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楊宗英
    把事先準備好的一瓶濃鹽水塞到楊宗英嘴裡任由濃鹽水灌到胃裡 也不管嗆不嗆的 楊宗英被弄的身上 頭髮上都是 渾身疼 他們灌食完後把楊宗英抬入監室裡揚長而去 塔河公安局為了進一步實施迫害 幾天後十幾個武警在看守所所長胡森山的指使下 強行把法輪功學員一個一個強行拽出來 每人一監室 再實施灌食迫害 每天二次灌食 男法輪功學員也是一樣灌不進去就用螺絲刀子撬 用腳使勁踩肚子 學員一喊惡警們就把事先準備好的一酒瓶子玉米面粥灌到嘴裡等 監室裡陰森潮濕 每個監室關押一名法輪功學員 每天婁所長 胡所長帶班指揮干警們參與灌食迫害法輪功學員 每次四個 五個 六個人不等 人手不夠就讓男刑事犯參與 灌食是野蠻的 開始是幾個人按頭 手 腳 使勁用手掐腮幫子 腮幫子咯在牙齒上時間長了 腮幫子都爛了 後來惡警們改用尖嘴鋏子和三 四毫米厚的鋼板 撬開嘴後再把鋏子塞到嘴裡 撐開 鋏子都鑲到了肉裡 上顎出現鋏子形狀的深溝 久久不能恢復 每次灌食弄得楊宗英滿身都是 頭髮上都是玉米面粥 稀稀的玉米粥裡撒了許多鹽 由於時間長楊宗英嘴唇上長滿了瘡 瘦成了皮包骨 有一次 婁所長的班 帶著武警察 李警察 刑事犯老丁 此人對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 四個人 他們打開監室的大鐵門 發出來刺耳的恐怖聲 拿著一酒瓶子玉米粥 老丁拿著鐵鋏子 李警察拿著鋼板 衝上床把瘦得皮包骨的楊宗英按倒在床上 武警察 李警察用鋼板撬 老丁用鋏子撐 只聽 崩 一聲把楊宗英前側牙撬掉了 他們把玉米粥撒在楊宗英身上 扔下楊宗英逃走了 這次楊宗英絕食二十五天 床板上舖的二層褥子被灌食撒的玉米粥浸濕透了 上面都長了黑毛 二零零二年七月 陳天傑 楊宗英在浙江台州市路橋區 與陳天傑的父母居住在一起 七月末陳天傑在散發真相資料時 被三個惡人構陷 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 台州路橋區派出所六 七個惡警到陳天傑的父母家地毯式的非法抄家 看到楊宗英在勞教所的照片 隨後把楊宗英也綁架了 楊宗英剖腹產 孩子剛好一百天 惡警們不顧楊宗英和嬰兒的身體 強行把楊宗英和孩子關押在路橋區派出所 逼楊宗英說 傳單都是陳天傑干的 楊宗英絕食抵制 孩子沒奶吃哭鬧他們也不管 婆婆擔心孩子和楊宗英 每天去派出所 派出所惡警們看婆婆總去影響他們對楊宗英進一步迫害 他們在婆婆回家吃飯的時間把楊宗英和孩子劫持到一個賓館裡像地下室一樣的房間 屋裡陰森恐怖 惡警們拿來一張假造的單子 說 陳天傑都承認了 是自己幹的 還按了手印 他們逼著楊宗英說一切都是陳天傑干的 在台州市路橋區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 陳天傑上訴到台州中級法院沒有結果 後來沒有公開庭審 二零零三年一月六日中共邪黨法院就冤判陳天傑重刑十一年 在非法羈押期間 陳天傑義正辭嚴要求上訴 十一月份被劫持到杭州市餘杭區臨平鎮第四監獄嚴管隊 陳天傑在那裏遭受十一年冤獄折磨 直到二零一一年秋天才被釋放回家 楊宗英第三次被綁架到看守所是在二零零七年二月 二零零六年楊宗英的姐姐被綁架後 塔河縣公安國保大隊下令到處抓捕楊宗英 但楊宗英並不知道 她帶著女兒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 二零零七年楊宗英回婆家過年 年後沒幾天 浙江台州路橋區派出所女警察葛靈靈到楊宗英婆家來打探 楊宗英正好在婆家 女警電話打到派出所 一會就來了五 六個警察 不由分說就要抓人 婆婆不讓 警察說是塔河讓的 幾個警察野蠻的把楊宗英按倒在地 強行拖上車 在國保梁大隊長的指揮下幾個年青男警強行逼楊宗英按手印 把楊宗英綁架到路橋南山看守所 楊宗英絕食十一天後塔河公安局警察史偉 楊凱把楊宗英劫持到塔河 台州路橋區南山看守所在楊宗英沒有吃飯的情況下 扣除了伙食費 史偉和楊凱不讓楊宗英拿行李 到了車上他們又強行把楊宗英的手和腳用鐵鏈子銬在一起 這是死刑犯和重刑犯用的刑具 史偉 楊凱卻把它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 那天下著雨 在溫州車站 在楊宗英手腳不便的情況下 史偉 楊凱還逼迫楊宗英拎包 在火車上 楊凱 史偉不讓楊宗英說話 還有乘警配合 把戴著手銬腳鐐的楊宗英硬給安排上舖 楊宗英上廁所都由楊凱 史偉看守 寸步不離 時不時還限制不讓說話 楊宗英關押在塔河看守所 先由一個女惡警搜身 後來公安惡警把楊宗英騙到公安局要錄音 記筆錄 楊宗英沒配合 他們是捏造證據扣帽子 再定罪 又把楊宗英拉到刑警隊 塔河公安局李軍領著幾個男惡警強迫給楊宗英照像 按手印 楊宗英質問 只有犯人才照像 我沒罪為甚麼照 國保隊長李軍偽善的面孔終於現了形 怒吼著指揮 其中一男惡警恐嚇楊宗英說是不是還得武警來幫忙 然後幾個膀大腰圓男警強行照完 楊宗英在塔河看守所買的行李是被人用過的 楊宗英質問 他們都睜著眼撒謊 他們沒告訴楊宗英家人 她在看守所被關押的事 楊宗英一直穿從南方穿的棉睡衣 舊行李只得將就用 被子質量很差 一抖都冒灰 這樣的被子綁架楊宗英去勞教所 都被塔河看守所扣留了 犯人說 看守所下次再接著賣給別人 臉盆等日用品全都被扣留 楊宗英的錢被看守所七扣 八扣的也沒剩多少了 楊宗英一直到被勞教也沒能讓家人見上一面 沒有任何證據就非法關押 一直也沒讓家人來送棉衣 北方的三月天很冷 三月十幾號的晚上當班的警察強行給楊宗英扣上手銬拖上車 不讓帶行李和日用品 更不讓家人知道綁架到勞教所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是二零零零年八月末 楊宗英從北京被惡警劫持到塔河看守所 一個多月後被塔河公安局楊凱 史偉劫持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非法勞教 雙合勞教所充滿了邪惡 打罵聲 電棍聲 法輪功學員們每天吃掉渣的發糕 喝稀稀的玉米粥 只有到藥廠幹活才能看見青菜那算是改善生活了 藥廠在野外離勞教所很遠都要走路去 法輪功學員早晨早早就被攆走了 到天黑才精疲力竭回來 藥廠藥粉都是過期有毒的農藥 要從新裝袋 幹這活都得需要戴雙層口罩 那也不行 干時間長 藥粉侵蝕皮膚 造成皮膚過敏 有的法輪功學員聞不了這味 吐 弄得衣服裡外都是藥粉味 鼻孔火辣辣的是經常事 雙合勞教所洗漱不管多冷的天都給法輪功學員用冰涼的水 有時水凍成薄薄的一層冰 就這樣的水也是有限的 楊宗英第二次被非法勞教是二零零七年三月 被塔河公安局綁架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 一進勞教所就是搜身 脫一層衣服搜一層查看 包括帶來的所有東西 然後楊宗英被拖進轉化組 門玻璃都是用報紙糊著 裡 外人互相看不見 楊宗英在這裡不許和任何人接觸 不讓說話 輪番轉化 長期不讓睡覺 剛一合眼 猶大就來制止 用各種方式不讓睡覺 放污辱大法和師父的錄像 看或聽 不讓五官閒著 刑具就在屋裡放著 隨時調用 洗漱 上廁所都是等大隊法輪功學員出工後再進行 由惡警和一個或兩個轉化組猶大監視著 時間都是有限的 新來的法輪功學員看不到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 接觸的都是惡警和轉化人員 這封閉式的環境除了威逼就是恐嚇 由於長期受到壓抑恐嚇 楊宗英病倒了 從勞教所出來 楊宗英走路無力 渾身沒勁 無力說話 排血尿 症狀越來越嚴重 去醫院檢查 確診為腎小球腎炎 醫生說再嚴重下去 就會發展成尿毒症 二零零二年七月陳天傑被冤判重刑十一年 楊宗英也被屢遭迫害 二次被勞教 受盡了摧殘折磨 陳天傑十一年冤獄回家後 夫妻兩人回到了陳天傑的父母所在地浙江台州市路橋區居住 雖然陳天傑和妻子楊宗英屢遭綁架關押 長期的被冤獄迫害 但是法輪大法已經深深的植根在他們的心底 他們知道法輪功是被迫害的 所有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都是徒勞的 被中共謊言迷惑的世人才是真正被宰割的羔羊 他們要把法輪大法好的福音告訴身邊的世人 浙江台州市路橋區的百姓 這種善的行為卻遭到台州市路橋區公安分局 國保 610 社區等惡人的蹲坑 騷擾 監視 恐嚇 惡人們長期到楊宗英家騷擾 恐嚇 動不動就逼迫陳天傑去他們那兒所謂的開會學習 邪惡的洗腦 逼迫放棄修煉 學大法後 楊宗英身體很好 但是長期在這種被騷擾 恐嚇 逼迫 綁架 關押中 使楊宗英壓抑 驚恐 鬱悶 身體開始急速下降 楊宗英一聽到敲門聲身體就哆嗦 整日整夜的害怕 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初 陳天傑不得已慾把妻子送回家鄉大興安嶺塔河縣休養身體 在楊宗英身體危重時 就在楊宗英離世前幾天浙江台州市路橋區的社區等有關部門 兩男一女 還是兩次到楊宗英家騷擾恐嚇 說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89.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譚德剛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譚德剛 付天群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 內江市中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譚德剛 付天群非法庭審 在臨開庭的前一天 才突然通知其家人 法院人員對家人說 等幾天宣判定刑 有法院人員說 偷盜 搶劫 甚至殺人放火案 量刑時都好說情和從寬處理 法院也有權自主定刑 唯獨迫害法輪功的案子法院不能自主定刑 須通過 610 和報省上 610 必須判三年以上 這是 規定 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下午 內江市中區法再次對譚德剛 付天群非法庭審 開庭前法院沒有正式通知家人 兩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是通過其它途徑知道庭審時間的 付天群的家人 親屬從早上就趕到內江市中區法院壕子口法庭外 由於壕子口法庭有多層樓房 詢問法院人員在哪間房庭審也沒人告訴 直到下午四點多鐘非法庭審完後也沒能進到法庭 只聽知情人說 譚德剛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付天群被非法判三年 付天群的家人和親屬非常氣憤 他們苦等了一天 也沒有見著被非法關押了五個多月並一直未准許見面的家人 當家人和親屬質問一姓郭的 據知情人說他是主審法官的法院人員 郭姓法官用謊言來搪塞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左右 譚德剛被劫持到嘉州監獄 原樂山五馬坪監獄 迫害 付天群被劫持到簡陽養馬河女子監獄迫害 譚德剛在八監區被迫害成肝癌後送成都雙流監獄醫院 招牌是四川省警官醫院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中旬確診肝癌伴肺轉移 二次下病危 家人憂心如焚 內江 成都兩地多次奔波和向相關部門申請保外就醫 直到二零一五年一月保外就醫手續才獲得批准 回家後 當地公安強給譚德剛一部手機 要求每天二十四小時都開機 以便他們隨時撥打監控 並限定譚德剛的活動範圍只能在市區 譚德剛於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中午十一時三十分左右在內江鐵路醫院含冤離世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四川嘉州監獄的暴虐 四川內江市法輪功學員譚德剛被迫害致死 相關單位及個人 參與迫害譚德剛的部份相關單位和人員電話 四川內江經開區610康副大隊長 手機 13890547003 四川嘉州監獄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85.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白雲
    水磨溝區法院再次非法庭審 在法庭上 白怡發現白雲神情恍惚 身體軟弱無力的樣子 曾經向法院要求釋放白雲 但是他們沒有同意 僅僅只過了四天 也就是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白雲在監所醫院被迫害致死 目前遺體存放在監所醫院的冰櫃裡 當知道她的人聽到這件事情後 都非常吃驚 因為白雲自從修煉法輪功後 身體非常健康 而且是屬於那種健壯的樣子 在過去不到半年的時間裏 烏魯木齊市的二名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五年二月六日遭非法庭審 二月十日左右被迫害致死 至今 二零一五年三月九日 原因不明 遺體已經在新年期間正月十三 也就是三月三日 被火化了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死因可疑 烏魯木齊退休教師遺體被火化 烏魯木齊退休教師白雲被迫害致死 烏魯木齊姊妹面臨非法庭審 相關單位及個人 烏魯木齊市南湖東路30號 郵編 830063 烏魯木齊市委副書記 紀委書記 政法委書記焦亦民 新疆烏魯木齊市公安局 區號0991 傳真 09914675766 地址 新疆烏魯木齊市南湖東路2號 郵編 830063 公安局局長 王明山 新疆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政府 詳細地址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克拉瑪依東路405號 聯繫電話 09914641717 郵編 830000 區政法委書記 劉永毅 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法院 地址 烏魯木齊市新民新街2號 郵編 830002 杜繼周 書記 09914643420 13999158186 李昕 院長 09914643206 13629937211 刑庭電話 0991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8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李玉萍
    簡介 3857 李玉萍 Li Yuping 女 年齡未知 遼寧省瀋陽市四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李玉萍 在瀋陽看守所被迫害嚴重 一直是高危狀況 回家後仍被二十四小時監控 而於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含冤離開人世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 二十一日兩天時間 瀋陽國保警察在瀋陽火車站和夏芳園公園綁架了十多名法輪功學員 理由是這些法輪功學員參加晨煉或有可能晨煉 公安系統將這次綁架案定為 F321大案 並對其中十三位外地法輪功學員劉占海 趙淑雲 李玉萍 付輝 劉金霞 臧玉珍 徐小艷 任秀英 高秀芬 劉亞榮 王洪林 趙宏興 武秋彥動用酷刑逼供 導致多人重傷 其中 六十多歲的內蒙古通遼市法輪功學員趙淑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哈爾濱法輪功學員劉占海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在瀋陽第一監獄被迫害致死 瀋陽法輪功學員李玉萍 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從夏芳園回家 發現家中已被抄 並有蹲坑的警察看守 李玉萍只好躲到親戚家暫避 三月二十二日夜 大東區國保大隊 長安派出所 大東派出所出動二十多人 四輛警車 一輛麵包車 劫持了李玉萍的二嫂當人質領路 挨個把李玉萍在瀋陽的親戚家搜了個遍 後在李玉萍的弟弟家綁架了她 李玉萍在瀋陽看守所被迫害嚴重 一直是高危狀況 瀋陽大東區法院於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 十六日兩日非法庭審瀋陽 晨煉案 被綁架的十名法輪功學員時 李玉萍坐不穩 身體往一側歪 胸悶氣短 說不出話 其他當事人的律師要求給李玉萍檢查身體 法院人員把李玉萍帶出法庭一會兒 又將她攙回來 法官陳壯威稱 李玉萍身體狀況良好 繼續開庭 後來法庭對李玉萍非法判刑三年半 因李玉萍身體非常虛弱 不能自己行走 經幾處醫院檢查 都確診為胰腺癌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8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范麗萍
    范麗萍 簡介 3856 范麗萍 Fan Liping 女 年齡未知 法輪功學員范麗萍和丈夫張戈於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被長春市綠園區公安分局綁架 范麗萍於第二天 十月十六日 被迫害致死 現遺體在長春市龍峰殯儀館 其丈夫張戈現在仍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二看守所 范麗萍和丈夫張戈是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民航局正式職工 被迫害流離失所來到長春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 張戈在開出租車時 給一位打車的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被其舉報 被綠園區分局和城西派出所把張戈綁架 下午到他在綠園區城西鄉萬盛理想國的家非法抄家 搶劫了所有大法書 電腦 打印機等私人物品 同時綁架了范麗萍 家屬次日打聽其二人的消息 下午三點鐘左右 得知范麗萍已經被迫害致死 家人到城西派出所問因由 城西派出所未告知家屬范麗萍已死反而強行給家人做口供 誘導其家人說范麗萍在家製作真相 一個多小時 全是誘供 騙供 威脅 家人不配合 城西派出所威脅家人說他們犯了 包庇罪 大約晚上十二點鐘 城西派出所聲稱 范麗萍上午因身體不適 到吉大二院分院檢查 期間范麗萍想逃跑 從醫院三樓跳下摔死 後來得知 城西派出所當時對外謊稱 范麗萍檢查出癌症 經受不起打擊 想不開就跳樓自殺了 城西派出所還給范麗萍定了潛逃的罪名 據稱 為了開脫責任 長春市公安局局長聲稱是 畏罪潛逃 城西派出所想把范麗萍的遺體火化了事 找他家人簽字 家人因不想簽字 遭到城西派出所威脅 恐嚇 騷擾電話 家人被迫流離失所 此事長春市公安局綠園分局一同參與 目前 張戈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二看守所 詳情待查 迫害相關單位及責任人 長春市綠園區公安分局 城西派出所 所長董志鵬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82.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黃貴仙
    黃貴仙兒子接到貴州省第一女子監獄電話 說黃貴仙由於病情嚴重 司法警察醫院再次下達 病危通知書 叫前往貴陽 十二月二十六日黃貴仙兒子到達貴陽 要求首先和母親見面 司法警察醫院 病危通知書 上診斷 一 脾功能亢進 二 原發性高血壓很高危組 心臟擴大心功能Ⅱ級 三 冠狀動脈粥樣硬化 四 前降支心肌橋 五 甲狀腺功能減退 兒子要求將母親保外就醫至深圳 遭到監獄方拒絕 稱黃貴仙戶口所在地為貴州都勻 不能到深圳進行治療 監獄最終將保外就醫地點定在了貴州三都水族自治縣 黃貴仙姐姐黃桂珍所在地 黃桂珍已經七十幾歲 長年身體不佳 姨爹已經八十幾歲 長年癱瘓在床 大小便失禁 生活不能夠自理 黃桂珍根本不具備照顧妹妹的條件 監獄於十二月二十七日晚給黃貴仙輸液 一袋血 一袋血小板 而在這之前 十二月十日下達第一次病危通知書 未進行任何有效的治療 十二月二十八日監獄將黃貴仙送至三都縣醫院 並向家屬聲稱 出來之前 我們已經給黃貴仙輸了血和血小板 現在各項指標均較正常 當三都縣醫院醫生向監獄問及黃貴仙病情時 監獄醫生回答為 三系減少 三都縣醫生立刻向監獄工作人員指出 三都縣醫院條件有限 治不了這種病 監獄向黃貴仙親屬隱瞞了兩份文書 1 貴州省司法警察醫院出院記錄 二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病危通知書 直到家屬十二月三十日趕到貴陽司法警察醫院時 監獄警察才向家屬出示了此兩份文件 在 貴州省司法警察醫院出院記錄 最後一句話赫然寫著 出院醫囑 建議轉上級醫院進一步診治 而母親黃貴仙則被送入了一個醫療條件根本就不具備的縣級醫院 三都縣醫院於十二月二十九日下達 病危通知書 要求轉院治療 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又下達 疾病症明書 再次要求轉上級醫院診治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81.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張力元
    綜合報導 時事評論 活動報導 各界褒獎 社會支持 媒體報導 溫故明今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按迫害事實索引 首頁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張力元 簡介 3853 張力元 Zhang Liyuan 女 30歲 新疆沙灣縣法輪功學員張力元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 和母親牛桂芬 父親張繼臻一同被綁架 張力元遭受了長期非人的迫害 導致身體狀況極度惡化 從萊州看守所出來後不到四個月 在二零零六年皇歷正月十四日便離開了人世 二零零四年張力元一家人在中共迫害下流離失所 回到山東萊州老家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在製作 九評 的過程中被萊州市610頭目劉 榮 原書森 國保於治斌 劉京兵 城港路分局王曾文 朱由派出所等二十多人綁架 抄家 不法人員們將牛桂芬 丈夫張繼臻 工程師 女兒張力元三人一同綁架 抄走了現金約計二萬四千餘元及所有的相關設備 在萊州看守所 其丈夫張繼臻被姓王的惡警用雙手將他的頭向牆上猛烈撞擊 直到撞昏 不省人事 後被送往醫院搶救脫險 牛桂芬和女兒張力元二人被送往王村勞教所慾繼續迫害 因身體極度虛弱勞教所拒收 被退回到萊州看守所後 又被非法關押至九月末 在萊州被非法關押的半年多的時間裏 牛桂芬和張力元遭受了長期非人的迫害 導致二人身體狀況極度惡化 萊州公安局和610怕承擔責任不得不再次釋放 年僅三十歲的張力元從萊州看守所出來後不到四個月 在二零零六年皇歷正月十四日便離開了人世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新疆牛桂芬母女被迫害致死經過 相關單位及個人 山東省萊州市直接或間接參與迫害的部份相關人員名單如下 萊州610主任 楊玄迪 辦公室 趙淑紅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79.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牛桂芬
    祖籍山東省萊州市 生前居住在新疆沙灣縣 一九九七年春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大法博大的法理及其超常現象使得丈夫和一雙兒女在一九九七年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 自從修煉法輪功後 牛桂芬就以自己親身的體會在沙灣縣廣泛的向眾生傳播大法的美好 使很多有緣人因此而走入了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 8226 二零隨著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的舖天蓋地的瘋狂鎮壓 沙灣縣公安國保 610 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 也對這個無辜的家庭實施了邪惡的迫害 之後 沙灣縣國保 610 街道 婦聯等一系列單位每天數次上門騷擾 逼迫 恐嚇 轉眼間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成了邪惡重點監視的對象 一九九九年十月 牛桂芬回山東萊州老家探望母親 沙灣縣惡警通知萊州公安局在萊州老家綁架了牛桂芬 並被將她非法關押在萊州看守所一週左右 之後牛桂芬被沙灣縣惡警綁架回新疆 無辜被關押兩個多月 出來後 由於沙灣縣610 國保大隊 街道委員會的持續騷擾 一家人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 二零零零年四月牛桂芬在濟南被綁架 在新疆第一女子勞教所遭受勞教迫害二年零三個月 由於牛桂芬對師父和大法堅信不移 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指揮 新疆第一女子勞教所的惡警對她實施了殘酷的迫害 連續十八天不讓她睡覺 吃飯 喝水 數次被打得昏死過去 而惡警卻說她裝死 各種酷刑無所不用 殘酷的長時間的迫害及摧殘致使她的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身體出現多種疾病併發症 二零零四年一家人再次流離失所回到山東萊州老家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在製作 九評 的過程中被萊州市610頭目劉 榮 原書森 國保於治斌 劉京兵 城港路分局王曾文 朱由派出所等二十多人綁架 抄家 不法人員們將牛桂芬 丈夫張繼臻 工程師 女兒張力元三人一同綁架 抄走了現金約計二萬四千餘元及所有的相關設備 在萊州看守所 其丈夫張繼臻被姓王的惡警用雙手將他的頭向牆上猛烈撞擊 直到撞昏 不省人事 後被送往醫院搶救脫險 牛桂芬和女兒張力元二人被送往王村勞教所慾繼續迫害 因身體極度虛弱勞教所拒收 被退回到萊州看守所後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78.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