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梅勝新
    非法將他判刑九年 據同監區犯人講 他常年被單獨關押 包夾惡犯受惡警唆使 經常對他非打即罵 肆意羞辱折磨 據明慧網二零零七年的報導 鄭州監獄惡警指使惡人迫害梅勝新 惡人往梅勝新的嘴裡抹屎 梅勝新被幾名犯人逼打了三天三夜後 又逼他給魚缸換水 過程中他被推打撞在魚缸上 頭頂撞破兩道血口子 血流如注當場昏死過去 流的血浸濕幾件衣服 頭部縫了21針 生命垂危 隨後惡警們吩咐所有知情的人 不要把情況洩露出去 萬一出現問題傳出去了 就說他自己撞的等 二零一一年新年前 梅勝新冤獄將滿 還通過電話向家人報平安 孰料新年剛過 在他出監前幾天被活活虐殺 家屬趕到鄭州竟沒能見上最後一面 遺體就被火化了 殺了人 中共當局惡警還赤裸裸的威脅家人不得對外人說明情況 至今 梅勝新被虐殺的黑幕尚未揭開 真相還在掩蓋著 行惡的兇犯還不得而知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判刑 嘴塞骯髒物品 如擦腳毛巾 臭襪子 衛生紙等 毒打 毆打 迫害親屬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河南省殺人兇手欠下的血債 E6 B2 B3 E5 8D 97 E7 9C 81 E6 B3 95 E8 BD AE E5 8A 9F E5 AD A6 E5 91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6317.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紀保山
    一月十三日 紀保山的妻子到了方正縣公安局 幾經周折 六 七天後 國保大隊長魯統金先是拒絕紀保山的妻子接見紀保山 後來勉強答應接見 條件是要紀保山的妻子配合他們讓紀保山 轉化 寫 保證書 放棄修煉 過 了八 九天後 臘月二十六日 已近年關 方正縣公安局怕影響不好 強行把紀保山的妻子及孩子送回家 紀保山的妻子到了家裏 屋裡寒氣襲人 家中已經被警察折騰的破爛不堪 一片狼藉 大孩子因從來沒有離開過爸爸媽媽 數日來語音不全的哭鬧著 父母年邁多病 還沒有任何生活來源 生活極度困難 靠賣家中的雞蛋 鵝蛋生活 可家中雞 鵝卻又被偷 再加上兒子被綁架 更是心急如焚 雪上加霜 由於平日裡紀保山夫婦善待他人 他們的不幸遭遇贏得村民們的同情 村鄰們並於正月初九 十幾個人集體來方正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要求放人 後來又有四十多人集體簽名要求無罪釋放紀保山 從正月初四一直到現在 紀保山的妻子幾乎沒間斷向方正縣國保要人 國保大隊的惡警揚言 紀保山不寫 保證 就不放人 而惡警王林春沒有人性地對紀保山的妻子說 你改嫁吧 找你孫老爺去吧 後來紀保山的妻子又找到縣政府 六一零 政法委的杜君唐說 你別抱著小孩來回走了 你回家等著吧 由於中共惡徒相互推諉不放人 逼得紀保山的妻子只好抱著兩個月的孩子沿街乞討 把丈夫因煉法輪功做好人 被方正縣國保大隊綁架抄家 造成妻子和兩個孩子無法生活 沒有經濟來源的處境和目前的悲慘遭遇 寫在一塊黃布上 呼籲各界善良的人們給予關注 看到紀保山的妻子沿街求助 國保大隊隊長魯統金 副隊長白文傑 警察王林春 在街上找到紀保山的妻子 讓紀保山的妻子上公安局 紀保山的妻子以為有希望了 可是沒想到在公安局魯統金威脅說 把她的孩子找個地方 把她 紀保山的妻子 拘留 後來惡警白文傑 王林春開車強行把紀保山的妻子和倆孩子送回家 家在高楞八公里小四隊住 紀保山妻子想要回自己的凳子和求助的布 他們不給 幾天後 紀保山的妻子為使丈夫能早日回家又返回方正縣 抱著兩個月的孩子天天沿街乞討求助 在街上圍觀的人很多 紀保山的妻子坦誠地訴說 曝光方正縣公安局的邪惡 博得很多人的同情 圍觀人說 現在殺人放火公安局不管 專管好人 告他去 往上告 上北京告他去 有 一次 國保副隊長白文傑強迫紀保山的妻子收攤 並威脅說 我正式逮捕你 跟我上公安局吧 紀保山的妻子說 我被你們迫害的都要飯了 難道我要飯的權利都沒有了麼 你們口說創建和諧社會 這是和諧社會嗎 哪看出和諧了 圍觀的群眾看著警察如此欺負弱女子 非常氣憤 紀保山的妻子無路可走 在街頭乞討期間 公安局便衣就在她乞討的攤位旁監視 紀保山的妻子抱住孩子行走時 便衣還在後面盯梢 時常還有交警的警車亮著警燈干擾 有時交警還下車威脅紀保山的妻子 遭刑訊逼供 秘密判刑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 紀保山被非法秘密庭審 其家人並未依法接到開庭通知 後紀保山被誣判五年 紀保山對此非法判決不服 上訴到哈爾濱市中級法院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中級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這一切都是暗箱操作 家人根本都不知道 六月十六日 方正縣公安局通知紀保山的家人送衣物和一些生活必須用品 說是要給紀保山挪一挪地方 當日 紀保山的母親和妻子各抱著一個孩子去方正縣公安局 才得知紀保山已被方正縣所謂的公檢法聯合枉法判刑五年 準備送呼蘭監獄 當家人在第一看守所看到紀保山時 發現他的身體狀況非常不好 腰也直不起來 吃不進飯 並且因修大法好了的肺結核又復發了 得知造成紀保山身體如此虛弱 是公安局國保大隊刑訊逼供和蓄意非人性的折磨所致 在迫害過程中 表現最為兇狠的是國保大隊惡警王林春 他對紀保山進行了更加慘無人性的逼供迫害 這一切所為都是為他們非法判刑找所謂的依據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 紀保山被劫持到呼蘭監獄 同一天 紀保山的妻子石仁雪找到惡警王林春 指責他為甚麼要打紀保山 為甚麼執法犯法 並正告王林春要承擔因此所造成的一切後果 惡警王林春說 是我打的又怎麼樣 我就打了 你願哪告哪告去 紀 保山的妻子又去找公安局長韓鐵錚說明此情況 韓鐵錚說 這不用你操心 有看守所 在石仁雪去找王林春和局長的過程中 遭到了門廳值班人員粗暴無理的對待 阻止石仁雪找行惡的王林春和局長韓鐵錚 當局長下樓上車時 石仁雪上前說明紀保山肺結核病復發 你們不能把他送呼蘭監獄 理應放人 局長韓鐵錚一甩胳膊上車離去 只有石仁雪抱著女兒孤單無助的身影在微風中站立著 當局死不放人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紀保山的母親 岳母及其妻子去哈市呼蘭監獄時 發現紀保山被迫害的皮包骨頭 曾因修煉大法而痊癒的肺結核病復發 全身長疥 非常嚴重 疼癢睡不著覺 臀部紫紅要腐爛 醫院還沒有治疥的藥 家屬要求保外就醫 被監獄拒絕說 不符合條件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 家屬去呼蘭監獄看望紀保山 看到紀保山身體消瘦咳嗽 氣喘聲音嘶啞痰多 說話無力 就問紀保山 我看你咋這麼難受呢 他說全身疼痛 嗓子難受 屁股流膿水 渾身無力 吃啥吐啥 七月二十七日 呼蘭監獄醫院對紀保山下達了病危通知 告知他肺部有空洞 肺部及淋巴長瘤 醫院已無法救治 紀保山家人要求保外就醫 呼蘭監獄方面說 需要有接收單位方可辦理 紀保山家人無奈陪同呼蘭監獄獄警一起到紀保山老家 方正林業局辦理相關手續 期間 獄方脅迫紀保山年逾七旬的母親簽署文件 如不簽字不予辦理保外就醫手續 這份文件是監獄方面為自己推卸責任準備的 文件稱 如紀保山生命出現危險與獄方無關 家人為救紀保山 被迫無奈簽字 可又十多天過去 監獄並沒有放人 紀保山家人每天在呼蘭監獄要人 獄方不顧紀保山的生命危險 緩慢的辦理各種手續 並謊稱 人肯定要放 但要走程序 八月二十五日 家屬又去呼蘭監獄要求釋放生命垂危的紀保山 監獄說紀保山的情況已經上報到監獄管理局 但管理局沒批 保外就醫 監獄管理局稱 不符合 急保 條件 所謂的 急保 就是人回到家中也活不了幾天了 在經過三個多月的煎熬和苦盼之後 家人於十月十四日才以保外就醫的形式 把早已經被醫院宣佈已無法救治的紀保山接回到家中 因家中的條件一貧如洗 回家後的紀寶山生活上都得靠大家的資助 身體健康也沒有多少起色 最終於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上午十時左右離開了人世 身後留下一雙兒女 大的男孩五歲 小女兒三歲 遺體在眾鄉親和親朋好友的援助下 才得以順利的安葬入土 迫害類型 非法審判 敲詐 掠奪 破壞財物 非法判刑 手銬 腳鐐 綁架 劫持 抄家 迫害親屬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近日哈爾濱1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 黑龍江方正林業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 一 黑龍江省方正縣紀保山被迫害致死 圖 紀保山命危 呼蘭監獄視人命如草芥 紀保山命危 呼蘭監獄刁難家屬 紀保山在呼蘭監獄被迫害生命垂危 圖 226934 html 107131516 紀保山在呼蘭監獄遭迫害 瘦骨嶙峋全身長疥 各勞教所 看守所 監獄 派出所 六一零惡人錄 7 11 09 偏僻農村大法弟子紀保山被枉判五年 圖 紀保山遭綁架 小女兒有病無錢醫治 丈夫被抓斷生計 妻子行乞遭威脅 圖 黑龍江方正縣大法弟子紀保山被惡警劫持 黑龍江方正林業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惡行 補充 相關單位及個人 呼蘭監獄電話 0451 57307719 57304738 通信地址 哈爾濱市呼蘭區腰堡鄉803信箱 郵編 150521 副監獄長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631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周雲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按迫害事實索引 首頁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周雲 簡介 3418 周雲 Zhou 女 76歲 蘇州市平江區永林新村周雲 這位中風幾年飽受病痛折磨的老人 修煉法輪功後 身體恢復健康 能和正常人一樣自如行走 卻在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四年二次被平江區中共 六一零 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後 這位古稀老人於二零零八年八月含冤離世 一九九八年十月是蘇州市平江區永林新村時年六十五歲的老太太周雲幸福的日子 飽受中風折磨的老人這期間修煉了法輪功 通過一段時間學法修心煉功 終於能夠像正常人一樣行走 開始了正常的生活 這神奇的變化使老人激動不已 用盡老人所有的感激語言也表達不了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無限感恩 從此周雲更以 真 善 忍 的修煉標準要求自己 身體越來越好 一身輕鬆 老伴和子女更是高興得合不攏嘴 家中充滿了溫馨與歡樂 然而好景不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江澤民流氓集團不顧億萬民眾的心聲和 法輪功好 的鐵的事實 冒天下之大不韙 悍然發動了一場對全中國億萬善良民眾的殘酷鎮壓 面對法輪功師父被誣陷 面對救人的法輪大法被污蔑誹謗 面對利國利民的法輪功被非法取締 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紛紛走出來護法 用善良的心去證實法 講真相 周雲這個六十七歲的老人在二零零一年三月不顧天寒地凍不怕截訪拘留坐牢 克服了重重困難來到了北京 想與政府講句 法輪功好 的公道話 卻被綁架回蘇後在蘇州平江區婁門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三天才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蘇州市六一零頭目顧利群 何小弟等惡人在蘇州市上方山非法辦封閉式洗腦班 平江區六一零平江分局政保科劉雙雄和婁門派出所惡警將周雲老人綁架到洗腦班 日夜逼迫其放棄修煉 被逼四天後 周雲血壓升高 舊病復發 洗腦班惡人怕擔責任 急忙把她抬回家 回家後周雲這個年近古稀的老人通過學法煉功身體逐步得到了康復 期間派出所居委會不斷的干擾監控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當時已是七十歲的周雲老人又被平江區六一零及劉科長綁架到上方山洗腦班 進行更為惡劣的全封閉迫害 在不准睡覺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6168.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劉傳江
    每天由兩個刑事犯看管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五 劉傳江兩次昏死過去 佳木斯監獄不得不把他送到監獄醫院體檢 檢查後卻說 沒甚麼大病 明眼人都能看出劉傳江已經被折磨瘦的不成樣子 隨時有生命危險 唯獨獄警卻視而不見 人都這樣了還說 沒病 據知情人士透露 不到死亡邊緣是不會放人的 二 第二次被綁架到監獄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晚 劉傳江再次被非法抓捕 同年十一月五日 被伊春市烏伊嶺邪黨法院非法判刑 綁架到佳木斯監獄集訓監區 劉傳江剛被綁架到集訓監區二分監區樓門口時 惡警就開始檢查 搜身 帶去的日用物品中 兩個臉盆和手套直接被拿走了 和劉傳江一起被綁架到佳木斯監獄的有十幾個人 檢查完一個就連打帶踢的弄到監捨的走廊 讓抱頭蹲在那裏 都檢查完之後 把十幾個人又弄到一個監捨 抱頭蹲在那裏 坐班犯人又是一頓踢打 集訓監區監區長於義楓 副教申慶新 二分監區監區長徐亮指使坐班犯人康宇軍 音 包夾劉傳江 於義楓 張幹事 徐亮還有幾個坐班犯人都先後逼迫劉傳江寫 悔過書 劉傳江說我不寫 後來 集訓隊二中隊中隊長徐亮把劉傳江叫到辦公室問 寫不寫悔過書 劉傳江說我不寫 徐亮說 是不是對你的壓力不夠啊 隨後 徐亮又指使雜工康宇軍迫害劉傳江 第一次打了劉傳江幾個嘴巴子 又叫劉傳江撅著 一撅很長時間 到第六 七天的時候 坐班犯人康宇軍把劉傳江叫到他住的監捨 恐嚇劉傳江要他寫 悔過書 劉傳江不聽 康宇軍就開始打劉傳江 康宇軍的手腳都打疼了 就在床底下找出一雙42號的塑料底子的大旅遊鞋往劉傳江臉上打 把劉傳江的臉都打腫了 康打累了就休息一會接著打 一連打了劉傳江好幾次 由於劉傳江在迫害中身體狀況不好 承受不住康德折磨 就被迫寫了個所謂的 悔過書 此後 監獄教改科幹部說要到集訓監區找劉傳江核實所謂的 悔過書 是不是本人自願寫的 集訓監區的張幹事找劉傳江說 如果教改科來人問你 悔過書 是不是自願寫的 你就說是自願寫的 劉傳江當即說不是自願寫的 於是張幹事對康宇軍說還是你有辦法 康宇軍一看劉傳江不按著他們的想法說 又把劉傳江弄到一監捨毆打了兩次 二零零九年三月下旬的一天 佳木斯監獄四監區二分監區 後改為九監區一分監區 中隊長把劉傳江叫到獄警室 獄警室裡坐著監獄教改科副科長馮中慶和一個姓杜的警察 馮中慶問劉傳江 你在集訓隊寫的 四書 不是自願寫的嗎 劉傳江說 那是他們逼迫的 我已聲明 該 四書 作廢 隨後 馮中慶和姓杜的警察又逼迫劉傳江說轉化書是他自願寫的 劉傳江不同意 馮 杜二警察氣急敗壞 拿著警棍對劉傳江又踢又打 劉傳江一看沒辦法 一頭撞在鐵櫃上 鮮血四濺 衣服地上都是血 註 劉傳江的行為完全是由中共的野蠻迫害導致的 請法輪功學員在任何困苦和屈辱的情況下都不要採用偏激的行為 三 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 佳木斯監獄開始把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嚴管隊裡迫害 每位法輪功學員都有多名犯人包夾迫害 每天逼迫寫 四書 即表態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 轉化書 悔過書 之類的東西 二月二十六日法輪功學員秦月明被迫害致死 三月一日法輪功學員於雲剛又被嚴管隊迫害的昏迷不醒 三月五日於雲剛死亡後 數十個警察將於雲剛所在的病房圍住 不准家屬靠近 搶走屍體 企圖消毀罪證 劉傳江在佳木斯監獄被迫害的特別嚴重 惡人們拿著四根電棍電擊他 直至電到沒電為止 毆打 酷刑折磨後 折斷了他的一隻手臂 當他從集訓隊被轉至三監區三分監區後 警察曾讓四個犯人看著劉傳江 當劉傳江上廁所時 他們看到劉傳江的臀部都是傷 說是被電棍和警棍打的 三監區大隊副教導員王志勇經常在重犯人面前叫囂 煉法輪功的就應該往死裡打 打死就對了 惡警王志勇平時不聽真相 仇視大法 挑撥犯人行惡 還佈置犯人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確認 王志勇就是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晚迫害法輪功學員劉傳江致死的直接指使者 挑唆者和具體行惡者 三月七日晚十點左右 劉傳江被送到佳木斯監獄醫院急診室 搶救 他因感到窒息 要求醫生快給自己輸氧 可當時監獄醫院的氧氣用完了 醫生說 人都不行了 搶救不了了 輸氧氣也沒用了 三月八日半夜一點多 劉傳江在監獄診所死亡 二點多即被急匆匆拉走 據知情人稱 三月九日 十日 很多警察整天在三監區安排事 劉傳江很有可能是在嚴管隊被迫害得不行了 惡警為掩蓋事實把他送回三監區 謊稱他有心臟病 劉傳江親屬聽信了監獄警察所謊稱的劉傳江有 心臟病 並看了獄警弄來的 搶救錄像 之後簽字同意火化 三月十日 劉傳江遺體被火化 佳木斯監獄宣稱給了劉傳江親屬 二十萬 實際沒有給 用欺騙家屬的方式毀壞了他們殺人的罪證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至三月八日 短短的十天內 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三名法輪功學員 秦月明 於雲剛 劉傳江 經明慧網曝光 震驚國際社會 邪惡黑窩佳木斯監獄惡名昭著 張普賀個案再次見證了佳木斯監獄的邪惡 迫害類型 非法判刑 非法關押 電刑 毒打 毆打 逼迫放棄信仰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為法輪功學員傳遞物品 佳木斯監獄兩警察被降職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6165.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秦月明
    年內關押死了三個人還能評第一 聽起來是新聞 實際是醜聞 為甚麼 問題很清楚 佳木斯監獄和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是一夥的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和司法部是一夥的 說到根上去 是和中共邪黨一夥的 告佳木斯監獄等於告中共邪黨 自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黑龍江省高級法院賠償委員會對 秦月明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 一案決定立案審理後 整個案件在省高法的受理期限已經到期了 在此期間秦月明的家屬往高法跑了近百次 無法見到或聯繫到主審法官 省高法一直在阻擋秦月明的家屬和律師進行正常的法律程序 直到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 秦月明家屬才見到主審法官王濱紅 王濱紅口頭宣佈了不予賠償的決定 秦月明的家屬和代理律師依法向省高法提出申訴 要求主審法官迴避 並依法投訴主審法官在本案中的違法行為 秦月明的遺體保留著非常痛苦的表情 嘴唇青紫 翻身時從其嘴和鼻子裡流出很多血 身體除了前胸外 頸部 背部 腰部和兩腿都呈黑紫色 還有一道道的青紫傷痕 一年多來 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和兩個女兒歷經艱辛 層層申訴控告 所到之處 官官相護 推諉搪塞 執法犯法 而黑龍江省政法委 六一零勾結雙城市公安局卻綁架 勞教了秦月明的妻子和小女兒 凸顯中共體制下司法工作人員公然踐踏法律的流氓嘴臉 本文將從法律角度論證他們所犯罪行以及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 一 違反國際公約規定已犯下群體滅絕罪 危害人類罪 酷刑罪 聯合國國際刑事法院有權依據 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 規定判處犯罪嫌疑人至最高有期徒刑三十年和無期徒刑 二 強制 轉化 剝奪公民信仰自由 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務涉嫌犯罪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 三 符合刑法規定的四個要件 佳木斯監獄警察涉嫌犯下故意殺人罪 四 銷毀證據 作偽證 掩蓋死亡真相 涉嫌犯下妨礙作證罪和幫助銷毀 偽造證據罪 1 死亡時間無法確定 2 佳木斯監獄在秦月明 發病 期間 搶救 不及時 既沒有 搶 的行為表現 也沒有 救 人的醫生和設備 3 佳木斯監獄謊稱錄像被沖沒而拒不提供 且無任何解釋 慾掩還露 4 由常識可知 種種與病因怪異難符的遺體痕跡 及被有意處理過的屍痕 確實已經說出了秦月明的死亡真相 5 秦月明親屬一直要求佳木斯監獄提供關於秦月明死亡的書面說明 佳木斯監獄卻蠻橫的拒絕出示任何書面的法律文件 6 二月二十七日佳木斯監獄的解釋被當班警察戳破 更令人難以置信 7 在與佳木斯監獄副監獄長李好軍和合江檢察院檢察長的談話中提到秦月明被灌食 這可能是導致他死亡的直接原因 五 司法工作人員知法犯法 在司法程序中設置層層阻礙或不作為 涉嫌觸犯瀆職罪 徇私枉法罪 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等多種罪名 1 佳木斯監獄勾結伊春金山屯610 佳木斯合江檢察院企圖私了 2 合江檢察院不予立案 公然視法律於不顧 3 依法投訴佳木斯合江檢察院 佳木斯市檢察院不予受理 4 依法再次投訴 黑龍江省檢察院仍違法不予受理 5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掩蓋真相 做出虛假結論 6 黑龍江省高級法院終於立案 目前仍在以各種藉口拖延 7 投訴黑龍江高級法院不作為的犯罪行為 最高法 最高檢以沒有 判決書 為名拒絕受理 六 綁架家屬 脅迫撤訴 涉嫌觸犯綁架罪 七 司法工作人員的行為嚴重損害司法形象 秦月明的妻子和兩個女兒為了還原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事實真相 不斷向各級部門奔走呼籲 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和小女兒秦海龍因此遭綁架 被非法勞教 孤身一人的秦月明的大女兒秦蓉倩 在面對各級政府職能部門的萬般推諉搪塞 威逼恐嚇之後 近日走上街頭為父親昭雪 為母親和小妹申冤 不足半個月 黑龍江有一萬五千民眾挺身而出 站出來支持為父鳴冤的秦榮倩 在她的 喊冤昭雪書 上簽名並按上大紅手印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至三月八日 短短的十天內 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三名法輪功學員 秦月明 於雲剛 劉傳江 經明慧網曝光 震驚國際社會 邪惡黑窩佳木斯監獄惡名昭著 張普賀個案再次見證了佳木斯監獄的邪惡 因遞交的材料不符合巡視組的要求 秦月明妻女先後去了五次巡視組 八月二十八日巡視組接收了秦月明家屬的舉報控告信 二零一一年九月至二零一二年年底 秦月明家屬百餘次到省高法賠償辦要求開庭審理 但賠償辦主任張印峰 主審法官王濱紅一直採取撒謊欺騙家屬等手段拖延審案 拒不開庭 黑龍江省法院急於擺脫國際 國內社會的壓力 二零一二年年底省高法竟荒唐的將此賠償案指定由其下級伊春市中級法院來審理 律師指出 秦月明系佳木斯監獄致死 伊春市法院對佳木斯監獄沒有管轄權 秦月明本人及其父母 妻子的戶口都在山東 沒有任何理由將此案件下交到伊春市中院審理 對此 王濱紅無言以對 而且拒不給予轉院審理的書面法律文書 而今 伊春中院擅自對五個賠償請求人王秀青 秦榮倩 秦海龍 秦緒文 付茂梅的國賠請求按 撤回處理 卻拿不出 多次通知和傳喚 比如 掛號信 特快專遞 送達回執等憑證 因而 此決定純屬是伊春中院掩耳盜鈴 自編自導的違法 鬧劇 一紙 撤回處理 決定 只起到了把球又踢回高法的作用 黑龍江省高級法院是秦月明致死國家賠償案無法迴避的 結 五年含冤冰棺難掩 萬里奔訴天地動容 地市中級法院裁決 自己玩 一省之高級法院審案 踢皮球 如今此案如何裁決是黑龍江省高法履行 依法治國 還是執行 江周 違法亂國政策的試金石 更是對每位相關法官正義和良知的拷問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上午 秦月明妻子王秀清和兩個女兒秦蓉倩 秦海龍來到佳木斯監獄找監獄長呂允強 沒說幾句他就要走 還推脫說 你們去找副監獄長崔延平 母女三人表示只想跟他談 因為自從上一任監獄長葉楓之後呂允強上任以來 彼此還沒正式談過 呂允強看起來很慌張 甚麼都不想談 秦月明的兩個女兒說 第一 我們來看一看我父親遺體 第二 我們要監獄給出一份死亡通知書 第三 我們想跟您談一談 呂允強說 見遺體 你們去找崔延平 死亡通知 甚麼原因沒給你們 還是監獄要給法院 我去核實 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 秦月明妻女及律師對伊春中院擅自下達秦月明家屬申請國家賠償案 撤回處理 的決定不服 向黑龍江省高級法院提起申訴 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上午九時 秦月明妻子王秀清 女兒秦榮倩和兩位律師到黑龍江省高法申控中心申訴 安檢後進入接待大廳 有一年輕法警開始對他們一行四人錄像 家屬問他 我們特殊啊 為甚麼錄我們啊 你知不知道這樣做違法呀 他說 不只是你們 誰都錄 這是我的工作 跟以往不同的是年輕人只是坐在桌前悄聲的錄 不像以往法警扛著錄像器材追著家屬錄 有時還威脅 恐嚇 賠償辦的李姓女法官在十三號窗口接待 她說伊春中院的決定已經是生效的 這個案件就結束了 她拒絕接受申訴的法律文書 律師指出 按照國家賠償法第三十條規定 對下一級法院作出的決定不服 可以向上一級法院提請申訴 上一級法院有依法監督下一級法院審理工作 有權對下一級法院的決定做出撤銷 更改或維持原決定的權力 李法官多次辯解 說國賠三十條申訴不是必經的法律程序 決定了就生效了 沒有見到過這種情況 她說可以向領導匯報 向伊春中院瞭解情況 堅持讓家屬及律師回去 後經過一個多小時的 普法 她又多次請示 領導 才接收了申訴材料 但還是不給接收材料的回執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逼迫放棄信仰 剝奪大法弟子被探視的權利 嚴管 非法勞教 私闖民宅 毒打 毆打 上繩 老虎凳 非法判刑 謊稱死因 摧殘性灌食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590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黃成
    當時一犯人實在下不去手 說 我不幹了 沒 你們 這麼整人的 我不爭這份 獎賞 了 參與的犯人換了好幾個 打人之狠毒 連犯人都看不過去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左右 黃成因堅持修煉法輪功 被獄警楊冠軍打他數百個嘴巴子 大隊長用手銬打胸部 各種電刑 水泥地潑水 水通電 等連續折磨 使他經常處於暈迷狀態 類似腦出血症狀 十多次非法關押 二次勞教迫害 黃成 原錦州女兒河紡織廠職工 以前身患重病 通過修煉法輪功 所有病症完全消失 身心健康 而且按照法輪大法 真 善 忍 的原則要求自己 總是替別人著想 親朋好友都十分認可他的為人 單位對他的表現十分的滿意 一九九九年七月 中共邪黨頭子江澤民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 動用國家機器非法鎮壓法輪功以後 黃成因為信守 真 善 忍 信仰而屢遭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零年期間 黃成被綁架到派出所 看守所 戒毒所 洗腦班 太和公安分局 勞動教養院 監獄累計十五次 期間他被非法勒索錢財 騷擾 抄家 酷刑折磨多次 惡警和惡人所非法採用的迫害手段之慘烈 比當年希特勒迫害猶太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黃成所承受的痛苦令任何聽到的人都會為之垂淚 而這一切都僅僅因為他堅持對 真 善 忍 的信仰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 錦州女兒河派出所和錦州太和公安分局二十多名警察早晨八點多鐘就把黃成從家中綁架到了女兒河派出所逼供 六 七個惡警對他大打出手 用木凳子把他打倒在地後 掰開他的胳膊 用腳使勁在他的後背上踩 用膠棒打 邊打邊罵 把凳子都砸爛了 就這樣折磨了他整整一天的時間 致使他全身腫脹 青一塊 紫一塊 嚴重的地方又黑又紫 尤其是後背 幾乎找不到好地方 第二天惡警把他綁架到了錦州市看守所做奴工 大約七個月後 他們把黃成綁架到了錦州市勞動教養院迫害長達二十九個月 二零零三年中秋節 黃成從勞教所回到家中才半年 錦州市橋西派出所兩車警察再次把黃成綁架 把他的雙手銬在了暖氣管子上 一男警察用腳踢他 邊踢邊叫另一女警察弄些沒有摘過的韭菜 裡邊有草 強迫往他嘴裡塞 以此來污辱他 當天又把他綁架到了錦州市看守所關了八九天 又綁架到錦州勞教教養院十九個月 綁架判刑 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六點多鐘 錦州太和區公安分局 錦州女兒河派出所和其它錦州市迫害大法的邪惡機構的警察乘多輛警車 因車多 警察也多 不知具體是多少 多名警察一窩蜂似的闖入黃成家 把黃成直接綁架到太和區公安分局後 對他家實行了大規模抄家搶劫 搶走全部法輪大法書籍 老式錄放機一台 電視機一台 影碟機一台等等 就連他家房門的鑰匙 妻子的工資卡都被他們搜走 在錦州市太和區公安分局長達十八個小時非法拘禁的過程中 黃成經歷了太和區公安分局惡警戴勇 高寶 吳南 劉晉 王立勇等多名警察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 酷刑折磨 造成他左右手骨折 左腳脖子大筋裸露出來 之後非法關進錦州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八月 錦州太和區法院非法判黃成六年冤獄 同年十二月十六日黃成被劫持到盤錦監獄 獄方開始以黃成傷勢嚴重拒收 但是太和分局的惡警戴勇卻說 死都不怪你 死了找我 隨後黃成被非法關押在一監區二大隊 在盤錦監獄一監區不到二年的時間裏 黃成被迫害成出現腦梗塞和腦出血 腦白質變性 生活不能自理 心律不齊等症狀 最後經省級醫院的檢查 判定黃成隨時都有處在生命危險之中 在家屬的一再要求下 盤錦監獄為了推卸責任 才把已經處於生命垂危之中的黃成辦理 保外就醫 雖然在錦州女兒河派出所所長張久義和片警張忠信的一再阻撓下 黃成終於在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家屬帶他到各大醫院醫治 答覆說 此症無藥可治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四點左右 女兒河派出所片警張忠信再次到黃成家騷擾 聲稱 你走親戚回來咋沒給我個信 你看你們法輪功學員給我發這麼多短信 黃成的妻子把他生命垂危的診斷書拿給他看 據理力爭 張忠信惱怒 我給你交上邊人 我不管了 然後怒氣沖沖揚長而去 黃成就在這幾個月的極度痛苦的狀態下最終含冤離世 迫害類型 非法判刑 綁架 劫持 電刑 吊綁 關押期間 剝奪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條件 坐 鎖在鐵椅子上 手銬 腳鐐 針扎 毒打 毆打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遼寧錦州法輪功學員近三年遭受的迫害 上 盤錦監獄長宋萬忠驅使獄警害死多名法輪功學員 王立軍零八年操控錦州綁架案 三人被迫害致死 曲成業被遼寧錦州監獄迫害致死 家人為何如此擔憂 遼寧盤錦監獄長宋萬忠罪行錄 發生在遼寧盤錦監獄的殘酷迫害 遼寧省撫順市陳賓利遭受的種種迫害 中共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案例概述 圖 遼寧盤錦監獄惡警的惡行 中共酷刑 針插指甲 火燒指甲 鉗子拔指甲 十指插針 黃成被盤錦監獄迫害致死 遼寧錦州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 三 遼寧錦州地區法輪功學員十年遭受的迫害 盤錦監獄摧殘虐殺法輪功學員 圖 曝光錦州市女兒河派出所所長惡行 曝光錦州市太和區女兒河派出所片警張忠信的惡行 遼寧省盤錦監獄一監區嚴重迫害法輪功學員 198855 html 09413234139 錦州市偽法院非法重判五位法輪功學員 遼寧四法輪功學員遭審訊 律師指執法機關違法 錦州劉鳳梅 黃成遭酷刑致殘 法院不許治療 錦州派出所今年對法輪功學員的幾次迫害 錦州市七月初非法抓捕多名法輪功學員 錦州市凌河區法院非法重判法輪功學員 錦州市女兒河派出所所長張久義的惡行 錦州法輪功學員劉鳳梅 黃成等被綁架已月餘 試看邪黨在遼寧的最後瘋狂 錦州市公安局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 錦州市湯河子地區受迫害法輪功學員名單 相關單位及個人 迫害黃成相關責任人單位及電話 錦州市女兒河派出所 0416 5136158 所長 張久義 辦0416 5136158 13940694055 片警 張忠信 13704160089 錦州公安局惡警隊長王輝 宅電 0416 2389966 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 局長 李庭印 辦公室 5178899 國保支隊隊長 戴勇的辦公電話 0416 5168615 警員 高寶 魏文旺 劉闖 崔家坤 柴勇 石鋼 王立勇 張積久 劉晉 肖江 盤錦監獄 監獄長 0427 5637744 獄政處 0427 5637369 盤錦監獄一監區電話 0427 5630002 2814022 5630027 13324251183 管教科長胡曉東 李峰 科長 管教科的楊冠軍 大隊長管風春 責任單位及惡人 錦州市勞動教養院 錦州市看守所 梁懷福 辦4588717 手機 13081273333 太和區女兒河派出所 橋西派出所 太和區法院 盤錦監獄 盤錦監獄一監區電話 0427 5630002 2814022 盤錦監獄一監區接見室電話 0427 5630027 13324251183 郵址 遼寧省盤錦監獄一監區 郵編 124111乘車路線 在盤錦火車站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5899.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李華
    在家中及社會上都是人人稱道的好人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 李華由於修煉法輪功被惡人構陷 與李華同時被迫害的還有塔河總隊新區的法輪功學員孫同美 孫同娥 曲某 當時塔河公安局許峰 史偉 金龍等人在片警王國義的帶領下非法闖入她家 進行非法搜查 並對她非法拘留十五天 罰款五千元錢 後退回 回家一週後 在無任何理由的情況下 李華又被塔河縣公安局惡警劫持到塔河看守所 塔河公安局史偉等人對李華用恐嚇 欺騙手段非法審訊 李華被非法勞教一年 綁架到齊齊哈爾勞教所 在齊齊哈爾勞教所期間 不知該勞教所對李華進行怎樣邪惡的迫害 不到一年 差一個月 就在二零零六年七月八日回家時 李華已經被迫害得蒼老 癡癡呆呆 不願說話 問她問題也不回答 李華走的時候戴的英納格手錶和一枚金戒指都沒有了 據同時在齊齊哈爾勞教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說 李華在齊齊哈爾勞教所後期就已經不知道吃喝拉 癡癡呆呆的了 她身邊總是有包夾 干警跟著 從齊齊哈爾勞教所回來後 李華經常站在門外 不認識人 也不知饑飽 有一天突然摔倒 被送入醫院 經醫院檢查 李華有肺結核 小腦萎縮 腦梗塞等疾病 瘦得一把骨頭 此時李華已不會說話 不能吃飯 靠插管 她的全身不能動 跟她說話 偶爾動一下頭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李華含冤離開人世 迫害類型 非法罰款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黑龍江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藥物迫害 黑龍江省大興安嶺被迫害法輪功學員名單 大興安嶺孫同美 孫同娥姐妹的遭遇 哭泣的黑土地 圖 大興安嶺法輪功學員李華被迫害致死已五年 相關單位及個人 相關人員及電話號碼 單位 姓名 電話號碼 手機號碼 塔河縣公安局 許 峰 13604873435 塔河縣公安局 李 軍 13804843102 塔河縣公安局副局長 鄧 華 0457 3666848 13304573588 塔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 史 偉 0457 3667471 宅 塔河縣新建派出所幹警 王國義 0457 3662478 辦 塔河縣公安局 局長室電話號碼 0457 3666743 辦 塔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電話號碼 0457 3667471 辦 塔河縣公安局副局長室電話號碼 0457 3666261 0457 3662676 辦 塔河縣原任公安局局長 鐘靜文 塔河縣現任公安局局長 勾 兵 0457 3666743 辦 塔河縣郵編 165200 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勞教所 又稱齊齊哈爾市育新學校 原名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 郵政編碼 151600 齊齊哈爾市勞教所女隊於2008年5月17日被撤銷 女隊所有人員被集中到黑龍江省戒毒中心 包括所有大法女弟子 齊齊哈爾勞教所電話 0452 2451085 齊齊哈爾勞教所勞教處 0452 2797727 齊齊哈爾勞教所管理科 0452 2451139 齊齊哈爾勞教所所長 肖晉東 家 0452 2736666 齊齊哈爾勞教所政委 王玉峰 家電話 0452 2406466 手 機 13904526208 紀檢書記 李 原來是齊市610的 緊密追隨江氏迫害集團專門綁架法輪功學員 一大隊隊長 張志傑 手機 13946289956 二大隊隊長郭麗 電話 b 0452 2451166 手機 13019030086 惡警 一大隊大隊長 張志傑 王梅 二大隊大隊長 郭麗 符成娟 管理科科長 王巖 惡警名單 張志傑 符成娟 王 梅 王 巖 郭 麗 趙麗娟 王玉靜 陸 娟 楊麗華 黑龍江省勞教局電話 局長 張治安 b 0451 82726600 b 0451 82726608 w 0451 86245607 副局長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5898.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張玉科
    電視接收器 存款折及現金七 八千元 並綁架張玉科 於鳳雲夫婦 把他們先後綁架到懷德派出所 公主嶺市拘留所 公主嶺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 張玉科拒穿馬夾 絕食近百天 遭到惡警以抻床酷刑 灌食 打罵等手段迫害 惡警給張戴上死刑犯的重鐐 鎖在鐵欄杆上二十多天 讓犯人日夜輪流騎在張的脖子上十多天 曾將張玉科打至休克 送醫搶救時 惡警還把張玉科的四肢固定在床上 日夜值班看守 二零零八年五月 公主嶺市公安局 法院 檢察院串通一氣 對張玉科 於鳳雲夫婦各非法判刑四年 倆人被劫持到吉林監獄 因張玉科身體狀況極差 監獄拒收 公主嶺市惡警多方運作 通過吉林市司法局 勞改局辦理強制執行手續 強行將張玉科關入吉林監獄 二零零九年五月 吉林監獄對在押人員進行采血 照相立案 張玉科無罪 因此拒絕被采血 照相 被獄警關小號 加戴背銬腳銬五十三天 睡覺都不解開 二零一零年六月 監獄有文件規定 六十歲以上的在押人員刑期過三分之二的可辦假釋 張玉科拒絕寫所謂五書被釋放 他要求無罪釋放 並以絕食抗議 第六天被獄警關小號強行灌食加戴背銬腳銬六天 一個月後 張玉科不吃囚飯 只吃在超市購買的方便麵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上午 張玉科在吃方便麵時 突然抽搐 暈倒在床 抬到醫院已不治 於當日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永吉縣法輪功學員紛紛向最高檢察院 最高法院郵遞控告江澤民的控告信 到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止 已知的有七十一名法輪功學員郵遞送達 其中有四名被迫害致死的家屬簽名控告 有三名被迫害致殘 多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綁架 抄家 騷擾 上百人次被非法辦洗腦班和拘留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7589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