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S » SOUNDOFHOPE.ORG

Total: 1429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趙遠明訪談】新疆爆炸案讓習近平痛下決心 先發制江
    據海外媒體 大紀元 報道 對日前發生在烏魯木齊火車南站的恐怖暴力襲擊案與江澤民江派有密切關係 此前 大紀元 還獲悉 今年3月發生的昆明血案就是江澤民集團策劃 而且江派還會繼續在全國製造系列恐怖事件 企圖恐嚇中國民眾 同時企圖用這種手法把習近平等趕下台 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原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律系資深法學專家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趙遠明先生 在今天的節目時間裡 我們就請趙遠明來做進一步的分析 主持人 趙先生 您好 就在中共現任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結束對新疆的視察 烏魯木齊火車站就發生爆炸恐怖襲擊事件 有分析認為 爆炸事件是有意選擇習近平剛剛離開警戒鬆懈的時候進行 並且有軍方的人參與 另有文章說 新疆爆炸案是江派針對習近平 給習近平一個下馬威 您對此怎麼看 趙遠明 我覺得這個事情還不是給習近平一個下馬威 實際上 習近平當政已經將近一年半了吧 但是可以看出來 習近平去新疆對江派 尤其是周永康刺激很大 為什麼呢 實際上新疆是周永康的老窩 周永康是從新疆開始慢慢坐大的 而且新疆他呆的時間也很長 新疆一直要按過去講 不是特別的安穩 因為過去呢 一個是周永康在那 後來換了一個王樂泉 也是他們那邊的人 所以新疆從治理來講 我覺得他們是失敗的 所以你看習近平去了之後呢 他所談到的一些政策問題 好比說習近平講了新疆要加強雙語教育 習近平還帶著新疆的小花帽 無論從語言上還是身體語言上 習近平給新疆的政策定了一個新的調子 而且這個新的調子對周永康之流 衝擊非常大 所以我覺得第一點 它只是對習近平顯示一種威脅 就是說我在新疆還有力量 還能給你製造點麻煩 但是實際上 習近平已經不怕這種東西了 因為習近平上台一年多都是看到很多這方面東西 第二點呢 新疆烏魯木齊火車站的爆炸呢 實際上是江派周永康之流臨死前多蹦幾下 秋後的螞蚱 沒有幾天蹦頭了 蹦幾下之後呢 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的反應是什麼 所以他們死期已經將近了 第三點呢 就是說從這個爆恐行為 在全世界範圍來看 一般都是在台下的人去做這個事情 或者是一種地下武裝分子 用濫殺百姓 濫殺無辜 造成一種社會的恐慌動亂 從而給當權者一點難堪 因為這個國家是你管理 出現這種問題 說明你在管理上有問題 或者社會治理上出現了毛病 然後他們用這種爆恐往往跟這個當權者討價還價 就是說你要制止這個 或者減少這個你得給我什麼什麼 都是這麼一種現象 但是現在在中國出現的這種爆恐就不是 雖然說江派周永康他們現在不是當權者了 但是他們都是前任的當權者 象周永康剛剛退下來 而且他們都還有很多同盟 同道人 還在台上 他們為什麼採取這種爆恐的行為跟習李王政權做對呢 也就是說 雖然他們是前任 但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他採取的手段 跟習李政權進行叫陣 進行搏擊的手段 已經降到一般的地下武裝分子 或者說在野的一些人的這麼一個水平了 真正有規模 有水平的較量已經組織不成了 所以說在這個問題上 實際上象昆明濫殺 像烏魯木齊爆炸 都從一個側面反應出江派是黔驢技窮了 他已經是秋後螞蚱 蹦達不了多久了 主持人 另有媒體報道 烏魯木齊爆炸案顯示局勢 正在惡化 趙遠明 從爆恐來看 無論是昆明火車站還是烏魯木齊火車站 做為行為人來講 大部分都是跟軍警有關係 就是說他們本身的行為人 不是地下武裝分子 他們是受雇於前任的領導 或者是過去的前任領導的一夥兒的 一幫 幫凶 未必是全部所有參加 或者是製造這種爆炸 大屠殺的人是在冊的軍警 但是大部分都跟軍警有關係 這是肯定的 但是說局勢惡化 這話要分兩邊說 現在看對習李方面來講 不是局勢正在惡化 而是恰恰相反 可以看到江派已經是秋後的螞蚱 為什麼我們說江派是秋後的螞蚱呢 是因為習李王對他們的打擊和處理 讓他們沒有力量組織成這種政變啊 沒有這種能力了 所以對習李來講 實際上是正在好轉 雖然你看出現這個爆炸 但是跟政變相比 那就是小巫見大巫 太小了 就是說第一 習近平的反貪腐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有時一天或者幾天就揪出幾個來 很短的時間內 一年多一點吧 而且這種反貪腐大大的傷了江派的元氣 江派從前是用貪腐做為吏治 做為治國的方式 現在習李王把他們很多的貪腐人員 尤其是在關鍵崗位上的 整肅很多 有的貪腐是幾百億 上千億 都拿下來 這個傷了江派的元氣 而且江還鼓動一些退休的常委啊 大老啊來反對習李王 到處放風說什麼反貪腐啊 步伐太快了什麼的 現在也有媒體透露出來 這些大部分大老啊 前常委啊 很多不願意摻和到當中來 我們不跟你了 還是聽習近平怎麼處理吧 這也是江派意料之外的 他以為他能夠組織這些起來反對習近平 第二就是說習近平現在是掌握了大部分權力 收回了大部分權力 實際上十八大時 他已經是三權一身了 這種三權集一身是大的方面 實際上底下的分權 是分給下屬下級 但是經過一年多的時間 他也發現很多人過去是江派的 或者跟他們跑的人 人還在心不死 不願意跟習李王同舟共濟 背地裡還是搞江派的一套 所以習近平不得已把這些權力收回 你看他現在是九大機構的頭兒 這個就顯示出習近平現在基本是大權在握 權力收回了 第三就是習近平掌握了軍隊 從中央警衛團到地方到各大軍區 可以說他基本上是把軍隊都掌握在自己手裡了 而現在看到的是三次軍方集體向他效忠 這個在中共的歷史上還是很少見的 而且習李不但掌握了軍隊還掌握了國安 公安 就利用他這個國安會吧 把這些都掌握在自己手裡 所以這個局勢對習李來講是正在變好 就因為他們在變好 所以給江派急的沒有辦法 秋後的螞蚱他也要蹦達嘛 第三點就是說對於江派來講 那確實是局勢正在惡化 江派用貪腐組成的幹部隊伍 正在迅速的瓦解 一個一個都給拿下來了 然後軍中的代表 像什麼徐才厚 郭伯雄紛紛落馬 當然現在對徐才厚 傳說是死了什麼的 但是他肯定舒服不了 而且他肯定失勢沒有權力了 不管他怎麼樣 他在軍中已經是沒有什麼念頭了 而且象郭伯雄也一樣 他們在軍中的代理人 基本上 更不要說什麼谷俊山 這馬上就要被推上法庭判決了 對於江派來講 確實是局勢正在惡化 第四點江派在常委中的代表 我們也可以看到 也大部分是自身難保 不管是張德江啊 張高麗啊 自己屁股不幹凈 現在天津什麼都在逐漸曝他 還有象退了的曾慶紅什麼的 他過去貪腐的 雖然你掩蓋一時可以 但是你不可能掩蓋永久 隨著習李王反貪腐的逐步深入 他們這些事都要露出來 而且老百姓也不答應啊 象天津私募 多少萬人幾乎是傾家蕩產 養老的錢都被他們騙走了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江派的陣營里 沒有一個幹部是乾淨的 沒有一個幹部是乾淨的 還跟著江派走的 凡是跟著江派走的都是貪腐貪色之人 而且不光是他們 連他的二代都是這種東西 所以說在這方面 江派可以看到 那真是日薄西山 氣息奄奄了 對於他們來說 局勢確確實實是正在惡化 主持人 中共官媒報道 習近平得知發生爆炸案件後 立即表態稱 反暴力恐怖鬥爭一刻也不能放鬆 必須採取果斷措施 堅決把暴力恐怖份子的囂張氣焰打下去 您認為習近平是否有所指 趙遠明 從這個案件可以看出來 當習近平知道這個事之後立即表態 一 表明必須採取果斷措施 而且要堅決把暴力恐怖分子的囂張氣焰打下去 實際上你可以看出 從習近平上台之後 他一直持一種觀點 就是說他所進行的很多行政措施 都是被逼出來的 是被形式所逼迫 不得不這樣做 實際上你可以看出來 對於暴力恐怖鬥爭 實際上習近平早有認識 他不是地下武裝分子 如果是有地下武裝 你可以防患於未然 但是現在呢 這些爆恐的行為都來自於內部 不管他是組織者 策劃者 還是行為 都是內部 只是把警服脫掉 軍裝脫掉 然後換成其它服裝 或者還要特意栽贓誰 說是新疆的什麼恐怖分子啊 所以說這種情況 即使你認識到了 也不能先發制人 所以說你看新疆烏魯木齊一表現出來 習近平立馬就表態了 也就是說他早看清了 這個事情 早早晚晚要發生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76817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習近平反腐撼動江派根基 如何定罪周永康成生死對決
    都能完成 就是已經把這個點明了 就是說如果誰敢動亂 那麼我這個軍隊嚴懲不饒 第四點就是過去這個軍頭徐才厚被拿下了 因為徐才厚曾經管理軍隊的人事大約在十年左右 就是說現在七大軍區有些頭可能是過去徐才厚提拔的 那麼現在他也要洗清自己 就是說雖然我過去提升是靠徐才厚 但是我現在支持 聲援習近平 就是表明自己是習近平的人 因為現在習近平要打擊 搞谷俊山 徐才厚 所以說這個軍隊呢 要跟這個谷俊山 徐才厚切割 劃清界限 所以說呢從這些跡象表明 習近平在軍中的權力是穩固的 主持人 您對中國大陸最近發生的建三江及血腥鎮壓茂名事件怎麼看 這之間有什麼聯繫嗎 趙遠明 有 這兩個事件雖然說他一個南邊一個北邊 但是內在是有很大的聯繫 為什麼這麼講呢 第一點 象建三江 它是東北黑龍江的一個農墾建設兵團 它實際是直接針對法輪功 它非法拘禁好象是大約七名法輪功學員 而且進行酷刑 鎮壓 迫害 有四位律師代理被非法拘捕的七名學員 向建三江農墾局當局要人 給這些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 但是建三江當地農墾局的這些公安 反而又把這四位律師又給拘捕了 而且酷刑對待 蹊蹺的是全國律師協會 當地的司法局 不但不援救 而且還對律師施壓 每年因為律協有個renew 就是給你重新註冊 揚言給這些律師不給予註冊 而且中宣部也招回有關的記者 不讓採訪這件事情 這一點就是說很蹊蹺 等等這一切 我們看到背後是有一隻巨大的黑手在操作這一切 第二點 象 茂名事件 本來 茂名事件 是當地民眾與當地政府對一個化工生產工廠的一個設立的一種民間的這種糾紛 實際上這種糾紛 可能在哪個國家 在哪個地區都比較常見 但是在中國呢 發生衝突以後呢 被當地茂名市的市長李紅軍 還有廣東省公安局長李春生 搞成一個巨大的集體抗爭事件 為什麼呢 因為他鎮壓 而且動用武警 特警 用警棍把這些人往死里打 直至開槍射擊 這種做法 完全是一種故意激起民憤 給習李政權製造麻煩 不好收場 而且恰恰在習近平不在中國 習近平正好在西歐出席會議 外訪嘛 就是說呢 把這個事情搞的很大 一般當官的應該是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 就是說在自己任上出這麼大事 怎麼說自己也要承擔責任 但是這些當官的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 本來一個很普通的事 弄成一個激烈的對抗 開槍死人 市長李紅軍 公安局長李春生 後來人肉一搜索呢 這兩個人都跟這個周永康啊 江派呀 都有很多底下的聯繫 我覺得它跟建三江 都是就是說周永康 江派呀在跟習李做對 第三點呢 就是他們要陷習李兩難的境地 好比說習李如果這次嚴肅處理相關的領導 幹部 好比建三江的 就會觸到法輪功問題 也就是說在法輪功問題上必須要表明態度了 但是如果你不觸動法輪功問題 也就是說不嚴肅處理建三江有關的領導 那麼也就是變相的說呢 你就認可 默認了 因為鎮壓法輪功這個路線 你不否認建三江這種違法的行為 那麼你可能就是默認 承認他了 承認他有理 而且這種事情你一承認建三江的 明天可能就有建四江 建五江 建六江 公然鎮壓法輪功這個事情出現 雖然江澤民退休了 周永康被關起來了 便是他的路線 他底下的爪牙 幫凶還在執行 那麼你不嚴肅處理他 那就等於是繼續執行他這個鎮壓 迫害法輪功的這麼一個路線 另外這個茂名領導幹部 你不嚴肅處理他 也就是等於延續了周永康式的這個 維穩 因為周永康過去對待百姓的上訪啊什麼的 他就是用他那個 維穩 方式 用武警 特警 暴力 去鎮壓 民間問題不是特別政法上的問題 好比說你對這個看法不同 或你這個做法傷害到民間百姓的利益呀 那麼你直接把這個問題處理好了 這就可以了 但他呢用暴力鎮壓手段 等於是給以後埋下了隱患 所以說你不處理茂名 就等於是承認他這種鎮壓 維穩 的手段 主持人 據 大紀元 報道 北京傳出習近平當局計劃以反人類罪和政變罪來起訴周永康 但還有變數 您對此怎麼看 趙遠明 我覺得對於周永康案件如何處理 第一個就是表明了習李對周案的認識 對周永康案件的認識 從習李來講有一個過程 為什麼呢 周永康其實最大惡極 他不僅反人類 鎮壓法輪功 搞活體摘除 販賣 還進行政變 而且政變主要對像還就是針對習近平 而且還殺人 貪腐 貪的錢 有人說 比過去和坤貪的還多 和坤那一會貪的是富可敵國 他比皇帝內務府的錢還多多了 所以說周永康是罪名累累 罄竹難書 對周永康這個定罪 如果你要定他那方面的罪 在法庭當中就要曝光他哪方面的罪行 證據證人 要公佈於眾 好比說 反人類罪 鎮壓法輪功 活摘器官 如果反人類罪起訴他 你必需要曝光他這方面的罪行 如果政變你必需要曝光他如何進行政變 殺人 貪腐 玩女人都要揭露出來 所以說這取決於對周案的認識 也就是說在多大程度上曝露他的罪行 薄熙來實際上也有很多罪行是跟周永康相似的 但是給他隱藏起來了 或者是不提他了 但是這個會產生很惡劣的結果 第二點 像法輪功問題 活摘問題 涉及的問題很深 牽扯的面很廣 是極端的邪惡 人類以來是前所未有的 超過法西斯 而且這個事情一旦曝露 定會引起世界範圍的空前反響 習近平不是不知道 第三 就是在政變罪 殺人這些犯罪事實方面 會牽扯到很多人 因為一個政變不是周永康一個人能夠搞定的 還會牽扯到政府 軍隊方面 很廣泛 而且有很多當時的江派人物 周永康的黨羽 有些現在可能還在台上 那麼就必需在處理周案的同時 把這些牽扯的人和參加的人抖露出來 這些人的罪行也要另立新案 因為周永康這個問題太大了 會形成很多連環案 所以說費時費力 第四點 就是習近平在處理薄熙來案件時 現在看到他有了一定的經驗 也吸取了一定的教訓 在習李當時處理薄熙來案件的時候 有可能出於他自己的個人的好心 因為究竟薄熙來跟習近平都是紅兩代 而且可能都在北京 從小有一些好比說一塊上小學 一塊上中學 自小的這麼一種情份 所以說習近平在處理的時候 並沒有把薄熙來全部罪行抖露出來 連貪污的數額 一開始十幾個億 都變成只有兩千萬了 但是在審理過程當中 可以看到習近平這個好心 並沒有被薄熙來的家人 黨羽 及其薄熙來本人領情 薄熙來反而利用這個機會 瘋狂的反攻 在法庭上不認罪行 胡說八道說什麼他太太跟王立軍有男女情等等 不惜往自己頭上扣綠帽子 給你攪和 習近平看到這一點了 最後把薄熙來判成無期 實際上判成無期也是輕的 因為薄熙來那個案件應該是處以極刑的 所以說習近平和李克強在一點上 已經受到了教訓 第五點 如果公布周的案件 習李要做好開庭的準備 因為江周的人馬 黨羽 還有很多留在政法系統 像薄熙來案件 我們可以看到 當時最高人民檢查院出了大概出了三個監察員 居然在當庭做啞巴 薄熙來大放厥詞 沒有一個人出來反駁 雖然薄熙來案件完了之後 習李很快把三個檢查員免職了 但是實際上處理的很輕 對於對於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壞你事的人 就要一摞到底 嚴肅懲處 否則的話 你很難警告別人 因為他在背地裡受了多少好處 你並不知道 你給他檢查員抹掉 他那邊可能是幾百萬 上千萬 他根本就不鳥你這個 因為他有好處 否則他為什麼這麼干 所以說習李在這個時候要有備無患 對違反 敢於公然跟你對抗的人 要嚴肅處理 絕不留情面 所以說 我覺得就是說習近平在起訴周 有可能還有變數 主持人 我還看到 大紀元 的分析報道指 中共為了政權的穩定 高層內部曾達成協議 雙方妥協 但目前的局勢是江澤民派頻頻回擊 和習近平對著干 而且江派 政變 又有了新的人選 您認為習近平在這個問題上還有退路嗎 趙遠明 這個第一點習李政權實際上對現在這個問題已無退路 為什麼這麼說呢 這古人曾經說道 當斷不斷 必受其亂 此話正應此事 正應習李目前的處境 為什麼這麼講呢 就是對於江派 周永康之流 如果不給予快准狠的打擊 他們會不停 不斷的製造事端 麻煩 借用各種機會 你看像茂名 本來一個很平常的民間糾紛 它演變巨大的一個群體抗爭 死了很多人 開了槍 傷了很多人 第二 像建三江 在這個時候 還公然拘捕法輪功 而且還用酷刑 因為現在勞教已經廢除了嘛 你憑什麼法律根據拘捕這些法輪功學員 沒有了 但是他就是愣給你這麼干 我就拘捕 跟你犯渾 看你怎麼辦 公開跟你叫板 但是這種叫板 我想不是一個小小的建三江農墾 那可能也就是一個處級幹部 就是茂名的市長算老幾 在習近平面前 七品官 六品官 即使你是個廣東公安局局長 也就是一個正局級幹部 在中共的這個體制內 不是小螞蟻也就是個蒼蠅 捻死你容易的很 他居然敢跟你較板 為什麼呢 背後有人給他撐腰 你看這個時候 江澤民去深圳 就是公開在那邊給你到處製造麻煩 搞亂治安 因為軍隊他現在控制不了了 政府大部分都換成習近平 李克強的人了 那麼就用社會治安 而且擴大對法輪功鎮壓 以此夾持習李 因為什麼呢 雖然這事是我搞的 但是現在頭是你 你要承擔責任 他說我做壞事 但是你得兜著 所以說就是夾持習李 我做這個事 越壞越渾 對你的影響越壞 越大 他是採取這麼一種方式 第二點 習李政權如果不下狠手 他們這些人雖然有些受到行動上 好比說 周永康給抓住了 但是他人還在 黨羽家屬還在 就是說他們這些黨朋家屬都會從各方面 各種時期跟習李較板 扇動社會動亂 而且他們是往往是以殺老百姓以逞他們的野心 你看昆明案件 茂名案件 建三江 幾乎都是這樣 所以說 習李要認清這個形勢 你不下手 他下手 所以說 習李在這一點 也不可能有退路了 第三 江派實際上從兩方面逼迫習李 一是法輪功問題 活摘器官問題 習李實際上也意識到這個問題 他們也像胡錦濤 溫家寶一樣 不表態 不參與 明確的切割 實際上他們這個態度 讓江澤民 周永康 羅幹等心寒懼怕 因為沒有人符合他了 所以說 江澤民 周永康 就拚命的逼迫習李要在這個問題上表態 習李上台以後廢除勞教制度 而且發文章揭露馬三家對勞教人員的迫害 可以看到習李可能在等一個好時機 就是說時機成熟了 把這個問題給談清楚 可以看出他有這個勢頭 就像那會三國諸葛亮借東風 他要等 但是江派 周永康他們也看到這一點 他們就逼迫在不適當的時候 或者在你條件不成熟的時候 你要 表態 以便他們從中混水摸魚 然後推翻你 所以說 可以看到 江派逼迫習李在法輪功問題上 活摘問題上儘快的表態 第二習李反貪腐也動了江派的根基 為什麼這麼說呢 貪腐是江派吏治和治國的國策 因為我們看到江無能又無德 而且還是缺德 而且又被人揭露什麼 兩真 兩假 所以說他要用人 就是以貪腐之人 因為他知道 只有貪腐的人 才能夠跟江澤民互通一氣 才能夠跟他思想一致 才沒有良心 道德敗壞 結黨營私 而且只有貪腐的人本身就有短處 在江手裡攥著 所以說只有貪腐的人才會死心塌地的跟著江派走 習李反貪腐動了江派的根基 所以江派會喪心病狂的進行反對 他藉著說 你反的太厲害 就會亡國 實際上這是一種嚇唬 因為從西方國家看 越清廉的國家越健康 經濟越好 越得人心嘛 所以說這是他的兩大的懼怕 第四點 從這些問題 可以看出 習李對一些問題現在是還沒有看透 所以他這個行動出不來 而且很多問題他是多慮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 第一對法輪功問題 活摘問題 這個是一個躲不開 繞不過的問題 而且 也是江派要幹掉習近平的根本原因 所以說你如果不表明 江派是不可能睡好覺的 他一定要千方百計的把你搞掉了 然後換上能夠繼續推行鎮壓法輪功 搞活摘政策的人 江派才會罷休 所以說法輪功問題 活摘器官問題 是你躲不開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73151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江系血債幫垂死掙扎 操控610辦公室繼續作惡
    但是從這個蛛絲馬跡我們可以看到 就是在發生案件之前 這些機構都已經知道這個案件的發生 而且 配合默契 連昆明政府都在有意的隱瞞這件事情 而且有意的往新疆恐怖組織啊這個方向引 不光是跟習李王唱對台戲 而且事實也是故意歪曲 所以我覺得 在這個昆明案件當中 表現的特別的明顯 就是說有一個組織在運作 在策劃 在指揮一切 主持人 最近中共特務在海外企圖多次破壞美國神韻藝術團的演出 您認為這和周永康案有關係嗎 趙遠明 我覺得還是有 而且還是不一般的關係 是有很大的關係 因為海外破壞神韻演出 他們的行為 他們的組織 主要是從海外各國當地的中領館 中領館它專門有人負責這個 因為在海外 當地的人雖然有親共的 有為江派服務的 但是他們都屬於是嘍啰這一級的 也就是說 中共給點錢 然後這些嘍啰干點事 賺點黑心錢 真正能夠組織策劃 還都是跟各地的中共駐外領使館有很大的關係 那麼我們又可以看到 中共的駐外領使館聽誰的 因為不可能每個大使 每個參贊自己有主意 說跟神韻過不去 或者是他個人不喜歡 不是 他是一種組織行為 這種組織行為我們可以看到 現在周永康已被關禁了 政法委書記也換了 政法委現在換成孟建住 而且孟建住的權力 政法委的權力 正在極大的被削減 國安會已經成立 真正指揮外交啊什麼的 都是在國安會上 政法委基本沒有權力 但是國安會指揮外交 現在外交為什麼還執行江派 以及周永康的指令 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 因為這些人都退的退 關的關 那麼誰去執行這個 所以說我們話又說回來 剛才我們話談到這個610辦公室 雖然周永康關了 江澤民 曾慶紅也退了 而且沒有周永康在執行他們的那個 命令 誰去執行他們的這些指令 所以說我談到這個610辦公室 因為什麼 在組織上只有610辦公室還依然可以指揮這些武警 警察 公安 以及外交 傳媒 因為過去它有這個 功能 610辦公室凌駕於這個司法機構 武警 公安以及外交 凌駕這些機構之上 這些機構也聽他的 過去十幾年都是這樣 而且我們可以看到 在駐外領使館 它有外交 還有外宣 還有外勤 外交部對外宣傳和對外情報 我們也可以看到 都是外交方面發信到當地的各級政府和當地的議員進行誣衊 誹謗神韻演出 各種宣傳資料都由他們去提供 外勤就是做一些特務活動 像組織人去破壞汽車啊 破壞廣告啊等等這些 那麼這一系列的機構 誰能夠指揮 誰能夠策劃 我覺得還是610 所以說 我覺得習李應該打掉610辦公室 因為只有打掉610辦公室 才能夠打掉江派的嵴梁骨 江派依靠610做了很多壞事 以後也還會依靠610做事 雖然說把周永康關起來了 李東生給他610辦公室撤了 但是610這個系統還在 因為從中央到地方 每一級政府里的黨的一級政府裡頭 黨的那個組裡頭 都有610辦公室 你不打掉610 就不可能打斷江派的嵴梁骨 就不可能打斷江派的指揮 策劃組織系統 所以說 我就覺得 習李王應該先打掉610辦公室 根據組織這個程序來講的話 如果說不能夠即時的給它解散 因為解散一個組織 還要通過什麼會議 因為常委裡頭起碼有三個是江派人物嘛 那麼你可以把610辦公室成員都給他調離 退回原單位 而且要告訴組織部門 對這些人 第一不能培養 第二不能夠提升 第三再不准許調動 以後清算610辦公室的罪行的時候 不能讓這些人逃脫 然後610檔案封存 而且610所使用的一切財物凍結 款項也是給它凍結 或它用 你這樣的話 實際上就是要把610給它廢了 你如果不這樣的話 你看像國內策動這些恐怖襲擊事件 海外進行破壞神韻演出 我覺得背地裡都跟610有關係 也就是說能夠調動這麼多機構 這麼多特務去搞這個的 你在中國現在看出來 還有哪一個部門能夠這麼做啊 只有610 所以說我覺得 儘快的打掉610 才能夠對江派產生一個致命的打擊 減少他們策劃恐怖襲擊的這麼一種能力 當然就是要釜底抽薪 徹底拿下曾慶紅 江澤民 公布他們活摘器官 販賣人體器官的滔天的罪行 主持人 您是說610辦公室在這些恐怖襲擊 破壞事件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 趙遠明 對 因為我看這個昆明案件 跟香港這個案件都非常的奇怪 就是說哪一個單獨的部門 都不可能做成這件事情 好比說像武警 武警指揮不了公安的 也指揮不了特警 因為中國它為了防止發生這種政變性的事情 每一部門是單獨領導的 不是說我是武警司令 也能指揮公安 不行 你武警司令到公安局 派出所都不聽你的 這是兩回事 只有610橫跨這麼多部門 從昆明案件 你可以看到 當地的武警 民警 特警 政府 公安 媒體 都不大對勁哪 也就是說 他們內部都有串通 都有聯繫 那麼誰能夠在同時指揮這麼多部門 你看這些 由其像這個海外破壞神韻 如果沒有610辦公室的話 誰去指揮他 光一個外交部 他不可能辦這種事 他也不敢獨立的辦這種 因為這種事 跟他外交活動 沒什麼關係 他超越職權了 主持人 我看到了有很多海外媒體的評論指出 法輪功問題其實是江澤民集團和習近平陣營鬥爭的焦點 趙遠明 這是一個鬥爭的焦點 二來就是說江派並沒有死心 還再繼續迫害 不光是迫害法輪功 而且把這個指揮組織系統用於政變了 我們可以完全推斷出來 否則哪一個系統 能夠指揮昆明這麼多機構 而且配合的很密切的 當然現在他們可能很多媒體都沒有看到這一點 但是你看從現實情況看 昆明這個案件怎麼這麼奇巧 雖然勞教取消為什麼把法輪功學員還關在洗腦班 監獄 憑什麼啊 這還不是江派的政策嗎 江派的 政策 誰去執行啊 那就是610 好比說現在習李王當政 周永康被關禁了 那麼610辦公室這些工作人員也不是傻子啊 政法委孟建柱就因為迫害法輪功曾經公開跟周永康的叫板 而且公開跟周永康說 我要辭職我不幹 因為你這些都是違法的 所以說我估計孟建柱不會發出新的指示了 610辦公室這些人 當官的他總要看一看風向吧 新主子來了你還想吃這碗飯那就得 不說改旗易幟 起碼是老實點 但你看他們現在還挺囂張的 那麼也就是說 有人在給他做後台 否則一般來說 我起碼是怠工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就歇了 那完全可以嘛 因為現在610辦公室主任也沒了 沒有人管日常工作了 那我還不歇兩天 看看風向再說 因為我現在不幹也沒人管嘛 因為在國內 好比說你看警察抓這個小偷啊 打像東莞的這些黃業啊 都是上面有指示 才幹一干 上面不要求 他們也懶著呢 一般你不催他 他不去做 所以說你看那個掃黃 就這一個月 兩禮拜 掃完他就不來了 沒人管了 但是你看鎮壓法輪功為什麼持持續續的這樣 就是有人後面督著他們做 那就是610繼續運作 主持人 還有 有海外媒體報道指 已集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最近又添新頭銜 成為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 這是他的第九個頭銜 有評論指習近平在抓權 您對此怎麼看 趙遠明 是 他為什麼成立這麼多新的領導小組 實際上就是說 習近平不是在抓權 是收權 往回收 為什麼呢 我估計習近平他也看到了 就是說他底下這些具體辦事的中央這一層領導 就是他直接接觸的什麼國務院各部門的 具體的部級幹部 各省的省委 當然處長 局長 他是接觸不到的 就是說那個官都太小了 但他可能發現什麼呢 就是說這些人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70355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江澤民集團窮途末路 內鬥轉向恐怖襲擊民眾
    現在可以看到 對周永康的案件的調查和處理 好像是越來越深入 我估計越來越深入的這個過程當中 就是他發現的問題越來越多 按照慣例呢一旦宣布之後 就是要移交這個司法機構進行司法審判 按照中國這個法律來講 偵查就告一段落 基本上偵查完畢 主要這個犯罪事實已經清楚 證據完全 這樣子的話就是說可以把這個案件給予宣布 現在看來我覺得周永康這個案件 要比薄熙來可能複雜多了 因為他承擔的職務 而且他在江派當中的位置 現在從各種跡象表明呢 就是調查周永康以後呢 對曾慶紅 江澤民的問題 可能習李王掌握的越來越充分 所以說他們現在拿住周永康案件再進一步的深挖 這樣就是說 他們沒有到一定的火候 不可能一下把這個案件爆出來 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呢 就是周永康案件抓住之後呢 實際上對曾慶紅和江澤民威脅特別大 很多案件周永康去執行的時候 實際上背後出主意或者是主謀的話 都是曾慶紅和江澤民 所以說 曾慶紅 江澤民 我們也看到現在他們進行各種反撲啊 而且進行暗殺啊等等這些行為非常的多 而且手段越來越激烈 現在看出來呢 習李王政權對於周永康的案件呢 我估計還會有一段時間 才能夠公布 他要把證據 罪行 挖的更深 掌握的更多 而且我覺得現在通過昆明大屠殺這個案件 香港恐怖襲擊等等這些案件 引起了習李王的特別的關注 他們要 對周永康 曾慶紅 江澤民可能要採取更大進一步的行動 因為現在他抓了很多石油幫 什麼政法幫這些 以至於引起江派瘋狂的反抗 要推翻習李王政權的這麼一種垂死的叫囂和掙扎 但是距離周永康 曾慶紅 江澤民這個核心問題 還是有一段距離 所以說 現在我估計習李王要重新修改一下他們過去對這個事情的這麼一種預想 然後可能要採取更大的行為 更大的動作在後頭 主持人 我看到最近有海外媒體再次放風 說目前王岐山處境不妙 中共多名前政治局常委元老認為 習近平在反腐敗問題上太過放手王岐山 將矛盾引到了中共最高層 造成了極其惡劣的政治影響 其實這種觀點我在早些時候就在網上看到過 您對此怎麼看 趙遠明 對 因為從這個媒體放出這個消息來看 可以肯定是江派他們這些貪官污吏的意見 當然呢 有一些在政治上可能跟江派是站在一條線上 有些可能跟江派未必在政治上是一條線 但是很多尤其是前常委 他們貪腐很厲害 或者他們的第二代 第三代 都貪腐很厲害 所以說從媒體放出這個消息我們可以看到 這些意見是代表了這些人 但實際上我們從另外一方面看呢 他有這個意見 反而證明是王岐山乾的很好 如果王岐山乾的不好 窩窩囊囊的 這些人可能就對王岐山沒有意見了 王岐山這一年抓了多少貪官 過去十幾年都抓不到這個數目 而且據了解 王岐山抓這些貪官與習近平授與的尚方寶劍有很大的關係 習近平在常委會上說 王岐山干這個 我們要授與尚方寶劍 因為從查出的這些貪官污吏可以看到 這些人跟江澤民 周永康 曾慶紅 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王岐山清理了很多江派的得力幹將 爪牙和幫凶 什麼蔣潔敏啊 什麼這些四川的李春城等等 這些人都是江派的 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 王岐山在工作當中時機和證據也把握的很好 他抓一個很快 在關鍵時刻 需要的時候馬上就能夠給這個貪官擺上台 而且證據充足 到現在的話 很少有人說 說他是錯怪好人了 或者是抓錯了 現在即使有些媒體放消息說 習近平放縱王岐山如何如何 但是沒有一個說王岐山是挾私報復 或者貪贓妄法 或者是誣賴好人 沒有 這第三點呢 就是說王岐山工作節奏非常快 據這個透露出來中紀委工作組裡頭的工作人員 每天幾乎是超負荷工作 看資料 看多少萬字 然後必需要在相應的時間裡做出判斷和決定 所以說工作強度非常大 節奏也非常快 而且你看王岐山的工作可以跟的上形勢的發展的和要求 所以說我覺得呢 王岐山並非是處境不妙 這一次兩會也說了 他走到哪別人都害怕 我覺得這一句話也說對了一半 貪官污吏肯定害怕王岐山 你看這個開會的時候曝出 吉林省委書記要發言 他說你這是形式主義 你就別發了 吉林省書記也算是一方大員啊 王岐山肯定不是簡簡單單就因為他拿稿子 念稿子 有很多背後的因素 我們可以看到吉林省 省委書記和吉林省省長 我覺得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看吉林省省長 上一次習近平去吉林好像就當面訓斥他 他在馬三家消息公布出來之後 居然公然指責這個財經報是造謠 就是他組織調研組 所以說 我覺得王岐山這一步 做的不是憑空而來的 有人挑撥這個習李和王的關係 就說 這個公安會和深改組都沒有王岐山 實際上這個問題恰恰說明習近平李克強完全信任王岐山 是因為知道王岐山的處境和承擔的責任是非常的重大 所以告訴王岐山 安心做的你的工作 這深改組和公安會 根本不用你操心 有習李完全能夠挑起來 就是完全放手讓王岐山干好他的中紀委的工作 有人就是說好像不被習李重視啊 如何如何 其實瞎扯 因為王岐山處的位置非常的重要 而且工作非常的辛苦 你再給他弄個公安會和深改組 那麼牽扯到很多精力 開會他總要去吧 實際上習李就是告訴王岐山 你好好去干 放手去做 這邊你根本不用操心 是這麼一個信息釋放出來 主持人 根據海外媒體 大紀元 的報道 在中共兩會前夕 發生在昆明 香港等地的恐怖襲擊等事件是由江澤民集團精心策劃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曾慶紅 江澤民無法和周永康的罪行切割 就針對習近平陣營 製造混亂 攪局 釋放 要死一起死 的信號 趙遠明 就是說從目前來看可以肯定的說 昆明這個大屠殺 和這個案件和香港恐怖襲擊劉進圖案件 當然還有其它 你看長沙又有一些等等 這些我覺得都可以肯定 背後實際上是江澤民集團精心策畫的 就是以此引起社會動亂 然後危害到習李政權 他們也看到了 習李王政權在接手政權一年多的時間 做為軍隊來講的話 基本上都掌握在習李王的手裡 反腐也牢牢掌握在王岐山手裡 然後做為政法委 也是逐步被削權 尤其這個國安會出來之後 政法委幾乎就是沒有什麼事做了 很多權力都收到這個國安會了 所以說用他們現有的政治力量和這一些過去的爪牙 嘍啰 幫凶啊 不足以在政治上 軍事上跟習李來進行爭鬥 大面上他們已經不行了 所以說他們改為像這種地下流氓式的 黑社會式的給你折騰 等你處理這個案件的時候影響已經造出來了 人心已經驚恐了 現在不是有報道嘛 人多的地方喊一聲殺人了 大家都逃命 實際上就是說這種恐怖的效應 就因為有昆明火車站這個大屠殺 一旦說是殺人了 馬上人家都覺得 又是八九個人 十個人 提著長刀就來了 就是這麼一種效應在社會在漫延 這是周永康他們實際要實現的這麼一種社會效應 實際上已經有影響了 我們可以看到江澤民 曾慶紅 雖然表面上支持習近平反腐 查辦周永康案 實際上是想跟習近平做一種交易 什麼交易呢 就是說周永康你可以查辦 甚至於可能江澤民 曾慶紅還給一些證據 說周永康還做過什麼什麼 這些可能是過去習李未必掌握的 他們還可能進一步出賣周永康 但是他們出賣周永康 是為了跟習近平做交易 周永康我們就不管了 但是到此為止 你不能在深入到我曾慶紅身上 也不能轉到江澤民身上 但是他們回頭一看這不可能到此為止 因為他們做了很多壞事是跟周永康有聯繫的 或者可以說周永康做壞事 很多都是曾慶 江澤民的策畫和主謀 那麼周永康被抓之後也不會啞巴 周永康也不是一條漢子 說把這個責任都承擔到自己的肩膀上 都是這種貪生怕死之人 他會拚命的咬出曾慶紅和江澤民 那麼江澤民 周永康你看 這一招看來是不靈了 所以說他們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背地裡攪局 殺戮這個平民啊 制政治混亂啊等等 跟習近平政權做最後的搏鬥 而且他們歷來沒有停止對習李王這些人的暗殺活動 表面上同意查辦周永康 實際上是為了保護自己 把周永康拋出去 一旦他們發現不可能只查周永康不查他們的時候 他們會做出拚命的反抗 現在社會現實已經說明了這一點 聽眾朋友 今天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就到這裡 我是靜汝 感謝您的收聽 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URL 本文網址 http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69482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周永康案成搏擊焦點 周恐被習近平虎頭鍘試鍘
    包括香港現在對法輪功進行搗亂破壞的青關會 都是江派在香港的勢力 在進行活動 雖然江澤民退休了 曾慶紅也退休了 周永康也是被看管起來了 但是這一塊呢 依然是被他們掌控的 因為他們有走狗 有嘍羅 有代理人 就是說香港依然是在他們這個掌控之中 或者是起碼他能給你興風作浪 搗亂 所以說呢 這個劉進圖遭到暗殺呢 也是他們掌控香港的一個側面表現 第四點 江派歷來跟這個黑社會呢 有千絲成縷的聯繫 表面上是政府 實際上背後呢跟這個黑社會呢都有聯繫 有些政府不便出面做的事呢 由黑社會去做 這一種暗殺方式呢 對於江派來說呢 我估計是經常使用的一種手段 打擊異己呀 所以說這個可能性非常大 第五點呢 江派就是很有可能從大陸派殺手進入香港 這樣的話 在香港做完之後呢 一溜 回大陸了 對於香港警署來講 他要抓捕這個人就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 因為香港雖然是回歸大陸了 但是是一個特區 但是他的警察可能在大陸呢 不能執法 那麼你這個事情推到大陸呢 大陸的警務機構啊 我估計他會秉承上面的這個旨意 因為究竟周永康掌握這個司法部門十年多 他還有很多嘍羅 黨羽在下面 他會秉承他們的意志呢 把這個案件一拖二拖 拖到最後呢就黃了 拖黃了就算 所以說你很難找到或者是抓捕到刺殺劉進圖的這個真正的殺手 而且據香港的這個民主人士報道 說在香港多次發生打擊 破壞 刺殺媒體人員 有的呢被剁了手啊 胳膊的 從來沒有一件是破案了的 所以可以看到 就是在香港發生這些 都是有背後的黑手去指使 而且大多都是出自於官方 所以你再讓警署去破案 那幾乎沒有可能性 從中國這個現狀來看 往往都是江派嘛 從這一點講 有關方面的推測還是很有道理的 主持人 我也看到另一種報道 說據一位熟知北京政情的人士稱 對周永康案 如果中共當局這兩天不公布的話 可能永遠也不會公布了 還稱 當局默許各種流言蜚語在民間流傳 令周永康的名聲已臭 加上周永康等黨羽已被剪除 生不如死 所以公不公布對他分別不大 您怎麼認為 趙遠明 我覺得他首先說這個話呢 就沒有一點道理 為什麼說這兩天一直就不公布 就有可能永遠也不會公布了 當然你可以這樣猜測 但是沒有依據 沒有道理 而且從這個話講呢 我估計是江派的放個風是說出來啦 為什麼這麼講呢 就是說公布不公布周永康案件 取決於習李王政權對周永康犯罪事實的調查和掌控 我們可以看到習李王最近一段時間就是延遲公布周永康這個案件 第一為了進一步收集證據 第二呢還為了造勢 因為有些時候呢 隱而不發 比你這個箭射出來還管用 人就有這個勁 越沒那個什麼的時候就越想打聽 猜測 你一公布了就沒念了 所以我覺得習李王延遲公布周永康案件是為了造勢 隱而不發 第二點是為了深挖 因為周永康過去他是政法委書記 又是常委 這個位置在中共統治里是一個很高的級別了 頂頭的人了 他又是政法委 政法委這個是很關鍵的 就是說他掌握公 檢 法 司 還有武警 公安武警什麼的 都在他掌控 所以說周永康把自己當成第二中央 第二武裝力量總指揮 胡錦濤都拿他沒什麼辦法 所以說習李王不公布這個是為了深挖 因為他跟羅幹 曾慶紅 江澤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是一條路的 是江派的一個代理人 第三點 習李王延遲公布還有一個目地 等江派內部發生變化 發生內鬥 現在江派一看見周永康被習李王攥住了 羈押起來了 任何消息也沒有 進不去出不來 那麼各種猜測都會出來 而這個人做壞事心理都知道 自己做了什麼事 那麼一旦知情人被抓起來的時候 他自己心裡就要打鼓了 這傢伙吐沒吐 說沒說 是不是把我賣了還是沒賣 種種猜測 所以有報道說 習李王和江派呢 實際上都想把周永康拋出去 習李王把他拋出去是為了確定他的罪行 江派把他拋出去是為了脫干係 習李王實際上在政治鬥爭中 這是一種手腕 就是我隱而不發 讓你內部起化學反應 第四點啊 依我看啊 習李王不公布周永康案件的可能性不大 為什麼這麼說呢 首先習近平一再強調 這個反貪腐要打大老虎 老虎蒼蠅一起打 而且最近還強調 改革也要依法 還說憲政夢 最近又強調法制 這些說出去之後呢 實際上周永康這個案件的去向都已經點明了 習近平他有一個治國的理想 周永康這個案件是在治國的過程當中 所以說呢 不可能不公布 不公布對於習李王現在所展開的反貪 反腐的行為都是一種諷刺 嘲笑 老百姓會說原來這個反貪腐啊 都是扯蛋 碰到一個大老虎 你就先退了 那麼你這個反貪 反腐 反什麼呢 就是那個老百姓說的那個抓抓蒼蠅 最後連蒼蠅都不抓 去抓東莞的雞去了 從我看 習近平不會這麼做 第五點還有一個就是周永康案件啊 不僅是貪和腐 周永康還有暗殺 政變 實際上周永康罪行累累 馨竹難書 如果是治國的話 不用說這是高智慧 就是一般智慧 要治國的話 他也要拿一個祭旗 殺一殺 樹樹威 周永康這個實際上非常好的案例 你不夠我都是強按的給你殺一殺 更何況周永康是罪行累累 我幹嘛不公布不辦啊 因為你看到一個人做什麼事 對他是不是有好處 他不公布周永康 對習李王有百害而無一利 周永康腐敗透頂 壞透頂了 象過去這個包公似的 試鍘 我先宰你試試這個鍘刀快不快 所以說習李王應該是這種心態 就是我拿你試刀 象這種人他不會自動的退出歷史舞台 所以說不可能不公布這個周永康的惡行 第六點呢 如果不公布周永康 就有可能按照規律來講 延伸到不追究羅幹 曾慶紅 江澤民的責任了 所以說現在有人替江派說話 就是說有可能不公布 就是永遠不公布了 因為你不公布周永康案件 你羅幹 曾慶紅 江澤民 你就沒有辦法去做他 實際上是放縱了 習近平不可能放過這麼多人 如果放縱這麼多人 他自己的政權是否穩固 都要畫大大的問號 古時候有一句話 慶父不死 魯難未已 否則你習近平 李克強 王歧山都有性命之憂 所以說 我覺得他不可能不公布周永康案件 公布的同時呢 處理的比較嚴肅 聽眾朋友 今天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就到這裡 我是靜汝 感謝您的收聽 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URL 本文網址 http big5 soundofhope org node 463927 添加評論 讀者留言 匿名 可以直接翻牆的網址 希望大家複製收藏 以及廣傳所有翻牆網址 A組 ① https zhen425 duapp com free php ② https hao minghui eu org jw 0 ③ https gold ap01 aws af cm ④ https hao minghui eu org 0 url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63927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3.1昆明血案謎底是啥?
    羅勃甘迺迪暗殺案 美15度拒絕槍手假釋 法國外長辭職 內閣面臨重組 多國舉行敘利亞停火談判 美要求俄立即撤軍 程曉農及專家學者新年祝福廣大SOH聽眾 李天笑及分析人士祝福SOH及廣大聽眾 報告 敘內戰47萬人死亡 約聯合國預估兩倍 美俄勒岡野生保護區武裝民兵承諾周四投降 潛逃香港涉嫌殺侄兒的華男 被移交美國受理 埃及火車出軌兩車廂翻覆 近70傷 RSS 新聞台直播 首頁 名家評論 趙遠明訪談 正文 趙遠明訪談 3 1昆明血案謎底是啥 北京時間 2014 03 07 09 34 27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audio element 下載連接 16K 下載連接 128K 9分50秒 聽眾朋友 您好 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 我是主持人靜汝 原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律系資深法學專家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趙遠明先生就近日發生的昆明血案接受了本台記者的採訪 趙遠明指出 事發後儘管中共昆明當局已經將該案件定性為新疆分裂勢力一手策劃組織的暴力恐怖事件 但此案疑點甚多 下面就請聽趙遠明對此案的一些分析 主持人 我看到海外一些媒體和網路上的一些中國網民對3月1號發生在昆明火車站持刀殺人 造成超過百名普通民眾死傷的慘劇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和疑問 您對這個血案怎麼看 趙遠明 從昆明這個案子呢 從它發案來說用的手段來講的話 怎麼說呢 可以說是比較蹊蹺 第一點 這個做案人員呢 是統一著裝 這一呢 從一般來講除非故意顯示一個什麼東西 一般沒有必要統一著裝 當然我們沒有具體看 反正都是黑的或者什麼的 為什麼統一著裝 實際上意在引人注目 讓你看我這個有組織的 我們從某一個 同一個組織出來的 所以說才統一著裝 那麼這種統一著裝 我們可以看見 在這一個案件中是做出來的 因為統一著裝其一特別引人注目 第二在他出現在公眾面前之前他有一個地方要換服裝 他這八個人 十個人不可能黑服裝很早就出現在公眾 因為他這種服裝全是黑的 還有矇著臉的話 因為你中國警察很多呀 著裝的警察多 便衣更多 很早就會引起人注目了 而且更何況他帶那麼長的刀 你那刀擱哪啊 如果說小匕首插在腰裡或者是擱在衣服里 有的媒體說大約一米的刀呀 這一米刀你往哪放呢 而且這麼多人你每人攜帶一兩把 兩三把刀 在中國大馬路上走 可是很引人注目的 而且中國那個警察應該早就發現了 除非當地的警察已經預先知道了 故意放行 所以說第一個問題統一著裝他特別容易引人聯想 而且他攜帶這麼多長刀短劍 如何進入到火車站 因為我們知道 這個火車站一般的警察呀 便衣呀遍布 因為它是高度人口流動 而且你稍一不留神他就跑了 不是坐火車跑了 就是坐汽車跑了 因為火車站前面公共汽車 什麼計程車什麼的都很多 因為它是一個流動的地方 所以就看到這一點有點不正常 統一著裝 不正常 那麼也就是說背後指使人的 就是讓他統一著裝故意引人注目 故意引媒體注目 這是第一 第二點 媒體還說這些衣服上還有東突的標誌 就是更沒有必要了 因為我們知道 東突呢 實際上它在新疆要搞獨立的這麼一個 就是要想把新疆 不管是新疆 還是新疆外圍的 它是一種政治上的組織 它要搞政治獨立的 那麼說一說東突呢 就要特別聯想恐怖主義呢 恐怖組織 那麼現在等於這些人乾的又特意的把這個恐怖呢 貼在自己腦門上 所以呢就說這個令人蹊蹺的第二點 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我們知道 即使恐怖主義 他做案時也不想讓人覺得他是誰 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 他使用的工具 大刀 匕首 而不是槍 炸藥 也有反恐怖的常理 恐怖呢 是殺害很多人 引起當地政府啊 當地組織的震驚 然後直起到這種擴大影響啊 他好比說恐怖組織他往往有一些要求沒得到滿足 然後給你弄大事情 讓你這個政府面對巨大的輿論壓力 他用刀砍一刀 砍兩刀 也就是殺一個人 來一個炸彈 幾百人就完了 死一個和死幾百個 肯定聲勢和輿論就不同 所以這一點呢 也是很蹊蹺的 就是說他不用現代化的殺傷武器 而是用比較原始的 我們知道這個大刀 長矛 匕首都是很原始的 只不過現在刀可能造的精緻一點 鋒利一點 快一點 比不過槍的 而且槍打完之後 你跑的也快呀 因為他可以長距離殺傷人 大刀的話必須要近距離 你不管五十公分長的刀還是一米長的 你要近身才能夠砍 你不近身傷不到人嘛 但是呢 我們可以看到呢 這個刀啊 匕首啊 往往是小流氓啊 社會流氓之間啊 或者是鄰里之間有什麼矛盾啊 忍不住氣了 抽一把菜刀 很少有恐怖主義使用這種武器的 所以說呢這是第三點 第四點呢 我們可以看到 用刀呢 有另外一個視覺的效果是什麼呢 是鮮血淋漓 場面非常的恐怖 砍這個身上的話 這個鮮血就出來了 有的把胳膊砍掉了 腦袋砍掉了 這種景象那是很恐怖的 不象槍打一個眼 不細看呢 眼都找不著 人一躺 炸彈也一樣 一炸全沒了 死多少人都飛了 你看這個炸彈很少看到一灘一灘的血 因為都飛掉了 只有這個刀 造成這個場景特別恐怖 鮮血淋漓的一個人躺在那 缺胳膊掉腿的 地下的鞋呀 行李呀 就是一片狼籍的 讓人一看就是特別的震驚 血腥 而且我們可以看到 這個背後操控的人也意識到 象這麼大場所 你新聞封鎖都不可能的 因為人人都有手機 相機 網上一傳 沒十分鐘 全世界都知道了 就是你能限制記者的話 你都沒法限制老百姓 所以這個血腥的場景不可能給過濾掉 全世界會很快都知道 達到他們血腥 嚇唬人的目地 這是第四點 第五點 就是這個殺人的人呢 據說當時還口出狂言 好象還有人在網路上說要到處殺人 製造事端 意在給習李王政權 給這個中共的兩會製造這麼一個氣氛 你開兩會 到處去殺人 你說現在桂林不也有那什麼一刀把人捅死的嘛 這個就是故意這麼一種效果 像這種手段其實自古以來也就有 你看我們知道那會在乾隆年間 就有一個人朱三太子 他就煽動 因為他想從中做亂 說回回伊斯蘭 當時叫做回回 他說要鬧事 然後乾隆就派人去查看 查看伊斯蘭廟會呢 是人來人往進進出出 好象還神神秘秘的 這個乾隆一聽心裡有點 他就布置禁衛軍把這個地方給包圍了 實際上都已經包圍了 防止生變嘛 連鍋端嘛 正好這個時候他一個老朋友跑來跟他見面 他一聽皇帝要干這個 他說你千萬別這麼干 這是回回的齋月 他就把這個來龍去脈 伊斯蘭教的教規 他有一種習慣 就是每年某一個好象多長時間不吃飯 然後做禮拜 他說這個時候所有信奉伊斯蘭教的人都要去廟會 這一說呢 乾隆心裡才明白 他說虧了你 要不造成一種大事故了 因為他這個兵都已經把這個廟會都已經包圍了 一聲號令就殺進去了 所以說呢 我就是說呢現在他這個恐怖的在昆明火車站做這個事啊 很有可能他就是說是東突 什麼恐怖組織 很可能就是讓你判斷失誤之後呢 在新疆對少數民族進行一種控制或者是進行一種行為 那麼引起新疆或者是少數民族的一種反抗 製造事端 所以我說他這個殺人的手法和這個著裝處處可疑 你說這個中東的這個什麼 黑寡婦 一個人渾身綁滿了炸藥 到時候一拉啪一響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63866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江系挑撥離間未果 習近平會嚴懲周永康
    not support the audio element 下載連接 16K 下載連接 128K 11分16秒 聽眾朋友 您好 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 我是主持人靜汝 近日 有外媒引述接近中共中紀委消息人士的話指 隨著周永康案調查不斷深入 因涉及周永康案被調查的官員已有381人 而他們交代出的問題所牽扯的人數 超過5800餘人 而且這一規模還在繼續擴大 有媒體分析認為 因為周永康案的後台是曾慶紅 江澤民等 所以使周永康案一直沒能正式公布 最近又有被認為有江系背景的明鏡網在海外放風宣稱 習近平的反貪遭到中共元老們的嚴厲批評 要求擱置對周永康等人的處理 有分析人士指 習近平反腐面臨巨大阻力 甚至認為習近平現在是騎虎難下 進退兩難 目前外界高度聚焦習近平將會怎樣處理周永康案 是妥協還是繼續強行 原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律系資深法學專家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趙遠明先生就此接受了本台記者的採訪 趙遠明認為 儘管圍繞周永康案中共高層鬥爭異常激烈 但從習近平徹查涉周永康案的範圍和速度都顯示出 習近平定會嚴懲周永康 主持人 趙先生 您好 目前對周永康腐敗案將會怎樣處理的傳聞多種多樣 其中有一種說法是習近平的反貪受到極大挑戰 遇到了大麻煩 是騎虎難下 您對此怎麼認為 趙遠明 我認為習近平反腐 遇到極大挑戰 應該是在意料之中的 因為他面臨的這一場反腐第一牽涉範圍很大 因為現在中國的反腐 腐敗對象不是說在官員當中占極少部分 他所面對的貪腐人員在官員和幹部中比例佔得非常大 中國有句話十官九貪 像這麼多貪官 挑戰那必然是非常大 不可能在處理當中沒有任何反抗 所以這是一種必然現象 第二 就是牽涉的人數眾多 你看有報導說周永康的案件牽涉到五千多人 就是說整個案件圍繞著周永康有五千多人 因為周永康本身是一個高官 常委嘛 在中國來說 常委這個官已經做到頭了 所以說 他牽涉的人數眾多 而且這次習李王反腐呢 他挖的根也是很深 因為他們現在基本上已經做到改變刑不上常委這麼一個潛規則 周永康是常委 現在肯定是要拿下 然後像羅幹 曾慶紅都在逐步的暴露出來 江澤民現在也隱隱約約牽涉出來 所以說他們這個反腐呢 挖的根很深 而且涉及的級別也是非常高的 可以說是達到頂層級別了 所以他們這個反貪腐 那麼貪腐這人員呢 必然的反抗也是激烈的 手段是殘酷的 另外說這個大麻煩呢 我覺得也是必然的 自然的 因為貪腐人員 利益集團呢不可能在你反貪腐的時候束手就擒 他們會動用各種關係 各種方法 從各方面進行逃避 或是反擊 他還會採取什麼造謠 誹謗 暗殺啊 從國內到國外 從輿論上 從各方面進行破壞 而且會挑拔離間 你看前一段就有很多媒體報 由於當時決定要成立國安會 和深化改革小組 外界很多推策 這是習近平要集中權力的機會 還有很多報導說意思根本沒有李克強的份 全是習近平 從中挑拔習李關係 但是到後來 習近平擔任兩個機構的第一把手 李克強擔任第一副組長 那麼挑拔謊言就不攻而破了 你看現在又有挑拔習李和王 有的媒體說 中共的幾個大老極力反對處理周永康 多次反映王歧山現在權力大了 胡做非為如何如何 就挑拔習李和王的關係 因為他一開始挑拔習李關係沒有成功 現在又挑拔習近平李克強 和王歧山的關係 就是說他們從各方面進行破壞 你看現在習李王 他們本身 你可以看得出來是空前的團結 意識力也是空前的統一 所以我覺得 他們遇到大麻煩 實際上是遇到阻力比較大 第三點就是騎虎難下 我覺得這一點對於習李王來講反貪腐 實際上他們並不存在騎虎難下 因為我們看到 近期不論在各種場合 習 李 王他們都表示 對貪腐要零容忍 要壯士斷臂 當然具體的每個人說法不太一樣 但是意思都是一樣 李克強也說了 有貪必反 有腐必懲 都反應了打虎打蒼蠅的決心 而且說這個騎虎難下 真實情況來看 是江派 周永康之流騎虎難下 為什麼呢 你看 這幫貪腐人員 利益集團 現在如果讓他們自動坦白 主動退贓 這些人肯定是於心不忍 因為他們貪腐就是為了多弄錢 多玩女人 他們會好比轉移財產 或出國避禍 所以他們要糾集反抗 好比像江派 周永康 一陣造謠 一陣散步假消息 但是最後都被習李攻破 而且習李他們反貪反腐的步伐並沒有因為這個減緩 專職負責反貪腐的王歧山在處理案件當中速度越來越快 思路越來越清晰 很多媒體報導 他現在又有很多新的方法 好比說一案雙查 打退了休的老老虎 就是說王歧山在這方面做的有聲有色 從習近平來講 他也給王歧山一個巨大的支持 有報道說習近平在常委會上 要給王歧山尚方寶劍 我們知道所謂尚方寶劍 就是握有生殺 先斬後奏大權 所以我覺得在這個反貪問題上 習李王不存在騎虎難下 而是現在江派前進不得 後退不忍 實際上是他們在這個問題上是騎虎難下 主持人 我還看到有媒體分析認為 在 3月的兩會即將來臨之際 是否處理 大老虎 周永康應該成為習近平是否繼續推進反腐的風向標 您怎麼認為 趙遠明 我覺得三月份兩會期間 周永康案件 我估計應該會有一個比較明確的說法 在中國曆來有這麼一個習慣 就是說什麼大事兒啊 趕到一個什麼會議啊 趕到一個節假日啊 趕到一個特殊的時間 給它公布出來 所以做為習李來講 在兩會期間 或前或後一點 處理周永康案件 是非常有可能的 就像你看處理薄熙來 實際上薄熙來事件 而且據我估計 習李王現在一定會嚴肅處理周永康案件 為什麼呢 這裡頭有很多原因 第一 周永康案件在現階段來說是一個標誌性案件 為什麼這麼說呢 周永康是常委 他的級別到目前為止是最高的 比常委再高就得是江澤民 總書記了 所以對於周永康來說 要應證習李要打破刑不上常委的這麼一種潛規則 要殺頭祭旗 關鍵是什麼 周永康一是級別高 而且背後還有幾百萬的武警 這都是他過去統轄的 第二人可能都沒你周永康手中這種半軍事化的權力 所以說能把你拿下來 別人就更不在話下 這是一個標誌性的 第二個 周永康是政法委的頭 公檢法司都歸他管 你政法委的頭 我都敢給你一刀砍下來 別人就更容易 第三個 周永康貪腐數額巨大 現在據透露出來的有上千個億 而且周永康腐敗玩女人數量也是相當驚人 據說他比薄熙來還要淫蕩 第四點 周永康搞暗殺 很多資料都是坐實的 第五 周永康搞政變 周永康跟薄熙來密謀 在軍事上組織上都有準備 而且現在報出來三一九 確實是周永康搞出來的政變 發動武警要把中南海包圍起來 實際上如果當時措施不當 或措施延緩的話 可能這個政權就變了 所以說 從這幾點看 習李王不可能輕易放過他 而且必須要嚴懲 作為習近平來講 剛剛當了中共的最高領導人 三權一身 現在是五權集一身 我當這頭兒 豈容你周永康在邊上摩拳擦掌 這是威脅到我的政權 我的領導地位 我的身家性命 因為習近平不處理他 如果一旦周永康 薄熙來之流上台的話 我估計習李王沒有一個腦袋不掉的 都會被殺 所以說從這一點 習近平也會置周永康於死地除後患 所以說在這裡是一個風向標 肯定顯示出要嚴懲周永康 聽眾朋友 今天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就到這裡 我是靜汝 感謝您的收聽 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URL 本文網址 http big5 soundofhope org node 459805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59805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借央視報東莞掃黃 習近平反腐欲雙管齊下
    聽眾朋友 您好 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 我是主持人靜汝 近日中國新年剛過 中共央視便大張旗鼓的曝出 性都 東莞色情業猖獗 隨後當地出動數千警力展開了掃黃行動 查封涉黃場所 據中共新華網報道 截至目前 包括東莞市公安局局長在內的一批 治黃 不力官員已被免職 處罰 不過有文章指 其實東莞 繁榮娼盛 早已不是什麼新聞 在它的背後 是一整條龐大而複雜的情色產業鏈 據悉 中國網民就東莞這一波掃黃風暴討論熱烈 網民們冷嘲熱諷 有網民發帖調侃說老虎蒼蠅一起打 最後中槍的卻是 雞 另有分析人士認為 東莞掃黃是習近平反腐轉向的一個風向標 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原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律系資深法學專家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趙遠明先生 在今天的節目時間裡 我們就請趙遠明來談談他的看法 主持人 趙先生 您好 趙遠明 你好 我看到有文章評論說 東莞掃黃是習近平反腐轉向的一個風向標 就是說大老虎打不動 蒼蠅太多 最後只能抓些 雞 您怎麼看 趙遠明 我覺得東莞掃黃呢 是一個反腐的風向標 但是這個風向標現在看不出來 大老虎打不了 小蒼蠅也太多 抓不過來 就抓這些雞 為什麼我這麼認為呢 首先呢他一開始反腐 過去主要是針對的是人 現在我覺得是反腐面擴大了 轉向一種對象是社會現象 因為我們如果仔細看的話 習李王的反貪腐對社會實際上已經開始 他在報道和宣傳方面 沒有這次東莞掃黃這麼醒目 因為東莞掃黃先報出來的是央視 央視報導的覆蓋面 對外廣播的能力 顯然超過一般的媒體 它一報的話 各地所有電視台新聞媒體都會轉播 但是你看 習李早就開始對社會現象進行整頓 你看請客送禮 行賄受賄 大吃大喝 這些實際上是一種腐敗的社會現象 有很多貪官 他之所以能貪這麼多 很大一部分來源是行賄受賄 給你一百萬 二百萬 甚至美金幾十萬 收了 象薄熙來 你送的禮小於一百萬 人都不收 你必須得超過一百萬 他才能正眼看你 現在受賄它有一個門坎了 從前是小禮品 送瓶酒送煙 意思到了 現在不行 有一個數額 要不你別進我家門 實際上就是說 習李王對這個請客送禮 行賄受賄 早已經進行打擊了 據各媒體反映出來 比如說北京 現在大的飯館很蕭條了 沒人去去請了 然後送禮的這個高檔消費品也賣的少了 也滯銷了 因為它沒這個市場了 當然現在又有報導說 這個行賄受賄又變了 變形式了 但是這方面從社會來看 習李打擊腐敗的社會現象已經開始了 就是已經在做了 但是東莞掃黃呢與過去不同的是 用央視這種明查暗訪的 錄像啊等等 這樣社會效果就大 這個就是反映出來習李反貪腐要擴大 而且這次習李讓央視播報掃黃 實際上這個是影射李東生把央視做為高官的後宮 央視蓋的大樓 人都說是大褲衩 央視很多美女播音員 性賄賂被送出去 當然有些現在是以結婚做為結局 但有很多沒有結婚 是暗地裡的 現在還沒有曝出了 那習李王讓央視報這個 這個諷刺意味很重 人都說 央視報這個 為什麼現在有很多群眾保東莞 因為你央視這個淫窩子 然後你報掃黃 絕大的諷刺 人家意思就是說你央視根本就不配報掃黃 你不用說 老百姓對央視的看法就完全表現出來 如果你派一個挺廉潔的機構去 老百姓可能沒這麼大反應 所以說派央視去呢 處理這件事情的手段非常高 第二就是說 抓出東莞黃色產業 實際上是要打背後的黑手 要清理政法系統 因為凡是黃賭毒泛濫的地方 大部分都是政法系統監督不到位的 佔90 多是政法系統的某些頭目 在裡頭坐樁 好比說很多地方抓到最後 這妓院大股東是派處所所長 或者是公安局黨委書記 所以讓你屢掃不盡 所以說 抓東莞這個黃產業 很重要的就是打擊政法系統 給他這個醜惡抖出來 究竟周永康在位的時候 你這個政法系統幹了什麼事 你不打黃產業 然後從中謀利 然後你打擊的都是這個維權的律師 被拆遷的老百姓啊 實際上現在你這個政法委比土匪都不如了 所以現在習李王把這抖出來 而且你看現在媒體曝出來江派的一個商人 當然他過去開五星級飯店 公開進行裸體選秀 實際上五星級飯店是藏污納垢之所 這樣就給他背後的黑手一步步曝出來 當然現在還是剛初步報 比如什麼太子輝啊什麼的 但我估計會由此牽出很多周永康的死黨 或江派的死黨 現在曝光東莞黃色產業 對習李王政策是耬草打兔子 重點是背後的江派商人和政法委黑線 東莞性都 現在把賣淫都產業了 據說在全世界是領先水平的 所以說 我覺得就是說他這個反貪面要擴大 而且要抓出黃產業背後的黑手 主持人 另外 新年正月初二 中共中紀委透過中共官方 新華 社 發表專文 罕見痛陳當前中國反腐 面臨的最大難題是體制障礙 最根本缺陷是機制缺陷 這篇文章引起了外界的關注 您對新華社的這篇文章又是怎麼看的 趙遠明 我覺得這篇文章點出了中國社會一個極大的弊端 就是體制上的機制上的 明確說這個問題 第一點明這個問題的所在 因為你反貪反腐 那麼在你反貪反腐之前 為什麼貪腐產生 愈演愈烈 你中共統治這麼多年 你手握多少武警 警察 軍隊 你具有這麼大的強制力 為什麼不治理貪腐 每一個當政者都知道貪腐對於國家這個危害 你看每一個國家 真正要國家治理好的話 都要嚴懲貪腐 因為貪腐就像一個腫瘤 癌症 你不治理它 你就會被他毀掉 但是中國的現狀恰恰相反 鄧小平改革開放之初 就說 要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幾十年的經濟改革我們看到了 這部分人是誰啊 是官二代 有統計 說現在億萬富翁 99 幾乎都是官二代 那麼你鄧小平有什麼權力讓這部分人先富起來了 不過就是讓這部分人有錢 然後更聽你話 江澤民當政的時候 他本身就是腐敗 玩女人 亂搞兩性關係 江澤民本身呢 無德無才無能 又不懂軍事 他上台之後 很多人都瞧不上他 像個小丑似的 像個戲子似的 既愛表演又沒大本事 他想在這位置上坐上 怎麼辦呢 讓大家悶頭髮大財 反正中國是國有企業 公有制佔主導 你多拿一個億 跟我江澤民個人資產沒關係 往兜里裝 你一裝 江澤民就說了 好 你裝錢你得聽我的 要不我就藉助國家政權力量打擊你 就是說這個 貪 呢 變成了江澤民治理國家 選拔幹部的一個基本政策 所以你看大部分幹部都貪腐 尤其是江派那就更是 大量貪腐 這個就是從側面反應出現在中共的社會體制 對於貪腐沒有一個必要的機制去制止 去打擊 去肅清 所以說你看習李王 一旦展開反貪腐的行為 有可能在很多方面出現障礙 出現制肘 好比說軍隊的王守業啊 谷俊山啊 反映他貪腐的人和舉報的信 並不是沒有 而且很多 但是 這些舉報信和反貪腐的舉報人 往往遭到當局的打擊報復 舉報信轉來轉去 又轉到被舉報的貪腐人員手裡 這個實際上就是一種機制 你本來舉報的就是他 現在又轉到他手裡 他自然要打擊報複檢舉人 這個制度是非常不合理 不公平 甚至是非常反動的制度 人家是檢舉的 你卻把檢舉信轉給被檢舉人了 那被檢舉人肯定要制檢舉人於死地而後快 而且往往檢舉人社會地位和黨內職務都會低於被檢舉人 那被檢舉人職務又高 手中又有權 然後再有幾個人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59676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