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org.com » ORG » S » SOUNDOFHOPE.ORG

Total: 1429

Choose link from "Titles, links and description words view":

Or switch to "Titles and links view".
  • 【趙遠明訪談】徐才厚被露面 習近平意欲何為?
    所以軍紀委以這個為由把這個案子扣下之後 遲遲不往下進行 我估計還有暗中保護谷峻山這麼一個行為 所以說這個案件拖了兩年多 遲遲沒判 根本談不上判 連辦都沒辦 像搜集證據什麼的可能都沒做 所以說這個主要這五方面造成這個案件永拖未決 記者 有媒體揭露 谷俊山巨大貪腐案曝光兩年一直無法深入 其根源在於深涉谷案的原中央政治局委員 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等 而徐才厚 郭柏雄都是江澤民的人 趙遠明 對 實際上他背後還有更硬後台 因為為什麼這麼講呢 習近平當時也是軍委和主席 實際那個徐才厚他們也是軍隊的副主席 但是在當時情況下 習近平實際上 這個身份是做為皇儲 習近平這個接班當時在黨內已經是內定的 別瞧都是軍委副主席 那習近平比徐才厚他們的權力就大多了 就是說徐才厚 郭伯雄他們之所以敢頑強抵抗習近平 其一他們背後是江澤民 江澤民在軍中的依靠就是徐才厚 郭伯雄這一類的人 因為江澤民本身不會打仗 他想要掌控這個軍隊 他必需要找 聽他話的和跟他氣味相投的 跟江澤民氣味相投就是貪腐 江澤民本身就是這個德行 那麼他就喜歡徐才厚 郭柏雄 而且這徐才厚 郭柏雄也是善於溜須拍馬 送禮啊 送女人啊 因為現在很多事情都沒有揭開 但是你看他們這些人的這些作風形像 都是繼貪又腐 徐才厚 郭柏雄因為有這麼一個靠山 就覺得你習近平就是副主席怎麼著 我不買你帳 這是第一 第二我估計他們都知道江澤民可能意圖要撤換掉習近平 或者發生政變 所以說 在他們小範圍之內 對這件事大家都心照不宣 所以說在他們眼裡呢 習近平只是現在是一個擺飾 早晚能夠給你弄掉 所以說在他們眼裡就是不拿習近平當回事 徐才厚 郭柏雄 他們 本身也是貪腐的人 而且我們剛才講 谷峻山的案件牽扯麵廣 這兩個人都牽扯到裡頭 尤其像徐才厚 谷峻山送一輛十二缸的賓士車 再加一百多公斤黃金 這多少錢啊 一般人 稍微清廉一點的 送這麼大的禮都不敢收 徐才厚當之無愧就給收了 那麼他收了錢 拿人家的手短 吃人家的嘴短 那麼當然在關鍵的時候 他要替這個谷峻山扛 或者在關鍵的時候 我就明著袒護你 所以說他們對習近平一再的指示抵制 第三呢 他們也心裡清楚 如果真正的查谷峻山這個案件 可能不光是曝露出軍隊 好比說徐才厚 郭柏雄他們 估計會牽扯到一大堆 像個葡萄式的 這一提溜 就是一嘟嚕 可能牽扯到百八十人 他們也知道谷峻山這個案件的嚴重性 所以說我寧拖而不辦 他們就頑強抵制 看新聞媒體 就是說習近平有大約十二次的指示 都不辦 就是一直拖到現在 記者 徐才厚最近隨習近平露面 更是引起人們的猜測 您怎麼看 趙遠明 徐才厚呢傳聞他被雙規 我覺得這個傳聞可能還是真的 徐才厚呢極有可能是被雙規了 但是呢第一點呢 我估計雙規期間可能徐才厚交待的比較好 就是說你問的我交待 你沒問的 我肯定也主動交待 因為他在背後跟這個江澤民他們幹了不少壞事 第二呢 他可能退贓比較好 比較徹底 雖然我過去貪了 你現在一說 我貪的錢 可能都在銀行存著 或者在我床底下藏著呢 我就都退了 那個賓士車給你退了 一百公斤黃金 我拿多少基本上給你退了 第三點呢 他可能揭發別人比較好 因為雙規嘛 在規定的時間 規定的地點 你要把你的事情說清楚了 徐才厚呢可能揭發別人 因為他這個案件不只是谷峻山 跟他 或者那種單線聯繫 可能牽扯到方方面面 那麼呢他可能揭發別人揭發的比較好 還可能有一些立功表現 好比說 有些重大案件你並不知道 或者有些重大線索你根本不掌握 我主動給你 第四點呢 就是說我們在這一年當中可以看到呢 習近平他的執政水平呢 可以做到收放自如 好比說 關於給中國這些幹部平反 你看他就有習近平式的做法 對吧 他不通過繁瑣的程序 就聽說 胡耀邦的夫人一直身體不太好 因為級別是局級 不夠 受比較好的待遇 習近平知道了 就是給她提一級到副部級 這些問題就解決了 現在習近平這個執政水平呢 就說有些事他可以完全掌控 就好比說像徐才厚 我就給你雙規了 你就得老老實實的 你交待之後呢我可能就給你另外的一個待遇 讓你出來透透風 跟大家見見面 顯示他在這裡在執政方面 就不刻板 就是比較靈活 第五點呢 就是說他在軍內讓徐才厚做為一個榜樣 因為軍內的貪腐也是很難想像的嚴重 那不光是徐才厚 是一大堆 但是你把這些人給幹掉的話 軍隊 可能有一領導層就比較空虛了 斷代了 所以說習近平來講 他還要穩定這個政權 相對穩定這個軍隊 可以從照片上看徐才厚短期之內頭髮都白了 這個就跟歷史上說的伍子胥 一夜白了頭 著急 看來徐才厚呢 被雙規之後他也著急了 那麼正好 你這個白頭髮做為一個榜樣 不用說 大家一看怎麼半年 頭髮都白了 所以說習近平帶他出來 露露面 也給其他軍隊貪官看看 你看這個徐才厚頭髮白了 但是他坦白交待的好 我就讓他跟我出來 露露面 透透風 就是說 給一種別人一種警示 還有一點第六點就是說 你看習近平整個這一年的做法 從地方上反腐 從軍隊上反貪腐 都還沒有到最後決戰 因為他根本目標是江澤民 羅幹 曾慶紅 這個是江派貪腐的最根本 所以說習近平馬上這個網就要全收了 因為現在周永康已經完全控制起來了 那麼呢 他在決戰之前有一個高姿態 習近平也說了對貪腐是零容忍 要壯士斷臂啊等等 但是有些好比說 像軍隊它跟地方不同 主要是退贓 你退贓好的話 你那個職務基本上不動 所以說我覺得他對徐才厚主要是採取這樣 就是大戰之前 給其他人吃個定心丸 也就是說呢 你貪了 你貪腐了 在我這你好好交待 好好的退贓 我還可以讓你重新做人 記者 有媒體分析谷俊山案遲遲不能審判是因為目前圍繞谷案黨內軍內的較量還在激烈進行中 趙遠明 實際上呢 谷峻山這個案子 年頭也比較多了 一開始他可能有貪的小 後來 他摸出這個路來 貪的越多 送禮越多 陞官就快 他就總結出這麼一個經驗來了 所以說他涉及的面 就越來越廣 第二點呢 谷峻山 實際上在糾出來 我認為他只是一種軍中貪腐的一個代表 軍中貪腐 以前處理那個王守業 他的那個數額都是很大 都是上個億 幾十個億 谷峻山這個案子 可能是軍中貪腐的一個典型 但絕不是唯一 所以中國軍隊的貪腐 已經成為一種風氣了 提干啊 都要送禮 當兵好比說 當一個排長 你沒個十萬八萬也拿不下來 所以說貪腐已經到了基層 層層領導幹部 所以說整個軍隊 就開始爛 谷峻山案 我覺得這只是一個比較典型的代表 這一類案件在軍中如果認真查的話 我估計不在少數 第三 據有些媒體曝露 軍紀委呢 有可能就是貪腐人員的護航隊 他們有曝光 曝露出來在審查這個谷峻山這個案件當中的軍紀委 經常是把這個案件拿到手裡 然後就不提了 或者是保護起來了 因為一開始 揪出谷峻山是總後的劉源他們 然後把劉源他們踢出去 不讓他們接觸案子 說軍紀委簡直就是護著這些犯罪份子 第五點我們從谷峻山案件當中 可以看 在軍隊貪腐當中呢 由於背後都是利益集團 江澤民啊等等這些人 那麼他們個個利益集團當中 既有爭奪 又有配合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46487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李東生落馬 610辦公室恐全面瓦解 習劍指江澤民
    所以說 作為李東生來講 他利用職務上的便利 因為他是央視副台長 上高層輸送美女 然後自己由此往上爬 所以 最後爬到公安部副部長 而且 他一天公安也沒有做 也不懂法律 去擔任這麼一個職務 又做6 10辦公室主任 這都是要職 所以 從這裡可以顯示出 他跟周永康 跟江派的關係是非常的緊密 第五點 我們剛才一開始說了 中共媒體在發布這個消息時 它特別把他擔任6 10辦公室和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放到前頭 這個實際上是一種暗示 然後以後的大動作以此作為伏筆 就說 我現在把重點的給你提出來 在幾個月以前 我估計報的也不好有什麼明顯 把它這個作為重點先報出來 這個實際上是從習李政權來看 就是釋放一種信號 一種什麼信號呢 就是要查辦迫害法輪功頭目的這麼一個信號 因為李東生實際上你看他什麼違法違紀 過去像薄熙來主要是貪腐 別的不大說 周永康貪腐 政變 謀殺 李東生先把法輪功這個問題給打出來 這個就是一個信號 就是要查辦迫害法輪功頭目的信號 而且 也是一個信號 就是表現出現任領導人 可以說 現任的領導人們 包括一層人 他們不願意承擔迫害法輪功這種責任 所以 他放出一種信號 就是我先把這些人給你辦了 所以這個是很重要的 你可以看出來 習李政權真正想做什麼 他逐步從這些細節當中把這些信息給你釋放出來 第六點 中央在播出這條新聞里 還特別點名說李東生是主辦 焦點訪談 的這麼一個組織者 策劃者 實際上 焦點訪談 就是一個央視的節目 因為它有很多節目內容 焦點訪談 是其中一個 我推算李東生在央視時也不可能只主辦 焦點訪談 這麼一個節目 因為他作為副主任 主任 他會主辦幾個節目或比較多的節目 因為都屬於他的負責範圍之內的 但是 為什麼現在給它 焦點訪談 突出出來 為什麼 焦點訪談 現在特別的出名 就是他在造謠 污衊 誹謗法輪功這個問題上 他有大量的表現 好比說 天安門自焚偽案 就是 焦點訪談 炮製的 當然 很多細節現在習李他不會在一個通知里都說 但是 他把這個問題點出來了 就是指明這個問題很關鍵 在這個案子里了 所以說 焦點訪談 點出來 把習李的用意給說的更清晰 更有的放矢 可以顯示出當前的習李政權開始做出具體的動作 就是以鎮壓法輪功這種罪惡和邪惡切割 這個是很重要的一點 具體他對問題怎麼處理 怎麼懲治這些邪惡的人 現在還看不出來 但是 很明顯 他現在跟這個罪惡進行切割 這一點對習李來講也是非常重要的 記者 另外 有媒體披露 中共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因涉周永康案被調查 您認為這跟李東生案有什麼關聯嗎 趙遠明 那當然有很大關聯 你看曹建明 周永康 李東生 可以顯示出它在政法界形成一夥的 在側面我們可以看到 比如說李東生的性賄 曹建明老婆王小丫就是央視的 而且也是李東生牽線的 這一點來可以清楚的看到 他們的關係還不是一般的關係 都是比較密切的 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 曹建明涉嫌周永康案件 但是具體細節現在還沒有曝出來 據我推算 很可能曹建明在審薄熙來案件當中做了什麼手腳 為什麼呢 我們在看審薄熙來案時 檢察院出席了四個檢察員 劉吉恩 王雲河 何全印 牛靜河 薄熙來在法庭上那麼囂張 居然作為公訴人來講 沒有人反駁他 沒有人去駁斥他 所以說 審薄案件結束後 很快中央就做出決定 免去這四個人檢查員 所以 這個處理是很嚴肅的 四個檢察員都被免去了 就因為這一個案件 你這個檢察長是幹什麼吃的 當然 這些細節有待於以後報刊披露 但是 我覺得曹建明居然敢在這裡頂風作案 一定有很大的黑幕在掩藏著 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 曹可以看得出來是周永康的一個重要黨羽 因為你看檢察院在審薄案件當中都去敢這麼做 我估計他和周永康涉案還不是一般的程度 對薄熙來 周永康同情的問題 而且 很多具體的黑幕 他是一個操縱者 指揮者 策劃者 所以 在這個時候給他處理了 調查他背後的這些作惡行為 記者 有海外媒體分析認為 周永康政法系統黨羽李東生 曹建明等落馬 其背後釋重要信號 趙遠明 這個問題習近平做出這些決定 這些處理 尤其是在具體報道上採取了這些方法 他的用意當然第一在表面上看 加大打擊貪污的力度 好比說像李東生 曹建平不管你是職務多高 擔任什麼要職 只要你涉嫌貪瀆 違法違紀都要給你處理了 第一點從表面上看加大打擊的力度 第二點 以江派的要員周永康 李東生 曹建明 還有像薄熙來 你看得出來 他是圍著靶心打這些大老虎的狗腿子 還有打老虎的白手套 把大老虎爪牙 羽毛都將給他拔下來 把他的周邊都給處理了 當然 現在你看他處理的職務越來越高 這些人本身也是老虎了 他已經在中央 在國務院身居要職了 但是 他都是以江派重要的 比如說 薄熙來周圍的 周永康周圍的 先給他打掉 這是第二點 第三點 就是在這個問題上可以清楚的反映出 習李對法輪功問題的態度 就是已經公開切割鎮壓迫害法輪功這麼一個問題 就是我表明態度 這些人 鎮壓法輪功問題上 你是主力幹將的話 我逐步都給你打掉 不是一開始光叫 他就先以打貪腐 逐步一個一個的都給你處理了 然後像李東生直接就是6 10辦公室主任 所以說 把這些職務先給你擱在前頭 把 焦點訪談 也都給你列出來 這個實際上含義是非常深刻的 預示著這個問題我要有行動了 開始打擊了 第四點 我們可以看出來 這些不管審薄 周還有這些嘍羅 實際上是劍指江澤民 這一點越來越清楚了 因為 好比這些貪腐 貪錢 實際根子是出於江澤民 當然 以前共產黨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但是 大肆的進行貪腐 搞女人 貪錢幾個億 幾十億 上百億貪的 起源於江澤民 鎮壓迫害法輪功根子也是江澤民 所以說 你看 把這個問題不光是貪腐 然後現在逐步牽出法輪功問題 實際最終處理江澤民 當然 這個從習近平來講 他運用很高的政治搏擊的這麼一種手腕 選擇時間 地點 人物 都選擇的非常好 選擇的方式也都很好 但是 我們從現在他的行為來看 可能最終就是要劍指江澤民 因為這些根子就在江澤民 如果不把這根子拔下去的話 他以後會死灰復燃 所以 我們可以看到 習李對於李東生 曹建明的處理 他的用意顯得越來越清晰 聽眾朋友 今天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就到這裡 我是靜汝 感謝您的收聽 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URL 本文網址 http big5 soundofhope org node 421176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21176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將周、江連根拔起 習近平是鋌而走險 還是勝劵在握?
    還有毛左這些人對這件事情的反應 當然還有周永康的這些殘渣餘孽 同黨啊這些人的反應 因為究竟周永康在政法界幹了十幾年 而且他掌管這個武警 就是說他的手中還是有一些權力 而且即使他現在退了 但是他十年當中 培養的這些同黨 這些跟他上下級關係相好的 或者是政治上觀點是一樣的 而且你看周永康也是江派的 他用貪腐做為執政的一個很重要重一個方式 就是說在他的底下的這些人 大部份也都是貪腐 所以說你現在要把周永康給拿下 他這些底下貪腐的這些人就感覺到 他們可能也危險了 也可能不遠的將來 像這個周永康似的被拿下 而且他自己貪腐 屁股不幹凈 有各種各樣的把柄在這個別人手裡 所以他們就要在這個時候 可能要有些什麼動作 有些什麼反應 所以說從這個傳聞來看的話 都可以看的出來 就是說無論是習李方 還是江派 還是都往外放這些消息 但是各有各的用意 所以說現在周永康的傳聞 確實是盛囂塵上 傳的比較多 傳的比較廣 記者 我看到海外網上傳出的消息說 周永康的罪名不光是貪腐 還有政變 謀殺習近平 還有報道指 長期以來被視為周永康後台力量的江澤民與曾慶紅 也早已和周永康劃清界線 您怎麼看 趙遠明 我們看到從網上傳出周永康的罪名 也就是說他犯罪的行為 不光是貪腐 薄熙來基本上就是貪腐 其實這些罪行給隱瞞了 或者是沒有了 但是周永康不光是貪腐 還有政變 謀殺 因為這個政變和謀殺 這實際上是兩個比貪腐更重的這麼一個罪名 因為貪腐就是錢 女人 這個尤其在中國像這樣的 很多人都去貪腐 但是你要是政變 謀殺的話 要嚴重的多 尤其現在當權者 你政變對像是他 你謀殺的對像是他 就是說本身受到了安全上的威脅就非常大 所以說你這個性質就更嚴重 所以說從周的看呢 他的罪名包括了政變謀殺 所以說可以看到 對周的處理 要比薄熙來要嚴重 而且從周永康承擔的黨內的職務來看的話 他比薄熙來還要高 所以說呢 即使薄熙來參與了這些政變或者謀殺 但是主謀或者是罪行的話 也都是周永康要嚴重的多 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 我們剛才講周是薄的上級 薄熙來我們可以看到他是一個得力的幹將 不光是鎮壓法輪功 積極進行武裝政變的起義的這些準備 還自吹掌握了兩個集團軍等等 但是周明顯的是一個主犯 當然是不是首要犯罪份子 現在我們可以且不論 但是周肯定是一個主犯 也就是說他在這裡起的作用要比薄要大的多 就是說周永康肯定是這個政變謀殺的主謀 第三呢 我們雖然看到現在江澤民 曾慶紅拚命放出風來 說和周已經劃清界線 實際上我們可以看到 你政變謀殺 你現在要劃清界線 有什麼用啊 而且你現在也劃不清了 因為劃清劃不清界線 現在不是你說了算 因為過去的事實已經擺在那裡了 已經變成歷史了 所以不是你今天能夠說算就算了 而且從這個政變謀殺來講的話 我們可以推斷 江澤民 曾慶紅 很可能就是這種政變謀殺的策劃者 指揮者 當然周永康是主犯 是實施 但是江澤民 曾慶紅 很可能就是這個政變謀殺的策劃指揮 所以說 你現在放出風來說要劃清界線 這根本是沒有用的 第四點我們現在可以看到 就是周永康案件現在放出風來 實際上還有另外潛在的意思 就是為抓捕 打擊江澤民 曾慶紅 在做相當程度的上的鋪墊 所以說呢 因為你看他這個要抓捕這個周永康 為什麼放出這麼多風 在很多事情上他在做這種鋪墊 當然現在你有時看的不是很清楚 但是一旦採取行動的時候 這些對這個事件來講就是有很大的意義 記者 網上雖然傳出 習近平處理周永康已無懸念 但為什麼遲遲不動手 趙遠明 這個事件來看處理周永康 各界都說周永康肯定要處理 而且從他這些傳聞公布出來的罪行來看的話 已經是罪不可赦 為什麼遲遲不動手呢 我就覺得就是說從習李來看他們執政一年多了 而且你也看出來就是說他這種執政的政治上的手腕 政治上的韜略越來越成熟 為什麼呢第一點 逮捕周永康 跟薄熙來這個時間上不同 薄熙來當時是兩個政權胡溫和習李交接的時候 現在是習李完全掌握了大權 所以說就是你看的出來習李不急於逮捕周永康 不是不想 而是不急於 為什麼呢 就是他要選擇一個時機和掌握一個火候 這裡就可以看出 他也像一個廚師似的 他要烹調一個美味佳肴 這個時機火侯的掌握非常的重要 同樣的東西 另外一個人 可能做出來就不是特別可口 他做出來就色香味俱全 所以說我就覺得第一點 就是他在這個掌握 時機和這個火候 他可能認為現在火候還不是特別的 好 所以說他要掌握這個火候 還沒有完全決定抓捕這個周永康付諸這個行動 第二點 我們可以看出來 他可能在證據 證人方面 還需要更充實 更穩妥 或者由這個案件 把這個面涉及的更廣泛 因為我們可以看到 就是在抓捕這個周永康這個信息放出來之前 抓捕了很多周永康的爪牙 走卒也好 或者這些幫凶 都是什麼副部級 部級 反正很多 都是石油派的 抓了很多人 大約有十幾個 這些人 可能就是他要獲取證據啊 證人啊 當然可能還有更多的 他要在這方面可能做的更好一點 第三點呢 就是說他要看這個客觀條件 什麼客觀條件呢 好比說從國內來看 這個社會環境 經濟狀況 人民心態 毛左動態 因為中國現在社會是一團糟 各種社會矛盾都很激化 往往有可能牽一動百 所以說他要穩住這個 就是說究竟看什麼時候抓周永康比較好 這是從國內來講 從國際上呢 好比像中美關係 中日關係 還有你看這個朝鮮半島 現在這個金正恩在折騰 這些都會對中國國內的這些政策和大的政局的變化有一定的影響 所以說呢 我覺得習李在客觀條件上還在觀察 以便在最好的時機把這個周永康扳倒 這是第三 第四呢 黨內肯定是內部鬥爭很激烈 因為什麼呢 習近平做的這件事是開了中共的先例了 刑上常委 從前是刑不上常委 只要一進了常委之後 你可以為非作歹 因為大家都這個得性 都是貪腐 都是那個什麼 像是天下烏鴉一般黑似的 誰也別說誰 這一條形成一種潛規則 大家都都認可這個 習近平上任之後就公開這個 就說刑上常委 你常委乾的壞事 照樣追究 而且現在呢 不管你退不退 那要承擔終生的責任 也就是說終生只要你不死 我照樣追究你 如果像貪腐死了也要追究 把錢追回來 你不能說一個人死了之後 一家子享福幾輩子 所以說這裡就面臨一個好比說現任常委 自己不幹凈的 他肯定要反對 因為先打周永康 可能第二個 第三個就是他了 在已經退了的常委也要反對 因為自己也不幹凈 雖然已經退了 但是那壞事都已經做完了 想改也不好改了 所以說 黨內的鬥爭肯定是激烈 我們剛才講了習近平要選那個火候啊 掌握一個時機啊 這個是黨內的鬥爭 第五可以看的出來 習近平可能為抓江澤民或曾慶紅這類 他在做一個輿論心理社會的準備 也就是說 就是放出周永康這個 周永康呢罪大惡極 各種壞事都他做了 這個放出來之後 讓這個百姓大家看多了 就習以為常了 尤其還有一些個黨內的大佬 因為前一陣子也有人放風說 大佬在開三中全會的時候 還要彈劾習近平 說習近平不走社會主義 如何如何 這些都需要一個就是說放出這些個信息來 然後讓你比較長的一段 時間 我沒有下文 讓你就是逐步習慣 這種心理上習慣 視覺上習慣這種 為以後有更大的行動做鋪墊 所以說我就覺得為何遲遲不動手呢 他有這麼五方面的考慮 記者 我也看到有海外媒體分析認為 如果習近平想動周永康的後台像江澤民 曾慶紅等 對習近平來講是鋌而走險 趙遠明 習近平如果說動完周永康 再動江澤民 曾慶紅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16613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習李廢惡法勞教 不願替江背黑鍋?
    128K 14分24秒 聽眾朋友 您好 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 我是主持人靜汝 最近中共在三中全會後公布廢止勞教制度 引起了外界的廣泛關注 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原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律系資深法學專家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趙遠明先生 趙遠明認為 習李政權對江澤民鎮壓迫害法輪功倚重的這個勞教制度進行了否定 從這一個行為來講 也表明了習李政權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 力求與江澤民 江派血債派劃清界線 在今天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里 我們就請本欄目嘉賓趙遠明來談談他的看法 記者 趙先生 您好 趙遠明 你好 中共三中全會的 決定 公布廢止勞教制度 您對此怎麼看 因為我們知道 江澤民為了鎮壓法輪功學員 自99年後撥出大量的款項在全國各地新建了很多勞教所 據不完全統計 在高峰的時候有的地方勞教所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是超過80 勞教制度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場所之一 趙遠明 因為我覺得就是說從廢除勞教來看 這件事本身來講 就是說因為勞教已經幾十年了 從1956 57年吧就開始了 而且這個勞教制度在中國實施推行以來 一直有問題 當時毛澤東在世 他的名言就是我和尚打傘 無法無天 想怎麼干就怎麼干 這個冤假錯案 一直是層出不窮 尤其到了99年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以來 他利用這個勞教制度大肆的關押迫害 迫害甚至於殺戮法輪功弟子 當然還有異議人士 其他宗教人士 這樣的話 就曝露出這個勞教就是說問題越來越多 而且這個勞教本身就是說跟它現行的這個憲法是 對立 違法的 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說習李政權上台剛剛一年 對毛鄧時期的法律和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倚重這個勞教制度而進行了否定 這也在他這個執政當中 這也是比較重要的一步 三中全會以文件形式廢除 這是習李執政當中 一個比較重大的舉措 就是說從這一個行為來講 也表明了習李政權 與江澤民 江派 血債派 對法輪功這個事件上 力求給他劃清界線 第三呢 習近平廢止勞教呢 從某一方面來講 他跟江派的鬥爭 江澤民用這個勞教制度鎮壓了很多人 尤其鎮壓這個迫害法輪功弟子 習近平做這個事 就是跟江派鬥爭呢 在這方面也可以體現出來 就把江派利用這個勞教制度 對法輪功進行迫害這條路呢 就給堵死了 因為從今年年初 他就明確表示 新的勞教就不許再批了 當然就是說廢除一個勞教呢 對於習李來講的話 表明了就是說他們本身對這個法輪功事件態度 但是這個態度 還是只是初期的 不是說給法輪功問題徹底解決了 我們也還要看他以後的行為 而且隨著勞動教養制度的廢除呢 我估計勞教 教養所的黑幕呢 也會逐步的揭開 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記者 但也有很多人士擔心 中共當局會想出別的形式仿製出另一種 勞教 的翻版 您怎麼認為 趙遠明 我覺得這個勞動教養制度本身 實際上它是從蘇聯引進了 現在廢止了 但是對於他這個廢止 是不是要用違法行為教育矯治這樣的法規去干 這個擔心從這個中共歷史來看 不是沒有根據的 因為中共從本質上講 它不可能徹底改變它這種性質 而且中共統治國家主要目的 就是最大限度從百姓身上截取財富 你看他不管是搞什麼改革 搞什麼建設啊 實際上最終目的 就是最大限度從百姓身上攫取財富 鄧小平推行這個經濟改革 他有一句話 就是說要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 現在經過近三十年的改革 我估計很多人 尤其是老百姓看清楚了 這個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實際上是讓他們這一幫困官兩代富起來 他用一種政策做為一種保護 讓他們得以在這種環境當中 富起來 所以說從這個歷史看 好比說他現在把這個勞教廢除了 但是這個勞教會不會在某種程度上 又死灰復燃 或者說在某種程度上變相出現 雖然不叫勞動教養制度 但是實際內容呢 可能區別不大 做法雷同 我覺得他可以變相的 轉變成別的 但是從全國各地 依然有很多 好像變相的 好比說洗腦班 學習班 法制班等等 這些實際上還是有一些就是說是變相的 勞動教養 或者說在實際執行當中 給你打折扣出花樣 然後不嚴格按照有關的規定的去做 因為這個在中國這種現象是非常普遍的 上面又有很多做為習李反對者 他都會在這方面起這個不好作用 當然我覺得在想仿製勞教這樣的形式 再制定一個法律 在現在的情況下是很難的 因為什麼 既然習李決意廢除在文件里寫出 他就不會低下到在copy一個類似的東西 再重新出台 而且即使他copy類似的東西重新出台 也會遭到全國人的反對 所以說這個很難再重新制定出一個類似的 我們對習近平就是說還要再看 就是說在這一個問題上 是不是在近期呢 能夠把這些好比說洗腦班 學習班 法制班給廢除 這樣的話 我覺得說這個廢除勞教才能夠進行的比較徹底 記者 另外三中全會後 也有大陸媒體報道 一些地區的勞教所仍然在運作 趙遠明 這種現象呢 我覺得是確實存在的 而且這種現象呢 還會延續一段時間 就是說現在即使三中全會以文件的形式公布了廢止勞動教養制度 那麼在是否完全廢止它的時候呢 走到地方真正機構實施人員里呢 第一要有一個過程 第二點呢 就是廢止之後 要有一系列的細則跟上 好比說我廢止了 廢止之後 我具體怎麼辦呢 要有一個實施細則 好比說 我這個人 在你廢止之前上禮拜剛判的關勞教三年 這個勞教是否還實施 我們就舉個例子 你怎麼對他 你要再關他三年 勞動教養院都取消了 所以這些具體實施細則都要一個時間去制定去實施 還有一個就是說過去在勞教期間 這個被勞教人員受到非法的待遇 受到酷刑 受到強姦 受到殺戮 你要怎麼去做 你雖然當時沒有廢除勞動教養制度 這種情況下 你這個司法人員犯了罪了 你如何處理 這些都要有細則的規定 這樣的話 才能比較徹底的實施這個廢除勞動教養制度 第三點我們也可以看到 在實施這個廢除勞動教養制度當中 有很多司法機構的人員 或者是很多利益集團 或者是周永康政法系統的追隨者和走狗 他們是不高興的 會頂風作案 是會在底下搞破壞的 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廢止勞動教養制度一旦公布以後 這也就是說在大的方面它起到了作用 當然具體的它需要時間 但是大的方面 在高的層次 它已經完全給否定了 在理論界 這個文宣界 已經給它否定了 那麼以後出現報刊雜誌 不會再進一步讚賞這個勞動教養制度 以後出現的可能是批判或者揭露勞教的黑暗 所以說它在大方面 它起到了作用 但是具體的 我估計還不是說立竿見影 記者 還有很多民眾認為勞教制度令中國社會矛盾空前激化 中共的這種做法只是為了緩解矛盾 趙遠明 對 我覺得這個是一個挺重要一個方面 因為勞動教養制度 是造成中國社會矛盾的一個方面 而且還比較是一個主要的方面 中國社會實際上面臨這個問題太多了 你細數的話 你三天三夜也說不完了 但是完全可以肯定 勞動教養制度是造成中國社會矛盾的一個方面 還比較重要 為什麼呢 一個勞動教養 針對某一個人來講的話 不光是對這個人影響 對他的就業 升學 工作 家庭 婚姻 都產生重大的影響 對他本身的家庭也產生很大的影響 好比說 母親有個兒子 兒子被勞教三年了 家庭失去很重要一個成員 如果說這個兒子負擔養家 那麼養家煳口的來源就沒有了 如果這個兒子結婚了 老婆沒有丈夫了 孩子沒有爹了 判這三年 那麼這三年會發生多少事情 那麼對家庭 對社會都會產生很大的影響 這個影響也就是逐步 就變成了社會矛盾了 因為他面臨這個問題 是無法解決的 第二勞教它的危害呢 是對人身權利 人權和法治的破壞 這個是對整個社會 雖然實施勞教是針對某一個具體的人 這個全國勞教 幾十萬 上百萬 在人數上 不是佔了全民的百分之三十 百分之五十 不可能把全民一半人都關在勞教所里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99549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習李設國安會用意 架空江系人馬?
    但是國安會是一個政府的職能部門 但是它能夠統籌很多有關部門 像軍情啊 情報機構啊 治安啊等等 都劃歸它可以協調 但是它究竟是一個職能部門 像美國過去比較出名的基辛格 他是國安會的 對總統負責 那現在習近平自己做國安會的主任 等於是自己給自己打工似的 他本身是一個政府的職能部門 你最高權力人去兼任這個 為什麼這麼一個職能部門他去兼任 第一 他對這個部門的重視 可以這麼講 第二他把這些重要職能部門的權力呢 是抓在自己手裡了 這個部門出來之後 其它一些江派的三個常委 你負責的底下的東西你就沒權力去管了 都由新機構接手了 而且這個新機構內涵和外沿都是非常的廣泛 沒有一定的制規 可以攬很多權 這樣就把江派那三個常委的權力給架空了 第三點就是說進一步清洗政法系統 軍情系統和文宣系統 因為過去政法系統主要是掌握在江派人物周永康手裡 而且整個政法系統形成一是貪腐 二來是法外授權 違法執法 幾乎是橫行霸道 沒有機構去監督它 上面又是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 打死算白打什麼等等 這些行為沒有人監督它 由此造成司法機構權力的泛濫 從鎮壓 迫害 酷刑法輪功一直擴大到鎮壓異見人士 對老百姓進行暴力拆遷等等 你看現在城管動輒就打人 整個中國社會處於無法無天的地步 習近平一旦親自抓 他就有很多機會了解這些真實的情況 政法系統 軍情系統 文宣等等 他就會進一步的人事變更 他認為滿意的就留下 中不溜的就經常鞭策鞭策 差的就給他換了 所以他成立這個也有這麼個用處 要清洗有關係統 第四 在國安會當中 在關鍵部位 關鍵崗位上他要起用新的幹部 打擊處理異己分子 這個我看一旦國安會運作起來後 在初期一兩年之內這種情況會經常發生 這樣的話 保證習李政權的令行 這樣的話 就是這個國安會主要是架空江派常委的權力 記者 據海外媒體 大紀元 報道分析認為 習近平 李克強政權 通過成立 國家安全委員會 和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 正式改變了江澤民為垂簾聽政設的常委分權制的高層權力結構 趙遠明 這個問題確實是這樣 第一點就是說習李成立國安會和深化改革小組 我們簡稱深改組 根本的目的就是因為十八大以後 確立了習李政權以後 他們發現 很多他們自己的設想 推行起來困難非常大 阻力也非常多 有些是政令不出中南海 有些是政令出了中南海 到底下都變樣了 走調了 變味了 那麼他怎麼想解決這問題呢 就是第二點 只有架空其它三個常委的權力 主要是江派的 當然現在還有俞正聲在搖擺 這樣呢 架空他們的權力之後 讓江派這三個常委唱反調 扇陰風這種在自己執政過程中不太起作用 就是消減他們的作用 要麼老跟你唱反調 由其你看文宣劉雲山 歪屈中國夢 憲政夢 到處打壓異見分子 故意扇風點火 甚至造謠造到國外去 這個對他執政時期 威脅非常大 而且影響也非常壞 所以他要做這兩個機構 阻斷他們的干擾和破壞 第三點 江派的幾個常委利用自己的權利保護利益集團 據有關信息 有人就提出來 對於什麼退休的常委啊 過去貪腐的情況 就是說他已經退了休了 最後就不要追究了 如何如何 就是他提出很多保護他們利益集團 而且反對習李近一步改革 所以習李等於是用這種方式阻斷他們參政議政的渠道 以後就可以說這都是國安會做出的決定 深改組做出的決定 你們根本就插手不了 這是第三 第四點 習李是想超越現有的權力機構 我用一個國安會 深改組 把現在相對傳統的權力機構打破 形成一種相對集中的權力 比如說習近平 不光是黨政軍 連這個安全這些方面 我都過問 我都制定政策 我都管轄 整個主要方面和具體事情 他都有權過問 李克強也是 不光是國務院 因為李克強如果推行新的經濟政策 經濟改革的話 他就面臨很多利益集團的阻礙 因為他要改的話 他要把利益集團的利益 也就是這塊蛋糕從利益集團那兒卡下來 否則的話 你這經濟改革很難實施 改來改去 錢都上他們腰包里了 老百姓沒有實惠 那你這改革叫什麼改革 所以他把權力變得相對集中 以後 大小事情 有關國民經濟建設 國民經濟改革的 都由深改組 有關國家安全的都歸國安會 但是如何解釋安全的範圍 如何解釋經濟改革 那麼不都是習李說了算嘛 所以說 他們成立國安會 深改組 把中國現在高層權力機構完全打破了 他也不是說給他廢除了 就是我給你閑置了 你是有過去的機構 但是你什麼事也管不了了 都由我這個新機構代替了 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施政的特點 就是有很多事 你說廢了呢 也沒廢 因為它沒有明文規定 你說沒廢 也廢了 因為它不起作用了 這是他施政的一個很重要的特點 記者 也有報道指 國家安全委員會是學的美國 但不同的是 中共是獨裁專制 很多人擔心 國安會不會不成為中國的 克格勃 中共對輿論的打壓將會嚴重 趙遠明 對於這個問題 就是說從國安會這個名稱 包括它的內部結構就是從美國 蘇聯學來的 內部結構可能有些細微的差別 但是整個名稱 都是從美國蘇聯學來的 因為這兩個國家很早以前就有這個機構 但是我就覺得它不會成為中國新的一種克格勃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從中國現有的這種國安啊 公安啊 情報啊 實際上已經在做著克格勃的工作 而且長期以來 尤其對內的監控 當然對外的 他可能趕不上蘇聯克格勃那種高科技 高手段 但是對內的 實際上長期以來 對內 對老百姓的監控管理 我覺得好像中國比蘇聯做的還好 更細膩 更深入 更無聲 為什麼呢 我們可以看到 在中國 現在這種狀況 這個五毛黨 毛左 幾乎遍地都是 而且尤其經過文化大革命 傳統的仁義禮智信這種觀念都給打破了 夫妻之間可以互相揭發 比如很多為了向組織表忠心 兩個人談戀愛的內容也可以向黨組織彙報 就是說完全沒有一種道德倫理的規範 就是黨組織超過一切 你看社會上 什麼小腳偵緝隊 街道的積極分子什麼的 都把鄰里的所有活動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然後向公安彙報 也就是說這種監控已經深入到你生活的周圍 方方面面 你別瞧這些人沒受過什麼系統的培訓 但是他收集情況時 方方面面都給你收集來了 我們在中國時 有一次看當地派處所的表演 表演什麼呢 就是戶籍警 他業務非常熟 熟到什麼程度呢 比如說他管著兩條衚衕的居民 戶籍警可以從第一個門 有幾個人幾個家庭 每個家庭的父母叫什麼名字 有幾個孩子 這幾個孩子上學表現如何 甚至在哪個學校 他都清清楚楚 倒背如流 當時作為表演這個警察業務非常精 反過來講 這多可怕啊 中國破案率有時也挺高的 好比說 你在街道走 被人偷了或是搶了 你要是到派處所一說 這個人大概長什麼樣 派處所馬上就知道這是誰誰誰 張家的老三乾的事兒 馬上警察就去了 去的時候 老三正在家裡數錢呢 十幾分鐘案就破了 就是說實際上中國早已做著克格勃的工作 就是說很多中國人 甚至家庭成員都要舉報 工作單位的同事都要舉報 以此向黨表決心 實際上就是說這種很深入的 已經同化了很多人的思想 他不覺得這是可恥的 他覺得這是應該的 所以說這個問題的第四點 從現狀來看 習李成立國安會 他不是為了成立一個新的克格勃 因為作為習李來講 他有意成立克格勃的話 他也不會選擇這麼一個名稱 因為這個名稱在國際上並不好聽 如果習李真正想增強這方面功能 從習李的智慧來講 他也不會沿用這個名稱 他沿用這個名稱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98120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 借《新快報》跟習李公開叫陣 三中全會是看點
    記者 您為什麼認為和江派有很大關係 趙遠明 有很大關係 他這個官二代主要是當地政法委系統的官二代 他有比較特殊的背景 而且 他們在這個事件當中 因為中聯重科它還有一個在商界競爭對手三一重工 很多人都知道他這個頭叫梁穩根 梁穩根好像當時好像要成為中央委員 而且梁穩根私人關係跟習近平 胡錦濤相對來說比較好 所以說 中聯重科跟三一重工一直是在生意上的競爭對手 而且由於中聯重科很多都是官二代 對三一重工從經濟上 政治上方方面面進行擠壓和打擊 最後把三一重工從當地擠到北京來了 所以 這裡牽涉到很多複雜的關係 從政治上 經濟上以及誰和誰有什麼私人的關係都卷在這裡 中聯重科形成了一種我們現在講的利益集團 中聯重科是一種很典型的利益集團的體現 你看他這些官二代之間也有很多的裙帶關係 誰是誰的老岳父 都在一起擰著 很複雜的一件事情 記者 您剛剛提到是 新快報 事件從本質上看是江派這個血債派和習李在商界的鬥爭 您能具體再談一下么 趙遠明 中聯重科實際上是湖南搞的重型機械的這麼一個集團 當然它還做別的 它主要業務是這個 裡面有很多人 一是當地省委主要領導人的第二代 然後是當地政法委很多人的第二代 而且當地政法委實際上在政治上發揮的作用相對來說比較大 因為它過去政法委的頭子周本順 周本順直接跟周永康關係非常的密切 而且忠實執行江派鎮壓法輪功 異見人士 作為第二中央 跟中央叫板 很多冤假錯案 實際上都是從湖南 好比像惡行事件 像六 四鐵漢李旺陽受恐怖手段被自殺 還有上訪媽媽唐慧被勞教 民企富商曾成傑被突然的死刑殺害都是在湖南 所以說 湖南周本順是周永康的心腹鐵杆 也就是說他們做很多事都是完全按照江澤民 周永康他們這一派的思路去做的 而且你看這次他們弄陳永洲 打擊 新快報 完全是為了跟習李叫陣 而且特意選擇在三中全會即將召開之際 在新聞界造成一種人人自危 因為它把陳永洲辦了之後 別的記者一看 好傢夥 這可以跨省抓人 還沒審呢 電視節目里給你剃光頭 戴手銬 穿囚衣 連 新快報 的主要頭都給你解職 那麼一般的記者 一般的報紙就算了吧 咱們有碗飯吃湊合吧 這個馬蜂窩咱不要捅了 它就是殺一儆百 它就在三中全會開幕之前搞這個 實際上對習李很多新的政策 以及新聞界它都會產生非常不好的負面作用 記者 有報道分析認為 陳永洲是中共高層內鬥的犧牲品 趙遠明 因為記者陳永洲他只是做他自己可以說是職業上份內的事情 我作為一個記者就要調查這種像有新聞價值的 像貪腐的 像這種官二代 他正好是要配合習李懲治貪污腐敗 把這些更深的一些通過新聞記者的眼睛調查訪問 然後給揭露出來 陳永洲實際上不過就是做了一個 我是記者 我有這種職業上的責任和道義上的責任 我也把這些黑幕給你揭出來 恰恰他選擇了中聯重科作為他報道的內容 現在有媒體在網路上search了一下 揭露中聯重科這個貪腐案件的文章大約有十八篇 其中有十四篇都是陳永洲曝的 也就是說陳永洲在這方面是做了很多的工作和努力 所以 他才能夠把中聯重科的很多內幕的東西給它報出來了 他現在遭到的打擊和報復給他抓起來以後 就可以看到他這個報道確實觸怒了中聯重科 而且 觸怒了中聯重科還不止一個人 可能是領導層都覺得 你怎麼把這麼機密黑暗的東西都曝露於光天化日之下 惱羞成怒 所以 他們把陳永洲跨省給抓起來了 陳永洲做為一個記者來講 當然他在這兩大派也好 或者習李新政或江派人物的鬥爭當中 他現在受到了打擊和報復 而且 陳永洲本人他現在受到的待遇實際上我覺得都是違法的 有些報道說陳永洲是有償新聞 給了錢了 我就替你寫新聞 但是 我覺得他這種情況可能存在的機會不大 為什麼呢 一般在中國有償新聞往往讓你說假話說他好 好比說 這個產品沒那麼好 你新聞報道寫的好 然後我底下給你塞點錢讓你說好 你現在中聯重科不可能給錢讓他說不好 當然中聯重科有人說 其他人或者其他派別 或三一重工給他錢如何如何 但是他們現在舉不出事實來 只是說 沒有靠得住的事實 而且 你湖南的警察跨省到廣東去抓他 這個是違反刑事訴訟法的 刑事訴訟法規定 你犯罪嫌疑人如果對他採取刑事拘留必須在犯罪發生地 陳永洲實際寫文章是在廣洲珠江三角洲這一帶 不在湖南 而且 從中央電視台播放出來的節目鏡頭來看 陳永洲的身上帶有刑訊逼供造成的痕迹 我看了 就是他脖子遭過很強的繩索的勒 都勒出血印子來了 這個是很典型的刑訊逼供的痕迹 而且 央視播出陳永洲也是完全違法的 因為央視作為一個新聞廣播機構 陳永洲還沒有審你怎麼就播出這個來了 你播出的肯定是你製作的或者是假的 因為他沒有經過法院合理的審訊和開庭 而且在央視播出時未審已經定罪了 央視你有什麼權力定人罪啊 這個也是違法的 而且你看央視播出陳永洲的鏡頭 陳永洲是剃光頭了 穿著囚衣帶著手銬 這些都是定罪以後 因為未定罪之前他是嫌疑犯 不是罪犯 不能給以這種待遇 這種待遇是有懲刑法的意義 而相比之下 我們看審判薄熙來的時候 在未判決之前 開庭審判的時候 薄熙來怎麼樣 帶手銬么 沒有啊 薄熙來即使判了刑了 也沒有給他剃光頭 即使判了無期了 也沒有給他穿囚衣 那麼 為什麼你就給陳永洲剃了光頭 帶了手銬 而且還穿了囚衣 而且 央視這種做法完全是文革做法 什麼文革遊街示眾 它這個效果比文革當中的遊街示眾還惡劣 因為 遊街只是當地的這些老百姓可以看到 你這個央視一播的話 全國幾乎都能看到 你對陳永洲的名譽都是極大的傷害 所以說 我覺得陳永洲在這個事件當中 作為一個記者來說的話 是一個勇士 是記者的楷模 當然 最後播他認罪 我估計那都是刑訊逼供 所以我覺得 陳永洲這個事件反映出中聯重科以及湖南的警方 司法機構 以及中央的電視廣播機構是一起作案 合謀或者是串通 而且 他們的這些所有行為我覺得都是違法的 記者 您認為像新快報這類事件給中國帶來什麼樣的後效應 另外您什麼認為這件事會影響中共即將召開的三中全會 趙遠明 他對陳永洲的處理 對 新快報 主要的領導人進行撤職 這個行為帶來後遺症實際上是很嚴重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 第一 他首先打擊了正直的記者 所有新聞不管媒體 報紙 雜誌 電台所有的新聞主要的來源主要是靠記者 記者是深入第一線的 也就是說最根本的 新聞要依靠記者去採訪 去搜集 那麼 我這一事件先把你最前線的士兵給你打殘了 把你記者給你打了 讓你人人害怕 人人自危 都像陳永洲似的 你犯點事我跨省抓你 然後電視台上一播 我估計大部分記者不會捨身為這個 那麼他會退縮 尤其像有點黑的 有點貪的 我躲你遠點 我去報導別的去 報導服裝展覽 多拍幾個美女照片 這沒風險 第二 就是打擊新聞自由 因為在中國本來新聞自由是很難的 因為中國控制從黨組織 從社會上都對你新聞自由加以干涉 加以控制 這個陳永洲事件和 新快報 事件就是更強力的打擊你新聞自由 而且是用法律手段 還不如用輿論 用行政 就是你要想新聞自由我判你 我判你三年 五年 十年 八年的 讓你新聞不能自由 因為你一自由就付出代價太大了 第三 就是打擊你現政府 你習李倡導什麼憲政夢 你看我跨省抓人 然後就判他 我全是違法的 我看你怎麼著 你能把我怎麼著 就公開叫板 因為作為他們 好比說 公安啊 省里的這些不可能不知道他這行為是違法的 就是知法違法 態度非常的惡劣 第四 就是公開維護利益集團的利益 這是很明顯的 我中聯重科你不能動 你稍微一動我就往死里打你 他就給外人一種信息 我利益集團誰也不能動 你要動我就什麼都幹得出來 第五 我們也可以看到 就是通過這個事件 我們反過來看 因為習李上任已經將近一年了 在一年當中實際上他們在政策上還是有失誤 上任一年了 還有這樣的惡行事件發生 公開在你鼻子底下 然後是地方司法機構 中央電視台聯手跟你唱反調 那麼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88816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習李摩拳擦掌 周永康在劫難逃
    實際上他也怕死要命 你看在法庭上宣布對他的判決的時候 還沒宣布他死刑呢 只是無期 嚇的他渾身直哆嗦 表現出來好像無所謂 實際上咆哮公堂 還喊出了這個那個的 人家看細節 那個手啊 那個呼吸都已經非常的緊張 非常的懼怕了 可以看出 薄熙來這麼一個玩意兒 沒有一點這種大丈夫的氣慨 你看過去這個古代很多赴刑場的 那叫高歌一首 大喊兩十年以後又一條好漢 人家就是一種硬漢子 薄熙來你這個小癟三一個 我不知道這些五毛黨 還有毛粉啊 就是挺薄熙來這個人 現在有什麼感受 薄熙來根本也不是 連大人都不是 就是一個小癟三 一個小人物 只是因為在中國這種特定的環境當中 靠他爹上來了 然後為非作歹 無惡不做 因為中國它這個監督啊什麼的都沒有 一黨獨裁一黨專制 所以說他在這種環境當中坐大 實際上他從德從才從人品 從那個膽識都不行 判一個無期嚇的渾身直哆嗦 所以說我覺得話說回來就是說 對於周永康一樣 你看他挺那個什麼的 實際上真正雙規之後一拿下 你看他那個親信蔣潔敏都說了 一關起來就像自來水了 嘩啦嘩啦嘩啦 自動就流出來了 全坦白了 因為他們也知道 他們這種作惡是上天也允許的 老百姓也不會 所以說我就覺得習李不是不敢動周永康 而是要選擇最好的時候下手 而且在清理周永康之前 要把他底下這個中石油 中石化 這些都給順便清理了 這樣的話 可以掌握更確鑿的證據 而且也就是說周永康之所以那麼猖狂 貪腐殺人 他依靠就是他底下這些小啰嘍 也就是說這個是他的根 你先把他的根刨掉了 這棵樹不鋸自倒 更不用說習李還有王歧山都是摩拳擦掌 早就想整這個小子 現在的話 只是決定怎麼整他 狠到什麼程度 當然習李也會考慮整他之後 政局安穩方面 但是我覺得周永康從他本人來講 從他所做的這些事情來講的話 他已經不足以在政治上引起大的波浪 第一他已經退了 在政治舞台上就沒有他的位置了 第二的話 他過去作惡多端 即使有些這個太子黨 紅兩代 也對他是看不慣 就像薄熙來似的 其中很多人看不慣薄熙來的 恰恰是這些幼小和他一塊長大的人 恰恰是太子黨 恰恰是紅兩代 因為他就覺得薄熙來這個人 小肚飢腸的 剛愎自用 人家已經看出來 就是說薄熙來在政治上沒有什麼出息 就是瞎鬧 瞎折騰 所以我覺得周永康本身他又是不太子黨 又不是紅兩代 就靠著一種裙帶關係 跟這個江澤民上來的 所以說他在政治上 我們可以看到他沒有什麼餘熱和餘輝可以發揮的 習近平肯定是敢動周永康 只是在選擇機會動他的時候 產生社會效果更好 記者 另外還有最近黨媒連曝薄熙來打黑案 有外媒認為是 薄案漏罪 信號漸顯 您怎麼看 趙遠明 說明習李政權對薄熙來案件的根本性質在認識上我覺得他是有一個過程 實際上薄熙來的 黑打 案件在輿論方面 媒體方面是張揚的最厲害的 他自己也做了很多宣傳 他叫做 唱紅打黑 但實際上人回頭一看你是 黑打 這個事情在中國造成的影響是很大的 因為這個還不像他在大連鎮壓法輪功故意都給隱瞞了 活體器官販賣人體 你看他一開始展覽 最後 這個公司連地址都給你弄沒了 就是說他內心有一種懼怕 但 唱紅打黑 確實他自己主動宣揚 但是 可以看到 這個案件 這個行為在習李政權整理薄熙來案件當中 他整理了六項 但當時六項當中並不包括 黑打 為什麼呢 就是當時可能習李政權沒有看到 黑打 的禍害 無論在社會和對他政權的建設的危害 尤其是潛在性的 長期性的危害 他就覺得反正打的主要是民企 財產沒收跟國家財產關係也不大 所以說對這個問題沒有相當的重視 否則的話 他那六項罪行一開始公布的時候應該包括 黑打 但為什麼判了薄熙來之後 這個案件又在輿論當中翻出來了 有媒體報道 肯定是上面有這種意見或者說有這種意向 就是他一旦慢慢看到這個問題 因為 黑打 對習近平的 憲政夢 是一個巨大的衝擊和破壞 他破壞的是你整個的法律系統 包括刑事訴訟 你需要證據 證言 證人等我都不講 我說今天給你關起來就關起來 然後酷刑 所有財產沒收 抄家 完全是不講法律的 而且溫家寶指的為什麼說文革不能夠重演 主要我估計也是 唱紅打黑 這部分對他觸動很大 因為文革就是這樣 我說你今天不行 你就是反革命 然後抄家 打 根本不講什麼法律 沒有 文革就是毛澤東的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那麼 恰恰薄熙來學的是這個 所以說 當時的溫家寶就非常的反感 就說不能夠重演文革 還有一個 薄熙來 唱紅打黑 當中 是對整個法律系統的破壞 你看他也給人判了死刑 你看文強也都殺了 但是 文強這個死刑複核中國曆來是最高法院核准的 你當時怎麼核准的 你有證據么 你證據核實了么 我估計 這方面法院迫於薄熙來的壓力 因為薄熙來是政治局委員 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未必跟他能夠在黨內職務平等 而且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也可能還不是太子黨 不是紅二代 所以說 薄熙來 判 死刑的 案子 沒看到是拒絕核准 都核准 那麼檢察院是幹什麼的呢 這麼多 黑打 為什麼沒有人再去檢查他的案件呢 檢察院的責任就是監督么 不管是公安還是 你那案件我都有權力叫案 重新審理 為什麼沒有人做呢 所以說 你現在習李往回看 這 唱紅打黑 不是僅僅打了幾個民企 民營的老闆 而是對法律制度 社會構架造成巨大的破壞和衝擊 因為現在人說了 他既然 唱紅打黑 弄成 黑打 的話 你看現在打冤的這些案件 什麼李庄啊 李俊啊雖然有 對他們做 些什麼 但是 究竟沒有公開平反 而且過去這些 黑打 案件的幹將 各級司法機關的這些主要領導人 還是高官任做 駿馬任騎 沒有人遭到處理 因為你在政治上沒有否定這一行為 那麼這個說 我當時是按照重慶市委書記 重慶黨委會決定做的 他不講他是有意違反法律 因為你別人不懂法 公檢法司的人不懂法 這就是個笑話 那你為什麼能夠寧可為了當官往上爬而違反法律 這些都是一個巨大的社會問題 所以說 現在習李剛剛看到 黑打 也是非常嚴重的 我這個 憲政夢 到這就一個坎 弄不好我 憲政夢 就栽跟頭了 因為你 憲政夢 的同時他在 唱紅打黑 嘛 所以說 這個問題習李現在我估計是認識到了 認識到了 黑打 對社會 對法律制度的破壞 我估計他現在要批 批完之後 要對被害人在政治上 經濟上給予平反 而且 在這個問題上我估計對以後地方官員 習李都會有一個比較明確的對策出來 否則的話 換一個第二個薄熙來他也還是 唱紅打黑 所以 我覺得這是習李對薄熙來 黑打 案件的認識上有那麼一個突破 記者 我也看到有外媒分析認為 這其實也說明中共高層內鬥圍繞薄熙來案還在激烈進行 趙遠明 是 它這個內鬥肯定是存在的 實際上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86407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 【趙遠明訪談】高調紀念習仲勛 習近平釋放5大信號
    習近平就放過他了 但是 你這麼一筆我習近平不會忘了 小哥們背後想殺我 習近平就清楚的向外界表明 我習近平並不糊塗 誰怎麼樣我心裡都明白 第五點 我們在這裡說 習式平反基本上已經成立了 形成了 為什麼這麼講呢 你看這次在紀念活動當中 他請高崗的夫人和他的兒子高 燕生 憑什麼來參加這個會議 因為我們知道高崗受到毛澤東的打擊和迫害多少年了 高崗已經死了多少年了 在這麼多年裡 我估計高崗家裡門口羅雀沒人去 現在習近平一下請他們作為座上賓 那麼 習近平因為在中共體制里從小耳聞目濡 而且他給耿飈當過秘書 他親身體會到這個官方這些手續 要給一個人平反就得弄好幾年 他現在 我要給誰平反不用你們先 做什麼 我先給他請上來 作為座上賓 這個信息太強烈了 他太太出席 他兒子都出來了 這一下不說平反也平反了 就是他逐步形成這麼一種我自己的特點 他之前接見華國鋒的太太 習近平那麼大個子 作為中國的老大 幾乎哈腰成九十度 跟華國鋒的太太握手 而且好像還說了一會話 一直這種大哈腰 所以說這個態度非常明確了 就是習近平對華國鋒如何 對他太太如何 這是一個他的態度 那麼 習近平能夠哈腰跟他說好幾句話 這個就是說對於華國鋒以及他太太就表示相當的尊重了 這個信息一旦反映出來 你看現在很多篇懷念華國鋒啊 說華國鋒的文章出來了 那麼 這個也就平反了 當然以後怎麼做 那是以後的事 但是這個信息非常清楚 而且他非常快 不需要你組織部核查打報告瞎扯 我一人就給他弄了 以前還有他對胡耀邦太太幫助 因為胡耀邦已經死了 他太太好像是副局啊什麼的 但是在這個級別里看病啊 用車 享受什麼待遇都不太好 因為他太太身體不太好 看病用車得幾個人分 到時候你定了沒有 就是很麻煩 然後習近平說行了 給他太太升到副部級 副部級就什麼都有了 有固定的車 固定的司機 這個問題就都解決了 就是說胡耀邦太太這個問題反映到上邊多少年根本沒人理 習近平知道了上台後一下子就解決了 所以說 他逐漸形成了自己的辦事方案 而且他辦事的方法很務實 很快捷 所以我叫他 習式平反 就是他已經打出自己的特色了 這樣對於他的新政都有極大的好處 就人們會看到 習近平喜歡的是什麼 他崇尚的人是什麼 他欣賞的人是什麼 就跟那會有一個帝王 喜歡千里馬買不著 後來有人說 有一個千里馬死了 剩一個骨頭 他說 千里馬的骨頭我也要 等他把千里馬的骨頭買完之後 很多人都給他送千里馬 就是表明他是真的喜歡 所以 習近平的做法我覺得已經打出自己的特色來了 記者 不過 外界也也注意到 北京當局近期加緊控制言論 打壓異見人士 大有 向左轉 之勢 趙遠明 這個問題我看實際上他加緊控制言論 打擊異見人士 這個主要是劉雲山 為什麼這麼說呢 一是本質上他是以 左 出名的 劉雲山過去搞宣傳部 就是搞 左 可以說他是本性就這麼一個人 而且他又是江派 所以說 這個劉雲山不停的製造勢態 他 左 限制言論 控制言論 打擊異己 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由於劉雲山是江派人物 雖然他升到政治局常委 但是 對江派的思想 路線他並沒有改 而且你看江派並不忠於習近平 因為他是想用薄熙來代替習近平 現在習近平雖然把薄熙來給抓起來了 也就是江派喪失薄熙來了 但是江派還不死心 他作為江派人物他要攪局 給習李出難題 所以 你看他對習李新政破壞有些特點 你的新政的這些說法 觀點他給你胡亂解釋 把你的內容給你掏空了 像過去說的憲政夢 他就給你解釋成千奇百怪的 因為他們知道習近平肯定跟他們走的不是一條路 所以 劉雲山拚命製造事端 你看他製造事端特點就是要給習近平 習李政權抹黑 習近平這麼說 他那麼解釋 有意把勢態弄大 你看有些老百姓反抗 甚至暴力抗拆遷 實際上一開始就是一個很小的事件 你如果當地公安胡嚕胡嚕基本上 就可以解決 因為中國老百姓是非常好的人 非常通情達理的人 有點問題你稍微 解釋 他就不跟你鬧了 但是 他誠心把這個火點了 實際上是一個小爆竹 換成個大地雷 非要弄個震天響 他就是干這個 第三 你看從上面宣傳部出來七個什麼不能講 控制言論 而且他現在在常委裡面也是專門管這方面的 你看他的很多控制言論 打擊異見人士都是從宣傳部門出來的 你看中宣部還有幾個禁止啊什麼的 都是從這出來的 在這裡 你看是向 左轉 這種趨勢 確實他是這樣做的 但另外一方面我們也不可否認的 就是習李政權他在某種程度上也需要加緊控制言論 也需要打擊異見分子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他一個新政 他們要進行改革 反貪 反腐 在這個時候他也要控制 好比說像五毛黨 毛派 這些人也都在周圍伺機而動 還有一些改革派 他們也會提出一些各種看法不同 這些都集中在一起 對社會 對他穩定局勢未必是有利的 所以說 他也在某種程度上中加強控制言論 不管從媒體 從微博 從網上都是這樣 他也需要打擊一些異見分子 或者是說的影響力比較大的 所以說 這兩方面造現在看到的宣部門 媒體部門折騰的比較厲害 而且 你還可以看見 這個報紙這麼說 忽左忽右 就跟發瘧疾似的 一會冷一會熱 這就是因為兩方的想法不同 雖然有一部分是相似的 但是 因為他想法不同 這個人這麼解釋 那個人那麼解釋 所以說出現問題 但是 我覺得主要還是劉雲山他們在搞鬼 攪局 所以說就出現這麼一種狀況 聽眾朋友 今天的 趙遠明訪談 節目就到這裡 我是靜汝 感謝您的收聽 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URL 本文網址 http big5 soundofhope org node 386242 添加評論 讀者留言 匿名 會黨 同學 之意 按 習近平 使留學人員留在國外也有報國之門 管仲與鮑叔牙 鍾子期與伯牙 劉邦與張良 李世民與魏徵 柳宗元與韓愈 范蠡與西施等 可謂相識相知 知音同道者也 是善緣 善緣必結善果 秦始皇父子與趙高 看似善 實質惡 結果 二世蹈火自焚 為天下笑 善緣有根 基於仁愛道義 是以天長地久 孽緣有限 基於利弊得失 以復仇為務 以暴易暴 一報一還 何時了 胸懷大德者 能將孽緣轉化 化解 消除罪孽 方可而步入祥和平靜 百五十年來 國人的確在煉獄裡遭受煎熬 1913年成立的歐美同學會 是例證 成立的目的在於振興國家 大清1644年武力問鼎中原之次年 英國的克倫威爾領導了資產者民主憲政運動 結果奠定了地球村至今的議會憲政之路 這是客觀上瓦特製造了機器而發展了經濟 笛卡爾 萊布尼茨 牛頓 盧梭等天才在自然科學

    Original URL path: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86242 (2016-02-11)
    Open archived version from archive



  •