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M » MINGHUI.ORG

Total: 1063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何成玉
    活動報導 各界褒獎 社會支持 媒體報導 溫故明今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按迫害事實索引 首頁 實事報導 迫害致死案例 名單及案情 何成玉 簡介 3734 何成玉 He Chengyu 女 59歲 四川達縣法輪功學員 何成玉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被綁架 之後被非法判刑五年 期間遭到達州市看守所 簡陽養馬河監獄迫害 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被迫害致死 四川達縣河市鎮法輪功學員何成玉 胡興碧 畢德惠 音 周紅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被達縣國安 河市鎮派出所警察綁架 非法關押在達州市看守所數月 後被秘密非法判刑 其中何成玉被誣判五年 被劫持到四川省簡陽養馬河監獄迫害 何成玉自被綁架後就開始絕食抗議 一週後被關押在達州市看守所 遭到獄醫 警察以及在押犯強制灌食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080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修金秋
    將修金秋暴力綁架 修金秋高呼 法輪大法好 惡警將她強行拉到派出所非法審訊 修金秋拒絕配合迫害 只講法輪大法救人真相 不回答惡警的任何逼供 包括家庭住址 家人電話 從下午兩點半審訊到五點半 也沒問出東西來 就把修金秋關到一間屋子裡 將她的雙手 雙腳銬在屋內的一把鐵椅子上 修金秋的腿腳被銬腫 一個年輕惡警穿著皮鞋狠勁蹂踩修金秋已經腫脹的腳趾 腳趾被踩的變成黑紫色 右腳大腳趾蓋兒被踩的脫掉了 修金秋一直不配合惡警 惡警將修金秋匯報給丹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 丹東振興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 國保大隊長杜某 形象特徵 禿頂 五十歲左右 親自趕到臨江派出所對修金秋非法審訊 惡警杜某挖空心思要到修金秋家非法抄家 欺騙修金秋 謊說放她回家 逼她給家人打電話 叫家人到派出所來接她 修金秋自己身體狀態不好 信以為真 就給女兒打了電話 女兒當時正在上班 抽不出身 就打電話給她父親 就這樣 惡警得到了修金秋的丈夫和女兒的手機電話號碼 知道了她家住址 立刻拉著修金秋去非法抄家 當時修金秋的身體虛弱得自己走不了路 上樓時是兩個人架著上來的 抄家時 甚麼也沒抄到 惡警氣急敗壞 馬上要拉著修金秋去醫院體檢 要將修金秋關進拘留所 家人堅決阻止惡警繼續迫害修金秋 修金秋當即揭露了惡警為了抄家而欺騙她給家人打電話的流氓惡行 惡警見醜惡敗露 狠狠地說 今天不走 明天來帶人 說完揚長而去 修金秋趁機離開家門 臨江派出所 包括臨江社區 離修金秋的住處很近 十分鐘後 副所長吳某帶領三名警察第二次返回非法抄家 慾再次綁架修金秋 修金秋不在家 綁架未遂 惡警吳某大呼小叫 揚言要蹲坑抓捕 一直折騰到晚上八點 才離開修金秋家 三天後 即九月九日早晨 惡警杜某查到修金秋丈夫張明的工作單位 持丹東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介紹信 帶領三名警察找到張明工作地點 並將張明帶回家 杜某以 看看鑰匙 為由 從張明手裡搶走他家的一串門鑰匙 杜某與臨江派出所所長金某拿著搶到的鑰匙 從外面打開房門 又闖進修金秋女兒工作單位 當著單位所有職工的面 將修金秋綁架 面對這群邪惡之徒 修金秋仍是善意地講真相 女兒單位在場職工都被修金秋的慈悲和身為大法弟子的威嚴所感動 惡警也為之震撼 所長金某撒謊說 沒事兒 我們只是帶她去問點事兒 很快就給送回來 以此掩飾他們內心的恐慌 修金秋再次被拉到臨江派出所 雙手 雙腳再次被銬在鐵椅子上逼供 修金秋仍是講真相 不回答任何非法審問 惡警逼供無獲 又對修金秋家的住房 租房再次非法搜 抄 搶走打印機二台 合計二千多元 電腦二台 合計五千多元 一百多本法輪大法書籍 一把切紙刀八十多元 真相小冊子一百多份 A4打印紙三包 六十元 同時綁架了修金秋的丈夫和女兒 張明被雙手 雙腳銬在鐵椅子上 非法關押一天 到晚七點左右 臨江派出所副所長李某帶人將修金秋拉到丹東振興區醫院強行體檢 慾將修金秋非法拘留 振興區醫院查出修金秋血壓220 230 此時 修金秋已經全身浮腫 身體抽動厲害 醫生當即警告惡警修金秋的身體狀態很危險 送到哪裏都不會收的 但是 惡警無視醫生的勸告 強行將修金秋拉到丹東拘留所 丹東湯池鎮金固村 拘留所給修金秋檢查身體 查了兩次 血壓都是200多 拘留所害怕承擔責任 堅持不收 惡警只好將修金秋又拉回臨江派出所 回來的路上 此時修金秋身體已經虛弱得不行了 小便失禁 尿在了警車上 一直折騰到晚上九點半左右 無計可施的情況下 才將一家三口放回家 連續兩次綁架迫害 兩次酷刑折磨 修金秋身體和精神都受到巨大的摧殘 身體狀態急劇變化 每況愈下 全身浮腫厲害 腹部腫脹得凸起很大 不能進食 不能行走 十月十日 在丹東振興區政法委的操控下 振興區法院無理辭退張明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 修金秋昏迷不醒 被送進丹東市人民醫院搶救 醫院檢查修金秋身體患有糖尿病酮症酸中毒 低鉀血症 糖尿病 合併糖尿病腎病IV期 合併周圍神經病變 糖尿病性心肌病 心功能不全 心功能IV級 彩超檢查記錄 右腎積水 腹積水 心電圖檢查記錄 心率過速 當時連尿糖指數都查不出來 醫生說已無能為力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修金秋含冤離世 修金秋一家人遭中共迫害的經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掀起了迫害法輪功的恐怖運動 修金秋夫妻屢遭中共暴力綁架 非法勞教 酷刑折磨等 修金秋的身體和精神都受到巨大的摧殘 1 修金秋遭迫害 流離失所到丹東市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修金秋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去東港市郊區安康村給世人講真相 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舉報 遭東港市前陽邊防派出所惡警暴力綁架 其中的一名武警出手毆打修金秋 修金秋找到該派出所所長 要求處理惡警毆打好人的惡行 惡警所長蠻不講理的回答 你找江澤民告去 之後 將修金秋轉交給前陽公安分局迫害 前陽公安分局副局長陳某帶領一車警察 將修金秋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拉到公安分局關押審訊 當晚 修金秋正念走出公安分局大門 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兩年 修金秋流離失所到丹東市內暫住 丈夫和女兒隨後也被迫離開東港 2 非法勞教一年 身體出現高危狀態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 修金秋在丹東金湯小學給小學生講真相 被不明真相的一名小男孩舉報 遭丹東廣濟派出所警察暴力綁架 該派出所的所長王某出手扇了修金秋兩個耳光 修金秋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一夜 次日被送進丹東看守所關押 惡警周連吉和趙聯合兩名惡警又偽造事實 丹東元寶區公安分局 廣濟派出所與丹東勞教委員會的邪惡之徒合謀 於兩週後將修金秋非法勞教一年 送進瀋陽馬三家勞教所 修金秋身體被迫害的出現高危狀態 在馬三家勞教所體檢查出修金秋尿糖四個加號 酮酸中毒 肝上還長了血管瘤 被送進瀋陽醫大住院 瀋陽醫大沒有床位 馬三家勞教所不願承擔責任 只好答應給修金秋 保外就醫 勞教所讓家人到戶口所在地東港市大東街道辦事處蓋章簽字 家人來蓋章簽字時 大東街道和新興公安分局以請示 上邊 為由 互相推諉 不給修金秋 保外就醫 馬三家勞教所又請示遼寧省勞教局 勞教局回答是 人在勞教所不關押半年以上不給 保外就醫 家人找到勞教局主管人員楊某 質問他 保外就醫 不根據病情 而是根據關押時間長短 憲法有這樣的法律規定嗎 如果是你不給辦保外 一切後果全部由你承擔 在家人的強烈追要下 修金秋於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被保外就醫放回家 回家後 修金秋繼續學法煉功 身體很快康復 同年 奧運 期間 修金秋再次遭綁架 關押一天放回家 修金秋身心再次受到傷害 3 修金秋的丈夫張明遭非法勞教三年 張明原在東港市中行工作 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張明修煉法輪大法後 時時按照法輪大法 真善忍 的標準要求自己 處處做一個好人 工作兢兢業業 做信貸員從不卡要企業好處 就連下鄉到企業辦事都要錯過中午那頓飯的時間 不給企業添麻煩 單位的物品從不往家裏拿 而且還把修煉以前拿的物品都送回單位 做出納工作時 只要動動腦筋就能賺錢 他卻從不貪單位一分錢 是單位領導和同事有口皆碑的好人 法輪功遭受非法打擊迫害以後 中共栽贓誣蔑法輪功的欺世謊言滿天飛 毒害了十幾億中國人民 億萬法輪功學員被推進苦難的深淵 張明心急如焚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 張明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去北京上訪無門 只好走向天安門 高呼 法輪大法好 當即被北京警察綁架 在北京蹲坑的東港市本地警察將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劫持回東港後 關進看守所 後被東港市公安局非法勞教三年 投進丹東教養院迫害 張明在教養院非法關押期間 被洗腦 強迫 轉化 逼寫 三書 誣蔑法輪大法的黑材料 強迫背監規 不背就打 不給飯吃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080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王秀清
    她不佔公家的一分錢 她們單位因為貪污腐敗 多人被判刑 在調查她時 紀委人員說 你怎麼這麼窮呢 別人都有存款 就你沒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中共邪黨江澤民團伙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 當時王秀清想 這麼好的功法怎麼就不讓煉了哪 我得去向國家領導人如實的講清法輪功的真相 就這樣王秀清走向了北京 王秀清還沒來得及見到國家領導人 就被綁架到漠河縣阿木爾看守所 遭非法拘留 罰款 關押了三個多月 當時江澤民集團利用廣播 電視 報紙 電台等輿論工具對法輪功造謠污蔑 王秀清的家人也遭受迫害 家人迫於壓力 使用文革手段 與王秀清 劃清界限 把王秀清劫持到阿木爾看守所 王秀清再次遭非法關押 王秀清在修煉前就一直承受著家庭的暴力 由於中共的紅色恐怖 王秀清的丈夫更加對她進行嚴酷的虐待 在大興安嶺的三九天 攝氏零下四 五十度的天氣 王秀清的丈夫把王秀清的棉衣棉褲強行扒下 然後把王秀清推到室外雪地裡去凍 又用大雪把王秀清埋上 還給王秀清的媽媽打電話 讓王秀清的媽媽逼迫王秀清放棄修煉 在此期間 王秀清的單位非法停發了她的工資 二零零一年王秀清再次去北京上訪 被劫持阿木爾看守所 又被阿木爾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 綁架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 在看守所關押期間 王秀清的丈夫由於壓力被迫與王秀清離婚 由於王秀清身心遭到嚴重的摧殘 及中共邪黨的邪惡洗腦 王秀清被迫放棄了修煉 二零零七年王秀清出現乳腺癌 王秀清明白 只有法輪功能救她 這時又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功 二零一一年臘月二十八日 在大興安嶺加格達奇火車站 王秀清準備回阿木爾鎮 在過安檢的時候 因為王秀清隨身攜帶的拎包裡有法輪功真相光盤 被加格達奇火車站發現 王秀清當即被齊齊哈爾鐵路公安處綁架至齊齊哈爾看守所關押 齊齊哈爾的鐵路派出所 在明知王秀清身患乳腺癌晚期 還非法關押了她半個月 然後又非法勞教王秀清兩年 由於遭恐嚇及邪惡迫害 王秀清身體漸漸不支 齊齊哈爾鐵路公安處怕承擔責任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0556.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李尚詩
    因邪黨迫害有家不能回 騎到中間時 突然從大堤邊上竄出四個青年人 一下子將他撲倒 當時 老人完全以為是歹徒搶劫 在掙扎過程中 一眼瞥見旁邊還有一個歲數大的人在指揮 這才意識到被中共惡警綁架 綁匪們一溜煙將李尚詩拉到盤錦市雙檯子區公安分局 連拖帶拽把李尚詩拖到二樓 將李尚詩臉朝下摔在地上 後送盤錦第三看守所的小號 第三天傍晚四點多鐘 市公安局政保支隊派惡警連傑及一名小青年對李尚詩進行非法訊問 剛開始時 他們以偽善的面目出現 誘導李尚詩 當提到有關法輪功的問題時 看李尚詩不配合 便惱羞成怒 左手抓住頭髮 右手左右開弓狠勁扇李尚詩耳光 然後又用右手攥成拳頭猛擊李尚詩的心窩 將李尚詩打倒在地 於是李尚詩大聲呼喊 惡警連傑方纔罷手 李尚詩捂著疼痛的心窩被送回小號 次日 盤錦市公安局又派李國華及另一個小青年繼續對李尚詩非法訊問 從開始訊問到結束 李尚詩只說了一句話 中共政府在處理法輪功的問題上從來沒有講過法律 所以 我拒絕回答一切問題 同時李尚詩將此話親自寫在訊問筆錄上 從此以後 公安局再也沒有找過他 之後 他們把已經編造的一些材料交給興隆台區檢察院 直到九月初興隆台區法院準備對李尚詩非法開庭 開庭期間 邪惡檢察員裴光彥杜撰出一份所謂的 慾加之罪 何患無辭 的起訴書 之後 一直充當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徒審判長馬力 女 看守所犯人都叫她馬大黑或馬大吃 特別能接禮受賄 開始非法審判李尚詩 並非法判刑十四年 入冤獄被迫害致死 被非法判刑後 李尚詩老人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與葫蘆島另兩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撫順二監獄 青檯子監獄 遭受迫害 老人曾先後被非法關押在盤錦 撫順 瀋陽等監獄 遭受各種酷刑折磨和超負荷勞役迫害 一次李尚詩為抗議對他的迫害 曾絕 食二十八天 他被固定在死人床上遭強行灌食 胃被插管插壞 二零一零年六月在瀋陽第一監獄 被那裏的惡警用電刑迫害後關禁閉 而後不讓家人探視接見 當時三監區隊長董賀軒夥同獄政處長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李尚詩等三名學員實施餓飯 不給吃飽 在精神上身體上長期進行摧殘 長期關小號體罰 獄方又以李尚詩不轉化為由不讓家裏人探視 老伴多次拿上日用品到幾百里之外的監獄看望 都被警察拒絕 無論如何哀求得到的答覆都是 不轉化 就不允許家人探視 家人被監獄方面剝奪探視權兩年多 老伴整日以淚洗面 哭瞎了一隻眼睛 愁掉了滿口牙齒 李尚詩在瀋陽第一監獄遭到殘酷的迫害 後被送到高戒備區對其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高戒備監區 李尚詩突然大口地吐血 後被送監獄醫院 在監獄醫院裡 不能醫治 後又轉至監獄外醫院 但是醫治無效去世 李尚詩吐血而死後 監獄稱李尚詩是肺結核 既然李尚詩患肺結核 為甚麼不給保外 瀋陽第一監獄逃脫不了對李尚詩迫害致死應該承擔的責任 李尚詩女兒遭受的迫害 李尚詩的女兒李鴻舒 因與爸爸一起煉法輪大法 九九年被勞教三年 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 之後 又在二零零二年初被判了十年徒刑 關在瀋陽市大北女子監獄 李鴻舒自從關進大北監獄以後 多次受到非人的折磨與精神摧殘 郭媽媽 李尚詩妻子 去監獄探望女兒 也經常遭到監獄方的拒絕 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郭媽媽去探望女兒 獄警說 李鴻舒傳看法輪大法經文 正在嚴管 不准接見 兩個月以後再來吧 就這樣郭媽媽又一次帶著失望含淚而歸 回家後 她心如刀絞 不知女兒是死是活 因為有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在監獄裡 郭媽媽度日如年的等到了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又去探望女兒 當見到女兒後 郭媽媽大吃一驚 女兒的右臉比左臉鼓起很高 而且眼睛腫得很小 而左半臉瘦得皮包骨 整個臉變了形 露在衣服外面的手和胳膊已骨瘦如柴 走路也很艱難 連站 立 坐都很吃力 郭媽媽望著那九年來備受殘酷折磨的女兒 慢慢移動的背影 像個木頭人一樣的站在那裏凝望 她簡直不敢再想 下次女兒又會是甚麼樣 她轉身走出監獄的大門 眼望著天 心在哭喊 誰來救救我的女兒呀 天理呀 人道呀 你們都在哪裏 她的心在呼喊著 就這樣 她帶著心中的吶喊 拖著沉重的腳步 又踏上了九年來 她用淚水洗刷過百遍之多的 這條往返的探監之路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非法勞教 非法判刑 非法判刑 摧殘性灌食 關小號 毒打 毆打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遼寧盤錦法輪功學員被虐殺案例 公司經理遭九年冤獄被害死 家屬要追責 遭九年冤獄 原林產公司經理李尚詩被迫害致死 2012年遼寧盤錦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例綜述 前公司經理被誣判14年 老伴兩年不得見哭瞎眼 遼寧盤錦地區仍被非法關押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哭瞎了一隻眼 愁掉了一口牙 郭媽媽在呼救 李尚詩獄中傳書 從非法抓捕看中共邪惡 盤錦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長 政保科長周來新惡行 原遼寧省盤錦市林產工業公司經理李尚詩遭受的迫害 各勞教所 看守所 監獄 派出所 六一零惡人錄 11 8 06 各地多名大法弟子被劫持在遼寧撫順青檯子監獄 遼寧省撫順監獄非法關押多名各地大法弟子 圖 瀋陽大北監獄無限期關禁閉迫害大法弟子 瀋陽第二監獄 瀋陽大北監獄 的兇殘迫害手段 瀋陽大北第二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0555.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董欣然
    守所 對方不收 因知道董欣然有肝病 後送到某派出所關了一宿 第二天送到了瀋陽監獄城 董母知道情況後 幾次去監獄城送衣物都找不到董欣然 找監管醫院院長找不到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日遼寧省監管醫院下病危通知書 家人於二零零四年六月五日上午在監管醫院看到 當時董欣然處於昏迷 喚之無反應 瘦的只剩皮包骨 口腔內牙齒和牙縫之間全部是陳舊的深黑色血垢 還不時抽搐躁動 當天下午 董欣然家屬立即與鐵西區看守所 政法委聯繫 可是有關人員說 我們不管 我們已移交法院 等待判刑 最後他們逼著家屬寫 保證書 並交抵押金五千元和在監管醫院住院期間三千元醫藥費 才取保候審 當天晚上董欣然被家屬送到瀋陽市第八人民醫院治療 處於昏迷狀態 不能自行排尿 腎 腹腔內並有積液 經醫院搶救了十幾天 董欣然才醒過來 手比比劃劃的 嘴發不出聲音來 董欣然的右手被打骨折了 而且右臂上有被煙燙的一片黑紫色的痕跡 慘不忍睹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 瀋陽法輪功學員潘友發 一位曾參加對越作戰功績顯赫的團職軍官 到朋友胡林家做客 被瀋陽市國保警察會同新民市公安局國保大隊 新民市公安局西北街派出所 瀋陽市皇姑區警察非法抄家並綁架 瀋陽市國保 六一零 為構陷潘友發 先是派兩個男警和一個女警來到已經被他們殘酷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的董欣然家 讓其配合作證準備構陷 對其老伴恐嚇 國保警察威脅說 你們如果不配合 我們要把董欣然帶走 董欣然老伴指著躺在床上骨瘦如柴 神智不清 瑟瑟發抖的董欣然 對國保警察說 人已經被你們弄成這樣 你們願帶哪去就帶哪去 帶走了家裏也少了一個纍贅 三人一看恐嚇欺騙董欣然作假證不能得逞 又改換招數 過了幾天又第二次上門 帶了點米面糧油假裝關心 拜訪 董欣然 並拿出預先寫好的一張紙 哄騙董欣然和他老伴說 只要你們在這張紙上按手印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0554.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李潤會
    你們聽說六四了嗎 那可真叫慘啊 天一黑你們就趕緊撤吧 不然它們可下死手了 後來聽說當時的總理接見了法輪功學員的代表 通知大家都回去吧 李潤會等人心想我們還沒說上一句公道話呢 怎麼就讓我們回去呢 警察通知各地單位來人領 將李潤會等人送到霸州登記名字 回到單位就給看起來了 單位停止了他的工作 公安分處的潘德友找李潤會談話 公安政委丁恩臣也找他談話說 內部下文了 法輪功成員去北京得批准才能去 他對他們講真相 當時六一零與公安為了迫害法輪功 把李潤會當作重點 因為當時他是那一片的輔導員 他們想辦法治李潤會 以警告其他法輪功學員 當時刑偵科的科長李時貞與刑偵科的王軍找到他給他施壓 王軍還動手打他 企圖讓他放棄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就是 七二零 李潤會與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去了北京 在北京他們繞中南海轉了一圈 警察問他們 你們是幹甚麼的 他們說 我們是煉法輪功的 警察說 哦 是上訪的 我領你們去 用車拉著他們送到了公安局 將他們關到一個三樓招待所裡 關了一週 他們打聽到李潤會的住址將老伴 女兒都叫來 對她們說 只要讓他寫不修煉保證就放人 老伴與女兒馬上給他跪下求他寫不修煉保證 小女兒還趴在地上使勁給他磕頭 眼看著他小女兒的頭上起了幾個大包 他心一軟就寫了不修煉保證 過後他非常後悔 痛不慾生 心想師父將他一個將死之人 挽救了回來 怎麼能貪圖一時的親情安逸 而出賣救命恩人呢 這是多可恥的事啊 回到單位 發現單位將他的獎金工資扣了不少 幹部待遇全拿下去了 從經濟上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他想還得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真話去 不能讓謊言就這樣繼續下去 不能讓他們不明真相迫害大法弟子 八月初他向單位要求修年假 單位不批准 他把單位鑰匙交給老伴讓送到單位去 他又一次去了北京 在北京接待來來往往的法輪功學員 給他們安排吃住 有的法輪功學員是開廠的 來北京帶了足夠的錢 看到許多人為了上訪連吃住都成問題 就把自己的錢都拿出來分給生活困難的學員 北京學員給送來了被子 方便麵等 十月二十八日三人出去走散了 李潤會去了所謂 人民大會堂 一便衣警察問他說 你幹甚麼來了 他說 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 就被抓進了昌平看守所 一個十多平方米的房間裡關了十五人 十五人分別來自十三個省 犯人向他要錢 一個牢頭模樣的犯人說 你們善嘛 把錢交出來統一使用 李潤會的口袋裡空空如也 之前錢已被警察從他的兜裡直接裝進了自己的腰包據為己有了 在那裏關了幾天 轉到各地駐京辦 通知霸州六一零接回單位 工資獎金都扣了 幹部也擼了 行政記一大過 並開除黨籍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李潤會與老伴在外邊煉功 被抓到華北石油拘留所裡 白天拉出去跑步蛙跳折騰 回到房間測量血壓一切正常 當時是李時貞任刑偵科長 說他態度不好 給他非法延期關了二十天 二零零一年因當地發現法輪功傳單 保衛科第二天非法將李潤會抓進看守所 他絕食二十四天 王軍動手打他將他的大牙打活動了 後來一個個脫落 李時貞問他轉不 轉化 李潤會說 只要我有一口氣我就煉法輪功 轉化門都沒有 後來送到石家莊非法勞教一年 在石家莊勞教所 惡警讓他按手印 李潤會不按 上來五 六個人打他 背手 辦了一個月洗腦班 蹲在一個四十公分見方的方磚內 四個犯人看著他 還要做工幹活 熬鷹 十幾天沒睡八個小時的覺 白天黑夜的蹲著 從勞教所出來 單位讓他去了工人崗 並施行經濟制裁 工資獎金全扣了 從迫害開始李潤會經濟上損失近三十萬元人民幣 工資扣除 以前的醫療費都扣了 住院都得兒女掏錢 邪黨給他的家庭帶來了極大的痛苦和傷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李潤會被綁架到廊坊洗腦班 並上交所謂學費四千元 利用兩個月的時間 車輪轉的方式 轉化 他 後來他發現吃飯時第一個給他打飯 飯裡吃出有藥味 苦味 粥裡有苦味 他開始懷疑它們做了甚麼手腳 就將飯放在桌子上不吃 監控他的人進來將他的飯碗裡的粥倒到馬桶裡沖了 並把碗洗乾淨 這在之前是沒有的事 後來李潤會不睡覺也不困 但是一點點失憶 在神志不太清醒的情況下寫了不修煉保證 才放他回去 單位保衛科冀中公安局楊警察與另一警察威脅他說 你從廊坊洗腦班那事還沒完 判你十年二十年都是你 二零零八年 李潤會與老伴回東北老家伺候老人 就是那年因北京開奧運會 采油二廠十二處六一零頭子劉權木等人追到東北去慾綁架他們 老倆口沒有配合他們 東北老家親屬承受不住這巨大精神壓力 李潤會又回到了單位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 六一零頭子王一民下午二點到家裏說 霸西公安局李澤林找你們談話 老倆口沒有配合他們 當天下午五點半 也就是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 突然闖進十多個人 有六一零頭目劉權木 鄒波 王一民 李澤林 他們都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家屬區法輪功學員的成員 相繼迫害了片區十多個法輪功學員 這次他們把李潤會強行帶走 將他的老伴送進廊坊洗腦班 李潤會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並非法判了七年刑 被送到唐山監獄進行迫害 他從去監獄那天就開始煉功 監獄不讓他煉 還想法整治他 他為了反迫害 就絕食抵制 在那裏受盡折磨 心臟病也發作了 精神壓力大 他不斷給警察講真相 加上之前的法輪功學員也不斷的在講 他在樓道煉功室內也煉功 也不太管了 但警察指使犯人整他 致使他心臟病又發作了 警察怕承擔責任讓獄醫給他打針吃藥 李潤會拒絕 並給他們講道理 我在外面 兩家大醫院都沒有治好的病 你們想讓我吃幾片藥打幾針就能治好嗎 我煉法輪功才好了 你們不讓我煉怎麼行 在監獄被迫害的多次犯心臟病 肺積液水腫 致使生命垂危 監獄怕擔責任不得已才保外就醫回到了家中 但司法局六一零等逼迫他寫思想匯報 敲詐 特意給他配了一部手機 便於隨時監控他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 又被抓進監獄迫害 當地公安司法十幾人慾帶走他 他讓孩子拿紙筆記住他們的車號人名 到時候好清算他們 但惡人騙孩子說 是去辦續保 兩三天就返回 就這樣出來不到十個月就又騙回收監 他在裡面絕食抗議 區長找他談話 說 要開十八大了 典型案子要收回來 並問他要甚麼條件 李潤會在裡面因條件惡劣 吃不進飯 喘不過氣 後來被送到解放軍醫院 被綁在病床上 監獄警輪班監護 他就給他們一個個講真相 講他原來在外面大醫院也治不好的病 這病不是打針吃藥就能治好的 煉了法輪功才好了 一個月心臟房顫無緩解 監獄怕擔責任 就又給辦保外就醫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十一點三十分 南孟鎮司法所惡人又到家騷擾 李潤會對南孟鎮司法所的迫害又沒有配合 當天下午五點三十分突然來了三輛警車 其中有唐海監獄 南孟司法所 采油二廠等七 八個人強行把人拉走 圍觀民眾都說 太不像話了 人家那麼大歲數了 甚麼壞事都沒干 就抓人 輾轉幾次 李潤會在心臟房顫無緩解 身體達到了生死極限 監獄怕擔責任 就又給辦保外就醫 於二零一三年元月二十一日將李潤會送回家中 監獄來了好幾次到單位 霸州南孟司法所協調他們 都不敢接收 省裡來電話也不行 最後監獄想快點推出去怕死在的警察說換個單位保出去吧 最後在任丘以女兒的名義才得以保外就醫 但是李潤會在邪惡的高壓環境下 終因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回到家半年多 六一零不斷騷擾 施壓 恐嚇 進行精神摧殘 並揚言將再次遣送回監獄 這樣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 李潤會於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早晨在任丘女兒家含冤離世 離世前 中共邪惡分子又施加壓力要他辦保外就醫相關證明等 否則收監 迫害類型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非法關押 非法關押 非法關押 非法關押 非法判刑 非法拘留 非法勞教 毒打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0553.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黃友蘭
    在看守所每天被強制奴工剝四斤瓜子 瓜子仁要完整的磕出來 許多人的手指腫的像麵包 指甲蓋鑽心的疼 有的嘴唇嗑的瓜子皮上都帶血 完不成任務不讓睡覺 還要被牢頭打 40天後楊守輝回到了家中 黃友蘭被非法關押兩個月後送平安台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因檢查出嚴重的高血壓 心臟病勞教所拒收被送回家中進行所謂的非法管制 此後惡人們更肆無忌憚恣意上門恐嚇 騷擾 為了避免被迫害 黃友蘭被迫離開需要照看的上中學的孩子到了親戚家 160 2001年楊守輝第二次被非法關進蘭州西果園看守所 暗無天日的奴工迫害整整一年後 12月底被廠退休辦及片警接回家 期間 邪黨惡徒四處找妻子黃友蘭 妄圖將她綁架到洗腦班 惡警又到學校誘騙 恐嚇跟蹤上學的兒子 這一年 妻子黃友蘭的心身遭受了很大的傷害 160 後來 楊守輝對退休的同事吳樹德講真相 並送與大法真相資料 被此人舉報到廠保衛處 退休辦找楊守輝談話沒有妥協後 廠610 敦煌路派出所 七里河分局妄圖綁架他 楊守輝與妻子被迫離開蘭州 160 由於長期的迫害 黃友蘭心臟病復發嚴重 頭部浮腫 2002年片警白勇帶一幫人找到了寧夏親戚的家 看到臥床中的黃友蘭的樣子才放棄了綁架的念頭 當月底楊守輝與妻子黃友蘭回到了自己的家 160 2003年夏 楊守輝又被吳樹德舉報 致廠610 保衛處處長 科長 街道610 派出所片警及退休辦十幾人圍住六十多歲的老人楊守輝進行威脅 恐嚇扣退休金送洗腦班 利用病重的妻子黃友蘭 上學的孩子逼迫 給黃友蘭的心靈再次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傷害和打擊 歷經10年的迫害 黃友蘭於2010年元月14日帶著遺憾離開人世 迫害類型 看管 蹲坑 綁架 劫持 綁架 劫持 抄家 打罵 綁架未遂 惡人舉報 敲詐 掠奪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0552.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劉梅章
    手術時大夫看到劉梅章患上了胰腺癌 手術的第四天 是星期天 付秀麗給劉梅章打電話 問她星期天怎麼沒到洗腦班去 劉梅章說 我住院了不能去 付秀麗說 住院也得去 後來王曉萍給劉梅章打電話說 到醫院去看她 可直到劉梅章手術都七 八天了 洗腦班的人也沒來看她 劉梅章的兒子和兒媳在外地打工 他們得知母親在洗腦班把脾摔壞了正在住院手術治療 就辭去工作回到家和弟弟們一起伺候母親 劉梅章的丈夫心疼妻子被迫害成這樣了也沒人管 愁眉不展地守候在病房 兒子們看到母親被迫害成這樣卻無處伸冤 只有盡到做兒子的孝心好好照顧母親 知道真相的人都說 現在世道變了 當官的不管壞人專管好人 難怪現在天災人禍那麼多 都是壞人自己找的 劉梅章出院以後身體一直沒有康復 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兒女照顧 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早上四點多鐘在家中離世 因為修煉法輪功 劉梅章老人已連續三年被綁架 第一次是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被綁架到密山洗腦班迫害十九天 第二次是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在密山客運站門口講真相 被密山第一派出所警察綁架 非法拘留五天 罰款五百元 第三次就是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被密山市 610 頭子於曉峰綁架到密山洗腦班迫害三十六天 七月三十一日回家 密山市政法委和610 迫害公民信仰 把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機構 從二零一一年四月開始秘密在密山市三合村橋北 路東的 精品湖魚飯莊 內成立洗腦班 謊稱 法制學校 主要直接參與者是密山政法委王奎秀 王曉萍 610 頭目於曉峰等不法人員 一旦確定綁架對像之後 就先由社區委主任或者村治保主任等先去窺察 發現目標在家或者在單位上班 馬上去匯報 惡人會很快組織人員和車輛到達 將人拖上車綁架到洗腦班關押起來 惡徒們綁架時不出示任何手續 也不通知家人關在哪裏 洗腦班室內有八個房間 進門 活動室 值班室 客廳 辦公室和接見室 監捨 裡面有兩張床 綁架來的人先住這個屋

    Original URL path: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b/i90550.htm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