關押 家人盡力營救 吉林省劉仁閣被迫害致死 警察掩蓋事實 吉林通化縣法輪功學員劉仁閣被迫害致死 相關單位及個人 吉林省通化縣英額布鎮 區號 0435 姓名 辦公電話 住宅電話 手機 孫丕坤 5862001 13944542511 崔寶坤 5862002 13944517137 張海龍 5219991 13844516877 杜紅麗 13943538080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8809.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王學珠
    說王在告他 會丟他的臉 為殺一儆百 就讓其站在監捨中間 面對監捨犯人對王學珠開始打耳光 並叫他講罵大法的話 不講就打 打的鼻血流了滿身 衣服都成了紅色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 王學珠在被迫寫的所謂 思想匯報 中談及牢頭獄霸一詞就遭犯人頭韓景軍毒打一個來小時 二零零九年九月末 犯人韓景軍等人拿電棍連電帶打王學珠 第二天又拿電棍在車間二樓電打王學珠 當時的管教是李海峰 在北京奧運之際 吉林省靖宇縣中共不法人員騷擾 綁架法輪功學員 對以前煉過法輪功的人全部登記填表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王學珠被惡警綁架 抄走電腦3台 打印機2台 VCD一台 衛星接收電影 含大鍋 一套 參與者孫洪清 於學軍 國保大隊教導員 沙體賢 李龍興等 王學珠被劫持在看守所八個多月後 被秘密在看守所宣判四年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非法判刑 毒打 毆打 電刑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吉林省四平市石嶺子監獄殘害善良 E7 8E 8B E5 AD A6 E7 8F A0 E5 9C A8 E5 9B 9B E5 B9 B3 E7 9F B3 E5 B2 AD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8808.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