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譚翠英
    譚翠英 Tan Cuiying 女 年齡未知 湖南省永州市寧遠縣法輪功學員譚翠英 五十七歲左右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去國保大隊要求釋放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的丈夫歐易成 也是法輪功學員 被國保惡警暴打昏死 七月十八號上午八點多鐘離世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 以舜陵鎮中共政法委書記歐雙才為首 帶領縣 六一零辦公室 頭目樂永貞和唐德鑫 周耀明及國保隊的黃雄鷹 徐克光 蔣朝佑 歐利亞 韋友保 王江 歐陽國勝等十幾人竄至法輪功學員歐易成 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一次 非法判刑一次 家 十幾個惡警一到歐家就翻箱倒櫃 搶劫歐易成的私人財物達一板車 然後揚長而去 同時將歐易成綁架至縣看守所關押至今 致使歐的妻子譚翠英失去唯一的生活依靠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 譚翠英去國保大隊 要求釋放非法被抓的丈夫歐易成 被國保大隊惡警打得遍體鱗傷 當場昏死 到晚上才清醒過來 回到家已是九點半 出現大 小便失禁 精神失常 不會穿衣自理 譚翠英與丈夫歐易成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 長期遭受中共邪黨人員迫害 歐易成曾在二零零一年被劫持到湖南省新開舖勞教所非法勞教 譚翠英曾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 關入湖南女子監獄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晚上九點多鐘 譚翠英 歐易成夫婦再次被惡警綁架 後譚翠英被非法判刑三年 歐易成被非法判刑兩年 譚翠英被非法關押在長沙女子監獄 期間被打毒針 致使生活很長時間不能自理 迫害類型 毒打 毆打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七八月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湖南寧遠縣譚翠英被國保大隊毒打致死 圖 湖南寧遠縣610近期迫害大法弟子惡行 湖南省寧遠縣惡人近期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相關單位及個人 永州寧遠縣區號 0746 郵編 425600 寧遠縣政法委書記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8557.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白霜
    坐鐵椅子 上繩 澆涼水 不讓睡覺 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至七月十日 大慶勞教所開展了所謂的 百日安全轉化 的犯罪活動 即在此期間採用強制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勞教所一大隊在大隊長賴仲輝 教導員王軍平 副大隊長王英洲等人的指使下 以給勞教人員減期為誘餌 利用這些勞教人員毒打折磨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 多名大法修煉者再次集體絕食抗議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造謠 誣蔑和非法的殘酷鎮壓 四月二十六日管理科長韓慶山等幾人與一大隊的大隊長賴仲輝和王英洲及惡警遲 等 分別給法輪功學員任亮 白霜 莊剛祥等上繩 並當著眾人的面對法輪功學員曹景棟 魏本生 李東寧等人拳打腳踢 強迫進食 由於莊剛祥堅決抵制迫害 被關進小號坐老虎凳長達七天七宿 而與此同時勞教所全面展開黑龍江省的所謂 百日轉化活動 利用犯人打罵折磨摧殘善良寬容的法輪功學員 據稱所裡有話 無論誰用甚麼辦法 只要不當時打死 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 給三至六個月的減期 結果法輪功學員杜國聰 任亮 白霜 魏本生 李東寧 葛振名 刑全振 扈紅記 張勝輝 黃太仁等經常被犯人拖進廁所毆打折磨 主要是擊打內臟的要害部位 他們說這樣看不出外傷 內傷無所謂 要說哪打壞了 就說他有病 逼他吃藥 結果扈紅記 徐斌 李東寧 張 及莊剛祥等都被強行拽去打針或吃藥 有的吐出或事後吐出又均遭毒打 經常三更半夜就能聽到他們的呼救聲 參與毒打折磨法輪功學員的勞教人員有 趙金髮 費慶威 翟紅海 李春龍 趙軍民 邢立東 陸勝超 霍鍵等 二零零三年六月的一天 建華派出所到已經從勞教所回家的白霜家叫門 白霜機智走脫 警察在他家亂翻一氣 說要找計算機 最後他們抄走了幾本大法書 當白霜妻子往下奪時 他們恐嚇說連她也要綁架 那幾天 警察幾乎用電話騷擾了區內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家 查問計算機之事 有的電話打到了單位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 白霜被大慶東湖公安分局姜立新等六 七個警察從家裏綁架 非法抄走三台噴墨打印機 有廢棄的 一台計算機主機 一大包真相數據和少部份光盤 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第三看守所 獨立屯 東湖分局小區警務一隊隊長姜立新 小區副局長許振斌 東湖分局局長馬新科等相互串通 迫害白霜 被誣判 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監獄迫害 六月中旬出現腦出血症狀 入住牡丹江第一醫院搶救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在牡丹江監獄被迫害致死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非法關押 毒打 毆打 毒打 毆打 剝奪睡眠 上繩 坐 鎖在鐵椅子上 冷凍 灌涼水 涼水澡 浸水 抄走大法書 師父法像 真相光盤 抄走大法書 師父法像 真相光盤 敲詐 掠奪 破壞財物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被牡丹江監獄虐殺的法輪功學員 下 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五位大慶市優秀教師 牡丹江中共人員迫害法輪功事實綜述 三 已陷冤獄十一年 王永強被迫害致腦出血 二零一一年牡丹江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概述 大陸各地迫害機構惡人錄 12 4 七八月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案例綜述 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十三名法輪功學員 圖 大慶市教師白霜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 圖 大慶市勞教所暴行 膠皮管抽打 銬在鐵椅子上灌屎尿 澆冷水 發生在大慶市勞教所的樁樁慘案 續 大慶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記錄 相關單位及個人 相關迫害單位 責任人及電話 牡丹江監獄453 829 9101 453 829 9102 453 829 9106 監獄長范振宇 0453 6404715轉8888 副監獄長王健 13904833666 監獄長助理杜應春 13836352345 教改科 453 829 9105 453 829 9104 監獄 六一零 張國民 辦453 829 9103 獄政科 453 829 9106 453 829 9107 大慶東湖公安分局 局長馬新科 辦0459 5731926 宅0459 6295345 13329500833 副局長許振斌 辦0459 5731010 宅0459 5105018 13304595088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831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趙淑惠
    簡介 3434 趙淑惠 Zhao Shuhui 女 六十多歲 北京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趙淑惠 身體及精神都受到中共當局的嚴重摧殘 於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含冤離世 趙淑惠 居住在豐台區石榴園小區 於一九九六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 身心受益 一九九九年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 趙淑惠於二零零零年到北京天安門講述法輪功真相 被惡警綁架 非法關押二十餘天 期間惡警用暴力折磨她 導致出現腦震盪症狀 二零零六年三月趙淑惠在家中再次被惡警綁架 非法勞教兩年 在北京女子勞教所 趙淑惠被迫害得出現腦血栓 糖尿病症狀 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 勞教所才給辦理保外就醫 趙淑惠回家後一直遭受勞教所 派出所等惡警的上門騷擾 於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夕從家中強行抬走 送入洗腦班迫害 在中共邪黨人員這一系列的迫害下 趙淑惠身體及精神都受到嚴重摧殘 於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非法勞教 騷擾 洗腦 送洗腦班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E5 8C 97 E4 BA AC E6 B3 95 E8 BD AE E5 8A 9F E5 AD A6 E5 91 98 E8 B5 B5 E6 B7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831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黃偉
    黃偉恢復進食不久 又被關在二分所四大隊 由於該大隊邱惡人毆打黃偉 黃偉又絕食抗議 黃偉恢復進食後 惡人又將黃偉禁閉 期間惡人對他實施電刑二次 黃偉又以絕食抗議 第二天下午惡人又將黃偉關在幹部室裡電刑 電刑後禁閉 禁閉期間黃偉被電刑三次 黃偉嚴重缺水 惡人就灌食 灌食後黃偉唾液呈白沫狀 似中毒現象 抽血化驗後 惡人就不敢再灌食禁閉了 關進留醫部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七日黃偉再次被關押在 專管隊 黃偉以絕食抗議 這一次一個月後被惡人關進留醫部灌食 黃偉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才從留醫部回家 回家後 當地派出所經常到他家騷擾恐嚇他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 黃偉再次被化州六一零 政法委等部門的惡人 惡警綁架到茂名市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上午八點三十分左右 黃偉學法時 被化州六一零惡人劫持 黃偉再次被綁架到三水勞教所迫害 他因抵制寫所謂的 轉化書 受盡了各種酷刑折磨 被長期強制坐到塑料凳上不准動 凡是不放棄信仰的 都被強制單獨關在一個小房間 有兩個包夾 真正的壞人 看管 特別是在黃偉被迫害期滿將回的一個月內 惡警在他的飯中下毒 每餐吃飯後他都十分難受 身體逐日消瘦 在被釋放回的前十天左右 黃偉被惡警郭忠強行打了一支不明藥物的針水 此後 他精神時有失常 頭腦昏亂 記憶大減 呼吸 走路艱難 黃偉生前在廣東三水勞教所遭受惡警郭保思 邱劍文殘忍折磨 此人在二零零九年下半年被升為中隊長 警號是 4406187 對於不 轉化 的法輪功學員 郭保思最經常採用的手段就是不准法輪功學員睡覺 有一次郭保思說 你們不轉化 我們就二十四小時不准你們睡覺 黃偉有時長達半個月不准休息 還要被迫害所謂的 面壁思過 有一次一個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8312.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田素芳
    有一天夜間十一點多鐘 鄭恩偉帶著一個軍人模樣的人和一個熱電廠的保安人員白某某 瘋狂的砸門 我老伴嚇得渾身發抖 抖的穿不上衣服 後來只好穿著短褲就趕緊去開門 鄭恩偉叫囂 上級有令 法輪功的人我們隨時可抓 可判 不配合就法辦 隨後踢了兩腳 罵了一頓 揚長而去 鄭恩偉有時來電話 讓帶上錢去派出所 說有事 必須帶上錢 到派出所以照相 簽字 按手印為名就要錢 有時不讓我知道向我老伴 兒女們要錢 詐不到錢他是不會放過人的 有時留到二半夜 家人來找 家人就得交錢 有一次他讓我姑爺 女兒的丈夫 開車送他 在路上就朝我姑爺要十元錢 說是稿紙錢 按手印用了他的稿紙 那點紙也用不了十元 老百姓的稅錢給他們做辦公費的都哪去了 二 在看守所遭受殘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 赤峰公安製造的所謂 10 15 大案 鄭恩偉突然闖入我的家 用我家的電話給派出所打電話 他經常用我家的電話打電話 我也不知幹甚麼 不一會就來了七 八個警察 抄了我家 擄走了我幾本大法書 把我小孫女的錄音機與電源線 電話本搶走 綁架了我到長青街派出所 一天中除了審訊就是辱罵 特別是那個所長 罵的不堪入耳 難聽極了 簡直是沒人話 一天不讓吃飯 不許喝水 晚上鄭恩偉搶走我兜裡的錢 用我的錢打車把我挾持到看守所 判我15天拘留 他們拿我的錢又去打車回去 這哪是人民的警察 分明是土匪 惡棍 在看守所裡 我看到了許多法輪功學員 包括赤峰市總工會女工部部長周彩霞 所謂的 10 15 大案重要人員袁淑梅 這兩位後來都被迫害致死 還有許多不知姓名的 在那裏看到的情形太慘了 個個都是打的半死不活 傷痕纍纍才送到看守所的 有三中街派出所綁架的 袁淑梅居住的小區 都被弄到紅廟子派出所刑訊 折磨了好幾天才送到看守所 因為紅廟子是農村 比較偏僻 上大刑的慘叫聲沒人能聽見 這些行刑的警察說 打死你們就在這裡銷聲匿跡 也沒人知道 你們家人連屍體都找不到 這些法輪大法女學員個個傷痕纍纍 只要是露的出來的皮膚 全是用電棍燙的密密麻麻的傷痕 沒有一點好皮膚 有的眼睛直勾勾的 腦袋被電的發木 半天反應不過來 我被非法關押了十五天 鄭恩偉通知我家人打車拉上他去看守所提我 不是讓我回家而是又拉到了派出所 不知他怎麼欺騙的家人 家人和他一起圍攻我 最後他勒索了我家人3000元錢 才放我回家 從此鄭恩偉更加得意忘形 變本加厲的經常騷擾我 三 野蠻折磨 敲詐勒索 二零零零年大概六月份 國安大隊惡警突然闖入我家 把我綁架到國安隊 沒說甚麼 取了搜查證就又去我家抄家 把小屋及地窖都搜了 也沒搜到甚麼 又到樓房來抄家 正碰見剛從外面回來的我老伴 鄭恩偉向他要鑰匙 我老伴問他們 你們幹甚麼 說抄家就抄家啊 鄭恩偉惱羞成怒 上前就搶 幾個惡警如狼似虎把我老伴撲倒在地 說是搶鑰匙 近70歲的人被他們連摔帶打 新買的半袖衫都被撕的粉碎 打的老伴抽了過去 驚動了鄰居 鄰居趕緊從家裏拿來救心丸 卻被鄭恩偉罵了一頓 並說 你是多管閒事 有我們用不著你管 他死了活該 圍觀的人誰都不敢上前了 惡警不管人 硬是開門抄家 這時一個好心的鄰居實在看不過去 上前說 救人要緊 就叫了兩個人把我老伴弄到附近的醫院 他們又包圍了醫院 醫生不讓他們進醫院 趁我打電話通知家人時 他們又將我擄上警車 扔到車裡 用腳踩著我 把我的上衣從裡到外全捋開了 車疾駛到了國保大隊 把我弄到二樓 開始刑訊逼供 用各種刑銬野蠻折磨我 特別是布仁和一個姓高的 就是窮兇極惡 我的手腕被勒破 銬出一個手銬型的印來 一直到了骨頭 到晚上拉上窗簾 開始用更兇殘的招禍害我 把我按在地上讓我跪下 兩隻手背銬在一把鐵椅子的靠背最高處 捋著頭髮往後拽 脖子一仰 手就越往下拉 銬子往骨頭裡勒 長達好幾個小時 他們換著花樣的折磨著 第二天 他們把我綁架到看守所 十二天後 布仁帶著我女兒來看我 看他們的態度就知道他們又敲詐到了錢 不然的話是不會讓家屬看人的 布仁樂呵呵地給我打開手銬說 好好談談吧 說完就躲出去了 我女兒告訴我說 明天讓我回家 第二天回家後瞭解到 他們果然從家裏敲詐了3500元錢和香煙等 而且要我家人花錢請了他們吃的飯 四 殺人滅口 判刑五年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 正月十一 我又被赤峰市紅山區國安大隊非法綁架 在這期間 國安大隊非法審了我八天 這八天全是在鐵椅子上度過的 為了逼供他們找來打手 專門打耳光 嘴巴 直到把我打暈 失去知覺 他們才住手 這些都是一個姓賀的惡警指使著干的 有一天 姓賀的給他們使個眼色 就躲出去了 張海軍和一個高大魁梧的惡警一邊一個打我的耳光和嘴巴 一直打的我暈了過去 我好一陣子才慢慢甦醒過來 姓賀的卻來討好說 姨 你那麼大歲數了我們也不想打你 你太強了 連我都來氣了 不怪他們打你 等等 真是邪惡至極啊 我被他們打的頭暈目眩 耳朵像流膿似的咕嘟 咕嘟跳個沒完 頭裡邊唰唰唰的直響 沒有一點力量抬起眼皮 腦袋渾漿漿的 覺的支持不住了 他們把我折磨的看不行了 就送往看守所 到那後我就躺那起不來了 女管教鄧麗艷讓我起來 我起不來 她就進屋把我推到一邊 把行李全都扔到走廊裡 並叫囂 告訴你們 誰要給她被子蓋 我就把誰的行李也扔了 我在木頭板上躺了兩天 她才叫別人把行李給我拿進來 還威脅我以後要聽話 不然就不讓我好過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凌晨大約三四點鐘 鄭蘭鳳被他們迫害致死 死時還大字型的銬著 頭天晚上那屋就有人大喊管教 說鄭蘭鳳已高燒的不行了 可根本沒人理會 如果及時搶救 鄭蘭鳳根本就不可能死的 鄭蘭鳳死後 身上全是一塊塊青的 到處是傷 為掩蓋事實 堵住家人的嘴 就說她得了急病 去醫院搶救死在半路 心虛的給了她家人幾千塊錢 並強迫匆匆火化了事 周彩霞也是這樣被長期折磨 吊在籃球架子上害死的 鄭蘭鳳死後 他們看我也不行了 為推脫責任 通知家屬辦住醫院手續 在醫院租單間 共四張床 國保大隊與看守所各一人看住我 家屬一人 連送飯帶陪護 日夜照顧我 我先後住了兩次醫院 這麼高的花費都是我家出錢 還騙我家人得感恩他們 惡警白古拉勒索我家人大筆錢財後 就寫了材料報告說我有生命危險 就把我保外就醫了 可鄧麗艷認為留我是個活口 我知道鄭蘭鳳是被迫害致死的事 她想殺人滅口 千方百計謀害我 再次把我綁架到看守所 鄧麗艷與白古拉幫助湊材料 僅十幾天 就給我判了五年徒刑 並趕緊送到內蒙古女子監獄 往監獄送我時他們不敢直說 騙我說去檢查病 我家裏給我在看守所存了好多錢 也沒給我結帳 甚麼用品都沒讓我帶 只裝了行李 到大板看守所才知道是往呼和浩特監獄送 他們一路上虐待我 吃飯時別的犯人都可以吃飯 就是不給我吃 也不給水喝 鄧麗艷剝奪了我一切權利 不許我帶我的財物 洗漱用品 不許我吃飯喝水 更沒有任何自由 到監獄體檢時 監獄醫院拒收 說我血壓高 心臟也不好 要做心電圖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8311.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杜鵑
    杜鵑是北京朝陽區居民 一九五四年出生 修煉法輪功 真 善 忍 後 身心受益 在二零零四年 杜鵑因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 非法判刑 關押到北京女監 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再次遭綁架 被非法判刑三年 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到北京女子監獄 四分監區長劉迎春 是北京司法系統專門培養的所謂 轉化專家 她對杜鵑的所謂 挽救 是不擇手段的精神虐待及身體折磨 劉迎春組織 積極靠攏政府 的犯人成立 幫教組 用謊言煽動她們對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仇恨 用邪說 洗腦 在生活上搞違反人權的 包夾 制 使法輪功學員受盡凌辱 自二零零五年八 九月起 由於杜鵑不 轉化 被隔離在小班單獨關押嚴管 長達一年之久 女監之前 杜鵑還曾被非法勞教過 所以女監把她視為眼中釘 安排 幫教組 二十四小時包夾她 白天夜裡熬著她 不讓她睡覺 強迫她長時間站立 或長時間以一種僵硬的姿勢坐在凳子上 由於站立時間過長 小腿和大腿都腫了 整日整夜的對她進行車輪戰式的心理圍攻 斥責 辱罵 恐嚇 威脅 劉迎春還慫恿普犯張萍等經常體罰虐待她 她的尾椎骨處被吸毒犯踢的都潰爛流膿水了 身上到處是青紫傷痕 二零零六年五月開始 監獄開始對杜鵑施行正式 攻堅 即高強度折磨 包夾和嚴管人員從二人增至六人 參與者有當時已被洗腦 轉化 的寇桂環 徐若暉 陳宇祥 賀新平 劉兵 和劉姓 於姓兩名詐騙犯 六人輪流值班看著她 白天四人 逼她做污蔑攻擊大法的洗腦題 劉迎春還強迫杜鵑看東拼西湊的所謂 佛教理論 強迫看攻擊誹謗法輪功的錄相 書籍 強迫聽猶大的謊言 強迫寫認識 一到夜晚 隊長 警察 就故意來找她談話 並安排兩個包夾專門負責不許她睡覺 只要她一犯困睡過去 就把她晃醒 冬天即使是短暫的睡一會兒 也不讓關門 有意讓大廳的過堂風呼呼的朝她直吹 二零零六年八月以後 杜鵑又被強迫在惡劣環境下做超時 超負荷的奴役勞動 長期的精神虐待和身體折磨嚴重摧殘了她的健康 由於修煉大法 她曾是多麼健康的人 劉迎春在杜鵑的痛苦上建造自己的所謂 政績 杜鵑入獄後 年幼的智障兒子無人照顧 被迫送到兒童村 造成這一悲劇的根本原因本來是中共邪黨的非法鎮壓 非法判刑 劉迎春卻顛倒黑白 反要杜鵑感謝邪黨 並且中秋節親自去兒童村作秀 假意慰問 拍攝全程 還將拍攝的杜鵑兒子的錄像 強迫杜鵑及監區的人觀看 煽動其他不明真相的 轉化者 圍攻杜鵑 對其進行人格詆譭及人身攻擊 同時利用親情煎熬折磨杜鵑 逼迫她 轉化 還將此醜惡行為美化為所謂 親情感化 讓犯人編輯整理成讚揚自己的宣傳片 中共邪黨的所謂 轉化專家 警察就是這樣在法輪功學員的痛苦之上建造著自己的所謂政績 沽名釣譽 二零一一年 杜鵑再一次被非法關押在八分監區 現今被迫害致身患癌症晚期 北京女監現在以杜鵑放出來後還會做大法的事 刑期沒有過半為由 強行關押已患癌症晚期的杜鵑 是歷年來對她殘酷迫害的繼續 八分監區長張海娜 也是女子監獄的所謂 轉化專家 到處交流那些無恥的流氓洗腦經驗 北京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杜鵑的迫害 並不是一個特例 由於在非法關押期間承受了巨大的身心迫害 無法正常煉功 並強制吃藥 法輪功學員張春芳 耿金娥在被關押期間 身體出現病狀 都在四區離世 可是 耿金娥離世後 四分監區長劉迎春竟然說是政府延長了她的生命 目前 由於身心的折磨 八區的曹桂榮 黃進香 趙學鳳 四區的李莉 季連雲 李鳳英 南秀萍 丁曉蘭等很多人被迫害得身體出現不同程度的病況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判刑 逼迫放棄信仰 關小號 非法勞教 罰站 長時間保持痛苦姿勢 剝奪睡眠 毒打 毆打 吹涼風 高強度超負荷勞動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E6 9D 9C E9 B9 83 E5 A5 B3 E5 A3 AB E8 A2 AB E5 8C 97 E4 BA AC E5 A5 B3 E5 AD 90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831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管真元
    侯菊花被綁的手麻木無知覺 手腕也腫了 和大兒子被非法關押武威市看守所 看守所拒收管永卿 後被送到古浪縣 惡警把他掛在門上 往嘴裡餵辣椒 逼問其父母的資料在哪裏 孩子被害的很慘也不給水喝 幾天後才放回家 二十六天後侯菊花母子剛從武威市看守所出來 在門口就被古浪縣刑警張繼才綁架到刑警隊逼供三天 惡人甚麼也沒得到後又被送到古浪看守所關押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一日 被迫流離失所的管真元被金昌市六一零和龍首分局惡人綁架 一同被綁架的還有李貴英 馬志剛 張永 管真元被吊到暖氣管上 惡警威脅要把他活埋 這次管真元被關押了三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 管真元被武威市惡警陳豐剛夥同六一零惡人接回在辦公室 吊銬了整整七天 惡人還用拳頭搗管真元前胸 拷打後又送武威市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至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 管真元被非法關押於古浪縣看守所 期間受惡人張繼財 趙大義暴打 二零零三年六月 古浪縣法院給管真元非法判刑八年半 給侯菊花非法判刑六年半 給管勇靜非法判刑四年半 給管永卿非法判刑二緩三 一起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張永 八年 王慧忠 八年 馮金蓮 四年半 趙常菊 四年半 參與迫害的惡人是法院院長徐輝科 公訴人馮天然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到六月 管永卿被關古浪看守所三個月後回家 幾個月後 侯菊花在武威看守所已被迫害的行走不便 出現癱瘓 看守所怕當責任十二月六日送回家養病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至四月十日 管真元被送蘭州大沙坪監獄迫害 管真元二零零三年被甘肅金昌市惡警綁架 被武威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送蘭州大沙坪監獄迫害 後轉至甘肅威武監獄 因不放棄信仰 二零零五年再次轉至甘肅酒泉監獄遭受嚴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日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 管真元被非法關押於甘肅省第三監獄 武威市一中右側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因村裡惡人告侯菊花身體好了 被古浪六一零惡人張繼才等綁架到看守所 到二零零六年二月送蘭州九州開發區女子監獄強迫干糊紙盒 糊啤酒箱 做廣告品等累得直不起腰 生活不能自理 直到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才回到家裏 至今還未完全康復 管永靜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回到家裏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 非法關押在武威監獄的二十名法輪功學員 被武威武警荷槍實彈押送 秘密轉移到酒泉監獄 在上車之前 法輪功學員管真元被武威監獄惡警打得頭破血流 昏迷不醒 上車一段時間 管真元甦醒後譴責惡警打人行為 車上法輪功學員一路高喊 法輪大法好 停止迫害法輪功 等口號 強烈抗議惡警暴行 汽車開到酒泉監獄後 酒泉監獄所屬六個監區的警察早已在監獄門口等候 法輪功學員一下車 各監區就立即將早已分配好的法輪功學員帶走 隨後幾天之內 各監區惡警軟硬兼施 利用各種邪惡手段 對法輪功學員身心實行野蠻摧殘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至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 管真元被送酒泉監獄迫害 酒泉監獄對外掛牌名叫 酒泉電機廠 監獄惡警為強迫轉化法輪功學員放棄 真善忍 信仰 特訓練每十二個煙鬼或刑事犯包夾迫害一位法輪功學員 惡警稱 只要外表看不出傷 咋整都行 惡人手段是 強度過勞加暴打轉化 毆打地點選在豬圈 辦公室 小號等僻靜處沒人去的地方 打人下身 用力抓捏腿部肌肉 管真元的兩腿被惡人打捏成茄子一樣的紫黑色 為揭露惡人 在一次開會時管真元脫掉褲子讓大家看 惡警假惺惺說 怎麼打成這樣了 讓你們看著 不是讓你們打 包夾迫害管真元的惡犯人是刑事犯管某 大煙鬼孫延祿和張全祿 嘉峪關人 張林東 張掖人 張某 酒泉自來水公司貪污犯 李建紅 敦煌人 李東 山丹縣人 郁子東和殷建軍 酒泉肅州區人 周少華和胡軍 四川人 王賢平和劉建軍 安西縣人 迫害管真元的惡警是龐立仁 王偉 楊發耀 白清峰 劉海 秦泉龍 王國東 吳懷軍 陳文新 惡警陳文新曾在管真元的胃部猛踢一腳 後來管真元就吃不下飯 吃了就吐 到了二零零九年 本應該九月十日放人 地方都知管真元已命危 互相推脫不去接人 一個月後 勞教所送回已脫像的管真元 便匆匆而去 管真元在家因長期不能進食骨瘦如柴 其大兒子又遭人陷害入獄案情不明 讓老人憂心 身心皆不能恢復於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含冤離世 迫害類型 毒打 毆打 非法勞教 綁架 劫持 私闖民宅 抄家 吊綁 非法關押 洗腦 送洗腦班 綁架 劫持 非法判刑 毒打 毆打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甘肅武威市涼州區惡警黃曉煜犯罪事實 甘肅永昌縣秦德悟遭冤獄折磨九年 甘肅酒泉監獄各監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甘肅武威市管真元一家遭受的殘酷迫害 甘肅武威市管真元遭迫害離世 甘肅酒泉監獄的酷刑 繃 邪黨惡警八年來在甘肅武威地區的惡行 甘肅武威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實 甘肅武威地區 六一零 惡警的纍纍罪行 甘肅省酒泉監獄惡行曝光 甘肅貧困地區大法弟子克服困難講真相 甘肅武威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責任單位及惡人 甘肅武威監獄 酒泉監獄 酒泉電機廠 酒泉監獄電話 區號0937 紀委 0937 2613952一監區 2663188 二監區 2611158 三監區 5912472四監區 13993706006五監區 13893758681六監區 0937 2631055 2632690 現任監獄長 梁秋明監獄長韓全利 全面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宜 副監獄長馬占明 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 副監獄長王銀教育科86 0937 2614859 酒泉肅州區惡警局長 田昌海 0937 2633241政委 張耀海 0937 2633227紀委書記 南先吟 0937 2632364副局長 柴義 0937 2635102副局長 單亞賓 0937 2635104副局長 溫國華 0937 2633789國保大隊隊長 陳建華 13993709991沉偉 0937 3869532鄭鈞 張延江 高慶 女 柴長飛 138393758486 張全 0937 3845651 武威法院 蘭州大沙坪監獄 武威市公安局看守所 武威市公安局戒毒所 平安台勞教所 甘肅省第一勞教所 六大隊長 姓段 教導員 姓鄭 六大隊十一中隊長姓閆 指導員 王成 古浪縣泗水派出所 趙大義 古浪法院 馮天然 徐輝科 酒泉監獄 酒泉電機廠 酒泉監獄電話 區號0937 紀委 0937 2613952一監區 2663188 二監區 2611158 三監區 5912472四監區 13993706006五監區 13893758681六監區 0937 2631055 2632690 現任監獄長 梁秋明監獄長韓全利 全面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宜 副監獄長馬占明 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 副監獄長王銀教育科86 0937 2614859 酒泉肅州區惡警局長 田昌海 0937 2633241政委 張耀海 0937 2633227紀委書記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797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陳躍民
    被不明真相者構陷 再次被非法關押三門峽市看守所 在惡黨三門峽市 六一零 的授意下 惡警多次刑訊逼供 酷刑折磨 不但不放人 還串通法院將陳躍民非法枉判五年 送往河南省鄭州新密監獄繼續迫害 最後陳躍民被迫害得不能再為監獄做奴工才被放回家 陳躍民年紀輕輕卻失去了健康 工作又被開除 陳躍民不但不能養家 反而成了家庭的拖累 從此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徹底失去了歡樂 陳躍民父母都在農村 陳躍民在鄭州新密監獄非法關押期間 父親承受不住精神上的打擊與壓力 身染重病 含冤離世 留下年邁的母親 陳躍民的女兒還在上學 一家三口全靠妻子上班每月的600元工資來維持 後來 企業所謂改制 工人下崗 陳躍民妻子也失去了工作 一家三口失去了生活來源 陳躍民於心不忍 只有硬撐著病殘的身體為人打工 掙錢 養家餬口 供女兒上學 就這樣 喪盡天良的三門峽市中共邪黨政法委 六一零 不法人員還時常帶上公安局 派出所 街道居委會上門騷擾 中共滅絕人性的摧殘與高壓迫害逼得陳躍民身體不但不能恢復健康 而且更加惡化 完全失去工作能力 二零一零年下半年 陳躍民辭去工作 回家休養 一個年輕的小伙 一米七多的個頭 被惡黨迫害的彎腰駝背 還不如七十歲的老頭 骨瘦如柴 少氣無力 大男人年紀輕輕不能養家 陳躍民的心痛苦極了 臥床不起 飲食難下 徹夜不眠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 歷經十餘年迫害的陳躍民突發急病含冤離世 年僅四十八歲 迫害類型 非法判刑 高強度超負荷勞動 綁架 劫持 暴曬 勒索錢財 迫害親屬 騷擾 非法拘留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770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