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余早榮
    武漢市蔡甸區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余早榮被綁架 枉判三年 在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繼續遭迫害 身體出現嚴重腦梗 心梗 獄方怕擔責任 不得已給她辦了保外就醫送回家 回家後當地派出所又再騷擾 監視 抄家 搶劫 於二零一五年元月三日含冤離世 余早榮老人 武漢市蔡甸區新農鎮新天村人 以種田維生的她 積勞成疾 落下一身病 九五年底中風致半身不遂 腎盂腎炎致使全身浮腫到頭 在痛苦無望中 九六年四月她有緣修煉了法輪功 半年後一身疾病卻在不知不覺中完全消失了 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 按 真 善 忍 的原則做好人 講真相 余早榮老人十幾年來卻多次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 被強制洗腦 非法拘留 毒打 非法拘禁 枉判三年徒刑等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 余早榮老人在武漢市永豐鄉趙家台講真相時 被武漢市永豐派出所惡人警察綁架 被非法關押在武漢第一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上午 余早榮老人在蔡甸街上講真相 被蔡甸區610頭目萬維林 柴樹彬綁架 當時遭萬維林 柴樹彬的毒打 在區公安分局被非法扣留兩小時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上午 余早榮老人在蔡甸區侏儒街薛山講真相時 遭侏儒街派出所惡警綁架 被劫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三月十二日 其家人接到派出所送來的一包余早榮出門時穿的衣服 外衣棉襖 毛衣 內衣 內褲 襪子 鞋子 其家人很擔心 到侏儒街派出所要人 派出所稱一個星期後到看守所接人 三月十八日其家人到看守所接人 看守所卻要其家人找侏儒街派出所 三月二十三日晚上十一點多鐘 有人到余早榮家送來一張非法 逮捕證 余早榮老人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半年後 二零一二年九月中旬被蔡甸區 610 惡人頭子李志兵直接操控區公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77.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陸玲
    按迫害事實索引 首頁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陸玲 簡介 3850 陸玲 Lu Ling 女 36歲 內蒙古法輪功學員陸玲 女 未婚 遭兩次勞教迫害 還被非法判刑五年 在呼和監獄被迫害得病危 於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根河市得耳布爾鎮法輪功學員陸玲於二零零一年被根河市綁架 非法關押迫害一年左右 於二零零二年三月 被送往圖牧吉勞教所 因陸玲不屈服 遭到各種酷刑迫害 二年勞教期滿回家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左右 陸玲在資料點 被海拉爾鐵路分局綁架 絕食反迫害時 她被強制灌食 把食物灌到氣管裡 休克一分鐘 生命出現了危險 惡人才停止灌食 當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郭秀芝和孫艷於十二月二十一日被送入鐵路醫院搶救 中共警察把陸玲迫害的不能行走 就把她背上車送往圖牧吉勞教所拒收 又送呼和女子勞教隊繼續迫害 遭受各種非人的折磨 因不轉化又被加期四個月 陸玲被非法關押在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期間 因堅持不放棄信仰 不寫 三書 被強制加期四個月 曾被軟禁在監控室九個月 不許與外界接觸 每天由猶大灌輸邪悟謊言 吸毒人員日夜包夾 夜晚睡在地舖上 水泥地 並整夜不讓關門 強迫頭朝向門 不許頭朝裡睡 夜風很大 身體被迫害的嚴重咳嗽 再加上她在海拉爾鐵路看守所時被強制灌食嗆到氣管 致使咳嗽更加厲害 長期在監控室遭受迫害 一直咳嗽不止 有時喘的厲害 心慌難受 直到 二零零八年五月左右 回家一個多月 陸玲還咳嗽不止 氣喘心慌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下午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7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馬麗琴
    Liqin 女 59歲 黑龍江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馬麗琴女士 二零零四勘探隊的退休工人 家住七台河新興區新合界八委四組 於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 此前 馬麗琴在七台河市第二看守所被所長尹忠良毒打成植物人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 馬麗琴被新興區東風派出所幹警秦勇等非法抓捕 送到北山第二看守所 三月十五日馬麗琴被第二看守所所長尹忠良拖到辦公室一頓毒打 先用皮鞋猛踢雙腳 又將頭往牆上猛撞 打了多個嘴巴子 使馬麗琴當時就昏迷不醒 他們還認為是裝的 用針在右手合谷穴扎兩針 又讓人取救心丸往嘴裡灌 他們打得馬麗琴滿身是傷 尤其是頭部腫得嚇人 他們想推卸責任 送馬麗琴去新興分局 分局當時沒收 他們又將馬麗琴拉回看守所 途中經過中醫院門口時 也不肯送進搶救 也不通知家屬 後來家人趕到才送進醫院 經醫生檢查 發現腦後兩側有兩大塊血腫 腰 腿 腳 手均有明顯的外傷 之後家人趕到送進醫院做開顱手術 取出血塊七十多毫升 另一處無法取出 四天後才醒過來 但不能動了 成了植物人 悲憤的家人到派出所 第二看守所 法院依法上告 所到之處 中共人員互相推脫 並威逼恐嚇 馬麗芹生活不能自理 又沒錢醫治 只好回到家中 不堪忍受的丈夫與她離了婚 由於活動不慎 馬麗芹又造成腿部二處骨折 由於無法挪動 不能去醫院醫治 只好用布纏著腫得很粗的腿 呆呆的躺著 不會說話 馬麗琴處於植物人狀態 幾萬元的醫藥費無人承擔 打人兇手卻逍遙法外 其家屬先後多次上訪 上告到市委 市政府信訪辦 市檢察院 黑龍江省公安廳 黑龍江省檢察院卻杳無音信 馬麗琴被迫害的事實上網曝光後 七台河市公安局迫於壓力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75.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劉鳳梅
    惡警體罰她們每天站十八小時 之後用一根電棍長時間電她們 劉鳳梅的脖子上的肉皮被電黑了 起了泡 手也被電出了泡 第二天 惡警用兩根高壓電棍電她 還將她上衣扒掉 兩腿綁上 電了她很長時間 她脖子上 手指上的肉皮被電的更黑了 一片一片的都是泡 她被電完後 又被關進了禁閉室 幾天後出來整個人都脫了相 參加出工幹活時 她有時因完不成任務 常挨惡警隊長的罵 由於她家經濟條件不好 在勞教所她從不花一分多餘的錢 不買任何吃的東西 毒打過她的有管教隊長張秀榮 王海民 周謙 大隊長王艷平和指導員顧全藝 這些人的惡行是受所長周芹和所長蘇境指使的 二零零一年四月因拒絕轉化 惡警將劉鳳梅等二十幾名法輪功學員關在一間屋裡 連續九天強迫坐小板凳 從早六點到晚十二點 強迫聽污蔑大法的文章 部份法輪功學員的臀部都坐破了 血痂刮到內褲上 針扎一般的痛 之後 劉鳳梅被罰蹲著 面對牆壁 從早六點到晚十二點 罰蹲五天後 她又被罰站了兩天 見她還不妥協 在接下去的日子裡 惡警王艷平 周謙就用鐵絲抽她 還經常用兩根高壓電棍電她全身 腳心 使其大腦 身體受傷害很大 劉鳳梅絕食反迫害 被野蠻灌食 她的鼻子被管子插的直流血 惡警們仍然強行往裡灌 就在馬三家勞教所又一輪強制轉化瘋狂時 為了窒息邪惡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中午 劉鳳梅縱身從三樓跳了下去 這完全是中共警察酷刑迫害造成的 此做法不符合法輪大法法理 之後她被瀋陽骨科醫院確診為椎體爆炸式骨折 脫位並伴神經損傷 她被保外就醫 手術之後腰裡釘著鋼板的她 被用擔架抬回家 後來劉鳳梅談到此事時說 當時迫害太慘烈了 我們幾個人被多根電棍長時間電過之後 都是面目全非 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都變形了 眼睛 嘴腫的老高 我們幾個誰也沒認出誰來 只能憑著微弱的聲音問一聲你是誰呀 我們相互鼓勵 為了其他同修們不再受我們這樣的迫害 我跟惡警說你們再這樣我就跳樓 過了幾天就聽外面又傳來一陣慘叫聲 酷刑迫害又開始了 回家後 劉鳳梅堅持學法煉功 很快能站立行走 體現了大法的超常 也創造了醫學上的奇蹟 劉鳳梅回家休養期間 教養院一所二大隊大隊長惡警盛穎仍不時地打來恐嚇電話 不許說出去 不准與功友聯繫 接觸 否則隨時把你取回去 四 被迫流離失所 半年後的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上午十點鐘 劉鳳梅去一個並沒有修煉的朋友家串門時被兩名便衣綁架 他們把鳳梅劫持到太和區刑警五中隊 搶走她身上的現金 家門鑰匙和其它物品 然後在家裏沒人的情況下 警察用搶走的鑰匙打開劉鳳梅家的門 抄了家 把家裏所有的衣櫃 衣服包 被褥及床 沙發 面袋 米袋等都翻個底朝天 東西扔的遍地都是 一片狼藉 惡警搶走大法書及許多私人物品 連孩子的玩具車充電器 電烙鐵 皮兜等統統拿走 下午四點 劉鳳梅被送往錦州市第一看守所 劉絕食絕水抵制迫害 第六天被強行灌食 插鼻管插不進去 惡人就反覆插 劉的鼻子往外淌血 後來惡人又用開口器下胃管灌進去了 但又噴出來 灌食失敗 第八天他們開始給劉鳳梅打點滴 一扎就起包 打不進去 劉鳳梅四肢被扎得沒好地方了 第十二天晚上 劉鳳梅被送到醫院搶救 第十三天 警察無奈將鳳梅放出 到家後第二天晚上八點多 太和公安分局和女兒河派出所警員十多人闖入劉鳳梅家 見她仍躺在床上 就走了 之後劉鳳梅被迫流離失所 漂泊異鄉 有家不能回 三年在異地他鄉 身為母親 妻子她怎麼能不牽掛自己家中的兒子丈夫 兒子正讀小學 幾年的迫害 使劉鳳梅家中的經濟狀況每況愈下 家徒四壁 一貧如洗 她家冬天沒錢交取暖費 孩子的手被凍的小饅頭似的 當年花兩萬元買的樓房仍是水泥地面 破的都掉渣了 正是一個母親 妻子的巨大的責任感 二零零五年劉鳳梅冒著再次被綁架的生命危險回到家中 廠裡照顧她給她找了個掃地的活 她十分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工作 幹得很認真 她丈夫一直都很支持她修煉大法 從未對她有過任何埋怨 因為他在鳳梅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這樣她家的日子漸漸有了起色 一家人和睦美滿 其樂融融 五 北京奧運之前再陷囹圄 二零零八年中共邪黨借 奧運 之機 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大抓捕 錦州公安在時任局長王立軍的親自指揮下 一夜之間綁架錦州市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 劉鳳梅是其中之一 以下是她的自述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 我準備上班 到樓下放工具的地方去拿工具 這時突然從不同的方向出現七 八個人向我圍攏過來 靠近我時 我說 你們是幹啥的 他們說 我們是公安局的 我說 拿出你們的證件來 其中一人拿出證件 上面寫的是錦州太和分局國保大隊李寶山 與此同時幾個惡警上來把我的雙手扭向背後 用手銬反銬 連推帶拖把我塞進警車 他們搶走了我身上的鑰匙 打開我家房門 當時丈夫 孩子還沒起床 被他們的闖入還沒等反應過來 就被他們控制住 孩子與他們爭辯 他們就把孩子連推帶拽地塞進衛生間裡 土匪一樣把我家翻的一片狼藉 大米袋子都翻個底朝天 抄走 大法書 光盤 真相資料 電腦 手機 VCD播放機 MP3 現金七千九百元 兩張銀行卡 我丈夫的工資卡 後要回 整個抄家過程都錄像了 把丈夫和孩子都劫持到女兒河派出所 一惡警威脅 恐嚇孩子 要配合他的審問 孩子不配合 惡警對孩子推推搡搡 罵罵咧咧 一副流氓相 他們把我帶到太和分局後 從我身上搜去MP3 手機 電話本 幾十元錢 一個U盤 之後把我塞到一個小屋子裡 大約一個多小時以後 把我帶到另一小屋裡 推到鐵椅子上 給我套上黑頭套 只聽卡嚓卡嚓的鐵器聲 我的雙手 雙腳被固定在鐵椅子的鐵銬裡 又聽一人說 隊長來了 話音剛落 這人就用一硬物猛抽打我的頭部 我的腦袋嗡嗡作響 眩暈 又有人說 把她的衣服都扒掉 我的羽絨服 小棉襖都被他們強行脫掉 只剩一件襯衣 接著有一惡警使勁擰我的右胳膊 我喊 法輪大法好 他將我的右胳膊擰 扭 向上提 就聽卡叭一聲 我的胳膊脫臼了 我當時疼暈過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 等我醒來 我的胳膊就那樣耷拉著 這時能聽到隔壁的電棍電擊時發出的辟啪辟啪的響聲 法輪功學員的慘叫聲 還有惡警的吼罵聲 因為當天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同修張秀蘭和黃成 大概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鐘 他們把我抬到錦州第一看守所 見狀 所長梁懷福說 今天咋都是抬來的 看守所不收 從早上被綁架直到此時沒給我水喝 沒給我飯吃 我的胳膊好像不是我的一樣 向後扭著下垂著 一動疼痛難忍 我已經不能坐著了 因為腰部有鋼板 早晨對我實施背銬時他們是用膝蓋頂著我的腰銬的 惡警當時也懷疑我幾處骨折 說是到醫院檢查一下再說 到公安醫院已經是後半夜了 要拍片子 醫院值班的護士說 明天早晨拍吧 我不是幹這個的 拍不好 還影響效果 當時惡警說 這是法輪功 不用認真 有個片子就行 就這樣他們拿著模糊的片子 又把我送到看守所 路上惡警給上司打電話說 這人腰和胳膊都骨折了 咋辦 上邊說 咱說了不算 就是不能放人 看守所必須收 就這樣把我強行塞進看守所 後半夜到看守所 我一直躺著 不能吃飯 只能喝點水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 太和分局戴勇等人來提審我 我被他們抬到一小屋的地上 是躺著審的 我不配合他們 十八天後 太和分局的戴勇和幾個警察還有看守所的戴微 女 用擔架把我抬到外面一個警車上 四肢固定在擔架上 車開了很長很長時間 他們神情詭秘 我也不知這車往哪開 到了才知道是大連姚家看守所 說是要異地審訊 到大連姚家看守所第二天就開始了非法提審 以後天天如此 四十多天提審四十多次從未停過 當時腰部和胳膊兩處都損傷了 一直躺在看守所地板上 每次提審都被抬到輪椅上 把輪椅推到提審室 他們用威脅 恐嚇 誘騙 欺詐等各種手段逼迫我 那時因為我四十多天一直不能吃飯 吃了就吐 突然有一天提審我時 警察李國慶說 廳長來了 他們是遼寧省公安廳的廳長 那時我身體極度虛弱 精神恍惚 一個廳長對我大發雷霆 拍桌子大喊大罵 污言穢語不堪入耳 又是一陣瘋狂吼叫 這些天了跟你玩呢 整死你 整死你也得給我說 審了幾個小時 沒結果 走了 二零零八年的六月初 錦州太和分局的戴勇等人來大連又把我劫持到錦州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裡戴勇 陸昊 多次找我 裝出一副偽善的樣子 進行引誘 欺騙 讓我做他們的內線 說如果我答應了 就可以讓我保外就醫 六 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八月七日 錦州市太和區法院對劉鳳梅等四位大法學員進行歷時四天的非法庭審 學員家屬請了八名正義律師為大法學員作了有力的無罪辯護 劉鳳梅的代理律師李和平 江天勇在長達十個小時的指證階段 駁斥了公訴人的所有所謂的指控和證詞 指出把劉鳳梅兒子的訂書器 五支彩筆 復讀機和孩子幾年來攢下的一千多元壓歲錢等都拿來作為罪證 那麼按照這個邏輯 她家的鍋碗瓢盆也都可以作為罪證 律師還指出 把法輪功書籍 資料等作為犯罪證據是不能成立的 修煉人得有自己的經書 他們不能對著牆修 當劉鳳梅陳述自己遭到的酷刑時 公訴人對律師說 你拿出證據來 說你受刑了 律師說 還要甚麼證據 這不都在這兒擺著嗎 劉鳳梅的腰部都萎縮了 一邊高 一邊低 現在的情況 走路都困難 不就是證據嗎 這之後 審判長梁賀祥突然宣讀了一份來自太和公安分局的證明 說他們沒用刑訊逼供 律師說 如果太和公安分局能證明自己沒用刑 那法輪功學員也能自己證明自己沒有罪 太和區刑警隊辦案人員刑訊逼供的行為 嚴重侵害了劉鳳梅的生命健康權 造成了嚴重的後果 是極不人道的 並且是違反 刑事訴訟法 的有關規定的 是刑法規定的犯罪行為 同時 作為法律監督機關太和區檢察院對刑訊逼供的情況不聞不問 在律師的提醒下仍置之不理 是嚴重瀆職的行為 作為審判機關太和區法院同樣對刑訊逼供的情況不聞不問 拒絕對相關問題予以審理 更為惡劣的是採信了刑訊逼供取得證據 置國家法律於不顧 是嚴重瀆職的行為 在第二天的庭辯中 李和平律師宣讀了針對法輪功的所有文件 指出沒有一條是合法的 江 的講話和 人民日報 的社論 不是法律 不能作為處罰的依據 它們因違憲無效而不能作為處理依據 李和平等律師還在辯護中強調 指控法輪功學員 組織和利用 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 是個抽像的概念 沒有犯罪的客體 法輪功信仰者的修煉行為沒有違反哪部具體的法律和行政法規 更沒有破壞法律實施 針對第一天公訴人說到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 關於國家取締邪教組織 的決定 說邪教就是指法輪功 江天勇律師宣讀了此決定的全文 文中沒有一個字提到法輪功 所以迫害法輪功根本不具有合法性 錦州太和區法院非法開庭時 有一外地來錦州的法輪功學員參加了旁聽 她看到庭審後在法院的走廊裡幾個法警在那議論劉鳳梅 他們都佩服的豎起大拇指說 真行 真是煉法輪功的 七 非法判刑十三年 監獄暴力轉化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上午 錦州市邪黨太和區法院非法合議公佈了對四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結果 劉鳳梅被非法判十三年 劉提出上訴 由錦州市中級法院主導的所謂二審並未開庭就非法維持原判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日 錦州看守所的戴徽等人把劉鳳梅送到瀋陽遼寧省女子監獄 入獄體檢後監獄醫院院長說 身體各項指標都不合格 腰部鋼板現已左右凸凹不平 根據當事者刑期十三年 太長 不適合收監 如強行收監 是否待取出鋼板後再收 當時就請示遼寧省司法廳 沒得到允許 最後強行收監 劉鳳梅被送到二監區 二小隊做奴工 兩個包夾寸步不離 打罵不停 每天早七點到晚七點 十二小時奴工 有時不讓吃飯 晚上收工後她被直接劫持到一個小黑屋 窗戶用報紙糊上 門上鎖 名曰學習 其實 就是打罵 折磨 逼迫寫 三書 直到深夜十一 二點鐘 小黑屋裡不許坐著 只能是站著 蹲著 有時支撐不住就招來一頓毒打 殘酷折磨 致命的毒打有五次 平時拳腳相加那是隨時隨地都有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的一天 非常寒冷 瀋陽的冬天零下二十多度 因為劉鳳梅不 轉化 就把她的被褥和衣服全部收走 讓她睡在木板床上四天 那是四個冰冷的不眠之夜 她只能頭枕半卷手紙和衣而臥 凍的腿抽筋 在困乏中顫抖著挨到天亮 在這種沒有人性的無休止的折磨 摧殘下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7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徐會建
    按真 善 忍要求自己 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學校已經決定他畢業後讓他留校任教 這對一個從農村出來的孩子來說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 但畢業前夕 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校方就留校任教一事與其交談 講明留校任教的條件是必須放棄修煉法輪大法 徐會建毅然告訴校方 他不會放棄真 善 忍的信仰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二日 徐會建等法輪功學員印製真相資料時被發現 警察在沒經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把門撬開 私闖民宅強行把人抓走 貴重物品洗劫一空 其中包括師尊法像 複印機 磁化淨水器 手機 BP機 微波爐 兩個皮箱 其中貴重衣服被拿走 其餘衣物被扔出 在失蹤將近兩年後 家人偶然在一張報紙上看到了他的消息 才知道他遭綁架並已於二零零二年十月份被非法判刑十年 關押在吉林監獄 家人去監獄探望 發現他已經瘦得皮包骨 無法想像這幾年他遭受了怎樣的非人折磨 後來徐會建被轉到長春鐵北監獄 鐵北監獄規定 家人要想探望 必須有當地610的介紹信 否則一律不許見面 而到610開介紹信還必須有大隊 公社的介紹信 就這樣 他的父母為了能見到兒 子一面 不知跑了多少趟 找這個找那個 在通過了層層關卡後才好不容易見到兒子 他的父母發現兒子比以前更消瘦了 據他母親形容 他全身的皮就像紙貼在骨頭上一樣 徐會建怕父母為他擔心 始終也沒有透露自己在監獄遭受了怎樣的折磨 幾個月後 徐會建被轉到臭名昭著的公主嶺監獄繼續遭受迫害 對新入監的煉法輪功的人要在 入監隊 進行所謂的 嚴管學習 被強制背 監規 不寫所謂的 轉化書 的不 下分 到各個監區 每天身體保持正直坐在那裏 坐板 不能隨便走動 名為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4272.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湯花明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失蹤名單 受迫害的孩子 更多迫害案例 惡人榜 嚴正聲明 海外迫害惡行 善惡因果 澄清事實 綜合報導 時事評論 活動報導 各界褒獎 社會支持 媒體報導 溫故明今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按迫害事實索引 首頁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湯花明 湯花明 簡介 3845 湯花明 Tang Huaming 女 42歲 湖南省郴州市法輪功學員 蘇仙區街洞煤業公司職工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 湯花明到長沙悠縣某收費站工作 兩個月後的一天在給進收費站司機講大法真相後 並遞給司機一份真相資料 這司機隨後向收費站的站長舉報湯花明 站長要求她立即停止修煉法輪功 及停止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 否則立即解除勞動合同 結果湯花明被開除工作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 湯花明在郴州市蘇仙區五里牌鎮集市發真相資料時 被人舉報五里牌鎮派出所 警察綁架湯花明到蘇仙區國保大隊而後送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四年四月五日下午三點 湯花明和二位法輪功學員在五里牌集貿市場附近發真相資料 遭到五里牌鎮學校附近巡視人員鄧美濤及數位聯防隊員綁架到派出所 派出所警察將湯花明等三人各拘留十天 一名年齡超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當晚回家 當時她面黃 腹部腫脹 拘留所沒經過體檢便將湯花明直接關押 由於被非法關押迫害 及親人不理解等種種壓力 湯花明於二零一四年七月因肝硬化 肝腹水惡化送長沙醫院醫治 在醫院下病危通知書後回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下午兩點二十左右離開人世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非法拘留 非法拘留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386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周招連
    周招連 簡介 3843 周招連 Zhou Zhaolian 女 71歲 65279 上海市楊浦區周招連老人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修煉前患有子宮肌瘤 高血壓等 煉功後都痊癒了 自從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無端迫害法輪功以來 災難就降臨到老人的身上 老人在接連的打擊中 精神遭受摧殘 刺激 於二零零七年含冤去世 二零零一年老人的兒子 兒媳因修煉法輪功雙雙被綁架 小區惡警對老人說 你的戶口不在這兒 不能在這兒住 否則把你抓起來 態度極其囂張 橫蠻 一直住在這的老人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一年周招連到兒子單位 上海正章紡織製品廠 要求釋放兒子 恢復上班 試想一位年過七旬的老人無依無靠 連最後的棲身之所都被剝奪了 這日子如何過 當老人對相關領導提出要求時 竟然遭到無理拒絕 丁國珍 會計 和孟敏媛 廠工會主席 說 你兒子的問題很明確 我們和提籃橋監獄開過會了 對你兒子的處理是開除工作 這有他的辭工單 老人的兒子被退回街道後 在小區工作 居委幹部謝梅玲繼續迫害 不給公積金 養老金和醫保 她兒子一九七四年五月參加工作 至二零一一年十月非正常退休 每月只有微薄的一千二百九十四元退休金 二零零六年楊浦區大橋街道河間居委孫嘉妹 書記 繼續從精神上迫害周招連老人 她把周招連帶到居委 警告說 共產黨非要把你的頭撳到底 低下來 謝梅玲 居委幹部 說 看看你是甚麼身份 每天要到居委報到 你來也要來 不來也要來 我們已經開過會了 惡人還逼老人下跪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382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馬新龍
    關押二十多天 迫害者是張鵬飛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 張鵬飛 王殿臣等人闖入家中 不顧家裏病重的老人 亂翻一通 使老人受驚嚇 張鵬飛揚言要勞教 因老人病重 需要照顧 家裏托人說情 交了一萬五千元後 改監外執行 老人受驚嚇病情加重 幾個月後病故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抄家 抄走大法書 師父法像 真相光盤 敲詐 掠奪 破壞財物 非法關押 非法關押 毒打 毆打 勒索錢財 勒索錢財 勒索錢財 非法拘留 剝奪睡眠 私闖民宅 威脅 恐嚇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河北省豐寧縣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 責任單位及惡人 豐寧縣看守所 高陽勞教所 一 河北高陽勞教所相關電話 2004年1月20日大陸綜合消息 區號0312 高陽勞教所 高陽蒲口鄉 辦公室 0312 6816458 傳真 6816460紀檢監察室 0312 6815765 生產處 6816950 教育處 0312 6816552生活處 0312 6815763 財務處 0312 6815761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371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